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178 心思混亂的卉姐

齊氏集團這一方已經充分抓住了淮南省政府這邊的心理,淮南對四十億的投資項目勢在必得。
  談判很重要的一點,得抓住對方的談判需要。什么叫做談判需要呢?簡而言之,就是雙方合作,彼此能獲得的利益。比如淮南省政府急需獲得這筆高額的投資,作為盤活全省經濟的重要推動力,所以齊氏集團拿住了這一個關鍵點,逼迫淮南省這邊不斷地放松底線。
  四十億的項目,投入到任何地區,都能帶動上萬的就業,一旦項目成熟之后,還能拉動地區的稅收,這種潛在的強大收益,使得每個地方都虎視眈眈。
  現在淮南省政府想要突破現有的局面,必須知道齊氏集團究竟想獲得什么?淮南省政府究竟能夠給齊氏集團提供什么樣特殊的支持,繼而吸引齊氏集團將這筆不菲的資金,投資在淮南。
  十二個地市的招商代表分別再次重申了地方能夠給予的支持,郭培華淡淡地笑了笑,深深地望了一眼李思源,禮貌地說道:“李書記,要不今天的洽談到此為止吧?我充分感受到了淮南省各位城市的誠意,我會把這種誠意轉達給董事會,經過董事會研究,我才能作出最終的答復。”
  李思源臉上帶著笑意,心中暗自琢磨,這郭培華太難纏了,他知道郭培華絕對有一錘定音的能力,之所以提到董事會,只是以此為借口與托詞,禮貌地給己方一個臺階下。
  李思源不僅暗自嘆了一口氣,他對諸位城市的招商代表的表現太失望了,全部都按照以往的招商套路來,沒有創新與突破,恐怕郭培華在其他省洽談時,也聽了不少類似的招商方案,以至于都有些審美疲勞了。
  若是換位思考,諸位在座的招商方案,都很難吸引到自己,何況狡猾如狐的郭培華呢?
  李思源揮了揮手,嘆了一口氣道:“今天的洽談會到此為止吧,下面我做東,請郭總吃午飯。”
  郭培華笑了笑,暗忖李思源不虧是封疆大吏,舉手投足都有大將之風,見局勢無法明朗,也就不再糾纏。對于齊氏集團而言,淮南省還是極有吸引力的,主要是城市環境與地理區位,對于開展大型項目,有著天生的優勢。
  私人會議結束,李思源走在前面引著郭培華往外走,這時大秘書周康走了過來,他手里拿著一份文件材料,然后在李思源的耳邊輕聲說了幾句。
  李思源微微一怔,與郭培華打了個招呼,讓卜省長引著郭培華等人先去吃飯,然后踱步走到一個小會議室,認真地翻看了一下材料,眼中流露出欣賞之色。他抬頭看了一眼周康,沉聲道:“這份招商方案不錯,內容詳實,說服力很強,比方才私人洽談會上,諸多市長提及的諸多政策,更具沖擊力,而且方案為齊氏集團的投資項目量身定做,也很有誠意。”
  周康笑道:“我看了,也覺得不錯,邏輯清楚,層次感強,分別從宏觀層面,制度環境,硬環境這三個部分進行了詳細的闡述。”
  李思源點點頭,沉吟道:“東方迪拜的構想,很有意思,其中參考了迪拜諸多特點,對于齊氏集團應該具備很強的吸引力。”
  周康見李思源很滿意,暗忖自己這一步倒是走對了,方志誠在給自己這份招商方案時,他內心也是存疑,不過作為省委書記大秘,眼光也是足夠犀利,他只翻了幾頁,便瞧出這份招商方案的含金量。
  其實從某種角度上,這不僅僅是一份純粹的招商方案,而且還是一份項目投資方案。招商方案拋棄了以齊氏集團為主,而是以東臺縣為主,通過自身的優勢,闡述了如何打造一個不亞于迪拜的內河城市。
  在方案中,從基礎建設到后期的宣傳,事無巨細,卻又間接明了地勾勒了一個獨一無二的城市形成。
  “招商方案是誰遞交上來的?”以李思源的閱歷,見過不少招商方案,但依舊還是被這份“東方迪拜”招商方案給打動了。
  招商方案的創新之處,在于身份的變換,作為政府方,不應該被動迎接客人,而是應該主動地向客人推薦自己的想法與創意。
  而且這份招商方案抓住了關鍵點,齊氏集團的四十億投資項目,每個項目都有獨立的規劃,但沒有形成一個完整的體系,缺少一個聯系點,而“東方迪拜·東臺”這一帶有靈魂的創意,則可以將所有的設想,變成一個有生命力的活物。
  齊氏集團可以在任何一個不錯的城市,投入五星級酒店項目、億級購物廣場項目及休閑娛樂項目,但與城市的長期規劃,卻有可能背離。而東臺縣的規劃具有高度的前瞻性,除了齊氏集團之外,還將吸引世界級的酒店與娛樂配套,使東臺縣成為名符其實國際化都市。
  周康笑了笑,輕聲道:“方志誠送過來的。”
  李思源啞然失笑,嘆道:“方志誠這個小家伙,倒是挺喜歡走后門的。你呢,也喜歡給他開后門。”
  周康撓了撓頭,訕訕道:“要不,這份招商方案,我再送回去?”
