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180 關鍵時刻來救場

羅輝的心思,方志誠也能想明白,東臺縣駐瓊辦的功能主要有兩個方面,第一為迎接送往,為東臺縣至瓊金辦事的人員提供落腳點,同時也為縣政府采集有效信息;第二為招商引資,為東臺縣招募大項目,吸引資金提供橋頭堡作用。
  如此一來,駐瓊辦與招商局的功能發生重合,所以駐瓊辦便將招商局視作競爭對手。
  羅輝這么多年為東臺縣引入不少千萬級的項目,并在錢書記和孫縣長當中,混得如魚得水,他又怎么會將這塊利益蛋糕分給招商局來分食?既然是競爭的雙方,所以羅輝也就沒有必要給方志誠太多好臉色,道不同不相為謀,招商局作為一個才建立不多久的部門,他還不至于放在眼里。
  方志誠有宋文迪作為靠山,那又如何?羅輝現在一門心思投在駐瓊辦的工作上,甚至原本縣委討論想將他升為政府辦公室主任,也被他婉言拒絕。山高皇帝遠,羅輝作為東臺縣的外官,與東臺及銀州官場相差太遠,他如今自由自在,沒有必要考慮宋文迪對自己的前途影響。
  令羅輝有些詫異的是,李卉這個女人對待方志誠的態度,據他所知,這是一個很難馴服的女人,當初李卉離開駐瓊辦,也是因為羅輝發現自己很難駕馭這匹胭脂烈馬。不過,李卉個人能力,羅輝還是很欣賞的,她的招商談判能力,出類拔萃,善于察言觀色,極能吸引人的好感。
  而李卉對方志誠竟然是畢恭畢敬、言聽計從,從種種細節瞧出,方志誠已經馴服了這匹胭脂馬。
  “這不是一個簡單的年輕人。”羅輝從來不會輕視對手,既然把方志誠視作對手,那么他便決定要好好研究一下他。
  摁響了錢德琛所住房間的門鈴,幾秒鐘之后,錢德琛走過來拉開了門,羅輝臉帶笑意,輕聲道:“晚飯已經預訂好了,在秦淮夜雨酒樓宴請國鑫市長,不知妥否?”
  錢德琛轉身進了房間,羅輝跟在身后,錢德琛點點頭道:“你辦事我還是很放心的,不過要注意兩個細節,第一,晚宴必須要每人配備一把勺子,注意個人衛生;第二,餐桌以素菜為主,國鑫市長不太沾葷腥。”
  羅輝看了一眼桌子上還沒有燒熱水,走過去幫錢德琛取了電熱水壺,走到衛生間,蓄滿水插好電源,輕聲道:“放心吧,錢書記。國鑫市長的飲食習慣,我一直謹記在心。”
  錢德琛滿意地點了點頭,目光凝視著電視新聞,突然問道:“小方他們今天也住在這里嗎?”
  “安排好了……”羅輝“嗯”了一聲,似是猶豫不定地說道,“老板,你覺得招商局這個部門有必要存在嗎?這么多年招商工作還不都是咱們在做?”
  錢德琛知道羅輝的心思,笑了笑道:“現在全國各地都在講究招商專業化,駐瓊辦的確在招商引資工作上表現不俗,但畢竟還有接待任務,難免有點分心,有招商局這個專業部門,也是為了更好地提升東臺縣的招商服務實力。你也不要太擔心,招商局短期內無法取代駐瓊辦的招商職能。”
  羅輝見錢德琛給自己吃了顆定心丸,輕松了些許,笑道:“唉,招商工作可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其實我也覺得,若是招商局能取代咱們駐瓊辦招商引資,對于我們而言,那也是緩解壓力,減輕工作負擔。”
  錢德琛指著羅輝笑了笑,道:“你可千萬不要想偷懶,若是東臺今年的招商任務完成不了,我第一個打你的板子。”
  羅輝撓了撓頭,尷尬地笑了笑,心中卻是得意非常。
  方志誠在房間里睡了一覺,足有兩個小時,醒來時已經到了晚上九點多,前些天沒日沒夜地忙著那份招商方案,又加上壓力太大,所以他沾床邊睡著了。在衛生間里洗了一個熱水澡之后,方志誠想起李卉怕是還沒吃飯,便打了個電話過去。
  李卉正在看電視,見是方志誠打過來的,心下沒來由一陣緊張,“方局,請問有何吩咐?”
  方志誠笑道:“卉姐,不好意思啊,剛才一下子睡過頭,連晚飯時間都過了,你要不要吃宵夜,我請你!”
  李卉有些猶豫,盡管才九點多,但與方志誠單獨出去吃飯,若是被人看見了,難免會惹出閑話,便委婉拒絕道:“方局,我最近一直在減肥,夜宵最容易長肉了,要不還是免了吧。如果你肚子餓的話,我幫你給前臺打電話叫餐?”
