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199 與羅輝首度交鋒

(月票對煙斗很重要,因為這是一份認可,所以請大家把保底月票丟給我,萬分感激咯。)
  進入十二月中旬,陸續傳來了好消息,首先是齊氏集團決定將四十億的投資項目落戶在銀州市東臺縣,其次是因為齊氏集團的投資意向,也帶動了一批有實力的大型企業,將目光瞄向了東臺。
  齊氏集團帶著大項目來到東臺,這勢必要形成一個產業鏈條,繼而影響到上下游一系列企業,準備將東臺成為產業轉移的地點。
  方志誠利用與市委宣傳部的良好關系,借助齊氏集團簽訂合作協議的契機,針對云海、深州等重要經濟中心,在諸多有影響力的媒體上打出了“東方迪拜·東臺”的宣傳廣告,起到了很好的宣傳效果。
  一處開花,處處結果。
  東臺縣招商局在短短半個月的時間內,簽訂了合計六億的項目,完成了方志誠在上任之初擬定的招商計劃。東臺縣招商局迎來了新的局面,受到了省市兩級的高度贊賞。
  方志誠也因此讓東臺招商局內部振奮了信心。原先不少人都認為方志誠年紀輕,難當重任,但他用實際成績證明了自己的能力。
  方志誠在上任兩個月左右的時間,創造了奇跡,不僅讓曾經一度死水一灘的招商工作煥發出蓬勃的生機,同時還將招商局的工作風氣煥然一新。所有招商局的工作人員,每次走出去,都抬頭挺胸,因為他們所在的部門,不是花瓶,能為東臺的經濟帶來巨大的促進力。
  王崇在私下里不止一次表達對方志誠的欽佩之意,把方志誠視作偶像,認為若不是方志誠的敲打,自己怕是一輩子就這么混日子下去了。
  王崇的變化是巨大的,他從以前沉迷游戲的狀態中走出來,辦事積極有沖勁,而方志誠也有意將王崇培養成為自己的心腹,將許多秘書類的工作交給王崇來處理。
  招商局的地位在不斷提升。孫偉銘在招商局開展專題調研會的過程中,給出承諾,招商局今年員工福利待遇將翻一倍,對于招商有功人員的獎金,也將確保及時到位。
  同時,方志誠適時地提出關于招商局辦公地點搬遷的申請,孫偉銘豪爽地給出承諾,將縣委大院內新建的一處辦公場地騰空裝修,預計明年開春,便可以讓招商局遷入。
  會后,孫偉銘再次拋出橄欖枝,拉攏方志誠進入自己的陣營,依舊被方志誠婉言拒絕,與虎謀皮不易,方志誠若是與孫偉銘真的站到一條線,很有可能會變成他對付錢德琛的槍桿。一旦放下身姿,站到孫偉銘的陣營,與孫偉銘的關系將發生變化,從合作者轉變成為屈從者。
  對于東臺縣招商工作打開局面,縣委書記錢德琛卻是一點也開心不起來。因為招商局游離在他的手心之外,完全是自己成長起來的一棵大樹,這不僅讓他有種失控之感。
  方志誠是宋文迪放在東臺縣的棋子,他越成功,便代表著宋文迪對東臺縣的影響力越大。方志誠猶如插在錢德琛心頭的一把匕首,讓他坐立難安,他經常從夢中驚醒,自己坐上了冷板凳,曾經獲得的權力,不翼而飛。
  對權力控制愈久之人,越害怕對權失去控制。
  錢德琛對方志誠有了敵意,自然要壓制方志誠。若是面對普通下屬,錢德琛有許多方法,讓對方受到相應的懲罰,不過方志誠并非簡單之人,他必須要給方志誠安排一個旗鼓相當的對手。
  駐瓊辦主任羅輝,無疑是他最好的一個選擇。羅輝為人小心謹慎,精于世故,處事圓滑,若是將他培養成為方志誠的競爭對手,這無疑是打壓方志誠的最好方法。
  羅輝從駐瓊辦趕回東臺,匆匆地來到縣委書記的辦公室。秘書通報之后,羅輝進入,見錢德琛正在批改文件,輕聲道:“老板,我來了。”
  錢德琛摘下眼鏡,擺了擺手,道:“先坐。”
  羅輝坐在沙發上,從錢德琛的態度來看,他的心情極其不好,便揣摩錢德琛的心意。從省里傳來的消息,齊氏集團的四十億項目最終落戶東臺,不過從現場簽約會來看,省市兩級對錢德琛在其中所起到的作用并不認可,這怕是錢德琛心情不好的關鍵原因。
  齊氏集團與縣里簽署合作協議書,錢德琛雖然也參加,但顯然并未受到重視,反而是招商局長方志誠受到齊氏集團的高度重視。
  這讓錢德琛尤為失落,繼而憤怒。
  羅輝是錢德琛安插在瓊金的重要棋子,也曾為錢德琛提供了諸多有效信息,但這一次卻是滯后無比,使錢德琛的行動處處滯后。以至于,市長張國鑫對錢德琛諸多不滿。
  錢德琛嘆了一口氣,坐在沙發上,揉了揉太陽穴,沉聲道:“羅輝,你讓我很失望啊。”
  羅輝作為駐瓊辦主任,是錢德琛的消息來源,但這次卻是滯后,讓錢德琛沒有占據上風,令他感到不悅。
  羅輝連忙站起身,委屈地說道:“老板,的確是個意外,我一直關注齊氏集團的動向,但根本沒有接觸他們的機會。”
  錢德琛揮了揮手,淡淡道:“齊氏集團的事情,已成過去也就罷了。但要及時總結教訓,我們犯下了一個很大的錯誤,小看了方志誠的能量。”
  羅輝也深有感觸,東臺縣這次能成功拿下齊氏集團四十億投資項目,方志誠居功至偉,他不禁策劃了吸引齊氏集團注意力的東方迪拜東臺的招商方案,而且還與齊氏集團的代表成員搭上了關系,因此才使得東臺從全省數十個縣區中脫穎而出。
  羅輝面色尷尬,苦笑道:“老板你說得沒錯,方志誠的確能耐很大,他若是留在東臺是一個不安的因素,要不找個方法,把他從招商局給踢出去?”
