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188 男兒有淚不輕彈

女人分為許多性格,比如趙清雅的百變,秦玉茗的溫暖,謝雨馨的高傲,陸婉瑜的乖巧,葉輕柔的嬌蠻,佟思晴的風情……而戚蕓給人一種冷若冰山的感覺,由內而外,散發著淡淡的寒意,令人極難靠近。
  不過作為自己以后的頂頭上司,聰慧的小方同志還是潛意識地想要接近這位冰冷的上司,人熟好辦事,以后若是有什么特殊情況,戚蕓只要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開一點快捷通道,小方同志也少了許多麻煩。
  官大一級壓死人,戚蕓是主管招商局的縣長,簡單的一份材料批不批,便有可能影響方志誠工作能否正常開展。方志誠暗自慶幸,幸虧自己也算對戚蕓有恩,想必以后在她手下,應該能輕松點,總不至于被穿小鞋。
  “戚縣長,吃過晚飯了沒有?”方志誠感覺氛圍有些尷尬,主動問道。
  戚蕓搖了搖頭,笑道:“我一般晚上不吃飯,減肥。”
  方志誠苦笑道:“你白天工作壓力這么大,晚上還不吃晚飯,這可不是減肥,而是慢性自殺呢。”
  戚蕓微微一愣,淡淡道:“沒那么嚴重,現在很多地方一天都只吃兩頓飯。”
  方志誠這時突然踩了一腳剎車,戚蕓嚇了一跳,連忙抓住安全帶,滿臉詫異*地望向方志誠。方志誠轉過身,在后排拿了皮包,從里面掏出錢夾,笑道:“我下去買點東西,你等我片刻。”
  戚蕓搖開車窗,朝方志誠奔行的方向望去,只見他走進了一個麻餅點,然后跟老板要了五六個,然后笑嘻嘻地回到車上,遞到了戚蕓的手上,“戚縣長,麻餅這是東臺的特產,我一直想試試,要不今天你陪我吃吧。”
  戚蕓推了推,淡淡道:“我不大愛吃這個呢。”
  方志誠取出一個麻餅,掰成兩瓣,然后遞給戚蕓一瓣,戚蕓臉上露出無奈之色,然后小心翼翼地取了一片放入口中,原本干冷的表情有了些微變化,淡淡道:“味道還不錯。”
  方志誠咬了一口,含糊不清地說道:“戚縣長,一看就知道你沒有吃過麻餅……”
  戚蕓點點頭,尷尬地說道:“我不太愛吃面食,不過這麻餅味道的確不錯,外脆內軟,滋味純正。”
  方志誠微笑道:“其實不是麻餅好吃,而是你肚子餓了。”
  戚蕓面色一紅,白了方志誠一眼,微微回味方志誠的用意之后,清淺地笑道:“你說得也有道理。”
  雖然與方志誠只是簡單地交流了幾句,但方志誠思考問題的角度,給戚蕓留下深刻的印象——這是一個思維很活躍的年輕人。
  不知不覺,戚蕓吃掉了那瓣麻餅,方志誠騰出手,從袋子里又摸了一個給戚蕓,這次戚蕓沒有拒絕。戚蕓的嘴巴很小巧,一口下去只能咬下小塊,吃起來也很慢,方志誠偷偷地瞄了幾眼,暗忖觀察自己女上司吃東西,挺有味道。
  下車之后,兩人一前一后上樓,然后在走廊里分手。戚蕓沒有對方志誠今天的捎帶感謝,自顧自地往自己門口去了。方志誠微微有點失望,感覺自己馬屁拍到了馬腿上。
  回到臥室之后,方志誠先打開電視機,調至銀州電視臺新聞頻道,然后放水準備洗澡。正在這時,門鈴突然響了起來,方志誠走過去打開門,只見戚蕓站在門邊,手上提著一個塑料袋遞了過來,低聲道:“這里有些水果,若是不盡快吃了,那就浪費了。”
  方志誠接了袋子,不經意碰到了戚蕓的指尖,戚蕓明顯抖了抖身體,然后轉身往自己的房間去了。
  回到房間之后,戚蕓對自己今天的舉動感到有些詫異,雖說她的性格冰冷,也不擅長與人交際,但畢竟在官場上混跡多年,表面功夫上還是能做到謙和穩重。不過,與方志誠接觸的過程中,戚蕓始終覺得有股說不出的滋味,仿佛方志誠突然猜到自己幽閉內心的禁地,讓她感到十分排斥與抵觸。
  方志誠不像是戚蕓的屬下,而像是一個貿然闖入戚蕓生活中的小賊,戚蕓在防范他,所以越發顯得性格陰冷。
  戚蕓用手掌輕柔地拍了拍面頰,低聲嘆了一口氣,自言自語地嘀咕道:“以后還是得離他遠一點。否則,夾雜著情感開展工作,很難把事情做好。”
  戚蕓認為,自己是一個公私分明的人,絕不會因為方志誠救過自己一次,同時還請自己吃了東臺麻餅,便會對方志誠手下留情,放水開后門。
