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197 錢老板出手壓制

(月初,求保底月票。只要訂閱的讀者,手里都有一張月票哦,求大家給老煙斗吧。)
  方志誠在醫院內作了簡單的包扎,齊豫拿著一套干凈的衣服進來,遞給方志誠換上,道:“那個男人被送走了,他保證不會泄露今晚發生的事情。”
  方志誠苦笑了一聲,嘆道:“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比較好。畢竟財不能外露,能跟他溝通好,讓他不要對外傳出去,這并非壞事。”
  齊豫笑了笑,盯著方志誠看了兩眼,道:“今晚這塊翡翠原石,咱倆對半分,不過要過一段時間,才能把錢給你。”
  方志誠揮了揮手,無所謂地說道:“你看著辦呢,原石本來便是你的。”
  方志誠從頭至尾,眼神清澈,表情淡然,齊豫暗贊了一聲,沒料到方志誠竟一點都沒起貪念,畢竟這塊原石的價格不菲,雖然不知道究竟有多大,但起碼單以原石的價格起碼不會低于四千萬,若是經過后期加工,很有可能會賣出一個天價。
  齊豫點了點頭,想了想從包里掏出了一個筆記本,在上面寫了一個欠條,“今本人欠方志誠翡翠原石半塊,初步預估價值三千萬元人民幣,于2005年12月31日前償還,特此證明——齊豫。”
  方志誠想要拒絕,轉而又覺得齊豫如此鄭重寫下欠條,若是拒絕了,反而倒不太好,便接過了,笑道:“其實今天能買下這塊翡翠原石,完全憑借的是你的眼光,你只要還給我本金就好了。”
  齊豫搖了搖頭,甜美地笑道:“為了這塊原石,你還受了重傷,若是不補償你一下,反而顯得我小氣了。”
  方志誠暗忖這可是三千萬啊,不是小氣,而是太過豪爽了,他面上依舊擺出無所謂的模樣,淡淡笑道:“再多的錢,不過是一串數字而已……”
  齊豫美眸流轉,笑道:“沒想到你還挺視金錢如糞土的。”
  方志誠感嘆道:“錢夠用就好,三千萬是一筆很大的財富,不過我這輩子都用不完,反而變成了壓力。”
  齊豫手指點了點嘴唇,輕聲道:“你是不是害怕被人舉報,說你貪污**?”
  方志誠微微一怔,不自然地笑道:“有這么一點小小的原因……”
  齊豫眸光中閃出了然之色,點頭道:“這個很好辦,你有沒有信任的人,比如直系親屬,我可以通過合法手段,將那筆錢轉到他的賬上,如此一來,這筆錢便跟你沒有任何關系了……”
  方志誠腦海里閃出的第一個人,無疑便是秦玉茗,這是他現在唯一值得信任的人了。方志誠輕聲道:“明天我把她的身份信息給你吧。”
  齊豫點點頭,笑道:“你說話的語氣總讓我感覺怪怪的,你沒有意識到自己變成一個富翁嗎?還有,齊氏集團是以珠寶起家,這么一塊翡翠,經過專業的翡翠工匠設計,可以制造出一個價值連城的飾品。今天我們一直在尋找每年一屆的珠寶大會的壓軸之作,現在無疑找到了上佳的材料。”
  方志誠搖頭苦笑道:“看來我今天幫了你一個大忙。”
  齊豫認真地說道:“所以那筆錢是你應該得的。”
  “其實我可以不要這筆錢,更希望你能幫我個忙。”方志誠莫名其妙地說了一句。
  齊豫微微一怔,旋即問道:“是投資的事情嗎?”
  齊氏集團的四十億項目,若是能落戶到東臺,對于方志誠而言,更為至關重要。一旦能夠確定這個項目,不僅方志誠鞏固了他在東臺招商局的地位,而且宋文迪也會因此在銀州的政績,描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方志誠暗忖齊豫實在太聰明了,自己只是隨便一說,她便能清晰地知道自己心中所想。
  “雖然我做不了主,但我會跟郭總好好溝通一下。”齊豫沒有直接回答方志誠,但這么說,已然是最好的答案。
  商場上永遠沒有絕對的事情,給你一個看似模糊的答案,其實隱藏著無限的可能。
  第二日一早,方志誠與秦玉茗要了身份資料,秦玉茗沒有問方志誠原因,二話不說,很快將資料傳送了過來,方志誠然后將資料送給了齊豫。齊豫翻看了一下資料,疑惑道:“她是你的什么人?”