  錢德琛搖搖頭,眉頭緊鎖,嘆道:“方志誠剛剛來到東臺招商局不久,又立了大功,現在把他踢出去,豈不是招人口實?我現在有個想法,前提是你愿意從駐瓊辦回到縣里。”
  “啊?”羅輝臉上難掩驚訝之色,不過只是一閃而過,他大概能猜出錢德琛的用意,是希望自己回到東臺,制衡方志誠的發展。
  羅輝很難接受這種結果,駐瓊辦主任雖然級別不高,只是正科級,但山高皇帝遠,有足夠的自由度,又有消息來源,能為縣委領導直接服務,可以說是個不可多得的肥缺。現如今,讓羅輝回到東臺縣,過受拘束的日子,難免讓他有所不舍。
  錢德琛瞧出羅輝并不樂意,便拋出利益的誘餌,手指在桌面上彈了兩下,道:“現在縣政府短兵少將,若是你愿意回來,副縣長的位置,必然有你一個。而且,我還可以承諾,兩年之內,讓你進常委會……”
  羅輝不過三十多歲,若是兩年能成為常委副縣長,這無疑是巨大的擢升,面對這種誘惑,羅輝忍不住心動了。而且從錢德琛的態度來看,也不容他拒絕,他咬牙點頭,道:“行,那我回東臺。”
  錢德琛滿意地露出笑容,淡淡道:“你回東臺之后,我會協調,安排你成為分管招商引資的副縣長,如此一來,你便有權限關注方志誠的一舉一動了。”
  羅輝疑惑道:“孫縣長怕是不會輕易妥協吧?”
  錢德琛揮了揮手,自信道:“此事我會有所安排,你現在只要考慮好,回到東臺,該如何做好招商引資工作。”
  錢德琛對羅輝的性格還是很了解的,這是一個識大體之人,錢德琛一直將他培養成為自己的心腹,而羅輝也很少讓自己失望。羅輝在自己與孫偉銘之間搖擺不定,錢德琛也是有所了解,但他認為這是因為職務使然,若是自己現在給羅輝提供一個新的臺階,勢必會讓他堅定信念,從此專心致志為自己服務。
  羅輝點點頭,笑道:“我在駐瓊辦積累了不少資源,相信一定能為東臺縣帶來改變。不過,我有點小疑問……”
  錢德琛挑了挑眉,道:“說吧。”
  “青田紙業的合作,是否沒有可能了?最近竇總一直在聯系我,看上去意向很足。”羅輝低聲問道。
  錢德琛想起之前被宋文迪訓斥一事,氣憤不平,哼了一聲,道:“暫時不要斷了聯系,招商引資哪里能挑三揀四,有些人嘴上說是要保證地方可持續發展,其實只不過是借這個由頭,來打壓政敵而已。”
  羅輝微微一凜,知道此事還有轉圜余地,笑道:“我知道該怎么做了。”
  出了縣委書記辦公室的門,迎面吹來一陣寒風,羅輝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將黑色的風衣裹緊,眉頭微蹙,重重地吐了一口氣。
  東臺現在的水*很深,自己從駐瓊辦調回東臺縣政府,看似前景光明乍現,但其實是被禁錮了自由。羅輝原本想從官場逐步走向商海,駐瓊辦無疑是一個不錯的契機,不過現如今還是再次回到原點。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羅輝掏出一支煙,點燃吐了幾個煙圈,背影略顯彷徨地離開了原地。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