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189 適應角色的轉換

(到月底了,求月票。下個月會清零哦,書友們,不要吝嗇了!)
  讓孫偉銘很意外的是,原本縣委辦已經擬好初稿,準備下發的《全民招商引資的動員令》,并沒有如期下發。
  而是,錢德琛責成孫偉銘吩咐招商局,重新擬定企業目錄,然后提交到縣委常委會上集體討論。雖然孫偉銘不知道其中出現了什么變數,但他意識到錢德琛似乎在這件事上進行了妥協。
  招商局似乎早有準備,當天下午便提交了一份材料放到孫偉銘的案頭,讓孫偉銘感到意外的是,青田紙業從整個名單中被刪除了,除此之外,還有其他一些曾經重點對接的企業。孫偉銘有經驗,將目錄掃完一遍之后,暗嘆,這方志誠可不是一個省油的燈,從企業名單的類型上,便可以看出,他以后對東臺縣產業格局的定位。
  這份新的動員令,意向企業目錄主要以高新環保產業及第三服務業為主體,這與市委的整體布局不謀而合,但推翻了東臺縣政府的自有規劃。聯想起錢德琛的行為,孫偉銘也就不過多計較,大筆一揮,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方志誠的所作所為代表著市委書記的態度,錢德琛與宋文迪發生爭執,自己樂得坐山觀虎斗,正好以宋文迪之手,壓制一下錢德琛,何樂而不為?
  不過,孫偉銘也隱隱感到方志誠的能量,招商局那么不起眼的新部門,巧妙運作,也能作出影響整個東臺的地域經濟規劃,手段的巧妙隱蔽,心思縝密程度,惹人警惕。
  孫偉銘是一個警戒心非常強的人,盡管方志誠的行政級別不高,而且部門也是新成立未多久的,但他還是注意不能養虎為患,以免方志誠成長過快,反而來咬自己一口。
  大約三天之后,《全縣招商引資動員令》下發,招商局頓時忙碌起來,一方面采集全縣每個鄉鎮的招商基本信息,另一方面每個科室做好下屬鄉鎮的對接工作。
  同時,方志誠召開全局第一次員工大會,在會議上發布了招商局各科室年內任務指標,每個科室近一億的任務指標,惹得眾人議論紛紛,但每個科室都有對接鄉鎮,若是能充分調動這些鄉鎮的積極性,其實也并非難以完成的任務。
  方志誠來到招商局一個月左右的時間,基本適應了現在的工作氛圍,同時也調動了招商局的積極性,讓這個初步成立的單位,呈現出一定的戰斗力。尤其是,常務副局長李卉向方志誠靠攏,盡管另兩名副局長鄒郁和郭鶴表里不一,但不影響大局。
  十二月中旬,整個銀州開始大幅度降溫,招商局的環境變得更加惡劣,因為沒有空調,所以辦公室非常冷,導致流感盛行。方志誠身體很好,倒是沒有感冒,在綜合科見到正在復印材料的李卉,她氣色不大好,方志誠便吩咐她抽點時間去看病,李卉笑著應諾,卻是急匆匆地回到辦公室,又去忙碌了。
  這也堅定了方志誠要盡快搬辦公室的決心。
  下班之后,方志誠開車驅往東臺汽車站,大風吹得街頭枯枝亂顫,擋風玻璃上突然水珠點點,竟然下起了小雨,方志誠連忙打開雨刮器,將車速減緩了些許。
  來到汽車站出口處,方志誠發了一條短信過去,等了十來分鐘之后,只見一個俏麗的少婦拉著一個活潑可愛的小女孩從遠處走來。方志誠下了車,笑瞇瞇地走過去,小女孩見到方志誠歡喜地喊了一聲“叔叔”,然后松開婦人的手掌,快步奔跑起來,不過地面不太平整,沒跑幾步被絆了一腳,跌倒在地上,嗚嗚地哭了起來。
  方志誠快步走過去,一把將小女孩抱起,見她手掌蹭破了皮,很是心疼,柔聲安慰道:“樂樂,不哭,叔叔揉揉就好了。”
  俏麗的少婦走到兩人身邊,摘下臉上的墨鏡,露出那雙撲朔迷離的大眼睛,無奈地搖頭苦笑:“螃蟹歡狠了掉爪子。誰讓你跑那么快的!”
  樂樂揉了揉眼睛,嘟囔道:“人家才不是螃蟹,螃蟹好丑的。”
  方志誠聽得哈哈大笑,瞄了一眼少婦,道:“放心吧,你媽說的螃蟹,不是指的你。否則她豈不是也是螃蟹了?”
