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179 夜總會矛盾激化

方志誠交出的方案,巧妙之處在于,將“拉商”變成了“招商”。
  方案最大的變化在于,行為主體變成了東臺政府,而齊氏集團只是參與政府規劃的一個部分,轉換這個視角之后,齊氏集團不再擁有主動權。也就是說,若是齊氏集團不參與此次項目招標,那么東臺政府還將會主動出擊,吸引其他投資商。
  原本是強拉硬扯,希望齊氏集團在淮南落戶,現在便是通過政府的整體規劃,吸引招募齊氏集團落戶,方式口徑有所改變,難易程度也有所降低。
  “東方迪拜·東臺”這個招商方案,最為吸引人的地方在于它從地方發展的角度,構建了一個龐大復雜而又完備的體系。方志誠是市委秘書一處出來的,文筆自然不用多說,更為出彩的在于創意理念的超前。
  在這個方案之中,打造全球頂級的五星級酒店,建造齊全而高檔的娛樂設施,只是一部分內容,除此之外,還有許多視野的延伸,包括依托云海擬建金融亞中心及對政府職能轉變等方面的探討。
  招商方案當中的“開放而包容的投資環境”部分,令郭培華眼前一亮。作為一個商人,他對經濟體系研究很透徹,齊氏集團此次進軍大陸市場,華夏地方政府扮演什么樣的角色,讓郭培華一直存有憂慮。
  而東臺政府承諾,完全以市場化的方式對待地區企業,政府只充當服務角色,絕不干預企業的發展,令郭培華精神一震。
  郭培華讀完招商方案之后,心中竟然升起一股欽佩之情,因為這是集團內部那些專業的戰略規劃師也無法寫出的商業方案。并非那些戰略規劃師能力不夠,而是無法做到對華夏政府足夠了解,也只有體制內官員,才能寫出這種鞭辟入里,說服力極強、吸引力夠濃的招商方案。
  方志誠之所以能寫出這么漂亮的招商方案,主要歸于兩點,其一,宋文迪原本便是一個優秀的城市規劃大師,耳濡目染之下,方志誠也學到了許多,心中早已有自己的想法;其二,方志誠一直在研究地區經濟發展方面的論文及著作,理論結合實際,小試牛刀之后,竟然起到不錯的效果。
  方志誠回到自己的車上之后,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宋文迪親自打來的電話,笑道:“小方,這次你做的不錯啊,沒想到你竟然真的搶到了關鍵的第一步,這可讓其他地市的那些領導大跌眼鏡啊。不過,現在還有問題,你把東臺的格局夸得那么大,齊氏集團去現場調研,若是有太大的心理落差,那可就不妙了。”
  方志誠手指瞧了瞧方向盤,油滑地說道:“老板,我能把齊氏集團忽悠到東臺,這已經盡到我最大的能力,后面如何留住齊氏集團,那還是得要看您對東臺的支持呢。”
  宋文迪沒好氣地苦笑道:“你現在可是給我出了個大難題,不用你這邊求助,省委李書記那邊早已給我下了死命令,務必動用全市各種資源,必須要接待好齊氏集團。”
  方志誠嘿嘿笑了兩聲,道:“老板,我知道你一定可以的。”
  宋文迪沉吟半晌,吩咐道:“等會將你那驚世駭俗的招商方案發來,我倒是要看看,究竟是何等恢宏架構,竟然能讓李書記也刮目相看。”
  方志誠連忙應諾,先開車找到一個網吧,將方案通過電子郵件發給佟思晴,便關照佟思晴盡快傳給宋文迪。
  忙完這一切,已經到下午三點左右,出了網吧,方志誠摸了摸咕嚕嚕叫的肚子,才意識到自己午飯竟然還沒有吃,滿含歉意地與李卉說道:“卉姐,不好意思,連累你還沒吃飯,作為補償,我請你吃頓大餐吧。”
  “咱們招商部門,原本忙起來,便連飯也沒空吃的,我已經習慣這種方式了。”李卉掃了一眼腕上的手表,苦笑道,“現在正規店鋪,基本都歇業了,咱們還是隨便對付一下吧。”
  方志誠點了點頭,開著捷達在周圍的街道繞了兩圈,最終決定還是買點洋快餐對付一下肚子。方志誠讓李卉在車上等待,然后買了漢堡、雞翅、可樂和薯條,李卉接過,暢快地吃了起來,笑道:“肚子餓的時候,吃什么都很香。”
  方志誠瞄了一眼李卉,暗忖這個女人屬于外剛內柔的性格,擅長察言觀色,揣摩人的心思,剛才簡單的一句話,便極容易緩和氛圍,她的確是一個招商的人才,自己當初保她,倒是選擇對了。
  方志誠吮了吮手指上的油膩,笑道:“卉姐,你就不用安慰我了,等下次我一定請你吃頓好的,否則的話,讓你陪我出來沖鋒陷陣,卻只能吃點雞塊漢堡,豈不是太寒磣了?”