  齊豫原本以為會是方志誠的父母,而秦玉茗明顯與方志誠沒有任何關系。
  方志誠笑了笑,道:“是我的女朋友。”
  齊豫眸光不經意地一黯,不做多言,然后將資料收好,承諾道:“估計一個月之內,便會將錢打給你。”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不著急,我更希望能盡快收到另外一個好消息。”
  齊豫甜甜的笑了笑,還是沒有直接給方志誠答案。
  黑色的轎車停靠在招待所的大樓下,齊豫坐進了轎車后排,揮了揮手,道:“再見。”
  方志誠目送齊豫離開,內心感慨良多,他掃了掃自己身上光榮負傷的繃帶,無奈地搖頭苦笑,“盡人事聽天命吧。”
  上班之后,李卉見方志誠手臂纏了繃帶,臉上露出擔憂之色,關心道:“方局,你手臂怎么了?”
  方志誠用另一只手在虛空中按了按,笑道:“沒什么事,摔了一跤而已。”
  李卉嘆氣道:“要不,你休幾天假吧?這樣子工作也不方便。”
  方志誠搖搖頭,淡淡笑道:“傷的是左臂,不影響辦公,而且是皮外傷,一周左右便可以拆線了。”
  摔跤能摔成皮外傷?
  李卉總覺得不對勁,卻又沒說什么。
  方志誠因為身上有傷,所以連著兩周,都沒有回銀州,又到周五,秦玉茗覺得內心忐忑不安,便主動給方志誠打了電話,問他回不回銀州。方志誠笑了笑道:“這幾天太忙了,等忙完了真正,再回去呢。”
  秦玉茗突然沉默下來,低聲問道:“志誠,你是不是厭煩我了?”
  “怎么會呢?”方志誠內心一突,意識到秦玉茗覺得自己被冷落了,但又不能實話實說,他手上的傷剛拆沒多久,若是被秦玉茗發現了,豈不是要令她擔心。
  秦玉茗感覺內心空落落的,因為與程斌離婚之后,方志誠無疑成為她走過那段傷心往事的精神支柱,如今方志誠對自己變得冷淡,她心中竟然有種驚悸的感覺,若是方志誠不理她,她又該如何?
  秦玉茗已經習慣了與方志誠在一起的時間,那種如膠似漆的溫暖,讓她原本干涸的靈魂得到了滋潤。否則,秦玉茗也不會主動問方志誠,是否厭煩自己了。
  如果方志誠厭煩自己,秦玉茗或許會主動離開吧,畢竟方志誠還年輕,而秦玉茗已經是過來人,秦玉茗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姐,我在東臺的每一天都在想你,只是最近出現了點突發狀況……我受了點小傷,所以沒能回去見你。我答應你,只要等傷好了之后,立馬便回去見你。”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柔聲安慰道。
  “啊?你受傷了!”秦玉茗緊張地說道,“我現在便來東臺見你。”
  “……”方志誠沒有拒絕,嘴角浮出微笑道:“那你注意安全……”
  下班之后,方志誠在大院門口的一棵桂花樹下見到了秦玉茗,他走過去抱住了秦玉茗。秦玉茗很是意外,轉身四顧看了看,輕聲道:“你膽子倒是挺大的,被人瞧見了多不好。”
  方志誠聳了聳肩,笑道:“你是我的女朋友,需要遮遮掩掩的嗎?我可以喊幾聲,你信嗎?”
  秦玉茗連忙踮起腳尖,捂住方志誠,柔聲勸道:“我的神啊,你小聲點,我信你了。”
  方志誠牽起秦玉茗的手,正大光明地往捷達走去,秦玉茗目光停留在他的右臂上,關心道:“還疼嗎?”
  方志誠肉麻兮兮地說道:“不疼了,見到茗姐,立馬什么都好了。”
  秦玉茗深情款款地看了方志誠一眼,低聲道:“以后有什么事一定要及時告訴我,你這段時間有傷,平時起居肯定都不方便,身邊有沒有人照應……”
  方志誠在秦玉茗臉頰捏了一把,溫柔道:“我好多天沒洗澡了,要不茗姐幫我搓搓背吧?”
  秦玉茗臉色泛紅,然后低頭點了點,那種由內而外的風情,讓方志誠恨不得立馬將秦玉茗抱在懷中,好好憐惜一番。
  回到招待所的房間,方志誠便情不自禁地摟住秦玉茗,俯身與她激吻了一陣。秦玉茗被壓在墻邊,只能勉強用手臂撐著身體,感受著方志誠充滿侵略性的舌尖,口中忍不住發出嗚嗚的聲音。
  “姐,你的舌頭好甜……”許久之后,方志誠才松開秦玉茗,上下打量著秦玉茗。
  秦玉茗用粉拳在方志誠的胸口捶了兩下,“手上有傷,還不小點勁兒,跟狼崽子一樣,舌頭差點兒都被你吃掉了。”
  方志誠笑了笑,撓撓頭,低聲道:“小別勝新婚,多久沒見到你了……”
  秦玉茗笑瞇瞇地將方志誠推到臥室,轉身到衛生間,放了一浴缸溫水,隨后將方志誠拉到衛生間,幫他脫去衣服。
  浴室里多了不少霧氣,方志誠褪掉了小褲衩,下了浴缸,抬眼瞄了一眼秦玉茗,低聲道:“姐,要不進來一起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