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200 孫偉銘突然反擊

羅輝是一個聰明人,他從政府辦一個普通辦事員,不到十年時間,成為駐瓊辦主任,有著其過人之處。尤其是這幾年經濟發展大潮的沖擊之下,他隱隱覺得從商比從政更吸引他。所以他利用駐瓊辦這個平臺,在瓊金置辦了家業,投資了一棟集娛樂休閑為一體的大廈,并取得了一定的成績。
  東臺駐瓊辦是東臺縣諸多駐外辦之中,唯一一個不用政府資金補貼,而且每年還給東臺政府帶來一定收益的組織。因為優秀的管理與經商才能,所以錢德琛對其十分看重,并將之作為左膀右臂來培養。
  羅輝能夠走到今天這個位置,離不開錢德琛的支持,他盡管想要把身上的烙印擦除,但卻無可奈何。官場就像是一個大染缸,一旦你被定位了,那么你一輩子就改變不了其他人的看法與觀點。
  錢德琛是他的伯樂,也掌控著他未來的命運,若是錢德琛不悅,完全可以拿掉他駐瓊辦主任的官位,到時候羅輝只能竹籃打水一場空。羅輝對錢德琛非常了解,錢德琛是一個有足夠經驗與智慧,又善于隱忍的老江湖,這是為何孫偉銘幾年來風頭正勁,但始終不敢正面與錢德琛硬撼的原因。
  方志誠畢竟還年輕,羅輝倒不至于害怕一個初出茅廬的年輕人,他忌憚的是方志誠背后的宋文迪。銀州市委書記宋文迪可不比前幾任,手段百變,有勇有謀,不到一年時間,在銀州百姓中建立起了很高的聲望,種種態勢來看,宋文迪的前途不可限量,只怕是銀州任期一滿,極有可能再往上面升一級,朝著副省長的位置去了。
  與一個有身后底氣的人爭鋒,這是一個不明智的行為,不過羅輝沒有太多辦法,只能硬著頭皮上陣。
  羅輝坐在車內,想了許久,終于下定決心,然后撥通了駐瓊辦副主任華定星的電話,透露自己即將離開駐瓊辦的信息。華定星聽說羅輝即將離開駐瓊辦,很是吃驚,作為副手,他知道羅輝對駐瓊辦的貢獻。羅輝與華定星交代完一些事情之后,感覺到豁然輕松,雖然離開了駐瓊辦,但一些資源還是必須要能為己所用。他離開駐瓊辦之后,華定星將頂替自己的位置,自己順手送了個人情給華定星,相信他以后一定也能支持自己的工作。
  駐瓊辦是羅輝手中的一張很重要的牌,如果他順利成為東臺縣主管招商引資的副縣長,想要取得成績,必須要借助這張牌的威力。
  駐瓊辦這么多年來,迎接送往,作為東臺縣與各大著名企業的橋頭堡,累計了不少商業資源。一旦深入挖掘并徹底地激活這部分資源,將能為東臺縣帶來不少資金注入。
  人生在不斷的變化,誰也不知道自己下一步會飄向何方,既然被錢德琛推著重新進入東臺波云詭譎的官場,那么羅輝自然要利用自己的力量,讓東臺縣的招商引資工作來個翻天覆地的改變。
  當然,除此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任務,那就是要壓制市委書記的大秘,現如今的招商局長方志誠。
  仕途之路上,“追逐利益,明爭暗斗”,這兩點向來是并行不悖的。
  12月24日,平安夜。
  秦玉茗給方志誠發來短信,由香都那邊寄來一封掛號信,全部都是英文,她勉強讀了讀,應該是從香都那邊寄來的,與之前提起的三千萬大約有關。。
  方志誠隨即給齊豫打了電話,齊豫確認道:“掛號信是我安排人發過去的,里面是激活碼,必須要在一周內激活,只需找到興盛銀行辦理即可,這是那塊翡翠原石的分紅。”
  香都興盛銀行是一家比較著名的外資銀行,在全球諸多國家都有分支機構,信譽度比較高。齊豫通過興盛銀行給秦玉茗開戶,也避免了一定的風險。
  方志誠見懸念解開,笑道:“你怎么不提醒一下,搞得我有點措手不及了。”
  齊豫笑了笑,從辦公桌站起身,來到床邊,透過玻璃窗望向遠處的街景,高樓大廈佇立,然后用她有點不太標準的香都普通話,道:“故意想給你一個surprise,圣誕節禮物呢。”
  方志誠苦笑道:“哦,原來你是圣誕老人。”
  “不對!”齊豫撇了撇嘴,“我可是圣誕美少女。”
  方志誠由衷地感謝道:“謝謝你。”
  齊豫微微一愣,擺了擺手,道:“這是你應得的,若是沒有你的話,第一沒有機會遇見那塊原石,第二更沒有資金買下那塊原石。”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我不僅僅謝謝你這原石分紅,還得謝謝你,那四十億的投資項目。”
  齊豫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淡淡道:“原石分紅這是私事,四十億項目則是公事。私事可以用感情來決定,不過公事的話,則要秉公處理。那個項目并非我能決定,需要經過董事會的集體審議,而且即使現在通過了,也希望東臺政府方面,能夠恪守承諾,按照東方迪拜·東臺的規劃,將東臺政府的基礎設施進行完善。其實,我們最關注的是,體制方面你們給出的承諾。東臺真能給我們這些投資商,一個公開公平的市場環境嗎?”
