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5)      完本感言(01-1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5)     

步步高升181 談項目得靠交情

在方志誠眼中,李卉只是一個得力能干的助手,他還真沒有往男女之事方面去想,反而對于趙清雅,方志誠的想法越來越不單純,接觸過男女之事的美妙之后,方志誠發現自己在這方面的耐力削弱了不少,所以打量趙清雅時,目光不再單純。
  “志誠,你看我的眼神,怎么怪怪的?”趙清雅偷偷地用高跟鞋踩了方志誠一腳,瞪了他一眼后,低聲道。
  方志誠沒想到趙清雅這么狠心,縮回了自己試圖侵犯趙清雅小腿的腳尖,撇了撇嘴,嘟囔道:“哪里怪?分明某人心里有鬼。”
  趙清雅沒好氣地搖了搖頭,專心致志地撥烤蝦的殼子,卻發現方志誠推了一碟子蝦肉過來,心中一暖。旁邊的衛婕瞄了一眼朱友明,努嘴道:“你瞧瞧人家誠少多么有紳士風度!”
  朱友明咧嘴笑了笑,嘆道:“志誠的確很招女孩喜歡,要不你坐她身邊去,讓他照顧你?”
  衛婕微微一怔,眼圈有點泛紅,低下頭自己動手。
  方志誠看在眼里不多言,暗忖這朱友明怎么還沒從與王美嘉分手的陰影中走出來,這叫衛婕的姑娘不錯,怕是又得被糟蹋了。
  趙清雅見朱友明對衛婕不冷不淡,心生不快,伸手從烤盤中取了幾根肉串,遞到衛婕那邊,笑著安慰道:“小婕,女人呢,要懂得自愛與自強。”
  衛婕點點頭,嘴角勉強擠出酒窩,笑道:“謝謝雅姐。”
  朱友明見是趙清雅幫忙說話,沒有多說什么,提杯要與方志誠干杯。方志誠笑了笑,便跟朱友明連干三杯。
  啤酒喝得有點多,方志誠情不自禁多了尿意,朱友明也站了起來,帶著方志誠往衛生間行去。兩人尿了好長一泡尿,方志誠瞄了一眼朱友明,嘆氣道:“老朱,你沒必要那樣對衛婕吧。”
  朱友明微微一怔,擺了擺手,笑道:“志誠,我知道你的意思,不過女人啊,千萬不能寵著慣著,男人還是得有點尊嚴,否則的話,只會讓她們蹬鼻子上臉。”
  方志誠還準備勸說朱友明,只見他擺了擺手,往外面走,也就不再多言,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朱友明與衛婕,那是一個愿打一個愿挨,作為旁觀者,做到朋友的義務即可。
  夜宵吃到差不多十一點左右,朱友明提議要去唱歌,方志誠給趙清雅使了一個眼色,趙清雅攤開柔荑,笑道:“那今天就索性瘋狂一把吧。”
  方志誠笑問李卉:“卉姐,都說你歌唱得很好,不會不賞光吧?”
  李卉點頭笑道:“那就舍命陪君子吧。”
  朱友明笑道:“我可不是君子,不需要卉姐舍命,只要到時候唱幾首拿手的歌曲便好。”
  二十分鐘之后,五人來到瓊金很有名氣的金錢豹夜總會。金錢豹夜總會主要以日式夜總會的風格,大廳與舞廳相似,設有舞池,以媽媽為領班,舞小姐陪伴客人跳舞。而包廂分為小,中,大,總統包,是自助KTV的升級版。
  方志誠還是第一次來這種娛樂場所,暗自留意了一下,服務員都經過專業的挑選,身高在一米六五以上,年齡都在二十歲上下。朱友明給了其中一名服務員小費,不低于五百元,方志誠暗嘆了一口氣,這可不是窮人能來得起的地方。
  朱友明現在有兩家連鎖酒店,每個月的凈利潤達到十萬元,來這個地方小費,倒也不至于吃力。
  方志誠苦笑道:“老朱,你現在生活水平越來越高,我是拍馬不及啊。”
  朱友明低聲道:“其實我也是第二次過來,那次是別人買單,現在輪到我買單,還真他媽的肉疼啊。”
  方志誠聳了聳肩,笑罵道:“沒想到你是裝逼。”
  朱友明朝著趙清雅努努嘴,道:“總不能讓趙總看扁咱兄弟。”
  方志誠暗忖朱友明原來是為了給自己在趙清雅面前爭面子,所以才打腫臉充胖子,不禁無奈地笑了笑。
  朱友明雖說比起大學畢業那會,有了很大的變化,不過方志誠還是能感到,這家伙對自己還是挺仗義的。
  兩人交頭接耳之間,媽媽帶著幾個漂亮的公主進來,方志誠微微一怔,疑惑道:“你還點了公主?”
