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2)      完本感言(01-22)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2)     

步步高升187 美女也有三急時

方志誠回到招商局所在的大樓,見郭鶴在自己辦公室門口閃了一下,冷笑了一聲。
  不叫的狗最喜歡咬人,郭鶴行事很低調,但這種人卻是異常可怕,需要小心注意才是。方志誠用鑰匙打開辦公室的門,感覺到一陣寒風從右側吹來,忍不住側身望去,只見走廊過道靠近天花板的位置,一扇窗戶玻璃碎了,露出一個大口子,角落里玻璃渣碎了一地。
  方志誠暗嘆辦公地點還真是一個爛地方,遲早得將招商局給搬出去。進了辦公室之后,方志誠給李卉打了個電話,說了此事,十分鐘之后,綜合處便喊了師傅過來,踩著三角梯,換了一塊新的玻璃。
  李卉臉上滿是歉意,道:“方局,不好意思啊,窗戶玻璃壞了,我竟然沒發現。”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條件艱苦,與你無關。不過,還是要注意辦公室的環境,畢竟這是工作的地方,環境好壞,足夠影響每個工作人員的心理狀態。”
  李卉面無表情,不過內心卻是暗驚自己這個上司的心細如發。
  注重細節,可以說是秘書的職業病,不過方志誠對細節的關注,已經達到了人神共憤的程度。他雖然不是處女座,但屬于非常典型的處女座性格,比如潔癖、強迫癥等等。當初宋文迪也曾經對方志誠的“挑剔”感到不可思議,畢竟人能將細節處理到完美的程度,需要一種常人所不及的敏感與細膩。
  李卉打量著方志誠纖塵不染的辦公室,輕聲問道:“下一步咱們局里的工作方向是什么?”
  方志誠指了指辦公桌另一面的木制椅子,道:“坐下,我正好想跟你商量一下。”
  李卉點點頭,將筆記本平鋪,放在手邊,同時擰開筆蓋,準備記錄。
  方志誠摸了摸下巴,輕聲道:“不出意料,下周一縣委辦便會下達‘全民招商’的動員令,咱們現在要做好亮點準備,第一將現有的意向投資企業梳理一遍,將鋼鐵、化工、水泥、重金屬、造紙給篩選出來;第二做好獎勵政策的更新,以前的獎勵政策現在已經無法適應市場的需求,要提升獎勵額度,同時創新獎勵手段。”
  李卉點點頭,對第一個指示不解,困惑道:“為什么要篩選出這些企業?”
  方志誠揮了揮手,淡淡笑道:“我自有用處。”
  招商局雖然成立沒多久,但是資料還是很齊全,因為隨著經濟改革開放深入,每屆班子領導都對這一塊非常重視,只是缺少一股力量推動招商引資順利實施。
  臨近晚上下班的時候,李卉便拿著一份十幾頁的文檔過來,方志誠翻了翻,點點頭,笑道:“卉姐,辛苦你了。”
  李卉微微一笑,暗忖其實在一個年輕人手下做事并非壞事,一開始或許會覺得方志誠太貴年輕,但時間久了之后,李卉會被方志誠身上的沖勁與沉穩所感染,對他的心態轉為一種欣賞和保護。
  從方志誠身上看不到太多官僚作風,與他相處,更加地親切,不會讓人平生厭惡。
  方志誠將早已寫好的三頁紙放在那份表格的上面,將那份表格作為這份材料的附件材料,然后用一個大油封封好,然后打電話把王崇喊了進來。
  王崇此前被方志誠收拾過,聽說方志誠喊自己,內心難免惴惴不安。
  方志誠見王崇有些緊張,淡淡笑道:“王崇,我有件事要拜托你一下。”
  王崇點點頭,僵硬地笑道:“不知方局有什么事吩咐?”
  方志誠笑了笑,將油封遞了過去,然后埋頭又寫了一張便簽紙,說道:“你明天一早將材料送到市委書記辦公室的佟姐手上,交代這是我送過去的即可。”
  王崇微微一怔,忐忑道:“方局,我問一下……重要嗎?”
