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第2章搏一場錦繡前程

過了五月,氣溫逐步升高,星州的氣候變得悶濕燥熱,讓人心煩意亂。唐天宇跑步歸來,身上已是滿身大汗,他擦拭了一下臉,匆匆趕到衛生間,進去之前停頓了片刻,敲了敲門,果不其然,里面有人。
  唐天宇嘆了一口氣,踱步回到客廳,過了三兩分鐘,于霖神色尷尬地從衛生間里悄悄退出,唐天宇瞥了于霖一眼,神色如常地走入衛生間,打開水閥,如同珠簾般的水柱從頭頂飄落,清涼的水汽刺激身體,他下意識打了一個冷顫,隨后輕輕地捧起涼水,在臉上抹了兩把,快速清洗了身體。
  換了一身清爽干練的襯衣出來,桌上已經擺放好了早餐,唐天宇看了一眼坐在餐桌上的于霖,她靦腆地低著頭,小心翼翼地喝著白粥,似乎心事重重。
  花了五分鐘時間,唐天宇吃好了早餐,于霖微微一愣,終究還是鼓起勇氣,輕聲道:“這么快就吃完了?要不再來一碗白粥?”
  唐天宇擺了擺手,淡淡道:“已經吃飽了,謝謝你的早飯。”
  言畢,唐天宇回了自己的房間,未過多久,他提著公文包走出了門。
  見唐天宇沒有搭理自己,于霖感到十分失落,她揣摩著與唐天宇要朝夕相對,便有意與唐天宇拉近距離,做了早餐,以示誠意,但沒想到在唐天宇這里,冷不丁碰了個軟釘子,一種沮喪的感覺,油然而生,只能心不在焉地收拾著桌上的碗筷,因為注意力不集中,玉手不經意地一滑,打翻了一個陶瓷碗,墜落地面后,發出“咔擦”聲脆響。盯著四分五裂地殘碗,她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咬著紅唇,自言自語地嘆氣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
  唐天宇來到辦公室,見一個年輕的小伙子站在門口踱來踱去,猜到這定然是自己的新秘書聶紳了。聶紳見到唐天宇先是一愣,旋即點頭拘謹地打招呼道:“唐市長,好!”
  唐天宇見聶紳做足了功課,能一眼認出自己,于是對聶紳的第一印象不錯,伸手從皮包里掏出了鑰匙,開了門,淡淡問道:“你好,來得挺早!”秦飛羽一般比唐天宇更早來辦公室,今天主要唐天宇吃了一頓現成的早飯,所以稍微提前了一點。
  唐天宇先進了門,指了指秦飛羽對面的座位,吩咐道:“以后那就是你的位置,等飛羽來了之后,你跟他先去政府辦報到,弄好入職手續,我再跟你簡單聊聊。”
  聶紳坐在位置上,謹慎地把皮包丟在一邊,打量著周圍的環境,發現市長辦公室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奢華,墻壁上懸掛著看不出門道的山水畫,幾個書櫥橫立,里面整齊地陳列著一排排檔案文件。
  聶紳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勁,連忙站起身,先插好了熱水壺,隨后踱步走到里面的辦公室,見唐天宇微微抬頭掃了自己一眼,并未露出反感之色,便提著膽子走到唐天宇的身邊,取過唐天宇的瓷杯,不動聲色地拿出去清洗了。
  等水燒開了之后,秦飛羽也已經過來了,她見聶紳正準備給唐天宇泡茶,便提醒道:“茶葉在櫥柜右邊第三個抽屜里。”
  聶紳抱著茶杯送了進去,唐天宇滿意地點了點頭,道:“我剛才已經給如風打過電話了,你現在便去辦手續吧。”
  聶紳壓抑著興奮之情,退了出去。等他離開之后,唐天宇看了一眼瓷杯,只見綠色的茶葉懸浮其上,如同精致的針芒,他喝了一口,琢磨了一番,暗忖味道雖然與自己平常喝得有點差別,但倒也不令人反感。
  從一些小細節能看出聶紳應該是個細心之人,唐天宇從他簡歷中分析出了兩個優勢,第一是年輕,其他兩名秘書候選人雖然工作經驗豐富,但身上難免沾染了不好的習慣,如果按照自己的思路來培養的話,即使能中意,但難度會比較大,還具有一定的風險;第二聶紳的學歷不錯,湘南大學工商碩士學位,擁有一定的基礎。在這個年代,學歷還是一個很重要的敲門磚,雖然不代表著實際的能力,但也能從側面反應個人的潛能。
  唐天宇要的是一張能夠順著自己心意涂抹的白紙,其余兩人雖然經驗豐富,能力很強,但與唐天宇的要求相差甚遠,所以與市長秘書擦肩而過,這也就是所謂的官運不足了。