  方志誠腦筋一轉,知道李卉的心思,暗忖這女人倒不是很隨便,當初與孔從文在一起,怕也是情之所至使然。
  方志誠暗忖總不能勉強李卉,便笑道:“叫餐就不用了,那我自己出去走走吧。”
  方志誠換了一套衣服,給朱友明打了個電話過去,朱友明聽說方志誠在瓊金,情緒很激動,跟方志誠要了地址,主動要來接自己。方志誠掛斷朱友明的電話之后,握著手機遲疑片刻,還是撥通了趙清雅的電話,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沒有與趙清雅見面了,兩人似乎刻意保持著距離,但方志誠知道自己內心十分想見到趙清雅。
  “志誠,怎么想起來給我打電話。”趙清雅剛開完一個會,正往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來瓊金辦事,覺得還是要給雅姐請安一下。”方志誠不自然地笑了笑,旋即鼓起勇氣邀請道,“晚上有空嗎,一起吃宵夜?”
  趙清雅吁了一口氣,猶豫了十幾秒,豁然道:“好吧,要不我來接你?”
  方志誠連忙擺手道:“那不用,等會地點定下了,我給你發短信吧。”
  趙清雅點點頭,輕聲道:“那我等你的通知。”
  將手機擺放在辦公桌上,趙清雅從抽屜里取出了化妝盒,然后對著鏡子撲了點粉,又覺得口紅太過清冷,取了紙巾擦拭干凈,選擇了一款粉色的唇膏,小心翼翼地抹上。
  等待了十來分鐘之后,方志誠發來消息,將約會地點告訴趙清雅。趙清雅旋即給司機打了電話,讓他準備一下車子。關上辦公室的門,趙清雅腳步也變得輕快起來。
  李卉拒絕方志誠之后,看了幾分鐘電視,總覺得心里惶惶不安,又找不到什么原因,終于還是給方志誠撥了過去,低聲問道:“方局,你晚飯吃過了嗎?”
  方志誠見是李卉,琢磨她可能回心轉意了,笑問:“卉姐,我準備和朋友出去吃宵夜,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哦!”
  李卉聽說不是單獨與方志誠一起出去,暗自松了一口氣,微笑道:“那樣不會打擾你和朋友相聚吧?”
  方志誠擺了擺手,不以為意道:“朋友聚會,要的是熱鬧,人多才更有意思。”
  李卉笑了笑,輕聲道:“那你等我一會兒吧,我換一身衣服。”
  片刻之后,方志誠見到了穿了一身休閑風格的李卉,方志誠上下打量一番,夸獎道:“卉姐,你這身衣服很減齡呢!”
  李卉白了方志誠一眼,笑謔道:“那你覺得我平常穿衣服,很老氣?”
  方志誠舉手投降,苦笑道:“千萬不要誤解我的意思,平常卉姐給人的感覺,那是一種女強人的氣場。”
  被一個年輕男人,而且還是自己的上司夸獎,李卉的心情還是十分愉悅的。
  在門口等了一會,朱友明開著一輛皇冠轎車停在門口,并摁響了喇叭。方志誠與李卉擠上了后排,瞄了一眼副駕駛,無奈地苦笑搖頭,朱友明果然又換了女朋友了。
  朱友明指著身側的女孩,介紹道:“衛婕,我女朋友。”
  方志誠瞄了一眼李卉,笑道:“李卉,同事。”
  朱友明不懷好意地笑了笑,踩了一腳油門,五六分鐘之后,來到了美食街,選擇了一家環境還不錯的夜宵店。朱友明早已訂好了位置不錯的包廂,點好菜單之后,方志誠拿著手機傳去,未過多久,領著趙清雅進來。
  “雅姐好!”朱友明沒想到方志誠還請了這么一位貴客,他與趙清雅見過一面,知道趙清雅背后的能量。
  趙清雅優雅地與眾人寒暄,凝目瞪了方志誠一眼,方志誠有些心虛,意識到趙清雅原本沒想到有這么多人。方志誠湊到趙清雅的耳邊,低聲道:“雅姐,千萬別生氣,如果你不愿意這么多人,我現在便跟你走。”
  趙清雅美眸翻轉,白了方志誠一眼,沒好氣地柔聲道:“既來之,則安之。不過,下不為例呢。”
  其實,趙清雅并不在意方志誠同時還邀請了這么多朋友,她雖然喜歡清靜,但與自己看重的人在一起,即使喧鬧一些,那也無妨。
  李卉坐在一旁,見趙方兩人舉止親昵,不知為何有些失落,或許因為她一直對自己的氣質與外貌十分自信,但在趙清雅的面前,頓時有種自慚形穢的感覺。虧自己還誤以為方志誠貪圖自己的美色,李卉當真是越想越羞。
  在政府部門,男女之間的關系的確混亂無比,尤其是招商部門,經常接觸聲色犬馬,李卉耳濡目染接觸過很多潛規則,她原本以為方志誠也與其他男人一樣,帶著不懷好意接近自己,現在卻是誤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