  方志誠暗忖齊豫的確提到了最關鍵的問題,不少外資企業都看到了大陸龐大的潛力,之所以遲遲不肯進入,便是因為體質帶來諸多因素,盡管華夏已然進入WTO多年,但貿易方面還有很多堡壘沒有被打破,尤其是政府過多干預市場,導致外資企業進入大陸后,經常會水土不服。
  方志誠早已想到了這個問題,很快給出承諾:“這一點還請齊氏集團放心,宋書記一直在跟省里積極爭取,想要把東臺打造為全市第一個經濟體制的改革示范地區。現在國際上一直流行自貿區的理念,東臺在市里的支持下,已經開始著手爭取申報自貿區。申請自貿區的難度較大,不過申請綜合保稅區,還是很有希望的。”
  綜合保稅區是設立在內陸具有保稅港口功能的海關特殊監管區域,對有進出口需求的國內企業,以及從事國際貿易的國企業吸引力極大。因為若是在這種區域從事相應的業務,可以合法避稅,這是一個華夏在2001年加入WTO之后,緩步開放的過渡政策。
  一旦東臺能夠成功申請下來,那么對于齊氏集團這種從事商務貿易、采購、轉口貿易的企業而言,具有極大的優惠,遠比其他承諾來得更為誘人。
  齊豫暗忖方志誠很機敏,自己隱晦地表達了擔憂,方志誠便指出了關鍵,她柔聲笑道:“齊氏集團已經與銀州政府簽訂了投資協議書,預計在明年四月份,便將第一筆資金注入東臺縣,我們會按照投資計劃書中承諾的,有條不紊地進行項目建設,同時也希望政府方面,能積極地履行自己的義務。”
  方志誠從齊豫的語氣中聽出了幾分質疑,不過站在齊豫的角度,這并沒有錯,畢竟現在華夏政府的確存在諸多問題,尤其是招商引資,某些政府在引入資金之后,履行政府方條款的時候,往往各種拖延。
  方志誠心下微凜,暗忖招商引資容易,后期還得跟進好政策落實,以免使得讓招引過來的企業寒心,導致招商形象變差,形成惡性循環。
  現在很多政府,在招商引資的前期亂夸海口,到了資金到賬之后,卻是翻臉不認,以各種理由作為托辭。東臺縣之前的招商工作停滯不前,原因便是在于此。
  方志誠心中有個想法,決定在招商局內部再成立一個項目服務科,主要針對招引過來的重點企業,開展后期的追蹤服務,幫助其協調處理后續政策落實工作。
  快下班的時候,方志誠接到戚蕓的電話,戚蕓吩咐他前往自己的辦公室,語氣不太正常,充滿蕭索之意。
  十分鐘之后,方志誠推開戚蕓辦公室的門,見她臉色有些蒼白,關心道:“戚縣長,你身體不舒服嗎?要不要我送你去醫院?”
  戚蕓擺了擺手,伸手將一份資料遞給方志誠,淡淡道:“你看看今天縣長辦公會上的決議。”
  方志誠看了幾眼,眉頭緊緊鎖起,疑惑道:“羅輝升了一級,成為副縣長了?”
  戚蕓點點頭,語氣多有不甘,道:“你繼續往下看。”
  方志誠冷冷地說道:“還主管招商引資工作?”
  戚蕓嘆了一口氣,道:“今天縣長會議上,一方面通報了縣委組織部關于羅輝的任命通知,另一方面還調整了副縣長的任務分工。”
  方志誠疑惑道:“孫縣長的主意?”
  戚蕓冷笑了一聲,道:“錢書記的決定,孫縣長如何能攔?孫縣長現在怕是也很頭疼呢。我今天是跟你打聲招呼,明天我便會與羅輝交接工作,以后你有什么事便向他匯報吧。”
  方志誠在這段時間和戚蕓工作配合得很默契,也獲得了對方的支持與信任,沒想到轉眼上司換了人,心中也異常郁悶,他眸光閃出一道精光,沉聲道:“戚縣長你無需太過灰心,難不保,羅縣長并不適合擔任主管招商引資的副縣長,屆時你還需要承擔相應的責任。”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