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184 廟很小妖風很大

趙清雅凝視著方志誠,心情復雜,與方志誠在一起的時候,她已經開始適應忘記前男友的狀態。新的情感的確可以取代舊的情感,也是治愈舊傷的良藥,但趙清雅很清楚的知道方志誠喜歡另外一個女人,個中滋味又是泛著苦澀。
  現在方志誠給她出了個難題,希望自己投資喜歡之人的項目,這讓趙清雅很難抉擇。
  趙清雅要拒絕方志誠嗎?那會不會使自己顯得很小氣?
  趙清雅沉默了足有五六分鐘,悠然地吐了一口氣,淡淡道:“投資沒有問題,但是你必須要給我一份項目可行性分析報告。沒有說服力的蒼白話語,很難打動一個久經商海的老江湖。”
  方志誠點點頭,又剝了一片橘子遞給趙清雅,趙清雅嘴角浮出彎彎的弧度,伸手接了放入口中,橘子特有的酸甜,瞬間在舌尖擴散開來。
  隨后趙清雅給方志誠放了熱水,讓他先洗澡。方志誠在浴缸里泡了半個小時左右,感覺身上的毛孔全部打開,直覺周身舒泰,突然想起與趙清雅現在的關系,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方志誠現在給趙清雅的定位,還是一位大姐姐。無論是他還是趙清雅,暫時都無法突破那層隔膜吧。
  又泡了幾分鐘,趙清雅在門外敲門,好奇道:“志誠,你怎么洗了這么久,沒睡著吧?天氣這么冷,若是水涼了,再睡著了,那可得生病的。”
  方志誠想跟趙清雅開個玩笑,便故意沒有應聲,趙清雅在門外走了兩圈,越發覺得不對勁,便繼續敲了敲門,試探道:“志誠,你沒事吧?再不說話,我可得進來了。”
  方志誠憋住笑意,依舊還是不做聲,想象著趙清雅在外面焦急不安的模樣偷樂,只聽門鎖咔擦響了兩聲,趙清雅試圖打開衛生間的門,卻是方志誠剛才洗澡的時候反鎖上了。
  方志誠伸手捧了水,在臉上抹了一把,正準備出聲,門鎖的鎖扣吧嗒一聲被彈開,只見趙清雅手里拿著鑰匙,惶然地沖進了衛生間,然后一把拉開玻璃隔間的門。
  “你不說話做什么!”趙清雅先是一愣,然后憤怒地說道。
  方志誠嚇了一跳,忙把原本翹在浴缸邊緣上的腿收到了浴缸之中,尷尬地說道:“想跟你開個玩笑的,沒想到你當真了。”
  “臭小子!”趙清雅越想越惱,自己在外面急得跳腳,他卻在里面悠然自得,暗忖一定要報復才能解心頭只恨,見手邊有瓶沐浴露,伸手撈過,向方志誠身上砸了過去。
  方志誠蜷縮在浴缸內,又不能動彈,只能乖乖地受了一記,然后拿了毛巾搭在自己的敏感位置,求饒道:“雅姐,我道歉。剛才是我錯了,水的確有點涼了。要不你先出去一下,我等下便洗好了。”
  趙清雅瞪了方志誠一眼,不經意地望到水面下陰云一團,臉色微紅,輕哼一聲,道:“趕緊結束,我都困死了,你洗完了,我得好好泡一下。”
  方志誠暗忖趙清雅也只是色厲內荏,故意調笑道:“姐,麻煩你件事。”
  “什么事?”趙清雅已經背過身。
  方志誠笑道:“要不幫我擦一下背,后面夠不著。”
  趙清雅啐了一句,罵道:“把我當成你的傭人了嗎?”她嘴上這么說,但是手卻是拿起沐浴球,朝方志誠走了過去。
  方志誠原本只是開玩笑,沒想到趙清雅真準備給自己擦背,便鼓起勇氣坐直了身體。趙清雅擼起袖子,露出半截如同玉藕的柔臂,拿起地上的沐浴露,倒了一把在沐浴球上,沾了沾水,然后在方志誠的后背上勻速地抹了起來。
  方志誠舒服地哼出聲,瞄了一眼趙清雅,只見她白皙的臉頰上騰出兩抹紅霞,越看越覺得趙清雅俊俏可人,竟然膽大地伸手握住了趙清雅的白膩的手腕。
  “做什么呢?”趙清雅瞪了方志誠一眼,漲紅臉斥道。
  方志誠縮回手,嘟囔道:“你摸了我的肌膚,若是我不摸回來,總覺得有點吃虧。”
  趙清雅被方志誠古怪的邏輯逗樂了,噗嗤笑出聲,罵道:“那你是不是覺得,等會我洗澡的時候,也得給我搓搓背,那才是理所應當的?”
  方志誠一臉真誠地點頭,鄭重道:“絕對義不容辭!”
