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191 成功的招商演講

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后,方志誠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嘴唇,血腥味依稀還在,謝雨馨這女人還真夠狠心,自己用苦肉計騙了她一個吻,沒料到她咬了自己一口。
  血腥味混合著謝雨馨小巧而甘醇的舌尖留下的甜味,方志誠躺在床上回味了許久,才起身去浴室沖了個澡。
  方志誠對自己的膽大妄為,也感到詫異無比,他以前是個本分的少年,但如今卻露出了男人的通性,面對漂亮美麗的女人,越來越無法把持了。
  方志誠將身上的沐浴露沖洗完畢之后,對著鏡子擺了幾個PO,對自己的線條流暢,充滿爆發力的身材,還是感到滿意的。
  回到床上之后,方志誠久久不能入眠,給謝雨馨發了一條短信過去,“對不起,剛才突然想起了我媽,有點走神,若是有冒犯,還請諒解!”
  等了十分鐘之后,手機方才震動,謝雨馨回復了一條讓方志誠無地自容的話,“你會那么吻你媽嗎?”
  方志誠無語了好一陣,自嘲地回復道:“若是我的吻能讓我媽氣死回生,那我愿意!”
  謝雨馨望了一眼,已然在夢中的樂樂,嘆了一口氣,回復道:“別胡說八道了,今晚的事情我當沒發生過,你也不要多想了。不過,警告你,以后想找母愛,別來找我。我是個不稱職的媽媽。”
  方志誠感覺到謝雨馨字里行間淡淡的憂傷,短信問道:“若是給你個機會,重新組建個家庭,你愿意嗎?”
  謝雨馨從短信中讀出了很明顯的試探,內心情不自禁地一揪,終究還是咬了咬牙,“我不愿意。人不可能在一個錯誤里跌倒兩次,雖然一個人生活有些孤獨,但總比兩個人生活不斷地摩擦,要來得輕松。”
  兩人隨后又用短信聊了許多,盡管與謝雨馨相識許久,但兩人這一宿算是真正地開誠布公,謝雨馨說了許多關于自己失敗的婚姻,也說了許多未來的規劃……婚姻給她留下很多傷痕,所以她的未來沒有婚姻……
  謝雨馨與樂樂在東臺玩了兩天,送走兩人之后,方志誠覺得心里空落落的。謝雨馨說自己喜歡孤獨,但方志誠知道這是假話,誰能不害怕孤獨寂寞呢?
  周一上班之后,方志誠將謝雨馨交給自己的那份專訪筆記重新整理了一下,然后制成一個簡單的通訊錄,喊來綜合工作科和督查指導科的兩位科長,分配了工作。因為與其他三位副局長,要在年底完成合計六億的任務指標,單靠個人是很難辦到的,所以方志誠必須要調動一切可用的力量。
  方志誠帶領綜合工作科和督查指導科,要完成三億的指標,這是一個很艱難的任務,因為這兩個科室并非業務部門,而是職能后勤部門,手里沒有資源,與下面鄉鎮又沒有聯系,所以兩位科長一直哭喪著臉。
  方志誠給兩人分別倒了一杯水,淡淡道:“任務雖然很重,時間也很緊,但并非沒有機會。你們先進行預約,看這個月能有幾人愿意和我們對接。”
  綜合工作科科長傅立強點頭道:“方局,不是我潑涼水,希望渺茫啊。”
  督查指導科科長楊杰也附和道:“大海撈針,不過我們盡力而為吧。”
  這兩人一唱一和,倒是挺有默契,既沒有在面子上反對方志誠的指示,但也給自己留了后路。
  方志誠看在眼里,也不多言,暗忖三億的招商引資任務,絕不能指望他倆,還需要自己著手推進才行。
  將傅立強和楊杰支走,方志誠拾起那份通訊錄,醞釀了片刻,終于還是下定決心挨個撥了過去,十多個電話打下去,其中有三名企業家愿意與方志誠初步接觸一下,這算是一點安慰了。
  其余幾人,雖然以開會等理由掛斷了方志誠的電話,但方志誠還是將“東方迪拜·東臺”的招商方案給發到了其他人的郵箱內。
  招商引資其實跟售樓處的銷售員沒有什么區別,偶爾要臉皮厚,膽子大,擅長夸口與忽悠,方志誠倒也逐步適應了身份與角色的轉換。
  以前是宋文迪的大秘,無論商人還是官員,見到方志誠都要給三分薄面,現在方志誠要招引企業家來東臺投資,面子已然不再值錢,需要放低身價,該無恥時要無恥,該奸詐時要奸詐。
  處理完些瑣事之后,方志誠撥通了佟思晴的電話,打聽齊氏集團來銀州調研的情況。佟思晴的聲音還是一如既往的充滿誘惑與磁性,她溫婉地說道:“這兩日,市委辦已經擬好通知,預計下周,齊氏集團的代表團便會來銀州。至于到不到東臺,還得看情況。”
  方志誠凝眉,疑惑道:“齊氏集團不是準備看到東臺的招商方案,才決定考慮在銀州投資嗎?為何不來東臺了?”
