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192 鋒芒畢露搶風頭

位置的變化,環境的變化,會造成性格的變化。方志誠從政一年多的時間里,遇到了各種各樣的情況,而今天竟然也遇到了色誘,不禁讓他暗嘆原來生活比小說或者電影更加精彩斑斕。但他還是知道自己必須要控制住自己浮躁的靈魂,沉下心來,知道有所為,有所不為。
  與佟思晴發生的那段情感,其實壓抑在心中許久,直到意識到自己即將離開市委書記辦公室,方志誠才爆發情感,與佟思晴發生了糾葛。
  若是還在市委書記辦公室,方志誠肯定還是會控制住自己的情感,保證不越雷池一步。
  方志誠在男女情事上,算得上有耐力的男人,即使是與秦玉茗,也是在她即將離婚,才與她有了進一步的發展。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有些東西能帶來新鮮感與刺激,但極有可能是冰窖,讓人墜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辦公室戀情,盡管很刺激,但很容易引火**。若是自己與佟思晴的關系,被宋文迪發現,方志誠怕是會直接被打入黑名單,在仕途上永遠沒有進步的可能。
  而且隨著位置越來越高,生活作風問題,會成為自己的弱點,成為敵人攻擊的目標。丁能仁當初借何陽之手已經給方志誠一個教訓。吃一塹長一智,方志誠知道自己必須要恪守本分,對于男女之事保持分寸。
  現在鄒郁主動誘惑自己,方志誠也是在警告自己,千萬不能作出什么混亂之事,因為極有可能是他人設下的陷阱,想起那日在縣長孫偉銘辦公室見到鄒郁,他暗自琢磨,應該是孫偉銘利用鄒郁在向自己拋出誘餌。
  想明白了一切,方志誠內心大定,嘴角露出一絲譏諷的弧度,自己好歹也經歷過大風大浪,比起宋文迪與夏翔的那種陰謀斗爭,這類雕蟲小技,又如何能動搖自己?
  方志誠沉思許久,一只手托著下巴,一只手拿著鋼筆在白紙上圈圈畫畫,很快畫出了東臺官場的兩條利益關系鏈,其中之一是縣委書記錢德琛,他是東臺的土皇帝,性格陰冷沉穩,屬于老江湖。其二是縣長孫偉銘,這是一個今年崛起的年輕新秀,手段毒辣狡詐,能與錢德琛隱隱地抗衡,可見其實力不同尋常。
  順著這兩人的人脈網絡,方志誠羅列了一系列的名單,手指點了點,不由得苦笑,暗忖自己這兩人的夾縫中求生存,當真不容易,而宋文迪倒是夠狠心,竟然將自己丟入這么大的一個漩渦之中。
  雖說現在錢德琛已經向自己表明了敵意,孫偉銘對自己表明了招攬之意,但方志誠并沒有選擇站隊,因為他身上的痕跡太明顯了,代表著宋文迪。他不能輕易地表明立場,其實暗自準備自己另立門戶,在東臺形成第三股勢力。
  “戚蕓!”方志誠在主管副縣長的名字上畫了一個圈,第一個拉攏的人,便是她了。
  不過,戚蕓的性格十分冷淡,很難以親近,自己與她多次有意接觸,但都被她冷冷地回避了。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打開電腦,用百度搜索了關鍵詞,“遇到冷艷的女上司該怎么辦?”結果發現,一大堆的資料,其中有一段話惹得方志誠忍不住笑出聲。
  “泡她,泡她,還是泡她!只要是女人,總有心靈弱點,尤其是外表冷艷的女人,其實內心更加渴望愛情的滋潤,她們將柔軟的內心用堅硬的外殼包裹著,不愿意公示于人,不代表遇到炙熱的感情,不會融化。我自己曾經便遇到過一個外表冷漠的女上司,結果被我的真誠感動,現在成為我最忠實的情人……”
  方志誠繼續看下去,發現后面的情節越來越夸張,其實就是一篇充滿意淫的小說。將近五六萬字,都是在講述自己如何泡上自己的女上司,后面還有大量**裸的床戲情節,看得方志誠心頭火熱,連忙將窗口關掉。
  方志誠回想著小說里面的一些細節,暗忖若是自己這么泡戚縣長,肯定要挨耳刮子。不過,倒也提醒方志誠,不要把戚蕓的冷漠當成攔路虎,其實只要剝掉那外面的一層膜,極有可能發展到一個極為可靠的盟友。
  看了一眼時間,下班時間已然過了半個小時,方志誠收拾了一下辦公桌,然后離開辦公室。鬼使神差地上了政府辦所在的大樓,途徑戚蕓的辦公室,發現門虛掩著。方志誠輕輕地敲了敲門,沒有回應,方志誠便直接走了進去,外面的秘書已經下班離開,戚蕓正趴在桌面上似乎在休息。
  方志誠咳嗽了一聲,戚蕓突然驚醒,揉了揉太陽穴,抬眼見是方志誠,疑惑道:“你怎么過來了?”
