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190 討好上司的秘訣

東臺縣城在2001年開始修繕了一條古街,華燈初上,街道上行人絡繹不絕,兩側的商鋪與飯館內坐了不少人,紅色的彩燈連成一條線,倒是一處休閑的好去處。可惜的是,東臺縣政府在開發這條古街時,未能合理整治,所以街道的衛生環境略顯凌亂了些。
  與大小美女走在一起,關注度大大提升。樂樂不時地拉著方志誠指著路邊新奇的食物咯咯直笑,謝雨馨則壓低風衣的帽檐,把臉藏在陰暗處,盡量保持低調。
  公眾人物看上去光鮮亮麗,其實背地里卻有不為人知的苦惱,所以謝雨馨很少能光明正大地去逛街,因為一旦被發現身份,往往會引來轟動。
  謝雨馨和方志誠每人各自牽著樂樂的一只手,尋找填飽肚子的地方,方志誠見轉角處有一個不起眼的面攤,笑問:“要不去吃點面條?”
  謝雨馨點點頭,見沒什么客人,低聲道:“那就選擇在那里吧。”
  方志誠苦笑道:“感覺你像做賊的。”
  謝雨馨撇了撇嘴,低聲道:“我比做賊還謹慎,否則會害得你也變成過街老鼠。”
  方志誠回想起那次在銀州樂園引起的騷動,笑了笑表示認可,然后在面攤找了位置,與老板點了兩份餛飩面。
  方志誠用紙巾幫兩人擦拭了碗筷,輕聲問道:“對東臺的感覺如何?”
  謝雨馨托著下巴,摘下墨鏡,翻了翻白眼,淡淡道:“能有什么感覺,跟市區沒什么太大的差別。”
  “失望了?”方志誠尷尬地撓撓頭。
  樂樂搖頭插嘴,道:“一點都不失望,因為這里有叔叔。”
  謝雨馨瞪了樂樂一眼,低聲道:“大人說話,小孩不準插嘴。”
  樂樂嘟囔道:“本來我們就是看叔叔的嘛……”
  方志誠聽了樂樂的話,內心一暖,寵溺地摸了摸樂樂黑亮的頭發,淡淡道:“哎呀,還是樂樂情商高,這話說得叔叔心里美滋滋的。”言畢,他挑釁地看了看謝雨馨,卻發現謝雨馨扭過臉,佯作沒在意。
  面攤的地方雖然小,但老板的手藝不錯,端上來三份之后,老板突然盯著謝雨馨一直細看,激動地哆嗦著手指,道:“你是……你是……”
  謝雨馨連忙低下頭,紅著臉保持沉默,方志誠將手指頭放在嘴邊,噓了一聲,笑道:“她就是謝雨馨,老板你不要聲張,否則咱們這頓飯,可吃不安生了。”
  老板連忙點了點頭,樂呵呵地說道:“我不聲張……我不聲張……”
  未過多久,老板從抽屜里取出一個略顯破爛的本子,顫巍巍地遞到謝雨馨的手邊,面帶微笑地請求道:“您好,請問能不能幫我簽個名?”
  謝雨馨微微一怔,放下筷子,甜美地笑了笑,飄逸地簽上自己的名字。
  老板憨厚地笑了兩聲,道:“今兒運氣真好,竟然還能碰見明顯在我這兒吃飯。這頓飯算我請你們了。”
  謝雨馨忙說:“那多不好意思……”
  老板便有些尷尬地搓手。
  方志誠給謝雨馨使了個眼色,謝雨馨也就不再多說什么。等老板離開之后,謝雨馨不解道:“人家做小生意,賺點錢多不容易……”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淡淡道:“窮人也有自尊,你是他喜歡的主持人,若是你拒絕他的好意,豈不是變相地瞧不起他?”
  謝雨馨發現方志誠說這句話的時候特別真誠,嘆了一口氣,苦笑道:“那是我多想了?”
  方志誠笑了笑,從褲袋里取出錢包,抽了一張十元的鈔票,壓在面碗的下方,淡淡笑道:“等下咱們悄悄地走便是了。”
  謝雨馨點點頭,暗忖方志誠偷偷地付了錢,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既不會損了老板的面子,又不會讓自己感覺賺了別人的便宜。
  吃完了餛飩面,謝雨馨心情愉快了許多,在商鋪內兜兜轉轉,買了很多小飾品,自然是方志誠在旁邊付錢。
  謝雨馨見方志誠提著大包小包,笑嘻嘻地說道:“我終于知道女人為什么更喜歡和男人一起逛街了。”
  方志誠疑惑地看了一眼謝雨馨的臉,白皙的皮膚上軟軟的絨毛,豐潤紅軟的香唇,不禁有點失神,機械地回復道:“為什么?”
  謝雨馨快步跳了幾步,笑道:“因為男人會搶著付錢,這樣購物的話,心里沒有一點負擔,想買什么就買什么,多么愜意!”
  方志誠無奈地搖頭,低嘆道:“沒想到著名主持人,也是一個俗物!”