  佟思晴嘆了一口氣,苦笑道:“志誠,我哪里能知道宋書記的心思,要不你自己打電話問問,他總不會瞞著你的。”
  方志誠摸了摸鼻子,有點意興闌珊,暗忖自己鼓起勇氣在齊氏集團專題洽談會上遞交了招商方案,若是齊氏集團此行至銀州,都不來東臺,那豈不是白費了自己一番心思。
  方志誠思索片刻,道:“也罷,謝謝思晴姐了。”
  佟思晴輕笑了一聲,低聲道:“與我有必要這么客氣嗎?”
  方志誠突然道:“思晴姐,我想你了。”
  佟思晴捂著電話,環顧四周,見左右無人,壓低聲音嘆道:“唉……我也想你了……”
  方志誠笑了笑,道:“要不周末來東臺?”
  佟思晴臉色泛紅,猶豫道:“等到時候再說吧……”
  掛斷了佟思晴的電話,方志誠忍不住想起佟思晴在床上的種種動人姿態,心里火熱無比。
  佟思晴宛如久旱的河床,突然遇到雨水滋潤,瞬間綻放出了活力,情至深處,讓人激動不已。
  與秦玉茗之間的情感,那是水到渠成,而與佟思晴的糾纏,帶著一種刺激。
  方志誠回想起秦玉茗,忍不住又有點后悔,對于私下與佟思晴發生關系,方志誠對秦玉茗總有帶著歉意,畢竟從心理上,秦玉茗是自己認定要走完此生的人。
  雖然現在秦玉茗過不了心理那一關,但方志誠堅信,只要自己努力,總有一天能讓秦玉茗改變心意,與自己廝守此生的。
  男人果然很難管住下半身,方志誠無奈地搖頭苦笑,意識到自己變化太大,早已不是去年剛出社會的大學生了。
  正準備下班,鄒郁敲門走了進來,并順手又帶上了門,然后笑嘻嘻地將材料遞到了方志誠的手邊,輕聲道:“方局,今晚有個企業家請吃飯,不知你能否賞光?”
  方志誠翻了翻材料,發現是一家男裝品牌廠商,擺了擺手,笑道:“我就不去了,還是有勞鄒局長親自接待吧。”
  鄒郁嘟起嘴,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泛著委屈之色,她走到方志誠身邊,輕輕地拉了拉,請求道:“方局,你是咱們招商局的一把手,若是你不出馬支持我一下,我又怎么能說服這個企業家支持東臺的發展,投資東臺?”
  鄒郁今天穿得很少,外面是一件風衣,下面是一條黑色的打底褲,靠近方志誠,一股誘人的香氣便飄了過來,讓人心慌意亂。
  鄒郁的身材算是那種略帶豐腴的類型,纖長之余有些肉感,加之妝容又濃,舉手投足散著一股風騷的勁頭。
  方志誠還是第一次遇見這種情況,鄒郁明顯是在勾引自己。
  鄒郁雖然比自己大不少,但擅長與男人撒嬌,一點不會讓方志誠反感,使他差點心神失手,便答應了這場飯局。
  方志誠笑著站起身,離鄒郁保持一定的距離,尷尬地笑了笑道:“要不這樣吧,你今天先與他談,等后面不妥時,我再邀請戚縣長出馬,一起做工作,如何?”
  鄒郁美眸兩轉,解開了外面風衣的兩粒鈕扣,用手扇了扇臉,風情萬種地咬唇嘆道:“真是急死人了,沒想到方局長這么難請呢……方局,若是你今天愿意跟我去酒局,我什么都答應你,成嗎?”
  鄒郁說完此話,連忙將頭低下,連聲音也降了下去,仿佛這是醞釀許久,才終于下定的注意,不時地瞄方志誠一眼,那種欲語還休的風韻,若是意志力稍微弱一點的人,魂兒怕是立馬要被勾走。
  方志誠偷偷地咽了一口吐沫,輕輕地擺了擺手,絕情地說道:“唉,也不瞞你了,今晚我真有私事要辦。女朋友從銀州來探望我,你看……”
  鄒郁見方志誠提起女朋友,意識到自己的美人計失敗了,訕訕地笑了笑,道:“既然方局真不方便,那我就跟那邊打聲招呼吧。不過,下次可不能再拒絕我咯。”
  說完,鄒郁無奈地離開辦公室,拉開門的一瞬間,外面寒風襲來,她發現有點冷,連忙扣上大衣的鈕扣,然后雙手環胸快步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