  李思源擺了擺手,笑罵道:“吃進肚子里的東西,莫非還能吐出來不成?”
  周康知道李思源并不生氣,心中放下懸著的石頭,暗自吁了一口氣。作為秘書,這種向省委書記塞私貨的事情,還是得少干,周康之所以愿意幫方志誠這個忙,第一是建立在對方志誠信任的基礎之上,他親眼目睹方志誠數次為宋文迪解圍,知道方志誠是一個有勇有謀的人;第二是建立在對李思源的了解之上,他確信只要李思源看到這個招商方案,不僅不會生氣,而且還會很看重。
  方志誠此刻坐在會議中心的一樓大廳軟皮沙發上,表情看似很平淡,其實內心十分緊張,那份招商方案幾乎耗盡了他的所有精力,而現在就猶如考試完畢之后,等待成績一樣,焦躁不安。
  李卉善于察言觀色,瞧出了一些細節,輕聲問道:“方局長,領導們都去吃飯了,我們還要一直等著嗎?”
  方志誠點點頭,笑道:“稍安勿躁,你肚子餓了,那也得忍這一時半刻。”
  李卉微微一笑,嘆道:“剛才錢書記貌似對你有點意見。”
  方志誠淡然道:“哦?他對我有什么意見?”
  李卉壓低聲音道:“見你進了小會議室,他的臉都綠了。”
  方志誠哈哈笑了兩聲,道:“他那是嫉妒,**裸地嫉妒啊。其實,他完全沒有必要嫉妒我,我這是在為東臺縣的群眾奔走,若是真是瞎貓帶著死耗子,歸根到底,還不是要落到他這個掌門人的手中?”
  李卉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嘆道:“錢書記怕是不會這么想,畢竟他是張市長的人,而你……”李卉發現自己說得太多,趕忙吐了吐舌頭,沒有繼續說下去。
  方志誠不做聲,暗忖錢德琛的態度很明顯,不希望自己插手此事,畢竟自己身上宋文迪的標記太過明顯,一旦拿到這個項目,雖說對于東臺縣是一個大好事,但在市委的層次上,那意味著張國鑫輸了宋文迪一手……
  而對錢德琛,方志誠的貿然行動,是犯大忌的。作為下屬,理當令行禁止,方志誠這才東臺多久,便甩開縣委的管轄,做獨行者,又豈會令錢德琛心中好受?
  方志誠現在也顧不了那么多了,既然之前宋文迪主動給自己打電話,透露了這個機會,這算是一種默認,也是一種支持。當務之急,是要先爭取到這個項目,然后再處理后期的斡旋。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方志誠的內心也變得焦灼起來,大約到了一點半左右,樓上用餐的眾人緩緩走了出來,周康遠遠地見到方志誠,便故意放緩步伐,走在最后面。
  “怎么樣?”方志誠已經無法保持淡定。
  周康對著方志誠豎起了一個大拇指,低聲夸獎道:“這次你立了大功,東方迪拜的招商方案,令齊氏集團的郭培華十分欣賞,他們遠沒有想到淮南省竟然還有這種大手筆的規劃。近期,齊氏集團的團隊可能會親自去東臺縣進行實地考察,所以下一步的工作,便是如何將東臺縣包裝得更加完美。不過,你也無需太過擔心,這畢竟是涉及到全省的大事,省里這邊也一定會調集各種資源,支援東臺縣的接待工作。”
  李卉在旁邊聽得暗自心驚,她大概猜出了前因后果,但還是無法回過神,因為無法相信齊氏集團的決定。東臺縣竟然真的從全省近百個縣區中脫穎而出了?這其中固然有省委書記在其中穿針引線的作用,但推進者無疑便是自己身邊這個年輕人。
  這次省政府組織的專題招商洽談會,連市長張國鑫也無法吸引齊氏集團的關注,但最終的轉折點出現在方志誠的身上。
  李卉終于意識到,東臺縣這下多了個了不起的招商局長。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