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196 意外之財的妙用

“大叔,不好意思啊,這塊石料已經屬于我們的了。”齊豫眨了眨眼睛,笑嘻嘻地說道。
  “唉!”中年男人依舊有些遺憾,與齊豫道,“小姑娘,要不兩萬一轉手賣給我如何?兩萬二?”
  齊豫嘴角露出兩個酒窩,堅持地搖頭道:“不好意思哦。這塊石料,我們不打算賣。”
  中年男人目光中閃爍了一下,盯著那塊玉石,露出依依不舍的目光,嘆道:“以我多年的眼光,這絕對是一塊上等的毛料,若不是手頭緊,我肯定拿下了。不過,玩賭石與運氣膽氣有關,看來這毛料與我無緣……”
  中年男人意興闌珊地準備離開,方志誠則抱著那塊毛料,站在齊豫的身后,暗自苦笑。他不太信賭石這行,暗忖這富家千金果然與眾不同,兩萬塊眉頭不皺,就買下了一塊破石頭。
  這玉石的毛料,究竟是好還是壞,完全靠的運氣,不僅人眼看不出明堂,甚至用高科技方法,也無法分辨玄虛。若是一塊廢石料,那也太虧了點吧。
  “這附近有沒有解石機?”齊豫問那個白須老者。
  白須老者點點頭,指了指不遠處,輕聲道:“那條街的拐角處,有一家玉石交易鋪,這個時間點不知道關門沒有。要不,我帶你們去看看?”白須老者也有點好奇,畢竟那塊石料是他保存多年的,也想知道這塊石料,究竟內中玄虛為何。
  齊豫笑了笑,道:“那就有勞大爺你帶路了。”
  中年男人見兩人要解石,沒有離開,也跟著三人往玉石交易鋪去了。玉石交易鋪人并不是很多,老板和老板娘正在看電視,跟那老者相熟,見那老者來了,笑嘻嘻道:“胡老,你又帶了什么好料子過來?”
  老胡臉色一黯,訕訕道:“我運氣太差,已經決定金盆洗手了。今天是帶著兩位小友過來,他們買了我的毛料。”
  老板娘在旁邊搖搖頭,見方志誠手上抱著一塊石料,嘴角露出一絲怪異的笑容,將齊豫拉倒一邊,低聲道:“姑娘,你們被騙了啊。這老胡在賭石上,眼光有問題,原先也算是咱們東臺縣的一個人物,家業有好幾百萬,這幾年全部花在賭石上,搞得家破人亡。”
  老板娘的聲音不大,不過還是傳到了老胡的耳朵里,老胡輕輕地咳嗽了一聲,不悅道:“老板娘,你沒有必要背地里說我壞話吧,這位小姑娘已經買了我的毛料,你現在說這些話,豈不是不厚道?”
  老板娘臉上帶著笑意,連忙打招呼,“老胡,我這是信口胡說,你別在意。”
  老板從方志誠的手中接過了石料,放在了解石機器上,沉聲道:“的確是塊好的毛料,從沒見老胡拿來過……怎么個切法?”
  方志誠不太懂,目光投向齊豫,齊豫在石料上比劃了一下,指著窄面,道:“從這邊來一刀!”
  老板看了一眼,暗自點頭,笑道:“姑娘,你是行家啊。”
  齊豫抿嘴一笑,道:“以前學過一點,班門弄斧了。”
  老板瞧出齊豫不是很好糊弄的普通女孩,矮下身子仔細觀察了一下,然后將原石擺好,將切割機對準方才齊豫所指的那個方向。
  老胡直接扭過臉,不敢再看,而中年男人臉上露出興奮之色。
  伴隨著嗡嗡的切割之聲,方志誠也覺得心要跳出來似的,外行看熱鬧,說的便是方志誠的心理,盡管他不知道這原石內部究竟是什么,但隱約還是期待能否有什么奇跡發生。
  “垮了,沒有出綠。”原石被切了一個小角,只見里面是灰白色,沒有見綠色。
  中年男人松了一口氣,似是暗自僥幸,有似是可惜,嘆道:“賣相這么好的原石,竟然也垮了,當真是太可惜了。”
  老胡則臉上露出無奈地苦笑,低聲嘆道:“我這輩子錯大了啊。不過,幸虧沒有解這最后一塊石……”
  方志誠走過去拍了拍齊豫的肩膀,安慰道:“這塊石頭,當我買的吧,你不要放在心上。賭石原本風險就很大。”
  老板娘走到齊豫的身邊,柔聲道:“小姑娘,我覺得咱倆有緣。要不,我給你七千塊,你把剩下來的賣給我如何?”