  方志誠認真地點點頭,“非常重要。”
  王崇疑惑不解,苦笑道:“為什么這么重要的事情交給我做……”
  方志誠淡淡一笑,輕聲道:“給你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
  王崇依舊一臉茫然。
  方志誠暗忖王崇雖說跟自己差不多時間點進入官場,但因為身處層次有高低,所以悟性相差不止一籌,便解釋道:“我不希望一棒子打死一個人。雖然你在辦公室打游戲,那是一次嚴重的違紀行為,但我不認為你沒有工作能力,在招商局沒有潛力可挖掘,你若是能完成好我此次交代給你的任務,這也能讓大家有所改觀。”
  王崇這才領悟了方志誠的意思,感動地說道:“方局,謝謝你,我原本以為自己在招商局肯定沒有機會了。”
  方志誠擺了擺手,淡淡道:“我們都還年輕,走了一次錯路不可怕,可怕的是就此沉淪,永遠一錯再錯下去。”
  王崇點了點頭,緊緊地捏著油封走出去。
  方志誠看著王崇的背影感慨良多,失去信心與斗志的人盡管外表年輕,但形如腐朽,希望自己這次點撥王崇重燃斗志,恢復年輕人的沖勁。
  方志誠認為,自己若是想將東臺縣招商局管理成為一個有戰斗力的團隊,光靠自己一人是不行的,自己身邊必須要有一群信得過的助手,他首先爭取了李卉,隨后也會在招商局現有的工作人員中進行挑選。
  王崇雖然玩世不恭,那是因為環境使然,周圍人在上班時間都是吊兒郎當的,他又何嘗能努力。
  方志誠暗自琢磨,不妨把王崇打造成為一個模范人物吧,用一個人的變化來引起整個招商局的風氣變化,這便是樹立典型的效果。
  管理講究收放自如,宋文迪無疑已到登峰造極的程度,方志誠耳濡目染之下,對管理也有一定的心得,如今已然開始小試牛刀。
  下班之后,鄒郁突然來門口堵門,問方志誠有沒有時間一起吃飯。方志誠委婉拒絕,沒有給鄒郁任何機會。
  鄒郁不禁郁悶無比,轉身正巧見到郭鶴關門走出。
  郭鶴瞧出幾分明堂,陰測測地笑道:“鄒大美女,原來這世界上還有你想搞,卻搞不定的男人啊。”
  鄒郁舔了舔嘴唇,笑著說道:“這樣的男人多了,比如郭局長,我不也是搞不到嗎?”
  郭鶴聳了聳肩,擺出一副正經模樣,沉聲說道:“我可沒那么幸運。能落入鄒局長法眼的,那可都是高人一等,我們啊,只是小蝦米而已,不敢奢望。”
  言畢,郭鶴甩了甩胳膊,往外走了過去。
  鄒郁看著他的背影,低聲罵道:“死太監!”
  正準備往自己辦公室行去,她發現不遠處方志誠背著一個相機包出來,然后快步往自己的那輛捷達車去了。
  “這小方局長是打算去哪兒呢?”鄒郁倚在門框上,手指點著豐潤的紅唇,皺眉思索道。
  方志誠開著捷達往東臺縣城郊區跑,一路上不停地下車,拿著葉輕柔送給他的那部相機摁動快門。
  高性能的數碼相機,在這個年頭很少見,方志誠抱著炮筒到處拍攝,難免引起不少人的駐足觀望。方志誠頓時覺得自己像個攝影藝術家,見到漂亮的女人,偶爾還厚著臉皮,擺拍兩張。
  而東臺的女人盡顯江南女子的溫婉,不過看似羞澀之中,舉手投足自有現代女性的奔放。
  方志誠拍攝這些照片,倒不是閑得發慌,他不是東臺本地人,一方面通過這個方法,更快地了解東臺,從而融入這個城市,另一方面也是想要收集一些素材,然后在撰寫招商方案時的使用。
  招商引資其實是在推薦一個城市,若是你連這個城市都不了解,又如何推薦這所城市。所謂的了解,不僅僅是那些生澀的數據,更包括地理人文,飲食風俗。生搬硬套那是沒用的,必須要將城市的文化精神吃透才行。
  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方志誠知道坐在辦公室里看資料,永遠沒有出來到處游走,來得更為有效。
  天空中出現一抹炫麗的晚霞,方志誠收拾好數碼相機,迎著晚霞往回走,路邊一個行人吸引他的注意力,卻見戚蕓緊緊地裹著風衣,低著頭往前走。若是從落寞的背影,很難看出她是一名副縣長。
  “嘟嘟……”方志誠重重地摁了兩下喇叭,戚蕓慌忙轉過身,眼神如同驚慌的小鹿,看清楚是方志誠,嘴角露出清淺的笑容,做了個手勢,暗示方志誠繼續往前走。方志誠又繼續摁了兩下,戚蕓嘆了一口氣,站在那處等了片刻,等車挺穩之后,旋即坐在了副駕駛。
  方志誠瞄了一眼戚蕓,只見她面色蒼白,越發顯得精致的臉蛋清秀可人,眉毛清淺,如同素筆勾勒,只是眸光中透著一股靈氣。從面相來看,這是一個典型的外表柔弱,內心堅強的女人。
  “天氣這么冷,快零下了,風又這么大,若是收了寒氣,可又得生病了。”方志誠擰了擰暖氣的按鈕,將風量調大一點。
  戚蕓想起上次生病的事情,淡淡笑道:“生病是人之常情,有個說法,不是生病是排毒嗎?正常人每個月要生一兩次小病,那樣才能不生大病。”
  方志誠沒好氣地笑道:“那些都是給生病之人安慰的說法,以免病人處于痛苦狀態之中,還胡思亂想,戚縣長竟然也信以為真?”
  戚蕓琢磨了一番,撥了撥耳前的劉海,疑惑道:“不是有國外研究機構的數據嗎?”
  方志誠嘆道:“數據有時候是專門用來忽悠人的。偶爾生病理論上,可以增加免疫系統的抵抗力,但是生病也會消耗人體的能量,對部分器官造成負荷,很多大病都是因為器官機能下降導致的。”
  戚蕓覺得方志誠挺有點意思,說得也有點道理,美眸流轉,目光轉向窗外,淡淡笑道:“那我還是不要生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