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20 暗潮中勾心斗角

(謝謝(書友708199地獄火警)的打賞,以及金沐燦塵同學“萬賞+二十多張月票”支持!周六周日將按照約定加更。新書期間,急需收藏、評論、紅票等支持,求一臂之力!)
  “你不好奇嗎?”在樓下找了一個僻靜的角落,趙清雅盯著方志誠,突然問道。
  好奇,的確挺好奇的,但方志誠不是話嘮,他知道有些東西,對方若是想要主動告訴你,肯定會主動說,若是不愿意告訴你,問了也白搭。既然趙清雅主動問起,他便輕聲問道:“剛才那女人是誰?”
  “她曾經是我的嫂子……”趙清雅輕聲道。
  方志誠臉上露出驚訝之色。
  趙清雅繼續道:“后來他倆離婚了。”
  方志誠疑惑道:“那個年輕男人呢?”
  “可能是她的玩伴吧……”趙清雅不屑地笑道,“我很恨這個女人,如果不是她,我哥不會對女人那么絕望。當然,被這個女人誘惑,那也是我哥自找的……”對于自己的哥哥找了這么一個女人,趙清雅感到恨鐵不成鋼。
  趙清雅的情緒有點復雜,方志誠不知道怎么安慰,只能默默地陪著她喝酒。
  不知不覺已經到了一兩點,洋酒經過飲料調兌,但酒意還是忍不住上涌。一些酒吧顧客主動上臺,拿著吉他在上面表演起來,雖然不夠專業,但很有特色,而方志誠也有點喜歡這個酒吧了,因為顧客之間的互動,所以大家愛上了這里的氛圍。
  羅總不知何時從二樓下來,她的玩伴——那個年輕男子站在臺上,告白道:“下面我為最親愛的美珊唱一首歌。”
  顧客鼓掌歡呼,年輕男子深情款款地唱了起來。
  羅美珊往趙清雅這邊移來,不懷好意地問道:“清雅,我朋友唱得怎么樣?”
  趙清雅瞄了羅美珊一眼,道:“還行吧……”
  “喲……什么叫還行?要不,你讓你朋友上去獻唱一首,他們倆PK一下如何?”羅美珊挑釁道,羅美珊很痛恨趙清雅高高在上的姿態,她一直認為自己離婚,那是因為小姑子挑唆的,她心中確信,如果不是趙清雅,前夫不可能果斷與自己離婚。
  趙清雅不愿與羅美珊過多糾纏,嘆了一口氣,道:“羅總,不要這么幼稚,我沒功夫跟你抬杠!”
  “誰跟你抬杠了,只是娛樂消遣一下而已,沒想到你這么沒風度。”羅美珊得意地嘲笑。
  這時,她包養的小白臉已經唱完了一首歌,下臺之后,羅美珊挽著他的胳膊,輕聲贊道:“親愛的,你唱得真棒,等會獎勵你。”
  年輕男子得意道:“這算什么……一首歌而已。”心里卻在想,這次又會收到什么禮物?
  受到羅美珊鼓舞,他下意識放肆地盯著方志誠看一眼,因為羅美珊與趙清雅的戰爭,因為同仇敵愾,將方志誠視作敵人。
  把自己當成小白臉了?
  方志誠暗忖這一男一女真是極品,臉上露出苦笑,問趙清雅,“雅姐,要不,我上去唱一首吧。”
  趙清雅微微一怔,又見方志誠很有信心,笑道:“你喜歡,那就去吧。”
  其實,趙清雅不在乎輸贏,雖然羅美珊屢次挑釁,她不至于與那個女人較真,但若是方志誠喜歡,那就去做吧。
  方志誠往舞臺走去,見樂隊有吉他,借了一把,找個吧椅坐下,輕撥琴弦,發出流暢的音符。
  羅美珊見方志誠抱著吉他,臉色不悅,輕聲嘀咕道:“這小子還真會裝模作樣,還不知道能唱成什么樣呢?”
  小白臉懂點音樂,見方志誠的架勢,有點心虛,弱聲附和道:“估計也就一個花架子。”
  董姑不知何時來到趙清雅的身邊,輕聲問道:“小方會唱歌?”
  趙清雅搖頭:“我也不知道……”
  “IfIbelievethatIcoulddoanything,CouldI,spreadmywingsandsaygoodbye……”
  隨著一陣優雅的吉他聲響起,方志誠唱起了心中的歌。這首歌他準備很久,原本是為秦玉茗而努力練習的,但今天見趙清雅受到羅美珊的挑釁,也就拿了出來。
  或許一開始還有些生澀,但后面逐漸流暢,方志誠略帶嘶啞的嗓音與,與吉他聲配合,形成了獨特的味道,感染著酒吧內每一位……
  “沒想到小方唱得這么好……”董姑嘆道,“要不,你每天讓他來我這邊駐唱吧,比那些所謂的專業歌手唱得好多了。”
  趙清雅沒好氣地瞟了董姑一眼,嘆道:“我看你是覺得讓他駐唱,不要花錢吧?”
  董姑嘿嘿壞笑兩聲,“我逗你玩呢,知道你舍不得……”
  至于羅美珊臉色煞白,如同被打了一記耳光,氣得說不出話來。
  她身邊的年輕男子也張大嘴巴,情不自禁地說道:“唱得還不錯……”
  五分鐘之后,方志誠唱完一首,下面的人起哄要求再來一首。方志誠有點尷尬,準備繼續再唱,這時趙清雅卻上臺將方志誠給強行拉下來。
  羅美珊看到這個細節,微微一怔,怪笑道:“沒想到,這女人變了。”
  趙清雅向來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竟然主動為方志誠出面解難,當起了護花使者,實在出人意料之外。
  “親愛的……那女人走了。”年輕男人提醒道。
  羅美珊瞥了那男人一眼,輕哼道:“我眼睛瞎了嗎?”
