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18 下首歌為我而唱

方志誠拉著謝雨馨一路奔跑,出了游樂園,謝雨馨捂著胸口,氣喘吁吁道:“跑不動了……”
  他轉過身,發現后面已經沒有人在追,訕訕笑道:“咱們不需要跑了。”
  謝雨馨蹲下身,恢復許久,呼吸才穩定下來,突然笑了起來。
  方志誠很是詫異,疑惑地問:“你怎么了?”
  謝雨馨抬起頭,精致無匹的俏臉如同旭日下的朝陽,清新迷人,她笑道:“沒什么,我只是想笑而已……”
  謝雨馨感覺很輕松,她許久沒有如此放松,自從結婚之后,一直處于壓抑的情緒之中,不過剛才那段奔跑緩釋了她的壓抑,
  “呃……”方志誠暗忖謝雨馨還真難理解,看了一下腕上的手表,“現在時間還早,咱們要不換個地方?”
  “去哪兒?”樂樂還在方志誠的懷里,聽說還去其他地方玩,很是高興。
  方志誠提議道:“要不去動物園吧?咱們去看看猩猩、猴子、老虎?”
  言畢,方志誠看了一眼謝雨馨,征求她的意見。
  謝雨馨打了一個響指,決定道:“好,既然今天出來了,那就徹底地玩個痛快。下一站,咱們去動物園吧!”
  “媽媽,萬歲!叔叔,萬歲!”樂樂落地后,歡呼雀躍,將此前遇到的不愉快之事,瞬間拋之腦后。
  不過,方志誠并不知,今天這件事鬧出了很大的一頓風波。柳園音借此此事,整肅銀州游樂園內部員工紀律,嚴謹杜絕作出任何違反紀律的事情,至于那個保安隊長老王,被調入一個很空閑的部門,提前養老了。
  下午從動物園出來,謝雨馨想請方志誠吃晚飯,不過方志誠還是拒絕了。盡管與偶像一起吃飯,一直是愿望,但方志誠總覺得不要表現得太功利。
  謝雨馨將方志誠送至小區門口,見樂樂趴在窗口依依不舍地揮手,說“叔叔,再見!”方志誠內心深處微微一縮,仿佛看到了許多年前的自己,單親家庭的環境確會改變人的一生。
  上了樓,方志誠在樓道里正巧碰見程斌。程斌見到方志誠,臉上露出笑容,搭在方志誠的肩頭,笑道:“誠少,好久沒看到你了啊。最近怎么樣?”
  方志誠沒給程斌好臉色,不悅道:“當然沒你快活,帶著小三去旅游,多快活?”
  程斌臉色微變,知道方志誠肯定從秦玉茗那里聽到了些什么,尷尬笑道:“沒辦法,當時丁廣義要殺的不止我一個,連她也不放過,我總不能見死不救吧?”
  方志誠用肩膀頂開程斌,不再搭理程斌,一邊低頭往門口走,一邊從口袋掏鑰匙。
  程斌臉皮很厚,他也知道這件事自己做的不對,方志誠為人還是夠仗義,若不是他及時給自己寄錢,當時可能要餓死在外面了,對方志誠還是挺感恩。
  “咱們兄弟感情深,不要為這點小事傷和氣嘛。”程斌湊到方志誠身邊,伸出胳膊輕輕地頂了一下方志誠的腰部,低聲道:“對了,我還有事求你呢,你嫂子走了!”
  “啊?”方志誠擰過身,滿臉怒氣地盯著程斌。
  程斌被方志誠的態度嚇了一跳,解釋道:“我也沒辦法,攔也攔不住。這次她生很大的氣,所以我求你,幫我勸勸她,如何?”
  程斌一臉真誠,他知道秦玉茗與方志誠兩人關系不錯,情如“姐弟”,有時候家里做一點好吃的,秦玉茗會主動讓程斌送一點過去給方志誠吃。起初,程斌還有點嫉妒,不過時間久了之后,他發現秦玉茗與方志誠兩人關系很正常,而方志誠對程斌也有過很多幫助,程斌對方志誠也就放下戒心。
  “我勸?好像不起什么作用!”方志誠不屑地盯著程斌笑了笑。他心里巴不得秦玉茗趕緊跟程斌離婚,早日脫離苦海,雖然嫂子到時候不一定會選擇他,但是以嫂子的條件,再選擇一人,總比風流花心的程斌要靠譜。
  程斌拍著方志誠的后背,賠笑道:“我這不是沒辦法了嘛,到處找說客。”
  方志誠終于開了門,程斌緊跟著進門,朝沙發上一倚,擺出一副“若是你不答應,我就賴在你家中的模樣”。方志誠換了一身衣服出來,見程斌從廚房里取了啤酒看電視,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道:“嫂子,現在在哪里?我去找她說說吧。”
  “哈哈……”程斌大笑兩聲,將啤酒放在茶幾上,“患難見真情,我就知道你小子夠哥們。你嫂子搬到學校宿舍住了。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
  雖然不是本意,但方志誠經不起程斌懇求,還是來到銀州大學。
  銀州大學是淮南省內一所比較有名氣的高校,隨著這幾年銀州經濟發展速度日漸加快,銀州大學就業率也在節節攀升,在全國各大綜合型高校中排名五十二名左右。
  來之前,方志誠給秦玉茗打了電話,但秦玉茗并沒有接,方志誠便摸到了蘇州大學教師宿舍區。在宿舍樓下面,方志誠又打了好幾個電話,終于秦玉茗接通了,淡淡地問道:“志誠,什么事?”
