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185 街頭邂逅冷上司

“這個女孩有點眼熟!”方志誠指著其中一張照片,依稀在齊氏集團的招商專題會上見過。
  趙清雅顯然有點意外,笑道:“沒想到你眼睛還挺厲害,她就是這次能拿到齊氏集團投資的關鍵所在。”
  方志誠忍不住凝眉去看女孩的簡歷,齊氏集團董事長齊云帆的長孫女,齊豫,英文名Shelley,今年22歲,哈佛大學商學院畢業。他拍了拍腦門,終于想起在哪里見過,嘆道:“那天一直坐在我旁邊的小姑娘,沒想到她還真是真人不露相。”
  后來的小型洽談會上,齊豫一直坐在方志誠的身側,方志誠見她年紀輕,也就沒有過分關注。
  趙清雅指著齊豫的簡歷,解釋道:“她是齊氏集團順位繼承人,未來齊氏集團的核心產業都圍繞她展開。這是她從美利堅回來之后,第一次接觸的投資項目,所以看似郭培華站在幕前,其實齊豫如何選擇,才是關鍵所在。”
  齊豫以齊氏集團總裁助理的身份參與本次淮南省的專題招商會,將自己隱藏得很深,一方面是集團在保護齊豫,不希望將繼承人在眾人視野中公開,以免揠苗助長,另一方面也希望齊豫從更客觀的角度出發,來思考在大陸布局的方向。
  若非趙清雅指明,恐怕整個淮南都被齊氏集團的煙霧彈給混淆了,以為關鍵點在郭培華身上。
  現如今大陸市場已經成為香都各大家族企業重點搶灘的關鍵所在,而齊氏集團也希望通過這一步重要棋子,能夠為第三代繼承人的交接,提供重要的資本。
  “這小姑娘長得還挺不錯!”方志誠回憶著那天相鄰而坐的場景,暗忖這照片卻是不及真人漂亮。
  趙清雅沒好氣地挖苦道:“你就光顧著去瞧人家好看不好看了。”
  方志誠撓撓頭,低聲笑道:“男人嘛,評判女人的第一反應便是從外表。”
  “膚淺……”趙清雅撇嘴不悅道。
  方志誠嘿嘿笑了兩聲,道:“女人不也一樣,莫非第一眼便能瞧出男人肚子里有多少貨?還不是先以貌取人?”
  趙清雅擺了擺手,不愿意跟方志誠繼續斗嘴,繼續埋頭吃早飯。
  早飯結束之后,方志誠與趙清雅分別,獨自來到專題招商現場。剛進門,便見不遠處李卉站起身向自己招手,方志誠笑瞇瞇地走過去,然后從包里取出一瓶礦泉水遞了過去。
  李卉的確有些口渴,擰開瓶蓋喝了一口,低聲道:“剛才有兩個企業作過介紹,項目額度都不小,均超過億元。看來這次省政府是花費了大量精力,咱們沒白跑這一趟。”
  方志誠笑了笑,搖頭道:“你錯了。”
  “哦?”李卉自然不知錯在哪里,臉上露出疑惑之色。
  方志誠沉聲道:“其他項目都是配襯,極有可能是省政府這邊造出來的聲勢,用來配合齊氏集團這次進入淮南的一種手段。這些項目絕大多數都是早已談判好的,現在擺出來展示一番,其實內部投資協議早就已經簽好了。”
  李卉點點頭,暗忖方志誠觀察力和判斷力果斷犀利,笑道:“我竟差點被騙了。”
  這種招商主題會,李卉也參加過很多次,她一時也沒想到其中也有這么多門門道道。反觀方志誠剛擔任招商局局長,但卻是老謀深算,鞭辟入里,一句話便指出了各種玄虛。
  散會之后,方志誠被一個身影吸引住,囑咐李卉先走,在外面等自己,然后跟著那個身影走了一段。會場足有上千號人,摩肩擦踵,想要走出去得好幾分鐘。突然,那個身影被撞了一下,手上捧著的文件夾跌落在地上,各種紙片飛舞,鋪灑在地面上。
  “哎呀,真是對不起!”方志誠一邊道歉,一邊矮下身子幫著對方收拾文件。
  對方扶了扶鼻梁上的黑框眼鏡,偷偷地抬頭打量著方志誠,見他臉上滿是愧疚之色,聳聳肩用很濃的南粵普通話說道,“人太多了,沒關系。”
  因為兩人收拾地上的散亂紙片,其他人都轉到另外一個出口,直到會場內的人全部走光,方志誠才幫對方撿好所有的材料,他盯著對方認真看了一陣,吸了一口氣,疑惑道:“我好像在哪里見過你。”
  對方輕拂劉海,眸光略顯茫然,笑道:“你可能認錯人了哦。”心中暗想,這個年輕男人套近乎的方法也太低劣了一點,莫非大陸男人追女孩的手段都這么庸俗不堪嗎?