  過了半個小時左右,聶紳敲響了門,輕聲道:“唐市長,我辦好手續了。”
  唐天宇點了點頭,坐到沙發上,收拾茶具,開始泡茶。聶紳正襟危坐,忐忑無比,顯然沒有想到市長會給自己泡茶。
  “這杯茶是謝謝你剛才給我的那杯……”唐天宇取了一杯茶遞給聶紳,淡淡道:“對你的了解,還僅限于紙上,所以你現在要給我詳細介紹一下自己,主要說說缺點和優點。”
  聶紳醞釀了一下情緒,開始介紹自己,盡管有些緊張,但邏輯清楚,言辭清爽。大約十來分鐘后,唐天宇擺了擺手,打斷道:“我大概對你有所了解了。下面,我介紹一下自己對秘書的要求,工作是雙向選擇,你可以對照一下自己的能力及理想,作出自己的選擇。”
  聶紳微微一怔,唐天宇這番話讓他感到異常驚訝,向來只有領導挑秘書,哪里有秘書挑領導的。
  唐天宇緩緩伸出三根手指,淡淡道:“第一,注意提升言辭修養、行為談吐,要多看林語堂《生活的藝術》、卡耐基《人性的弱點》等書;第二,注意加強黨性學習,有空把中央黨史及湘南黨史仔細研究閱讀;第三,注意加強心理素質能力的鍛煉,弗洛伊德的《夢的解析》、勒溫的《個性動力理論》……”
  聶紳原本還以為唐天宇會提出什么特殊要求,沒想到竟然是要自己看書,不禁有點啞然無語。
  唐天宇淡淡道:“是不是覺得上了這么多年的學,書早已讀夠了,如今讓你又讀書,有點接受不了?”聶紳訕訕地笑了笑,撓了撓頭,如實道:“是啊,的確有些意外。很多領導都強調實踐能力,認為讀書無用,我還被人罵過書呆子呢。”
  唐天宇搖了搖頭,輕聲道:“那是一種偏見,不相信知識的力量,那也是一種極左的觀點。”
  聶紳理解了唐天宇的意思,輕聲道:“我知道該怎么做了。”
  唐天宇站起身在聶紳的肩膀上虛按了一下,沉聲道:“給你三個月的時間,如果你在工作之余,能把這幾本書同時啃下來,那么便合格了。當然,如果你現在沒信心的話,也可以重新選擇……”
  聶紳鄭重起身,真誠道:“我愿意!”
  聶紳出了辦公室之后,唐天宇把秦飛羽喊了進來。
  秦飛羽與唐天宇相處了有很長一段時間,她對唐天宇的印象還是很不錯的,因為老板沒有想象中那么“色”,一直與自己保持著距離,讓她逐步放下了懸空的心。
  “老板,請問有什么事要吩咐?”秦飛羽一邊說話,一邊用玉蔥般的手指輕掠發絲,舉手投足間,自有一股風輕云淡的優雅韻味。
  唐天宇坐正了身體,手指輕巧桌面,吩咐道:“小聶,才來辦公室沒多久,不太熟悉這里的工作環境,你要幫他一把。”
  秦飛羽“嗯”了一聲,柔聲道:“瞧得出小聶的性格不錯,我一定會好好教他。”
  唐天宇又跟秦飛羽交代了一番下午市長工作會議的事情,秦飛羽拿出筆記本,仔細謄寫,唐天宇掃了秦飛羽一眼,只見她白嫩的鼻尖,依稀能見到柔軟細面的絨毛,不禁心神一蕩,連忙壓制住心頭的燥熱,把秦飛羽打發出去。
  下午兩點半,唐天宇準時踏入政府會議室,他掃了一眼,只見副市長們均已經入座,便坐在了中間位置。高孝成點了點數,輕聲道:“唐市長,人已經到齊了。”
  唐天宇點了點頭,輕聲道:“今天的市長會議,主要討論制定星州政府部門管理制度的問題,下面有請孝成同志把方案發給大家看看,這只是初稿,需要大家群策群力,完善制度。”
  高孝成眉頭微微皺了一下,他原本以為唐天宇會把主持權放給自己,沒想到唐天宇竟然自己主持會議,這簡單技巧便微微打亂了高孝成的計劃。
  高孝成咳嗽了一聲,拿起了鋼筆,又放下,將筆頭調準姜德恒。
  姜德恒如同心有靈犀,他扶著茶杯,不動聲色地試探道:“唐市長,市政府原本是有相關管理制度的,如今為何要重新討論?制度可不能輕易調整,這樣會導致軍心大亂的啊。”
  姜德恒言畢,下面幾個副市長紛紛交頭接耳起來,對唐天宇投以不解之色。
  唐天宇知道姜德恒在動搖軍心,冷笑了一聲,道:“德恒同志,任何制度都有缺陷,隨著時間的變化,必須要適時完善制度,這樣才能保證龐大的肌體有條不紊的運轉。你學習過行政管理,應該甚至其中道理才是,為何會說出這么膚淺的話呢。”
  唐天宇這一句話用詞很重,竟然用了“膚淺”二字,把他氣得雙目圓瞪,蹭的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