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186 縣委書記的憤怒

方志誠曾經研究過孫偉銘的簡歷,90年代末期從部隊轉業,然后用十年的時間,慢慢成長為東臺縣的二把手。按照正常的邏輯,退伍軍人轉業之后,一般會被安置在較為清閑的衙門,但孫偉銘憑借自己出色的能力,用政績說話,獲得如今的地位。
  孫偉銘身高約莫一米七五左右,臉型方正,濃眉星目,舉手投足有股屬于軍人的特殊氣息,他態度看似謙和,但方志誠感覺到壓力,從孫偉銘身上竟然嗅到了危險的氣息。
  孫偉銘那雙眼睛,很是特別,有人曾經說過,殺過人的眼神與沒殺過人的眼神有著很大的區別,孫偉銘的眼神,讓人聯想起,此人應該殺過人,而且不止一個。
  孫偉銘在東臺縣擔任縣長已經有五六年,期間一直與錢德琛搭班子。錢德琛是個老江湖,孫偉銘能與其都得不分伯仲,可見其政治智慧也是不可小覷的。
  兩人相對無言地抽了半支煙,孫偉銘方才說話,淡淡笑道:“志誠同志,應該與老錢見過面了吧?”
  方志誠不知道孫偉銘這么說的用意,點頭如實道:“在瓊金的招商會上見過一面……”
  孫偉銘突然眼神一亮,沉聲道:“他似乎對你很不滿意啊。”言畢,用手指彈了彈煙灰,火紅的煙頭亮了亮,落入方志誠的眼中,很是妖冶。
  方志誠終于意識到孫偉銘為何與自己私下商談,他一方面在暗示自己對東臺縣的控制力,任何小細節都無法逃出他的法眼,另一方面是在提醒方志誠,若是想要與錢德琛打對臺,還需要跟自己站在一個陣營才是。
  孫偉銘拋出了一個誘餌,是希望方志誠識時務,跟自己站在一條線上,然后這樣才能保全方志誠不受錢德琛的打壓。
  孫偉銘站起身,取出了一個筆記本,這是他今天在書記碰頭會上做的筆錄,“錢書記在碰頭會上,對于東臺縣的招商工作,作出三點指示,第一要搞大項目,高標準、嚴要求、高質量地建設項目,在全縣上下形成大搞項目建設的濃厚氛圍;而是要把搞項目作為當前工作的重中之重,在資金、人力、激勵機制上要往項目上傾斜,真正形成全縣以招商引資、項目建設論英雄、看成績、憑能力的局面;第三是要項目責任到人,按照輕重緩急,分配到每個人,按照成敗考核,爭取年底能有較大的突破。”
  方志誠暗忖錢德琛這次在瓊金的招商會系列專題會上怕是受到了什么啟發,一回來之后,立馬利用一把手的權力,召開書記碰頭會,向縣政府施以壓力,同時將手伸入政府工作。這引起了孫偉銘的警惕,所以他才會急著將主管招商引資工作的戚蕓喊至辦公室商議,另外還與自己這個新上任的招商局長,進行細談。
  方志誠微微一笑,點頭道:“既然縣委這么重視招商工作,這對于我們招商局而言,既是壓力,更是機會。全縣若是愿意將重點資源都往招商引資上傾斜,對于我們開展招商工作是一種動力。至于錢書記對我的態度,我想這并不重要,既然是項目論英雄,屆時我會給他交上一份完美的答案。”
  孫偉銘眸光一閃,暗忖這方志誠雖然年輕,不過說話倒是底氣十足,他就這么自信,一定能夠搞好盤活東臺縣的招商引資工作嗎?
  孫偉銘將煙頭掐滅在煙灰缸內,哈哈地笑了兩聲,感嘆道:“我們東臺正缺少你這樣有闖進的年輕干部啊。還請志誠放心,盡管放開手腳去做,我會作為你最堅實的后盾。”
  方志誠見孫偉銘主動示好,頷首笑道:“謝謝孫縣長的支持。”
  孫偉銘轉身走到辦公桌前,翻出了一份文件,然后遞給方志誠,輕聲道:“這是錢書記在書記碰頭會上發給我們的一份材料,你仔細看看,若是有什么疑問,可以隨時問我。”
  方志誠接過之后,翻了兩頁,面色微變,這份材料按照A、B、、D將現有的招商意向企業分門別類,而A級企業之中,第一個名單便是青田紙業,并責令年內簽訂招商引資協議書,而跟進部門為縣招商局。
  孫偉銘見方志誠沉默不語,疑惑道:“莫非這份材料有什么問題?”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沒什么問題,這份材料能否容我復印一下,然后再把原件交給你。”
  孫偉銘笑道:“這份材料只是議論稿,后面縣委辦會正式下發通知,你無需太過心急。”
  方志誠意識到孫偉銘為了向自己示好,把常委會上的機密與自己分享,作為收買人心的籌碼,可謂手段高超。
  方志誠便將材料又遞了回去,道:“我剛才看了一下這份材料,任務還是很艱巨的……不過,招商局有足夠的信心。”
  孫偉銘拍了拍方志誠的肩膀,表情略顯輕松道:“希望盡快能看到成果。尤其是青田紙業,這是錢書記親自去引進的企業,他將這個企業交到招商局,也是希望招商局能夠盡快打開局面,為東臺的招商引資帶來好的消息。”
  方志誠偷偷瞄了一眼孫偉銘,他指出青田紙業,這是無心插柳,還是故意使然呢?
