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195 身價暴漲三千萬

與趙國義只是簡單聊了幾句,不過方志誠知道趙國義這個舉動,給自己帶來了很大的幫助,會導致自己在東臺的地位水漲船高。
  方志誠剛回到辦公室,便接到了齊豫的電話,方才兩人私下交流時,方志誠遞了一張自己的名片給她。方志誠聽說齊豫要在東臺住兩天,連忙出門開著捷達車去接她。按照齊豫提示的標志性廣告牌,方志誠見到了托著行李箱的齊豫,他下車幫齊豫將行李箱放到后備箱,笑道:“沒想到你竟然留下了!”
  齊豫瞄了方志誠一眼,疑惑地問道:“莫非不歡迎?”
  方志誠連忙擺手,暗忖這齊豫的性格倒是挺外向,笑道:“當然歡迎,能令你多留幾天,那可是我的榮幸。”
  齊豫擺了擺手,調皮地說道:“我可不是為了滿足你的榮幸才決定留下來的。東臺這個城市,的確吸引了我的好奇心,所以我準備多呆一段時間,將這個城市好好看個究竟,而你呢,作為東道主,必須陪我一下。還有,我們這次是私下活動,跟工作無關,不需要公務接待,我可以付你導游費!”說完,她便打開自己的挎包,掏出了粉色的皮夾。
  方志誠連忙按住了齊豫的手,苦笑道:“說得這么生分做什么?”
  “既然你不要,那就算了。”齊豫聳了聳肩,覺得自己這么做,的確有點太冷漠了,吐了吐舌尖道:“差點把這里當成國外了……”
  國外都講究有償勞動,齊豫顯然是給小費給習慣了。
  先打電話讓李卉,讓她在縣內一家最豪華的酒店,訂了一間套房,隨后方志誠將齊豫送到了酒店。齊豫卻是沒有上車,搖了搖手指,道:“我不想住在酒店,沒什么人情味……”
  方志誠聳肩苦笑道:“那可是刁難我了呢……”
  齊豫閃了一下眼睛,道:“你住在哪里?”
  方志誠微微一怔,如實道:“我住在縣委招待所,不過可比不上這里的條件。”
  齊豫打了個響指,開心道:“那就給我訂在招待所吧,這樣出現什么問題,我可以隨時找你。”
  方志誠臉上露出猶豫之色,暗忖齊豫是上賓,盡管招待所條件不錯,但齊豫的家族是做酒店出身的,若是把她安排在那么普通的地方,豈不是太不尊重了?
  齊豫臉露疑惑之色,好奇道:“莫非你嫌我麻煩?”
  方志誠連忙否定,嘆道:“哪能呢!主要是我想給你最好的接待,若是你住在招待所,顯然不太妥當……”
  齊豫嘻嘻笑道:“剛才不是說好了嗎?這次我是以私人的身份在東臺呆幾天,可不能搞特殊待遇……”
  方志誠盯著齊豫漂亮的小鼻子瞄了一眼,暗忖這大家族的千金,估計是電影看多了,覺得體驗生活要從基層做起,那樣才算是接地氣,琢磨了一番,便一咬牙,又給李卉打了個電話,讓她幫忙在招待所訂了個房間。
  “已經安排好了。”方志誠掛斷電話,笑了笑,暗忖既然齊豫找的是一種隨遇而安的感覺,那么自己就主動配合她,一起與她演好這場戲吧。
  來到招待所,將箱子貼墻放好,齊豫張開雙臂,直挺挺地倒在床上,然后閉上了眼睛,喜悅地說道:“真是累死了,讓我好好的躺一會兒呢。”
  方志誠無奈地搖了搖頭,找來了熱水壺,幫她燒了熱水,輕聲道:“你先休息一下,我十分鐘之后再來找你?”
  他瞄了一眼齊豫,現在的齊豫就像一只乖巧的小貓咪,說不出的慵懶,棕色的鞋子已經被踢到了一邊雙腿微微分開,以最放松的方式躺著。
  齊豫聽說方志誠要離開,伸手無力地搖了搖,“你先別走,我只躺幾分鐘,休息一下之后,便出去逛逛。”
  齊豫也真是累了,說是只睡五分鐘,未過多久,腦袋一歪,便昏睡過去。方志誠泡了一杯茶,轉身見她口中發出輕微而平穩的呼吸聲,無奈地搖了搖頭,然后便坐在椅子上,等齊豫睡醒了再說。
  等了半個小時,依舊不見齊豫有睡醒的跡象,方志誠嘴角不禁露出苦笑,暗忖這齊豫還真夠膽大的,自己一大活人就在房間內,她也能如此安然無恙地睡著,不是無畏,便是無知。
  抬了抬手腕,發現時間已經到六點,方志誠琢磨著還是讓齊豫多休息一會,輕手輕腳地走過去,幫齊豫散開了被子,然后準備鋪在她身上。就當方志誠俯身準備幫齊豫掩好被角,齊豫突然睜開了她的眼睛,擰起秀眉,驚訝道:“你這是做什么?”