  方志誠洗完澡之后,新聞頻道正好播放謝雨馨的節目。謝雨馨穿著一套白色的小西裝,梳著高雅而迷人的發髻,五官精致端正,美眸流轉中散發著迷人的氣息,肉色絲襪緊緊地包裹著纖細的**,她嘴角帶著微笑,談吐清晰,言辭溫軟,正在與嘉賓討論著今年的經濟形勢。
  謝雨馨的這檔直播節目已經成為新聞頻道的品牌欄目,每天安排在《銀州新聞》的后面,吸引了大量的人關注。
  方志誠掏出手機,給謝雨馨發了一條短信過去,“今晚衣服很搭你的皮膚,那個經濟專家被你追得疲于應付,下次應該找一個重量級的人物來,否則壓不住你的氣場。”
  發完短信之后,方志誠取出相機,然后翻開今晚的杰作,然后取出內存卡,將優選的幾張照片導入自己的筆記本電腦之中。用照片記錄生活,這已成為方志誠的一大愛好。當然,這些照片之中,多以美女組成。
  雖說現在互聯網上想要找到美女的照片,只要輸入關鍵詞即可,但方志誠認為還是自己親手拍下,富有生活氣息的美女照片,才能詮釋真正的美麗。
  不知不覺翻到了葉輕柔的照片,方志誠忍不住嘆了一口氣,有些人會隨著時間的流逝,印象慢慢變淡,但有些人不知為何隨著時間流轉,回憶中的倩影越來越深刻。
  葉輕柔在他腦海中的印象,從一開始的小太妹,轉變到后來的嬌氣刁蠻的富家千金,再到最后古靈精怪的天才少女。
  方志誠嘴角情不自禁地露出微笑,將葉輕柔的照片放大了很多倍,突然發現了一些細節,低聲壞笑道:“小女孩變化很大啊,飛機場變成小土丘了。”
  第二天十點左右,東臺縣委書記錢德琛接到來自市委書記辦公室的電話。錢德琛很是詫異,因為宋文迪親自給下面人打電話的次數極少,除非遇到重大問題,才會如此直接。
  “宋書記,請問什么事要吩咐?”錢德琛把自己位置放得很低,經過去年上任后的一系列手段,宋文迪已經獲得銀州的主導權,尤其對人事方面極為強勢。盡管自己受到市長張國鑫的關照,但若似乎得罪了宋文迪,那也不是什么好事。
  宋文迪手中拿著一份材料,抬了抬黑框眼鏡,沉聲道:“老錢,東臺縣現在招商引資工作的方向有很大的問題啊。”
  “什么問題?”錢德琛微微一怔,旋即很快反應過來,意識到宋文迪定是收到了什么不好的信息,莫非是方志誠打小報告了?
  “東臺縣怎么能將青田紙業納入A級招商引資的梯隊呢?紙業雖然利潤很大,稅收也多,但不符合現如今我市招商引資的范疇,屬于高污染的領域,一旦引入將會嚴重破壞生態環境。”宋文迪放下手中的那份材料,繼續說道,“還有其他例如冶金、鋼鐵等企業,都不應納入東臺縣的招商規劃之中,我現在手上有一份材料,評估了現在東臺縣的招商趨勢,若是按照這種態勢走下去,無法與國家可持續發展戰略吻合,反而會誤入歧途。等會,我便將這份材料發給你,還請你們班子成員上上下下,好好研究一番。”
  等宋文迪掛斷電話,錢德琛憤怒地用拳頭砸了一下辦公桌面,暗忖這方志誠也太囂張了一點。竟然越級跟宋文迪反應東臺縣現在的招商情況,同時指出現在招商的方向不夠明確,結果引來宋文迪打電話指責批評。
  這小子究竟知不知道什么是組織紀律,竟然擅自作出這種遭人忌諱的行為!
  錢德琛氣憤難消,終于意識到方志誠的作用,猶如一根魚刺卡在他的咽喉部位,讓他的所有行動,都暴露在市委書記宋文迪的眼皮之下。
  錢德琛卻沒有很好的辦法應對,因為方志誠給自己打小報告,便去找他的麻煩,拉他過來訓斥一番嗎?這未免太幼稚了一點!
  方志誠提出的建議也在情理之中,例如青田紙業這樣的企業,引入東臺縣的確會影響環境,導致污染。
  但方志誠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現在東臺縣招商引資陷入困境,如今開始挑三揀四的話,如何才能實現突破。引入一些重污染企業,雖說對環境有所影響,但畢竟在稅收上還是有些保證的。
  錢德琛拿起鋼筆在白紙上,重重地寫下“方志誠”三字,然后用筆尖在名字上點了又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