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182 齊氏集團的要害

“李卉,青田紙業的竇總在隔壁指名要你過去喝一杯酒,錢書記也在,你不會不愿意吧?”羅輝湊到李卉的耳邊說道,并不屑地看了眼方志誠。方志誠可以不買錢書記的賬,但李卉還是要給點面子,畢竟李卉是東臺縣的人。
  李卉面色猶豫,見方志誠眼中流露出關切之意,琢磨著如果繼續僵下去,只會讓情況惡化,便擠出笑容,道:“那我就陪羅主任去一趟,片刻便回來。”
  見李卉妥協,方志誠也就只能從門口讓開了一個身位,羅輝笑了笑,充滿勝利之色,暗忖李卉還算是識抬舉。
  來到走廊上,羅輝低聲囑咐道:“青田紙業準備在東臺建造一個大型的工廠,如果能拿下這個項目,能帶來三千人的就業,每年納稅也會超過千萬,你之前與竇總接觸過,他對你印象很深,希望你好好把握機會,爭取一次性拿下他。”
  李卉剛才在包廂內沒有聽清楚,現在從記憶中調出了竇總的資料,這是一個挺道貌岸然的家伙,外表看上去一本正經,其實內心悶騷無比,自己與他接觸過一次,當天晚上竇總便給自己偷偷地發短信,甚至還讓自己丈夫發現了。
  而且在隨后的時間里,竇總還多次暗示李卉,若是能陪她睡一晚上,在東臺縣投資還可以細談。李卉本能有些反感竇總,便故意冷落竇總,時間大約過了有半年,沒想到還能遇上。
  青田紙業是全國數一數二的龍頭企業,近兩天發展速度尤其快,所以也在各地物色工廠,加大產出量。投資消息一開始是由駐瓊辦這邊接觸到的,所以羅輝一直在培養與竇總的關系,今日錢德琛在瓊金,他便趁機將竇總給請了出來。
  竇總中途在走廊接聽電話,湊巧見到了從衛生間回到包廂的李卉,便跟羅輝提起。羅輝是何等聰明伶俐之人,品出竇總對李卉有意思,便自告奮勇來到隔壁,將李卉給拉了過去。
  竇總見到李卉,嘴角露出一絲弧度。玩了這么多年,竇總也接觸過不少人妻,李卉算不上漂亮,但骨子里那種欲拒還迎的味道,讓他情不自禁,盡管這么長時間沒上鉤,但竇總一直忘不了李卉,心中捉摸著,若是今晚可能的話,一定要拿下她。
  “竇總,李卉我幫你請過來了,要不你們倆合唱一首?”羅輝在竇總和錢德琛的面前,立馬換成另外一人,點頭哈腰,畢恭畢敬。
  竇總笑了笑,擺手謙虛道:“我不太會唱歌啊,要不還是李卉獨唱吧,我欣賞便好了。”說完一雙眼睛在李卉的身上上下游走,數月不見,李卉清瘦了些許,俏臉更顯得精致,眼角流露出來的風情更是動人,竇總不禁想著,若是這樣的尤物躺在身下,那是何等愉快。
  李卉對竇總色瞇瞇的眼神,內心十分反感,不過還是把場面上的功夫還是做足了,嘴角噙笑道:“那就為竇總、錢書記唱一首《輕輕的告訴你》吧。”
  楊鈺瑩的《輕輕的告訴你》是李卉的代表作,人的嗓音和說話時不一樣,平常李卉說話是那種帶著磁性的,但唱起歌來,卻是泛著甜味。一首歌唱完,竇總感覺骨頭都酥了。
  錢德琛瞧出了些許名堂,笑道:“李卉,沒想到你唱歌這么好聽,再唱一首吧。”
  李卉笑著委婉拒絕道:“錢書記,我隔壁還有朋友在,要不下次有機會再唱吧。我給你和竇總敬一杯酒,表達歉意,如何?”
  錢德琛不高興了,輕哼了一聲,羅輝連忙擺下臉,沉聲道:“隔壁不就是小方他們嘛,今天你就跟著我吧,晚點我再幫你打招呼,若是我的面子不夠大,相信錢書記也會愿意出面幫你說話的。”
  錢德琛不悅道:“隔壁是什么人?若只是朋友聚會的話,暫時放在一邊,今晚算你加班,一定要陪好竇總,”
  縣委書記都這么吩咐了,李卉也就沒有退路,只能乖乖地坐在竇總的身側。李卉暗自嘆了一口氣,琢磨今晚怕是出不去了,她對這種場合還是很熟悉,知道怎么對付竇總,便舉杯給竇總敬了幾杯。
  竇總越看李卉心中越喜歡,手上便有些不干凈起來,李卉見竇總不老實,便起身去點歌,沒想到竇總也湊過去,選了一首《纖夫的愛》,李卉只能苦笑,陪著竇總唱了一曲。
  竇總興高采烈,李卉苦不堪言。
  羅輝趁熱打鐵,笑道:“竇總,要不咱們去外面的舞池跳舞吧?”