  方志誠連忙往后退了兩步,舉手朝天,解釋道:“我看你睡得很香,怕你凍著,所以幫你蓋上被子。”
  “真的這么好心?”齊豫用懷疑的目光,在方志誠的臉上,掃了又掃。
  方志誠哭笑不得,嘆道:“比珍珠還真……”
  齊豫拉著被子,掃了掃自己全身上下,發現沒有任何問題,輕聲道:“人品還不錯,運氣更是好,沒有對我動手動腳,是你今天最正確的選擇,因為我可是空手道高手。”言畢,她有模有樣地出了兩拳,放在方志誠的眼中,倒是有些可愛。
  方志誠暗忖,這齊豫不管內心世界如何,單從外表來看,倒是天真無邪,仿佛從來沒有被外界所污染過。不過,這也是正常的,齊豫從小衣食無憂,生活在象牙塔之中,被保護得極好,猛然與外界接觸,自然有點格格不入的感覺。
  齊豫休息了片刻之后,恢復了旺盛的精力,方志誠便帶著齊豫在附近逛了逛,選了一家味道不錯的餐館,點了幾樣東臺的特色菜肴。新鮮感使得齊豫食欲大開,方志誠沒吃多少,只是靜靜地在旁邊看著,不時地跟齊豫說幾句話。
  風卷殘云之后,齊豫摸了摸微微隆起的腹部,感嘆道:“沒想到這餐館看上去不大,但是味道這么棒,尤其是糖醋鯉魚,太好吃了。”
  方志誠伸手朝服務員招了招手,然后買了單,笑道:“若是你愿意在東臺投資項目,我可以保證讓老板,天天給你做這糖醋鯉魚。”
  齊豫鼓了鼓腮幫子,轉移話題道:“我們去逛逛夜市吧。”
  方志誠沒注意到齊豫眼中的慧黠之意,轉身領著齊豫出門,不遠處一輛黑色的轎車閃了一下燈光,方志誠瞄了一眼牌照,瞧出不是淮南東臺本地的車牌,心下了然,這必然是齊氏集團私下安排,暗中保護自家千金小姐的保鏢,而自己與齊豫從頭至尾,所有行為怕是都被嚴格的監視了。
  方志誠倒也不反感,畢竟齊豫的身份不同尋常,那些恐怖分子怕是做夢都想綁架了她,那樣比搶銀行或者搞暗殺,來錢快多了。
  東臺的夜市一如既往的熱鬧,齊豫被一群聚在墻角的人吸引住了,對著方志誠勾了勾手指,然后蹦跳著過去看熱鬧。
  坐在最中間的是一位禿頂白須老者,他身前擺放著不少奇形怪狀的石頭。
  齊豫低聲與方志誠道:“他們在賭石!”
  方志誠聽過賭石,對此這事兒有些嗤之以鼻,畢竟不是什么正經生意,但見齊豫十分興奮,便耐下性子看了下去。
  那老者撫了撫胡須,道:“這是我花費畢生精力收集的毛料,家里遇到了難事,今天全部拿出來了,一百塊錢一斤,誰要的話,全部拿走。”
  路上很多人是看熱鬧,不少人瞧不出明堂,齊豫指著其中一塊,問道:“大爺,這塊石料怎么賣?”
  老者點點頭,嘴角露出倨傲之色,道:“小姑娘,你的眼力不錯,其他的石料都賣一百塊一斤,而這塊你若是要拿走的話,必須要兩萬塊。”
  “這塊石頭看上去也就二十斤的樣子,你要兩萬塊,這不是坐地起價嗎?”方志誠皺了皺眉,不悅道。
  老者揮了揮手,道:“這位小兄弟,你的眼光比你女朋友要低不少呢。賭石,靠的不僅是運氣,還要看眼力。上等石料出極品的概率,要比下等石料高很多。價格也是不一樣的。”
  老者身側一直站著位國字臉中年男人,似乎在猶豫,他目光也盯著那塊二萬的石料,眼睛一轉也不轉。老者瞄了一眼那中年男人,有些話顯然是說給他聽的,并沒有將方志誠和齊豫一堆年輕男女視作誠心要買的買家。
  “大爺,你搞錯了,我跟他不是很熟。”齊豫見老者將自己跟方志誠綁在一起,臉頰騰起紅色的光暈,煞是好看,她盯著那塊石料看了又看,轉身與方志誠道,“你身上有沒有帶錢?”
  方志誠苦笑道:“你真準備買?”
  齊豫點了點頭,道:“算我借你的如何?”
  齊氏集團的千金小姐跟自己借錢,那可是一種榮耀啊,方志誠掏出了皮包,從里面拿出了一個信封,遞了過去,道:“里面有兩萬塊……”
  這是朱友明前幾日托人送給自己的分紅,一直沒有時間去存。
  齊豫接了錢,從里面抽了錢,數了數,與老者道:“錢給你,石頭給我們。”
  老者皺了皺眉,這小姑娘不是跟小伙子不熟嗎,怎么還跟他拿錢,兩人定然是鬧別扭了。老者臉上露出不舍之意,又看了一眼那個還在猶豫的中年男人,重重地嘆了一口氣,道:“罷了,我這么多年賭石,弄得家破人亡,現在急缺錢給兒子治病,根本也沒有勇氣再賭了,這塊石頭是我最不敢開的,索性賣給你們了吧。”說完,他將石料遞了過去。
  “慢著!”一直猶豫的中年男人喊出了聲,“我要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