  李卉撕開番茄醬包,用薯條蘸著番茄醬,吃了一根,笑道:“既然你這么有誠意,那我找個機會狠狠地敲你一次吧。”
  方志誠聳了聳肩,道:“前提是今年咱們招商局的工作能夠順利完成哦。”
  李卉笑了笑,嘀咕道:“真夠狡猾的。”話音剛落,方志誠手指點了點,李卉意識到自己臉上定是沾了什么不干凈的東西,連忙用手去抹了抹,方志誠搖了搖頭,從打包袋里面取了紙巾,探身過去幫她擦了擦。
  李卉下意識后仰躲避,方志誠還是伸出紙巾擦到了她的嘴角,她看了一眼,雪白的紙巾上多了紅艷的醬汁,訕訕地笑道:“我太大意了,竟然把醬汁吃到臉上去了。”
  看似平靜,李卉的心臟卻是撲通撲通跳的厲害,暗惱這方局長還真夠唐突的,二話不說,便來了個突然襲擊,差點以為他要吃自己的豆腐呢。
  轉念,李卉又暗罵自己想多了,方志誠比自己小好幾歲,正當青春年少,又怎么會看上自己呢?
  方志誠擺了擺手,微笑道:“我幫卉姐擦了一次嘴,是希望下次若我身邊有什么不干凈的東西,你也能幫我擦一擦……”
  李卉了然地點了點頭,認真地看了一眼方志誠,琢磨著方志誠的言外之意,下定決心,以后再也不能以外表來看待方志誠,因為他無論是處人與事,還是行為舉止,都遠遠超過了年紀,用老辣來形容他,毫不為過。
  隨后兩人驅車趕到東臺縣駐瓊辦。
  東臺縣駐瓊辦位于市中心,看似隸屬于東臺縣政府辦,事實上自成一體,擁有獨立的機能。2001年,東臺縣駐瓊辦購置了一棟十三層的裙樓,下面五層租給公司作為寫字樓,六層至八層租給第三方經營餐飲、休閑娛樂場所,八層為駐瓊辦的工作人員辦公室,以上便是自營旅館,若是東臺縣來人辦公,則也可以免費住在其中。
  李卉此前在駐瓊辦工作過,也就是在那時候與副縣長孔從文發生關系,然后一發不可收拾。保安認識李卉,見她坐在副駕駛,問也沒問,笑瞇瞇地將方志誠的捷達給放了進來。方志誠停好車后,跟著李卉來到八層,將他引至縣駐瓊辦主任羅輝的辦公室。
  羅輝的辦公室比起方志誠在招商局的辦公場地,顯然要奢華許多。地上鋪著厚厚的地毯,中間還有一面很大的屏風,后面似乎還有房間,可以用來泡茶。
  方志誠早就聽說政府的外駐單位是一個肥得流油的單位,如今一看,當真是名不虛傳。羅輝這個位置很關鍵,是縣政府設置在省城的耳線,無論政治還是商業的消息,都需要通過這個通道,因此縣政府在培養這個機構時,不遺余力,甚至絕大多數縣長的辦公室都沒有這么氣派。
  “羅主任正在陪錢書記,等安排好錢書記,然后再下來陪你們。”一名女性工作人員介紹道。
  李卉點點頭,笑道:“我們等一會沒事。”
  喝了兩杯茶,羅輝才走進來,他身材高大,體型魁梧,站在方志誠的前面,甚至比原本高大的方志誠還要大了一號。
  羅輝與方志誠重重地握了握手,笑道:“你就是小方局長吧?今天可是給我們東臺人長了臉啊。如果齊氏集團真能在東臺投資,那可是大功一件。”
  方志誠心中一驚,暗忖這個羅輝的消息還真夠靈通,會場上的事情這么快便傳到他的耳朵里了,臉上卻是很平淡地笑了笑,道:“若是真成功了,那也是錢書記和孫縣長的功勞……”
  羅輝見方志誠還算謙虛,擺了擺手,笑道:“這么大的項目,現在已經不是錢書記和孫縣長能插手的了。”
  方志誠復雜地看了一眼羅輝,暗忖羅輝看得倒是透徹,這么大的項目,吸引全省乃至全國的目光,市里已經開始經手,這是對宋文迪為首的市委班子,一次嚴峻的考驗。
  羅輝只跟方志誠說了幾句話,突然接到電話,抱歉道:“不好意思,要去陪錢書記應酬,暫時不能陪你們了,晚上由小朱陪你們吃飯,我已經交代好了。”
  說完,羅輝便匆匆離開了辦公室,方志誠也不好久留,便上了十樓的房間。進門之前,李卉輕聲提醒道:“羅輝,好像對你有敵意。”
  方志誠也察覺到了,雖然羅輝臉上帶著笑意,談吐也和善,但總覺得有些不對勁,擺了擺手,笑道:“不要多想,忙了一天,卉姐,你還是休息一下吧。”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