  竇總飲了一口洋酒,點頭笑道:“我舞技不行啊,不知李局長能不能帶我跳?”
  羅輝笑道:“這就是你有所不知了,李局長的舞技在咱們東臺縣,那可是技壓群雄。”
  竇總放下酒杯,站起身笑道:“那就請李局長不吝指導了。”
  進了舞池,竇總剛摟住李卉的腰肢,便開始不老實了。李卉清咳了一聲,道:“竇總,手不要亂放呢。”
  竇總湊到李卉的耳邊,曖昧地說道:“沒想到李局長的身體這么敏感,我這手還沒按下去呢,你身體就癢了。”
  李卉皺起眉頭,感覺汗毛孔都豎了起來,暗想等到這首曲子結束,絕對不會跟竇總繼續跳下去。不過,竇總膽子很大,一雙手從腰部滑到了臀部,手指輕輕地搓揉,弄得李卉極不舒服,而竇總自我感覺良好,下半身有意無意地與李卉腹部碰撞,令李卉越來越感到惡心。
  “哎喲!”竇總腳背傳來一陣劇痛,發出一聲驚呼,因為李卉竟然突然踩了竇總一腳。
  “哎呀,對不起!”李卉連忙趁機退了兩步,歉意地說道,“剛才失腳踩了你。”
  竇總哪里不知道李卉是故意的,保持風度,擺了擺手,忍痛笑道:“沒事,我們繼續來。”
  李卉冷笑一聲,暗忖竇總你若是還不老實,等會還得更狠地招呼你。
  竇總果然接下去,沒有再做小動作,兩人跳完一首曲之后,便重新回到了包廂。進了包廂之后,竇總湊到羅輝的耳邊,低聲說了幾句,羅輝微微一怔,旋即點了點頭,然后走到李卉身邊,沉聲道:“竇總想約你現在去兜兜風,千萬不要拒絕,只要你陪他今晚,青田紙業項目便算定下了。你放心,這個項目絕對算到你頭上……”
  李卉冷冷地看了一眼,譏諷道:“是我賣身,怎么算也算不到你頭上。”
  羅輝被李卉頂了一句,繼續威逼利誘道:“你在招商圈子混了這么多年,什么時候變成貞潔烈女了?女人張一次腿很值錢,張兩次腿那就得掉價,虧得竇總這么欣賞你,你就不要再高高在上擺臭架子了。若是你真拿下青田紙業,保不準錢書記將你從副職扶正了。”
  李卉面色陰晴不定,她不是那種隨便的人,但現如今也拿不定注意,不知該如何是好。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為了得到一些,必然要失去一些,李卉失去過很多,甚至已然麻木,但面對這次,她還是猶豫了。因為她原本已經下定決心,要洗心革面了。
  孔從文出事,對李卉的觸動很大,她知道若是按照以往的生活方式,以后絕對不會有好下場。所以她決定回歸正常人的生活,好好地對待自己的女兒還有丈夫,然而江湖水深,她再次被動搖了。
  李卉貝齒咬著紅唇,正在天人交戰。
  正在這時,方志誠帶著朱友明進了包廂。
  方志誠手里端著酒杯,笑瞇瞇地與錢德琛道:“錢書記,聽說你也在這邊,所以我過來敬你一杯酒。”
  錢德琛暗忖方志誠還有點機靈勁,便起身與方志誠碰了一杯,泯了半杯酒,笑道:“小方,沒想到你交際面挺廣,竟然能在這兒遇見你。”
  方志誠知道錢德琛暗示金錢豹夜總會是個高消費的地方,若非特殊情況,作為公務員不應該出現這里。方志誠笑道:“不瞞您說,我這是第一次來,錢書記來的次數想必也不多?”
  錢德琛尷尬地笑了笑,自然聽出方志誠的言外之意,暗諷錢德琛利用公務之便,經常來這種高檔娛樂場所。不過,方志誠說得很含蓄,他也不好勃然大怒。
  方志誠與眾人介紹了朱友明,然后跟羅輝與竇總相繼敬酒,最后看了一眼李卉,笑道:“卉姐,莫非錢書記這邊的酒好喝一些,你怎么來了,就不想走了?”
  李卉連忙站起身,默契地說道:“剛才多喝了幾杯,有點頭昏,正準備回去呢。”
  方志誠笑道:“那我們來得巧了,正好可以扶著你。”說完,他走過去托住了李卉的腰肢。
  李卉微微一怔,意識到方志誠在這個關鍵時刻救場來了,旋即佯作虛弱,演技浮夸地將身體支在了方志誠的身上。等出了包廂的門,她聽到方志誠在耳邊,輕聲說道:“卉姐,從今而后,你就是我的人了,誰也指揮不了你。”
  雖說李卉知道方志誠指的是工作上的站位,但她內心還是有些感動,從方志誠的身上能夠感受到安全感,為這樣有擔當的領導賣命,那是一種莫大的幸運。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