  兩人又談了一陣,方志誠見孫偉銘不經意地掃了一眼墻壁上的掛鐘,便主動告辭離開。出門在縣長辦公室,竟然碰見了鄒郁,方志誠微微一怔。鄒郁顯然也很意外,連忙起身,笑瞇瞇地與方志誠打招呼道:“方局長,我是來送材料的。”
  方志誠“嗯”了一聲,便立即離開,對鄒郁的來路也有所了解,她原來是孫縣長的人。
  廟小妖風大,池淺王八多。招商局看似簡單的一個小部門,竟然各種勢力盤根錯雜,想要梳理清楚,難度很大。另外一個副局長郭鶴,應該是縣委書記錢德琛的人。
  想及此處,方志誠不僅無奈地苦笑。
  鄒郁進了辦公室之后,孫偉銘微微一愣,沉聲問道:“你怎么過來了?我不是說過,若是沒有特殊的事情,不要來辦公室找我嗎?孔從文的事情才結束,現在風頭正緊!”
  “人家想你了嘛。”鄒郁一邊說著,一邊笑瞇瞇地走到孫偉銘的身后,探手在孫偉銘的太陽穴上揉捏了幾把。
  孫偉銘舒服地嘆了一口氣,將頭撐在鄒郁酥軟的胸部,笑道:“你這個妖精,知道我心軟。”
  鄒郁嬌笑了兩聲,俯身在孫偉銘的額頭上,親吻了一下,柔聲道:“我按照你的吩咐,卻接觸了一下方志誠,不過他遠比想象中要警惕,很難靠近。”
  孫偉銘睜開眼,淡淡道:“誰能避過你的美人計?”
  鄒郁搖頭苦笑,輕嘆道:“方志誠,的確不簡單,對我一點興趣都沒有,反而跟李卉走得很近,當真是讓人太掃興了。”
  孫偉銘坐直身體,輕輕地推開鄒郁,面色轉為陰鷙,低聲道:“方志誠的確不簡單,今天與他交談片刻,盡管我多方暗示,但他始終保持著一種距離,不愿意向我投誠,他畢竟曾經是市委書記的大秘,心氣很好,想要馴服這匹野馬,還是極有難度的。”
  鄒郁哦了一聲,坐在孫偉銘的大腿上,笑意嫣嫣地問道:“莫非孫縣長泄氣了?這可不像你霸道的性格哩。”
  孫偉銘一手探入鄒郁的衣服內,揉摸了一陣,詭異*地笑了笑,道:“我在北疆當兵,那邊道路不暢,所以很多時候還需要靠養馬來代步。養馬首先要馴馬,馬的性子越烈約好,但馴服起來難度也就越大。不過,一旦馴服了野馬,那在戰場上往往事半功倍。”
  鄒郁拍了拍孫偉銘探入幽潭的手,卻沒能拍掉,古怪地嘆道:“壞死了,你罵誰是馬呢?”
  孫偉銘另一只手點了點鄒郁的鼻子,笑道:“你也是馬,不過不是烈馬,只能算是一匹觀賞馬。要讓方志誠心服,首先要借錢書記之手,將他的野性磨平了,然后我在關鍵時刻再出手,這樣便能輕易地讓他成為我的人。”
  鄒郁搖搖頭,輕吟了一聲,道:“別說那些高深莫測的話了,我被你都快玩死了。”
  孫偉銘哈哈大笑一聲,手一翻將鄒郁壓倒辦公桌上,鄒郁嬌呼一聲,一雙桃花眼,迷離而風情萬種,她雙手背著難受,往外舒展在桌面上微微一掃,打得紙片嘩嘩地亂飛……
  二十分鐘之后,鄒郁雙腿發軟地坐在沙發上,嫵媚地乜了一眼已經穿戴整齊的孫偉銘,低聲抱怨道:“真是壞透了,剛才弄得人家那么大聲。”
  孫偉銘抽著煙,笑道:“放心吧,我當過偵察兵,又在國安做過,我這縣長辦公室比五星級酒店還安全。”
  鄒郁重新盤起散亂地頭發,微微一笑,欲言又止,欲止又言,道:“我老公那個工程,能否通融一下。”
  孫偉銘吐了一個煙圈,目光深邃,陰測測地笑道:“晚上回家,他就能收到好消息。老陳的運氣不錯,竟然有你這么個賢內助,不發財那就見鬼了。”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