  小白臉微微一愣,低聲道:“親愛的,說話能不這么粗魯嗎?”
  “嫌我粗魯,那你就滾啊!重新去找一個不粗魯的女人包養你。”羅美珊怒聲發泄,世界上最為恥辱的事情,并非被對手打了一拳,而是你認為的對手,根本無視你,羅美珊很憤怒,這時手機響了起來,她看了一眼號碼,面色微變,無視小白臉的存在,徑直出了清吧。
  “親愛的,等等我……”小白臉緊緊地跟了上去,他早已習慣了羅美珊的性格,他哪里舍得輕易放掉羅美珊這個富婆,雖然羅美珊性格怪了一點,但是給錢還是超級爽快的。
  趙清雅將方志誠送到樓下,輕聲道:“謝謝你今天那么給我面子。羅美珊,那女人不簡單,能讓她吃癟可不容易。”
  在別人眼中,羅美珊很放肆,但了解她的人卻都知道,羅美珊那是有放肆的資本。羅美珊可是銀州最有錢的女商人,她看似張狂,外向,其實內心狡詐、聰慧,否則以趙清雅大哥,那么厲害的人物,又怎么會“栽”在羅美珊手上呢?
  看似俗不可耐,其實只是迷惑人的手段而已。有些人大智若愚,有些人裝瘋賣傻,這類人容易讓人看走眼,也可以輕易從別人的弱點找到可趁之機。
  方志誠不知道,趙清雅與羅美珊的矛盾由來已久,上次丁廣義在玉湖酒樓大鬧一場,其實幕后便是羅美珊所慫恿的。
  玉湖酒樓雖然處于玉湖生態區內,但它的存在并不影響整個項目的建設。羅美珊硬要收購玉湖酒樓,其實變相地是想給趙清雅一點教訓。
  方志誠擺手道:“朋友之間,不用這么客氣。”
  趙清雅微微一笑,突然問道:“你今天在城南舊事唱的那首歌,是有故事的吧?”
  方志誠愕然,旋即點頭,道:“沒錯,為我喜歡的女人準備的。”
  趙清雅臉上失望之色一閃而過,勉強笑道:“挺好聽,相信她會喜歡的。”
  方志誠搖頭,苦笑道:“可惜,這首歌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唱給她聽。”
  “沒想到你也是個情癡!”趙清雅感嘆道。
  方志誠笑道:“我可沒那么偉大……”
  正因為是普通人,所以才困于情網。有時候方志誠想變成一個沒心沒肺的人,那樣就不會覬覦一個不會屬于自己的女人了。
  趙清雅沉默,許久才輕聲要求:“下次若是再唱,請為我準備一首吧。”
  還沒等方志誠回應,轎車已然駛出。趙清雅透過后視鏡看著方志誠發呆的身影,臉上帶著傷感的笑容,她有個習慣,害怕聽到別人的拒絕。
  ……
  夜幕下的銀州,變得安靜下來。偌大的玉湖將銀州一分為二,東城與西城有很大的差異。西城為商業中心,而東城為居民區。紅楓樹為銀州的城市標志之一,所以這座橫跨玉湖連接東城與西城的主橋,以紅楓命名。
  黑色的奔馳轎車停在紅楓橋中心,羅美珊從轎車的后排走出,朝著橋上似乎等待已久的男人走去。
  “夏市長,這么晚了,喊我做什么?”羅美珊微笑著,她身側站著的是銀州市的市長,這個城市最有權力的男人之一。
  羅美珊能夠在銀州擁有這么多資產,一方面是因為她過人的經商天賦,另一方面是因為她擁有一雙慧眼。當年夏翔還只是招商局副局長的時候,羅美珊便與她開始接觸,如今已經有十多年的交情。因為這段特殊的感情沉淀,夏翔才會將玉湖生態區項目交給羅美珊來做。政府每年約有三至五億的資金,先流入羅美珊所經營的玉湖生態發展投資有限公司。
  夏翔目光凝視著不遠處,低沉道:“因為玉湖生態區的項目,我壓力很大,無法入眠,所以約你過來聊聊。”
  羅美珊是玉湖生態區承建公司的主要負責人,她很少見到夏翔心情如此沉重,輕聲道:“玉湖生態區現在已經進入第三期工程,一旦建成,以規模而論,在全國而言已經屬于第一陣營。”
  夏翔擺了擺手,道:“我就怕三期工程沒法繼續開展了!”
  羅美珊詫異道:“為什么?玉湖生態區可是市政府重點工程項目!”
  夏翔下意識摸了摸口袋,羅美珊知道他想要抽煙,遞出了一根,又幫他點燃。夏翔深吸一口,沉聲道:“宋書記不太看好玉湖生態區未來的發展潛力。”
  夏翔一向沉穩,羅美珊知道若不是遇到很大的問題,夏翔不可能這般鄭重其事。
  羅美珊輕聲道:“如果宋書記這么不配合市政府工作,要不,讓他從哪兒來回哪兒去吧?”
  夏翔微微一怔,不置可否道:“若是真能這般,那倒是最好的結果了。”
  與夏翔分手,羅美珊上車后一臉凝重,夏翔今晚約自己見面,意思很明顯,是希望自己動用手段,讓政敵宋文迪離開銀州。
  盡管羅美珊不止一次幫助夏翔做類似的事情,但她的心情還是忍不住有點沉重,這是在刀尖上跳舞,若是一不小心,自己可是要跌入萬丈深淵的。
  不過,自己早已是個墮落的惡毒女人,否則又怎么會被老公所拋棄呢?羅美珊嘴角浮出苦笑,眸光中透著失落,旋即轉為凌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