  方志誠估摸著戚蕓這個工作狂肯定還在工作,所以故意過來撞一撞,胡謅了一個理由,道:“怕戚縣長晚上又餓肚子,所以想請你一起去吃飯。”
  戚蕓冷冷地笑了笑,揮手拒絕道:“不用了,我沒有吃晚飯的習慣,而且手里還有一堆事情要辦,現在得抓緊時間做完才行。”
  方志誠嘆道:“戚縣長,你這么勤奮,讓我這個做屬下的無地自容。”
  戚蕓暗忖方志誠哪里有做屬下的覺悟,跟自己說話一點也不生分,淡淡笑道:“我這是忙習慣了……有點強迫癥……”
  方志誠走到戚蕓的身邊,主動道:“那我幫戚縣長分擔分擔吧……”
  戚蕓想要拒絕,但沒想到方志誠已然來到身邊,主動拿起桌面上的一起文件。
  戚蕓想起方志誠曾經是市委書記的秘書,接觸過的機密文件不知有多少,自己這些文件雖然重要,但還比不上市委書記案頭那些文件的重要程度,于是便放任方志誠翻閱起來。方志誠不愧是大秘出身,大約半個小時之后,便將戚蕓的所有材料分門別類歸檔好。
  戚蕓批閱的速度變快,大約一個小時之后,便將所有的文件全部批改好,她原本緊繃的表情終于舒緩不少,嘆道:“我的那個秘書,跟方局長比起來,簡直一個天一個地,難怪宋書記那么重用你。”
  方志誠謙虛地笑道:“那是因為你這個領導能力太強,秘書根本無用武之地啊。”
  “那你的意思說,宋書記的能力不強?”戚蕓狡猾地找到了方志誠言語的破綻之處。
  方志誠眨了眨眼睛,將手指放在唇邊,噓了一聲道:“戚縣長,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講啊。”
  戚蕓嘴角露出漂亮的弧度,方志誠看得一愣,暗忖冰山雪蓮綻放的那瞬間,還真是美得驚心動魄。
  戚蕓抬頭看了一眼墻壁上的掛鐘,輕聲道:“原本以為今天要通宵工作的,沒想到才八點多。”言畢,方志誠肚子咕嚕嚕地叫了幾聲,她臉上又是一笑,嘆道,“既然你今天幫了我一個大忙,那我就請你晚飯吧。”
  方志誠嘿嘿笑了兩聲,嘆道:“戚縣長真熱情,那我就不客氣了。”
  方志誠帶著戚蕓來到附近一個大排檔,點了三份炒菜,一個干鍋,又要了兩瓶啤酒,戚蕓面露苦笑道:“要喝酒嗎?”
  方志誠點頭勸道:“漱漱口……”心里暗道,難得一個好機會,一定要與戚蕓多親近親近,想起先前看的那篇意淫小說,膽子大了起來,強行給戚蕓斟滿了一杯啤酒。
  戚蕓的身份很特殊,三十歲左右便能到副處級,一般都有過人的經歷。兩人聊了一陣,方志誠大致摸清楚戚蕓的家庭,她的父親是省政協的廳級干部,母親從商,家境殷實,而婆老太是省委組織部的廳級干部,公太爺是省委辦督查室的正廳級巡視員,這種家庭在整個淮南算得上一流
  只是婚姻……
  方志誠不知為何想起她丈夫的那雙無敵臭腳,不由得暗嘆,當真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另一方面,戚蕓對方志誠也有所改觀,尤其知道他是一名孤兒,忍不住嘆了一口氣。原本以為方志誠是憑借家里才能夠當上市委書記秘書,沒想到他是靠著自己的努力,獲取了宋文迪的信任。
  對于戚蕓這種家庭的人而言,深知一個沒有靠山的人,想要混跡仕途,個中難度有多大,而方志誠這么年輕,晉升的速度遠超同齡人,對方志誠不禁暗自佩服,于是說話也顯得和善許多。
  戚蕓吃飯十分精細,方志誠也就隨意許多,期間兩人聊了一些工作問題。戚蕓比想象中要聰明,雖然東臺現在十分關注招商引資,但不代表自己成為主管招商引資的副縣長,便是一件好事。
  這是一個燙手山芋!招商局成立不到半年,常務副縣長、主管副縣長均落馬,現在其他人避之不及,才將球傳到戚蕓的腳下。
  戚蕓很小心謹慎,認為招商引資工作,不能操之過急,要溫火慢燉才行。不過,方志誠提出了不一樣的意見,認為招商引資要趁熱打鐵,不能手軟,因為很容易讓優質的企業溜走。
  雖說發生了分歧,但從對方的思路中,各自都找到了打開現有局面的方法。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