  方志誠晃了晃手指,臉上露出凝重之色,突然他拍了拍腦門,恍然大悟道:“對了,昨天我們在小會議室見過,你好像是齊氏集團的代表。”
  對方原本以為方志誠在故意攀交情,經過這么一提醒,她腦海中有了些許印象,“哦哦”了兩聲,嘴角露出漂亮的弧度,道:“我記起來了。我們的確見過面。”
  見齊豫終于回憶起自己,方志誠終于暗松一口氣,因為方才這番沖突,包括撞到齊豫,打落她手中的文件,都是方志誠設下的局。一切都是為了造成一副與齊豫突然邂逅的場景。
  方志誠既然知道齊豫是這次齊氏集團的關鍵所在,自然挖空心思想要與齊豫搭上關系,進入會議現場之后,他就一直在找齊豫的身影,因為按照他對齊氏集團的了解,肯定會調查其他參加會議的企業。
  果不其然,方志誠在一個很隱蔽的角落發現了齊豫,然后在散會的時候,故意跟著齊豫,趁著人多擁擠,用手拉了齊豫的胳膊一把,以至于文件夾跌落在地,然后他在上前幫忙道歉,最后再拋出曾經見過面的懸念。一切都是如此水到渠成。
  盡管方志誠演技很高,但他還是小覷了齊氏集團第三代繼承人的戒心。齊豫從小便被教育,要提防任何人,因為她的身世決定了,身邊每個人都是帶著目的性接近她的。尤其像方志誠這種突然從天而降的男人,齊豫的提防之心更為嚴重。
  她禮貌地與方志誠點了點頭,然后不再與方志誠過多交流,隨后快步離開會場。
  方志誠本來還準備跟齊豫再說幾句話,沒想到齊豫看到自己如同看到大灰狼一般,很快便溜走了,只能郁悶地嘆了一口氣,暗自反思,莫非自己什么地方露餡了嗎?
  出了會議廳,與李卉匯合,兩人喊了出租車回到東臺駐瓊辦大樓,取了捷達車,然后返回了東臺縣。
  回到招商局之后,方志誠來了個突然襲擊,故意調查了一下辦公室的工作風氣如何。結果令方志誠很滿意,所有科室的員工都沒有作出什么過分的舉動,由此可見,方志誠上任之后的第一把火,燒得還是很到位。
  回到辦公室,椅子還沒坐熱,座機突然響了起來,縣長辦公室打來的電話,通知方志誠前往縣長孫偉銘那處參加會議。
  來到縣長辦公室,方志誠發現除了孫偉銘之外,還有一個熟悉的人,卻是自己在招待所的鄰居戚蕓。戚蕓表情很冷淡,仿佛不認識方志誠一般。孫偉銘態度很隨和,招了招手,指著沙發淡淡道:“小方,請先坐,等我批完這兩份材料。”
  方志誠掃視了一下沙發的方位,選擇在戚蕓左手邊坐下,隨后孫偉銘簽好字,笑瞇瞇地坐在正對門的方向,淡淡道:“因為前段時間出去考察,所以沒能及時歡迎方志誠同志加入我們東臺縣政府,今天呢,一方面是想跟志誠同志見個面,詳細談談以后的工作計劃,另一方面也是通報縣長工作會議的決定,安排由戚蕓同志以后主管招商局的相關工作。”
  戚蕓望著方志誠點了點頭,表示附和孫偉銘的交代。
  方志誠暗忖果然不出自己所料,政府班子大換血,戚蕓成功往上面沖了一沖,笑道:“還請戚縣長以后多關心關心招商局的發展。”
  孫偉銘擺了擺手,笑道:“戚蕓同志是我們東臺縣政府有名的巾幗女英雄,有這么個主管領導,對你們是好事,同時也是很大的壓力。”
  戚蕓表情依舊很平淡,公式化地說道:“請偉銘縣長放心,我一定會將東臺的招商工作抓上來。”
  孫偉銘點點頭,笑道:“戚縣長,你現在身上的擔子重,先出去忙吧,我還有事情與志誠同志聊一下。”
  戚蕓嗯了一聲,眼神復雜地看了一眼方志誠,她心存疑慮也是正常的,因為官場向來講究不能越級談話,孫偉銘踢開戚蕓,與方志誠單獨談話,顯然讓戚蕓感覺不太舒服。
  等戚蕓離開之后,孫偉銘站起身,從抽屜里掏出煙盒,然后遞了一根煙給方志誠,淡淡笑道:“我知道你抽煙,可不要拒絕。”孫偉銘與方志誠曾經接過幾次面,方志誠作為大秘,經常在宋文迪身邊調研視察,主要會議,也會列席參加,與下面縣區的主要領導都認識。
  不過,孫偉銘與方志誠的關系談不上熟絡,甚至連一句話都沒有交流過。
  方志誠接過了煙,從口袋里掏出打火機給孫偉銘點煙,同時琢磨著孫偉銘葫蘆里究竟賣得是什么藥。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