  朱友明連忙站起身,擺手道:“對不起,你們走錯房間了,我們沒有喊這個服務。”
  這時趙清雅走過來,微微一笑道:“他們沒走錯,是我點的服務。來夜總會唱歌,若是沒有公主陪,那多沒意思。”
  言畢,趙清雅伸手從皮包里取出一張會員卡遞給媽媽,笑道:“具體消費從這張卡里刷吧。”
  媽媽見是夜總會的至尊鉆石卡,臉上笑意更盛,奉承道:“若是不滿意這些公主,我可以幫你們再物色一批。”
  趙清雅擺了擺手,笑道:“挺不錯的,就她們了。”
  總共五個公主,趙清雅還真夠狠的,不僅給方志誠和朱友明安排了,還給三位女性各安排了一個。朱友明有點尷尬,與方志誠低聲道:“趙總可真厲害,她這么一弄,我感覺是熱鍋上的螞蟻了。”
  方志誠拍了拍朱友明的肩膀,沒好氣道:“誰讓你剛才吃夜宵的時候,對衛婕那么兇,現在雅姐是收拾你呢。你這家伙也是欠收拾!”
  想想也可怕,包廂內有十個人,其中八個人是女性,只有方志誠和朱友明倆男的,如此一來,那就不是花的海洋,方志誠和朱友明完全被無視,躲在角落里,默默飲酒,看著八個女人,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朱友明無奈地嘆氣道:“女人多了也是個麻煩啊。”
  方志誠喝了一口洋酒,淡淡笑道:“知道就好。”言畢,抬眼朝著中央,手持麥克的趙清雅望去。
  他還是第一次聽趙清雅唱歌,充滿磁性的嗓音宛若天籟,與她目光交匯的瞬間,其他人仿佛消失了一般。這一刻,方志誠的眼中只有趙清雅,他的嘴角忍不住浮現一抹笑意。
  一曲作罷,趙清雅將話筒遞給了李卉,然后搖著婀娜的身姿,坐在方志誠的身側,笑道:“怎么樣,還行吧?”
  方志誠比了一個大拇指,笑道:“沒想到雅姐你唱歌這么好,迷死人了。”
  趙清雅掩口笑了笑,突然掐了方志誠胳膊一把,低聲問道:“為我準備的那首歌,怎么樣了?”
  方志誠微微一怔,突然想起那天在城南舊事清吧里給趙清雅許下的承諾,笑道:“擇日不如撞日,要不就今天試試?”
  趙清雅不置可否地哼了一聲,轉身往遠處去了,方志誠瞄了一眼風情萬種的趙清雅,心臟跳動地很激烈,只能轉移注意力,灌注在李卉甜美的歌聲上。
  李卉唱歌也很好,有一種小清新的味道,屬于三十歲以上男人,都喜歡的風格。她一邊歌唱,美眸也在流轉,仿佛舞臺上的精靈一般。
  朱友明湊到方志誠身邊,贊嘆道:“你這個卉姐太有味道了,完全迷死人不償命啊。”
  方志誠伸手在朱友明的腦門上彈了一下,警告道:“不準想入非非。”
  朱友明嘿嘿笑道:“放心吧,我跟你口味不一樣,我喜歡嫩點的,你喜歡成熟有風韻的。”
  兩人正交頭接耳說話之間,門突然被推開,來人跟方志誠招了招手,笑道:“方局沒想到這么巧,我們在隔壁唱歌,剛才在走廊見到李卉,還以為看錯了呢。”
  方志誠微微一笑,沒想到在這里見到了羅輝,笑道:“幾個朋友在一起聚聚而已,羅主任要不唱一首?”
  羅輝揮了揮手,看了一眼滿屋的美女,尤其在趙清雅的身上放肆地多掃了一眼,低聲壞笑道:“沒想到你們還挺花的,點了這么多小姐……我就不唱歌了,過來是想跟你借個人。”言畢,羅輝指了指臺上的李卉,暗示要把李卉帶到隔壁唱幾首。
  方志誠心中有點不快活,李卉若是到了隔壁,必然是賠笑賣唱,心里便生起護短之意,他淡淡地笑道:“羅主任,要不我過去吧,卉姐喝了不少,我怕她過去就回不來了。”
  羅輝有點不高興,半開玩笑道:“小方,莫非你不信任我羅某?”
  方志誠眉頭微微一皺,羅輝喊自己小方,自然有用年齡與閱歷來壓自己的意思,他笑了笑,低聲道:“老羅,談不上信任不信任,我只希望你充分尊重卉姐的意愿,若是她愿意跟你過去,我不攔著。”
  羅輝見方志誠語氣如此沖,心中暗惱,便準備不再搭理方志誠,快步走到臺上,一把搶過李卉手中的話筒放到自己嘴邊,淡淡道:“不好意思,我現在有點麻煩事要請李卉幫忙,這首歌先唱一半,等辦完了我的急事,再請李卉回來為大家補上。”
  李卉措手不及,還沒反應過來,便被羅輝拉著往外走,一臉茫然地望著方志誠等人。
  方志誠與朱友明都站在門口堵著,方志誠臉色發青,他自然知道隔壁肯定有領導在,否則羅輝不可能如此賣力,但羅輝這種行為太強盜了,為了討好巴結領導,不顧李卉自己的意愿,便強行要她過去,讓方志誠極度不爽。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