  “不賣,繼續解!”齊豫眉頭微蹙,臉上露出鄭重之色,她顯然對自己的眼力十分自信,而且七千塊,對于她而言,根本不具備任何吸引力。
  方志誠笑了笑,與老板道:“繼續解吧,咱們也不缺這點錢。”方志誠口中這么說,卻是有些心疼,畢竟兩萬塊是他出的。不過,為了能讓齊豫開心,為了齊氏集團那四十億項目,他也是拼了。
  齊豫見方志誠站在自己這邊,轉臉朝著方志誠笑了笑,道:“如果出了綠,我們對半分。”
  方志誠不抱太大的興趣,指著石料的中間,吩咐老板道:“直接從中間一刀切吧,省得夜長夢多。”
  老板微微一怔,搖了搖頭,然后切了下去。
  “唏噓……”
  房間里充斥著倒吸涼氣的聲音,尤其是老胡那一雙眼睛,瞪得如同銅鈴,他興奮地指著石料,嗚嗚地發聲,卻說不出話來……
  而那個中年男人眼白泛著紅光,一字一頓地吐出聲音,“玻璃種的帝王綠,嗎的,怎么能是玻璃種,怎么能是帝王綠?”
  翡翠的種頭一般分為玻璃種、冰種、糯種、芙蓉種、馬牙種、豆種,其中以玻璃種為上等,方志誠朝著那毛料分裂之處望去,只見透明度極好,如通玻璃晶瑩,水頭光潤靈動,即使方志誠是外行人,也不得不贊嘆:
  ——真他嗎的好看!
  老板也是發怔,嘆道:“我解了這么多年的原石,還是第一次見到極品帝王綠。”
  “我……我……不賣了!”老胡連忙顫巍巍地伸手去摸腰包,他哪里能接受這種結果,兩萬賣掉的原石,竟然是玻璃種的帝王綠。
  老板見老胡撲了過來,伸手一攔,將他推到了一邊,冷聲道:“老胡,別胡攪蠻纏,你已經賣掉這塊原石了。”
  老胡跌坐在地上,捶胸頓足,嚎啕大哭起來。
  賭石玩得便是這種刺激感,不過為此不少人弄得精神異常。老胡現在便是如此,百感交織之下,竟然神智混亂了。
  齊豫嘆了一口氣,從挎包內掏出了一小瓶藥膏,然后放到老胡的鼻子邊,讓他嗅了一口。老胡打了個寒顫,終于恢復理智,呆呆地望著其他幾人,忍不住搖了搖頭,狼狽地走出了玉石鋪子。
  那個中年男人兩眼放光,沉聲道:“兩位小友,這塊原石八百萬賣給我如何?”
  老板娘在旁邊笑道:“你也太黑心了吧,這么大的極品帝王綠,你竟然八百萬就想買到手?姑娘,你留個聯系方式,我明天給你物色好上家,可以保證兩千萬以上的價格。”
  中年男人眼露兇光,狠狠地咬牙,手里突然多了一把刀子,朝著方志誠等人指了指,怒道:“都給我別動,這塊玉石是我的,誰也別想拿走。”
  老板娘和老板都被嚇住了,下意識往后面撤了幾步。
  方志誠下意識將齊豫攔在了身后,眉頭一擰,眼睛四顧,想找到一把趁手的東西,跟這中年男人搏斗一番。
  不過,那中年男人比想象中要靈活,估計是練家子,身子一擰,便來到了方志誠的身側,探手便去撈那塊翡翠原石。方志誠踹了一腳過去,卻是落空,見刀子抹向齊豫,重心一移,用胳膊擋住了那刀子的方向,于是手臂留下了一個很大的口子。
  “噗……”
  就當中年男人,反手捅向方志誠的腹部時,突然他后腦勺傳來一下重擊。
  卻是一名穿著黑色西服的高個男人,站到了中年男人的身后,用手刀迅速地敲中他的后腦勺,將他擊昏。
  “對不起,小姐。我來晚了。”高個男人用粵語說道。
  齊豫擺了擺手,望向方志誠的目光,充滿擔心,嘆了一口氣,道:“別說這個了,將原石收好,現在送他去醫院吧。”
  方志誠忍住手臂上傳來的劇痛,臉色慘白,笑道:“還是先保護好原石要緊。”
  齊豫噗嗤笑出聲,嘆道:“還真是個財迷,為了這原石,命都不要了。”
  方志誠鼻子哼了一聲,道:“我命可比不上這玩意值錢。”
  高個保鏢將那個中年男人拖到門外,齊豫從手腕上解下了一條手鏈,又與老板和老板娘,告辭道:“這是解石的紅錢,應該足夠了。”
  等齊豫、方志誠等人離開,老板娘接過了那條手鏈,將之拿到燈光下,拉著老板,道:“老公,這手鏈上面,是什么石頭?”
  老板掏出了放大鏡,仔細研究一番,低聲道:“應該是紅寶石,純度很高,這么大一顆,怕是得有十來萬,剛才那小姑娘身份不簡單,那中年男人也真是財迷了心竅……”
  老板娘嘆了一口氣,道:“要我是他,怕也會鋌而走險去搶,畢竟那可是價值幾千萬的原石啊……”
  老板搖了搖頭,低聲道:“干我們這行,一定不能貪心,否則,后患無窮。”
  “那小姑娘和小伙,雖然得了一塊極品帝王綠,但畢竟遇到了血光之災。”老板娘把玩著那個手鏈,將之套在了手上,微微一笑道:“而咱們只是解了原石,便得到了這么貴重的一份禮物,其實算是最大的贏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