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198 主管上司換人了

(求保底月票!)
  方志誠將受傷的手臂擱在一旁邊,浴室的磨砂玻璃門被推開,卻見秦玉茗脫了外套與里面的毛衣,穿著一件寬松的睡袍走了進來。粉色的睡袍中間是牡丹圖案,開得極為妖冶,為她素凈的臉蛋平添幾分嫵媚妖嬈。
  方志誠在霧氣之中,打量著秦玉茗,不得不說,換個角度來看,秦玉茗的身材更加惹火,睡袍掩不住她玲瓏而曼妙的身體曲線,半截晶瑩纖細的小腿,裸露在外面,渾圓的腳踝和白嫩的腳掌若隱若現,五根腳趾涂著粉色的指甲油,顯得嬌艷欲滴。
  秦玉茗見方志誠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放肆地上下游曳,既羞且喜,頷首道:“你的眼神好嚇人啊。”
  方志誠尷尬地撓撓頭,笑道:“主要茗姐你太漂亮了,正常男人見了,都得眼冒綠光。”
  秦玉茗吐了一下香舌,嘀咕道:“油嘴滑舌,趕緊背過身,我幫你搓搓背。”
  方志誠依言轉過身,秦玉茗伸手將頭發全部扎起,然后找了搓澡巾,在方志誠后背擦了兩下,方志誠嘆了兩聲,秦玉茗沒好氣地罵道:“喊什么喊……”
  方志誠嘿嘿笑道:“快樂自然要喊出聲……”
  秦玉茗羞惱無比,警告道:“如果再亂喊,那我就不幫你搓背了。”
  方志誠連忙舉手投降,笑道:“姐,我錯了,保證不說話了。”
  隨后他閉起眼睛,充分享受秦玉茗的手指在自己身上摩挲,那種淡淡的酥麻感覺,恍若電流一般,不時地讓方志誠感覺自己的毛孔舒張,飄然欲仙。
  秦玉茗先幫方志誠搓了一遍,逐漸拋去了內心的羞意,伸手幫方志誠揉捏著手臂,方志誠抬眼一看,正好與秦玉茗目光對接,只見她雙頰霞飛,好不嬌艷,忍不住伸手一勾,挽住她雪白的脖頸,在她紅潤的嘴唇上親吻了一口。
  秦玉茗恍然不知所措,伸手推了一把,浴缸內的水飛濺,使得她胸口濡濕一片,“唉,你真是……太調皮了……”
  秦玉茗既好氣又好笑,暗忖方志誠跟小孩子一樣,沒個正經。
  方志誠轉過身,伸手拉了秦玉茗一把,再次邀請道:“茗姐,咱們一起洗吧,反正你身上都已經濕了。”
  “不行!那樣多……浪……”秦玉茗咬著紅唇,果斷拒絕,聲音細若蚊蚋。
  歸根到底,秦玉茗內心還是很保守的,與程斌結婚多年,從來沒有發生過類似的事情,她很難想象,自己與方志誠在浴池內**相對。不過見方志誠目光灼熱,又怕傷了他的心,于是便猶豫起來。
  方志誠見秦玉茗欲言又止,伸手捉住了秦玉茗,秦玉茗縮了縮手,發現掙脫不開,只能道:“罷了,怕了你這個大色狼了。”
  說完,秦玉茗背過身,緩緩褪去睡袍,露出光潔迷人的后背,隨后一手環繞胸前,一手遮擋下體,優雅地提起腳尖,然后試了試水溫,小心翼翼地坐進了浴池之中……
  浴池的清水摸過秦玉茗白皙若玉的肌膚,使得越發晶瑩剔透,方志誠小心翼翼地將右手摸過去,搭在她白皙的肩膀上,笑聲道:“茗姐,我幫你搓背。”
  “嗯……”秦玉茗漲紅了臉,哪里還能說話,將頭扭到一旁,方志誠笨拙地用肥皂在秦玉茗的身體上涂抹了一把,然后用手細細摩挲,很快起了白色的泡沫,使得她的身體朦朧而夢幻……
  而秦玉茗雖說扭過了臉,但小手也在方志誠身體上不斷地揉捏,方志誠湊到秦玉茗的耳邊,低聲鼓勵道:“姐,再往下面一點,對,就是那里,稍微用點力……”
  浴室里的霧氣,越來越大,兩人都瞇起了眼睛,享受著這美好的滋味,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感覺,充斥在秦玉茗的體內,一股漩渦的能量,在她的身體里外不停地沖撞,使得她口中發出嘶嘶的聲音。
  這一刻,兩個人只有彼此,水乳交融的感覺,不外如此。
  秦玉茗不知何時,坐在了方志誠的身體上,輕輕地搖動自己的身體,而方志誠摟住秦玉茗如同水蛇的細腰,忘情地撩動水花。
  水波蕩漾,有時候變作阻力,有時候成細雨潤物……地上漸起了水珠,伴隨著浴缸內水波洶涌,光滑如玉的白色瓷磚上劃過一道道水痕。
  不知過了多久,兩人終于停止了激烈的糾纏。
  秦玉茗用手指彈撥著方志誠受傷的左臂,柔聲嘆道:“身上有傷,也不知道輕一點。”
  方志誠在秦玉茗的額頭上吻了一口,笑道:“太過激動了,哪里還顧得了這些。”
  秦玉茗伸手拂動水波,在方志誠的身上撩了幾把,低聲道:“志誠,我現在越來越壞了……”
  “為什么這么說?”方志誠疑惑地問道。
  秦玉茗湊到方志誠的耳邊,低聲道:“每次跟你做這些事情,我心里都特別歡喜……”
  方志誠內心一動,揉捏著秦玉茗細嫩的手指,嘆道:“男女之事,那是最原始最美好的東西,又怎么能說壞呢?”