  方志誠柔聲道:“聽程哥說,你已經搬出來,我特地看看你。”
  秦玉茗委婉拒絕道:“我沒事,不必擔心,這又不是第一次……”
  方志誠沉聲道:“我在下面……”
  “啊……”秦玉茗猶豫一下,“等等,我下來找你。”
  未過多久,方志誠在樓下見到穿著睡衣的秦玉茗。秦玉茗臉色憔悴,膚色蒼白,方志誠察覺到不對,關心道:“嫂子,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秦玉茗苦笑道:“有點發燒,已經吃了退燒藥,你放心吧。”
  方志誠擺了擺手,嚴肅道:“我帶你去醫院看看吧……”
  秦玉茗搖頭,堅持道:“已經看過醫生,在醫務室里配藥,普通的感冒而已。”
  “學校醫務室能有什么靠譜的醫生?”方志誠嘆了一口氣,知道秦玉茗很固執,不再強求,又見不遠處有一個飯店,輕聲道:“嫂子,你先上去吧,等會我上樓找你。”
  秦玉茗沒有離開,站在樓下等了十幾分鐘,方志誠端著一個砂鍋過來,笑道:“讓飯店老板娘熬了一點小米粥,配上咸菜,味道應該和不錯。”
  秦玉茗眼圈微紅,嘆道:“我吃不下呢。”
  方志誠笑了笑,跟在秦玉茗身后上了樓。
  秦玉茗暗忖這方志誠對自己還真夠貼心,結婚這么多年,可沒見自己生病的時候,程斌會這么溫柔地對待自己。秦玉茗越想越感到心寒。
  讓秦玉茗喝了點粥,方志誠又幫忙收拾了一下屋子。秦玉茗突然道:“志誠,我給你介紹女朋友吧,如何?”
  “啊?”方志誠微微一怔,訕訕笑道:“我從來沒想過這事呢!”
  秦玉茗語重心長道:“你年齡也不小,現在工作也夠穩定,是該好好想想談朋友的事了。”
  方志誠擺手苦笑道:“現在女人眼光高,我沒房沒車,哪有人看的上我?”
  “噗嗤!”秦玉茗笑出聲,聲音略帶沙啞,笑道,“志誠,你可小看自己了。你長得很陽光,很符合女孩子的審美,人品又正直,說話風趣幽默,待人真誠,主要因為你平常不出去亂玩,所以圈子很狹窄,若是給你介紹對象,肯定是女孩會死乞白賴地追求你。”
  方志誠撓頭,自嘲道:“原來我有這么大的魅力啊……”
  “是啊!”秦玉茗輕聲道,“銀州大學最近新來一批年輕教師,有幾個長得挺不錯,家境殷實,果你愿意的話,我給你安排一下如何?”
  方志誠心中有種說不出的酸楚,他心中暗戀著秦玉茗,哪里有心思跟其他女人相親,見秦玉茗步步緊逼,索性道:“好啊,那就請嫂子幫我看著吧。”
  秦玉茗聽方志誠如此爽快地答應,心里一松,鼻子微酸,忍不住連聲咳嗽。
  回到家中,方志誠發現程斌躺在床上,竟然喝醉了。方志誠暗嘆一口氣,將程斌拖到了隔壁。重新回到家中,他沖了一個澡,然后開了電腦,打開《暗戀日記》,接著記錄——“7月8日,嫂子說要給我相親,還問我擇偶的標準,我撒了謊,其實那一刻,我真想跟嫂子說,要不你先離婚,然后嫁給我吧。可我是一個懦夫,沒有勇氣說出口……”
  ……
  第二天一大早,方志誠小跑著來到市委家屬樓附近,等了約莫半個小時,宋文迪穿著一身輕松的運動裝跑出來。宋文迪給方志誠點了個頭,算作打過招呼,隨后便邁開步子快跑起來。方志誠跟著宋文迪的節奏,心中暗忖這市委書記倒是一個跑步健將,動作協調,步伐沉穩有力。
  跑步健身,這已經是很多官員都有的習慣。如今的官員跟十多年前的有所區別,大部分人都知道養生,公務員整天在辦公室里坐著,會形成頸椎病,不利于健康,所以不少官員都會強迫自己運動,這樣上班的時候精神才能更為旺盛。
  一路跑到玉湖邊,宋文迪才停下腳步,用毛巾擦了一把臉,然后對著不遠處的湖心公園看了一陣,他突然問道:“小方,你覺得如何才能把玉湖生態區真正融入銀州百姓的內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