  謝雨馨輕哼一聲,道:“別破壞我的好心情,我還要繼續去買東西呢!”
  樂樂這時蹲下身子,揉了揉小腿,可憐兮兮地說道:“叔叔,我有點走不動了呢!”
  方志誠矮下身子,指了指后背,寵溺地說道:“那讓叔叔背你吧!”
  “叔叔真好!”
  樂樂撲到了方志誠的背上,方志誠手掌一托,將樂樂舒服地靠在背上,隔著衣物傳來柔軟的觸感,方志誠臉帶微笑,與謝雨馨努嘴道:“著名主持人,咱們繼續吧!”
  大約九點左右,古街一些店鋪開始停業,謝雨馨見樂樂不聽地打哈欠,這才指示方志誠離開。回到招待所之后,謝雨馨突然喊住了方志誠,道:“進我房間坐一下,我有東西要交給你。”
  方志誠心下一突,暗忖謝雨馨這是要做什么,不會是想與自己戳破那層窗戶紙吧,若是謝雨馨問自己愿不愿意娶她,自己該不該答應呢?
  實話實說,方志誠對謝雨馨有好感,存著男女之間的情思,他很難拒絕那種誘惑。
  來到房間內,方志誠先將已然熟睡的樂樂放在床上,然后發現謝雨馨從行李箱中取了一份材料。方志誠接過來,翻了翻,臉上毫不掩飾驚喜道:“這是專訪筆記?”
  謝雨馨點點頭,見方志誠還算識貨,“這份材料包括了我們節目組在過去一年里邀請的嘉賓資料,還有一些接觸過的嘉賓。他們都是一些比較優秀的企業家,你現在不是負責招商引資嘛,應該會對你有用。”
  雖說東臺縣有企業庫,但比起謝雨馨的這份材料,顯得太粗糙了一點。電視臺在邀請企業家時,會對企業進行嚴格地篩選,遠比東臺縣采集企業信息大海撈針來得精細。這些企業家都與銀州電視臺接觸過,因此對銀州擁有良好的印象,若是招商局再與他們接觸,那樣招商引資的成功率也會高很多。
  方志誠毫不猶豫地將材料收起來,感謝道:“這次你可是幫了我一個大忙。不過,這不會違反紀律吧?”
  每個單位都有保密要求,像這種核心資料,是不能輕易外泄的。
  謝雨馨伸手在方志誠的肩膀上拍了拍,笑道:“既然給你了,那就是相信你不會出賣我,以后若是功成名就了,別忘記我便好。”
  被拍了兩下,方志誠感覺心癢癢地,鬼使神差地抓住了謝雨馨的手。謝雨馨微微一怔,旋即甩了甩,沒能成功掙脫,瞪了方志誠一眼,羞怒道:“你這是做什么?”
  謝雨馨的手指很長,有些冰涼,方志誠眼神純凈地望著謝雨馨,沒有絲毫雜質。
  方志誠醞釀半晌,輕聲道:“沒什么……想抓就抓了。”
  “輕浮!”謝雨馨再次用力,方志誠繼續厚臉皮握著她的手,兩人僵持不下了。
  “放開我!”謝雨馨憋紅了臉。
  “舍不得!”方志誠搖頭道。
  “討厭!”謝雨馨索性揮出另外一只手打向方志誠的面門,卻被她一把抓住,“你再耍賴皮,我可要喊了啊……”
  方志誠搖搖頭,嘴巴朝床的方向努了努,道:“千萬別喊,吵醒了樂樂,可不好!”
  謝雨馨頓時有點崩潰了,雙眸變得通紅,委屈道:“方志誠!你欺負人!”
  方志誠淡淡地笑了笑,將謝雨馨一把攬到懷中,柔聲道:“雨馨,我怎么會欺負你,我只會保護你……”
  方志誠的語氣無助而憂傷……
  謝雨馨原本情緒很激動,這一刻不知為何安靜下來,方志誠的胸膛傳來陣陣溫熱,她焦躁而迷失的靈魂,也瞬間安定下來。
  “你哭了?”謝雨馨感覺到肩頭有股濕潤的感覺,迷惑而吃驚。
  “我沒哭!男兒有淚不輕彈,我怎么會哭呢?”方志誠道。
  “唉……”謝雨馨拍了拍方志誠的后背,這一刻她朦朦朧朧地感覺到方志誠的心思,這不過是一個大男孩而已,或許……
  或許,方志誠聯想起自己去世的母親了吧。
  方志誠對于謝雨馨有著獨特的情感,謝雨馨是個單親媽媽,而當初方志誠也是生活在單親家庭之中……
  方志誠能從謝雨馨身上看到母親的影子,在那一瞬間,他依稀看到了母親的音容,忍不住心神亂了。
  謝雨馨嘆了一口氣,暗忖自己還是母愛泛濫了,情不自禁地摟緊了方志誠,準備給他一個愛的擁抱。
  卻未來得及反應,方志誠吻住了她的紅唇……
  兩人都沒發現,床上的樂樂坐了起來,然后悄悄地又躺下,將小臉埋在被褥里,竊竊地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