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201 錢德琛作出讓步

副縣長羅輝走馬上任第一天,便來到招商局進行調研,與局內所有員工見完面之后,在小會議室內召開了小范圍的會議,招商局長方志誠及三位副局長與會。在會議上,羅輝侃侃而談,傳達了縣委縣政府領導對東臺縣招商工作的意見,同時發表了自己對東臺現在招商境況的分析,并對未來的發展作了展望。
  羅輝微微一笑,輕聲道:“招商工作現在已經成為縣政府最關鍵的工作,大家有什么困難完全可以跟我提,我會為大家做好后勤服務工作。無論是誰有問題,可以直接與我匯報。我一定會為大家竭盡全力,辦好每件事……志誠同志,要不你說兩句?”
  方志誠琢磨著羅輝的心思,今天這場調研會,看似順利,不過信號明顯,羅輝或明或暗地在表態,未來他的工作重心會多半放在招商局的工作上,深入分析的話,有點不妥,因為作為主管副縣長,一般的做法是,主管的領域若是出了重大問題才要出面解決,而羅輝的字里行間都有種大包大攬的味道。
  任何人都可以向他越級匯報工作,莫非他是想將招商局完全掌握到手中,然后架空自己?
  羅輝的眼光很銳利,他瞧出方志誠來招商局未多久,掌控能力還不足夠,趁此時機插手招商局的工作,無疑可以很好的分化、削弱方志誠手中的權力。
  方志誠能力是不錯,但如果從將軍變成士兵,戰斗力又能有多強?
  羅輝不停地對三名副局長投出善意的目光,其本質用意便是在于此。
  方志誠輕輕地咳嗽一聲,淡淡笑道:“羅縣長,首先感謝縣委縣政府的領導對招商工作的重視,相信有您作為我們的主管領導,以后東臺縣的招商情勢一定會蒸蒸日上,其次呢,我也給羅縣長下一個軍令狀,保證完成上級部門下達的各項任務指標,爭取在來年取得一個大豐收。”
  羅輝微微一愣,暗忖方志誠倒是魄力十足,見自己要分化他的權威,隨即便表態,要立軍令狀,他摸了摸下巴,意識到方志誠不那么容易被欺負,言辭反擊倒是鋒利無比。
  方志誠話音剛落,李卉趁勢幫腔道:“羅縣長,招商局工作雖然剛剛起步,但在方局長的帶領下,我們在年底沖刺,取得了不錯的成績,也為明年的工作打好了極好的基礎。請羅縣長放心,我們一定會積極圍繞在方局長的身邊,為東臺縣的招商大好局勢,添火加薪。”
  羅輝眉頭不經意地一皺,倒是有點意外,李卉這番話,態度極為明顯,分明是要站在方志誠身側,要與他同進共退了。
  “招商局雖然獨立掛牌未多久,單位年輕,但干勁十足,志誠同志和李卉同志這番話,讓我吃了一顆定心丸啊。”羅輝吹了吹茶杯內懸浮的茶葉,淡淡一笑,道,“而作為主管招商引資的副縣長,我也不能做甩手掌柜,志誠同志你以后要做好每天匯報工作的習慣,通過短信將招商任務指標完成情況發到我手機上,我希望能更為細致地了解招商局的情況。還希望你不要嫌麻煩,這是一種督促,也是希望你們每天工作都能夠量化。”
  方志誠眉頭微微一皺,心想這羅輝倒是夠狡猾,看上去他是關心招商工作,其實變相地在給自己施加壓力,每天都匯報一次工作,把任務指標全部發給羅輝,看上去是事無巨細,但其實不是變相地增加勞動量嗎?