  少婦見方志誠挖苦自己,揮了揮粉拳,方志誠趕忙快走幾步,抱著樂樂上了車,然后從后備箱取出藥箱,給樂樂清晰了傷口,涂抹了藥水。
  少婦不是別人,正是銀州電視臺新聞頻道的當家花旦,美女主持人謝雨馨。那天晚上方志誠心血來潮給謝雨馨發了一條短信,隨后謝雨馨在節目過后給方志誠回了個電話。兩人聊了足有四五十分鐘,最終謝雨馨突發奇想,決定周末休假來東臺縣玩玩。
  別人主動來探望自己,方志誠自然不能拒人千里之外,周五一下班,便趕到東臺縣汽車站來接謝雨馨。
  謝雨馨坐在捷達車的后排,將樂樂摟在懷里,不時地抬眼看看方志誠,若是從樂樂的角度出發,自己嫁給方志誠倒是不錯的選擇,可惜方志誠太過年輕了,一方面自己打不開心結,另一方面方志誠怕也是會嫌棄自己年齡太大了吧。
  其實,謝雨馨并不知道,對于男人而言,喜歡一個女人真心無關年齡,尤其是像謝雨馨外表漂亮,內涵有極好的女人。
  方志誠透過后視鏡看了一眼,發現謝雨馨正在偷偷地瞄自己,故意嘴角咧嘴一笑,謝雨馨知道自己偷看方志誠被發現了,心尖感覺被麻了一下,連忙收回眼神,佯作俯身與樂樂說悄悄話去了。
  方志誠搞不清楚這高傲的女人在想些什么,徑直將兩人送到招待所,然后將行李放入早就預定好的房間。
  “我就住在隔壁,你們房間里的被子和枕頭都是我的,所以不要擔心衛生。”方志誠把行李擺在角落里,淡淡道。
  “你還挺自信的嘛,為什么覺得自己的東西會比賓館里的東西干凈一些?”謝雨馨不知想到什么,臉色一紅,鬼使神差地回了句挺曖昧的話。
  方志誠苦笑道:“因為有潔癖,這個理由足夠嗎?”
  謝雨馨聳聳肩,嘀咕道:“男人都是臭的,再潔癖,也臭。”
  方志誠被嚴重打擊,兩眼一翻差點憋氣過去,怒道:“若是你嫌棄的話,那我現在便收回去,等會讓前臺給你送被子枕頭。”
  謝雨馨走過去拍拍方志誠的肩膀,笑嘻嘻地說道:“算了吧,我怕麻煩,臭就臭,反正就住一夜而已。”
  方志誠嘆了一聲,知道謝雨馨是故意刺激自己,也就不與她一般見識了。
  將東西收拾完畢,謝雨馨瞄了一眼方志誠,神色有點不太對勁地說道:“東西都差不多了,我與樂樂休息一會兒,要不你先回房間,我等會打電話喊你?”
  樂樂卻是從床上跳了下來,拽住方志誠,柔聲請求道:“叔叔,你別回房間了,在這里陪樂樂玩呢。”
  謝雨馨白了一眼樂樂,低聲道:“樂樂聽話哦……”
  方志誠見謝雨馨送客,無奈地撓撓頭,苦笑道:“樂樂,我回去一下呢,等會便來跟你玩呢。”
  方志誠走到門邊,正準備帶上門,卻從縫隙里見謝雨馨轉身去包里粉色小挎包內翻騰,頓時恍然大悟,意識到謝雨馨怕是一路行來,小腹微脹,需要小解,雖說衛生間有門也隔音,但自己在內,怕是也覺得不方便,所以才隨便找了個理由,將自己支走。
  人有三急,美女也是人。
  方志誠掩口笑了笑,隨后大踏步地回到自己的房間。過了約莫一個多小時,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傳來樂樂略顯奶氣的聲音,他洗了一把臉,在樓下與謝雨馨會合。謝雨馨換了一身紅色的呢絨大衣,下半身穿著一條銀色的打底褲,踩著一雙十公分的高跟鞋,拉著樂樂,一副火辣少婦的形象,惹得方志誠不禁多看了幾眼。
  等方志誠牽著樂樂上了車,服務員小瑤站在服務臺前神色微微有些變化,旁邊的同事伸手拱了拱她,笑嘻嘻地說道:“怎么?見到白馬王子心有所屬,感覺心痛了?”
  小瑤鼓起腮幫子,等了一眼同事,嘀咕道:“胡說什么呢!”
  那同事笑道:“別裝了,你這幾天沒事就往樓上跑,笨蛋才不知道,你對新來的方局長有意思呢!不過,我提醒你,方局長這種官,我也見過不少,雖然級別不高,但女人卻不少,你啊,還是不要奢想了。”
  小瑤甩了甩手,不搭理那同事,離開服務臺,心中又羞又惱,她最近晚上總是想起方志誠的模樣,知道自己怕是愛上了方志誠,也期待能與方志誠有所發展,不過無情地現實打破了她的幻想,走在方志誠身邊的那個俏麗少婦實在太光芒四射了,雖然墨鏡遮住了她大半張臉,但依稀能瞧出傾國傾城之貌。
  小瑤一向認為自己也算是個美女,不過與那少婦對比,倒似成了一村姑,心中難免升起自卑之意。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