  秦玉茗笑了笑,在方志誠脖頸上深深地吻了一口,然后看著鮮紅的吻痕,低聲道:“給美好的回憶留個紀念。”
  兩人又在浴室里躺了許久,隨后才依依不舍地離開,回到床上,兩人折騰一番,筋疲力盡才作罷。
  方志誠突然想起三千萬的事情,笑道:“茗姐,過一段時間,怕是會有人幫你在香港開戶,然后賬戶內會有三千萬。”
  “三千萬?哪來的這么多錢?”秦玉茗微微一怔,坐直身體,盯著方志誠,暗忖他不是貪污受賄了吧?
  方志誠連忙解釋道:“前幾天跟一個朋友買了一塊翡翠原石,結果開出了個極品帝王綠,那是朋友給我的分紅。”
  秦玉茗見方志誠不似說謊,托著下巴想了片刻,笑道:“真能有這么好的事情?”
  方志誠點了點頭,鄭重道:“天上掉餡餅的事情,真讓我遇上了。”
  “哈哈……”秦玉茗忍不住笑出了聲,“我還是難以置信。”言畢,她伸手在方志誠的腮幫子上掐了一把,笑問:“疼嗎?”
  方志誠點點頭,苦笑道:“我知道自己沒做夢……”說完,也去掐秦玉茗腰間的軟肉。
  兩人笑作一團,未過多久,又如膠似漆地糾纏在一處,房間內一派盈盈春色。
  門外過道,戚蕓剛從辦公室加班歸來,路過方志誠房間時,聽到里面不斷傳來男女之聲,忍不住駐足片刻。猶豫一番,戚蕓來到自己的房間,掏出鑰匙準備開門,正在這時,一聲聲女音破墻而出,戚蕓聽得面紅耳赤,用力開鎖,卻發現怎么也開不了。
  “這小方,怎么能這樣……”戚蕓也是過來人,她能想象到隔壁發生了什么,終于進了房屋,她壓著房門,手捂著胸口,感覺心跳在加速。
  那如夢如幻的聲音還是時不時地飄來,戚蕓走到窗邊,將窗戶關上,耳邊算是稍微清靜了些許。
  這時,手機突然震動起來,戚蕓看了一眼,嘆了一口氣,道:“老曹,找我有什么事?”
  曹彰似乎喝了不少酒,醉醺醺地說道:“老婆,我們離婚吧。”
  戚蕓苦笑道:“你喝多了,等清醒了再給我打電話吧。”
  曹彰不依不饒地說道:“我現在很清醒……你聽我說完,我知道你嫌棄我……所以我決定對你放手,然后我們各自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戚蕓嘆了一口氣,冷冷地嘆道:“隨便你,既然你想離婚,那就離吧……”
  言畢,戚蕓掛斷了電話。
  雖然是夫妻,但戚蕓覺得曹彰一直離自己很遠,不僅僅因為他令人難以接受的生理原因,還因為內心世界。
  戚蕓一直奉行單身主義,但礙于家庭的壓力,陰差陽錯與曹彰結婚。結婚之后,她原本認為忍忍就算了,但結婚后卻發現自己錯得離譜,兩人相處遠比想象中的還要艱難。
  或許,自己應該為曹彰考慮,離婚算了。
  戚蕓在衛生間里洗漱了一番,用毛巾擦拭完臉上的水珠,望著鏡子中自己略顯憔悴的面容,耳邊又傳來隔壁那勾魂攝魄的聲音,她伸手一揮,將毛巾摔在面盆上,氣憤無比地轉身離開衛生間。
  這一宿,隔壁鬧了一夜,戚蕓自然也一夜無眠。
  秦玉茗在東臺住了兩日,周一清晨離開招待所。
  期間,兩人討論了傳媒影視集團的事情,趙清雅已經與秦玉茗有過接觸,計劃投資五千萬。這遠比想象中要來得大手筆。不過現在計劃有變,方志誠與秦玉茗即將有三千萬,便可以占據其中的百分之六十,趙清雅注資兩千萬,如此一來,玉茗影視傳媒集團,秦玉茗可以占據其中百分之六十的股份,而趙清雅占據百分之四十的股份。
  方志誠打電話主動與趙清雅溝通,趙清雅倒是沒有反對,畢竟資金注入少點,對于她并非壞事,這個項目,原本就是看在方志誠的面上,才準備投資的,所以便定下了口頭協議,一旦齊豫的那三千萬資金到秦玉茗的賬上,那么趙清雅便投資二千萬,這樣以五千萬的注冊資金,成立玉茗影視傳媒集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