  李卉在旁邊也替方志誠捏了一把汗,暗嘆羅輝的老辣,總是站在上風給方志誠施加壓力,但理由卻是足夠充分,不僅不會令人感到以大欺小,反而會讓人覺得羅輝誠意拳拳,一心只想搞好東臺的招商工作。
  方志誠心中冷笑,嘴角卻是露出了弧度,側過臉與郭鶴,淡淡吩咐道:“此事便交給郭鶴同志了,他分管督查指導科的工作,對任務指標的完成情況,最為清楚不過。”
  郭鶴見方志誠將皮球踢到自己腳下,皮笑肉不笑地“嗯”了一聲。
  羅輝見方志誠如此狡猾,暫時找不到他的把柄,不僅略有些出拳打到棉花上的感覺。
  郭鶴是錢德琛安排在招商局眼線,跟羅輝同處一個陣營,羅輝想要給方志誠施加壓力,卻沒想到方志誠思維敏捷,轉而施加到郭鶴的身上,指東打西的手段,倒是巧妙無比。
  方志誠雖然初入官場只有一年多,但在宋文迪鞍前馬后伺候著,見慣了這種充滿兇險的言辭交鋒,羅輝盡管心機沉穩,卻是沒料到方志誠如此鎮定自若,將自己投出的諸多刁難,都一一進行化解。
  言辭之間的交鋒,需要具有智慧與靈活的思辨能力。一不小心進了別人的言語圈套,往往會得不償失。
  若是方志誠沒有將發送任務指標數據的事情,轉而交給郭鶴,這件事后期怕是要落到自己的身上。每天處理這么一件單調而又無關緊要的事情,還很有可能會給羅輝留下什么把柄,方志誠將之踢出去,這是最好的應對之策。
  倒不是方志誠怕麻煩,倘若應承下來,只會后患無窮。
  關注招商任務指標數據的完成情況,那本是一件好事,但沒有必要每天都發一條短信吧。畢竟招商引資數據采集十分復雜,若是一個數據采集不準確,極有可能引來羅輝的橫加指責。
  現在方志誠把任務交到郭鶴的頭上,這避免了風險,若是真出現偏差,那也是郭鶴統計不力,可謂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的妙招。
  鄒郁在旁邊不發一言,她對于交鋒看在眼里,并不在意,作為孫偉銘的人,也樂于見到這兩派相爭的局面。不過,她心底倒是暗自佩服方志誠。
  羅輝是東臺有名的精明之人,能在他的面前,不落下風,充分說明方志誠有著足夠的能力,抗住羅輝施加的壓力。
  鄒郁側目看了一眼郭鶴,嘴角浮出淺笑,她一向對郭鶴的性格不喜,最近這幾日郭鶴心情很好,原因便在于羅輝擔任主管副縣長之后,對他是一個利好消息。如今看來,郭鶴并沒有從羅輝的身上借到力量,反而被方志誠不經意地刺中一記,心中自然有種說不出的舒服。
  縣招商局是政府機構,應該屬于縣長孫偉銘的管轄范圍,錢德琛安插羅輝進入其中,原本便讓孫偉銘心里不太舒服。鄒郁作為孫偉銘的人,自然不希望羅輝站穩腳跟,因此比較羅輝與方志誠,鄒郁雖不便表態,但也是隱隱地站在方志誠這邊。
  會議結束之后,羅輝沒有直接離開,在四名局長的辦公室看了一遍,最終留在郭鶴的辦公室內。羅輝此舉算是對郭鶴的一種隱隱支持,他不在局長辦公室里久坐,而是在副局長郭鶴的辦公室久坐,在眾人眼中,是一個信號,表示對郭鶴的親睞有加,同時對方志誠施加壓力。
  官場之人向來勢利,風向在哪里,樹便往哪里倒。現在羅輝對郭鶴格外看重,招商局不少人,自然要投降郭鶴的陣營。
  郭鶴給羅輝泡了一杯茶,羅輝將茶杯放在一邊,掏出了煙盒,拋給郭鶴一支。郭鶴沒有點燃,放在了辦公桌上。
  羅輝知道郭鶴性格特別,這倒不是故意不給自己面子,淡淡笑道:“老郭,我們認識很多年,你的性格還是一如既往沒有太大的變化。其實,錢書記還是十分看重你的,將你安置在招商局,便是一個很好的信號,如果作出成績,加官進爵不在話下。”心中卻暗想,郭鶴論資歷要比羅輝要深,但一直混得不太好,便是這種不冷不淡的態度,讓人難以接受。
  錢德琛與郭鶴原本是高中同學,所以郭鶴才能坐在副科級的位置上,若不是這么一層關系,郭鶴又如何能成為招商局副局長?
  郭鶴點點頭,臉上露出不自然的笑容,低聲道:“謝謝羅縣長的提醒,以后有什么吩咐,我一定鼎力支持!”他打心眼看不起羅輝,畢竟羅輝比自己年輕十多歲,如今卻是成了自己的上級,羅輝說話的語氣,難以讓他接受。
  在郭鶴看來,他與錢德琛關系密切,方志誠算不了什么,而羅輝又算什么?尤其,今日羅輝還給自己找了個事,每天匯報任務指標完成進度的數據,這不是折騰人嗎?
  羅輝擺了擺手,抽了一口煙,笑道:“一家人不說兩家話,你也知道錢書記和孫縣長之間現在看似外表波瀾不驚,其實兩人斗得厲害。錢書記之所以提出增設招商局,便是為了鉗制孫縣長,不過從過去半年來看,錢書記這步棋走得卻是不太穩妥。我現在主管招商引資工作,深感肩頭單子很重,以后需要你給分擔分擔。”
  羅輝表面上是對郭鶴推心置腹,內里是希望郭鶴能夠清晰地了解錢德琛的用意。郭鶴再次承諾:“謝謝羅縣長,以后需要什么幫助,我一定會跟你開口。”
  離開招商局,往自己的辦公室行去,羅輝突然意識到,若是想要增強自己在招商局號召力,難度很大。首先方志誠已經拉攏了李卉,其次鄒郁處于敵對陣營,而再者,郭鶴性格孤僻,更是不好駕馭。
  羅輝一邊走,一邊想,目光瞄向地上枯落的樹葉,不僅暗自埋怨,這錢德琛可是交給自己一個難度不小的任務啊。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