  “做夢吧!”趙清雅將沐浴球摔在了方志誠的身上,快速轉身準備離開,“幫你擦過背了,五分鐘之內趕緊沖洗結束,這是最后的通牒。”
  方志誠見趙清雅搖曳著動人的嬌軀離開,有點暗自后悔,琢磨著若是方才一把抓住她,再使點力氣,說不定還真讓趙清雅從了……不過,方志誠連忙打消自己齷蹉的念頭,趙清雅的過背摔,那可不是好惹的。
  回到床上之后,方志誠還在回味方才趙清雅揉搓自己后背的那種曼妙之感,那雙柔軟滑膩的小手,再配上沐浴球摩擦帶來的酥麻感覺,如同磁鐵一般,將他全身的血液全部燃燒起來。
  方志誠側耳聽著動靜,發現外面發出嘩啦一聲,頓時從床上坐起來,然后快走兩步,走到門口,只見趙清雅頭發用浴帽裹著,穿著一件白色絲綢睡袍走了出來。因為剛剛洗完澡的緣故,光潔的額頭上還冒著水珠,精巧秀挺的鼻梁上,不滿了零星的玉珠,分不清是汗水還是沒有拭盡的浴水。
  方志誠目光灼灼,在趙清雅的身上游走一番,輕聲道:“雅姐,有沒有厚點的被子?”
  “冷嗎?”趙清雅疑惑道,“要不,你打開空調吧。”
  方志誠擺了擺手,嘆道:“開著空調睡覺,太干燥了。”
  趙清雅見方志誠嘴角露出壞笑,美眸流轉,白了方志誠一眼,惱道:“你究竟想怎么樣。”
  方志誠低聲道:“要不我睡你的床吧?”
  “那我呢?”趙清雅沒好氣道。
  “睡我那張,或者跟我睡,也可以。”方志誠提議道。
  “你越來越欠揍了!”趙清雅揮了揮拳頭,連忙轉身往臥室去了。
  快到門邊的時候,她心急似乎崴了一下,還沒來得及方志誠關心,“吧嗒”,門便被狠狠地關上了。
  “我越來越壞了。”方志誠對自己剛才的放浪形骸也很鄙視,伸展了個腰身,在衛生間里撒了一泡尿,然后躺在床上,很快睡了過去。
  第二天清早,方志誠是被李卉的電話聲給吵醒的,結束了齊氏集團的專題招商會,接下來還有幾場專題招商會,雖說規模沒有那么大,但是還是值得去看一看。方志誠的目光重點放在齊氏集團的40億項目上,無法分心旁騖,便吩咐道:“下面的招商會,卉姐您自己看著辦吧,收集一些有用的信息,等到后期分專人跟進。”
  李卉點點頭,醞釀許久,方問道:“方局,你昨晚是不是沒回來睡?”
  方志誠微微一怔,淡淡笑道:“看來卉姐昨晚幫我守了一夜的門啊,連我回沒回房間,都一清二楚。”
  李卉有點窘迫,尷尬笑道:“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還是得注意點生活作風,尤其在駐瓊辦的眼皮底下,很容易生出口舌是非。”
  方志誠嗯了一聲,道:“謝謝你的提醒。”
  李卉提醒得很及時,昨晚方志誠夜不歸宿,有點不妥當,落在駐瓊辦某些人的口中,很有可能會被誤傳為生活作風不正,這在基層的話,可以一個硬傷。
  李卉能說出這么一句話,可見其對自己掏心掏肺了,方志誠暗想,昨晚不惜得罪錢德琛,幫助李卉解圍,倒是沒有做錯,李卉還是一個知恩圖報,有良心的女人。
  在床上又躺了片刻,外面有動靜之后,方志誠便爬起床,卻見趙清雅在廚房里準備早餐,然后進衛生間漱口洗臉,出來之后,發現餐桌上已經放好了早餐。方志誠見趙清雅雙眼浮腫,關心道:“昨晚沒睡好?”
  “不用你管!”趙清雅哼了一聲,給方志誠倒了一杯牛奶,白了方志誠一眼。
  過了片刻之后,趙清雅問道:“與齊氏集團接觸得如何了?”昨天方志誠與趙清雅提過此行來瓊金的目的,趙清雅一直放在心上。
  方志誠攤開手,苦笑道:“競爭對手太多,想要沖出重圍,沒有把握呢。”
  趙清雅笑了笑,低聲道:“那你得要抓住要害才行。”
  方志誠見趙清雅話中有話,疑惑道:“什么才是齊氏集團的要害?”
  趙清雅站起身,從皮包內取出一份文件夾,然后遞到方志誠的手中,淡淡道:“要害是,分清主次關系,決定權在誰的手中。”
  方志誠放下手中的三明治,取過文件夾,從里面抽出材料,還是不能理解,嘆道:“沒想到你們對齊氏集團調查了這么多,連人家祖宗八代的底細都翻出來了。”
  趙清雅沒好氣道:“商場如戰場,情報第一。齊氏集團進入淮南,會成為我們的最大敵人,若是不能做好未雨綢繆,豈不是要輸得一敗涂地?”
  方志誠托著下巴,淡淡道:“其實你們完全可以實現共贏嘛。”齊氏集團和趙家的宏達集團,在很多投資方面,是一致的。宏達集團有地域優勢,而齊氏集團財大氣粗,若是雙方面合作,遠比競爭要劃算。
  趙清雅苦笑道:“齊氏集團所站的層次不一樣,我們想與他們合作,但是那也得看,他們愿意不愿意帶著我們玩。”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