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177 將拉商變成招商

齊氏集團的專題洽談會時長大約兩個多小時,省委領導與齊氏集團總裁作致辭之后,十二個地市的主要領導陸續上臺,對自己主政的地市進行介紹,希望通過這種方式,能夠獲取齊氏集團的親睞。
  不過,這種公開的推薦形式,官方味道太濃,時間太短,并沒有令人耳目一新的地方。郭培華絕大多數時候,臉上都只是帶著平靜的微笑,時不時地與身側李思源交頭接耳幾句。
  郭培華并不期待通過這種專題洽談會能夠獲得實際的價值,他只是希望通過淮南省如此大規模的專項推薦會,能夠為自己后期在考察各個地市時,爭取更多的資源。同時,利用這次專題洽談會,齊氏集團也可以在淮南省打響知名度,不至于被當地的一些本土企業所狙擊。
  會議結束之后,郭培華站起身,與李思源握了握手,由衷地感嘆道:“李書記,感謝你為齊氏集團準備了一場如此高規格的洽談會,我們一定會向董事會提出申請,將淮南省視作此次項目投資的重點地區。”
  李思源微微一笑道:“郭總,還請稍安勿躁。專題洽談會只是初步溝通與交流,具體如何合作,我們政府會給齊氏集團提供什么樣的政策扶持,還需要私下里開誠布公地細談才是。”
  郭培華微微一怔,仔細看了李思源一眼,琢磨著原先的行程中,并沒有私下洽談這個環節。盡管有些出其不意,但李思源卻給人一種并不唐突的感覺,郭培華暗忖不虧是省委書記,表面上態度誠懇,但舉手投足之間,還透露著一股令人信任的魔力。
  郭培華點了點頭,輕聲道:“我們也希望能與李書記進行更為透徹地溝通與了解。”
  李思源點了點頭,與身側的卜一仁省長輕聲交代了幾句,隨后卜省長伸手喊來了省政府秘書長,下達了指令。未過多久,郭培華被相關工作人員引導進入會議中心的五樓會議室。
  五樓會議室只有一百多平米,中間是一個大圓桌,背*景墻上是一副山水圖案屏風,地上鋪著厚厚地毛毯,踩上去十分舒適。桌面上擺放著茶杯,桌椅被細心地拉開一人的身位,細節之處耐人尋味。
  雖然此次私下洽談,時間比較匆忙,但桌上早已備好了席卡,顯然會議中心的工作人員十分有經驗,早已將重要領導的席卡提前打印了一遍,在這種突兀的變化之下,他們便只需要稍作調整,便能以備不時之需。
  錢德琛跟著張國鑫上了五樓,張國鑫給了錢德琛一個眼神暗示,他便停在了門外,找了靠窗的地方靜靜等候。
  錢德琛暗忖這次運氣不錯,自己在省委開會,恰好與張國鑫碰上,所以他才會將自己帶到齊氏集團專題招商洽談會的現場。
  作為縣委書記,錢德琛深知這次機會千載難逢,但想要把握好,機會也很渺茫。不提全國其他省市,但就以淮南而言,與東臺縣差不多的縣區足有數十個、
  錢德琛并不貪心,以東臺縣的實力,不可能招攬到整個項目,但若是能將一些比較小的項目引入東臺縣,那也是極為了不起的政績。
  對于縣委一把手而言,在經濟大發展的時代,招商引資工作是一個彰顯能力的首要途徑,這幾年縣長孫偉銘之所以能多次與錢德琛叫板,便在于孫偉銘在政府招商引資工作上很有一手。若不是孫偉銘在商務系統有足夠的資源,東臺縣早已失去活力了。
  所以錢德琛對于孫偉銘的“囂張”氣焰,一直保持著默認與容忍,但不代表他沒有打掉孫偉銘的想法。
  錢德琛與市長張國鑫靠近,最大的原因便是,張國鑫在省里的資源雄厚,還有葉家作為靠山,能為錢德琛更好地管理東臺縣提供支持。這次張國鑫愿意將錢德琛帶到東臺縣,便很好地證明了自己所作的選擇是正確的。
  錢德琛下意識摸了摸口袋,準備掏煙,想起場合不對,便忍住了煙癮,正在這時,身后有人喊了他一聲。他轉過身望去,只見方志誠帶著李卉,面帶微笑走過來。
  “錢書記,您好!”方志誠摸了一根煙遞給錢德琛。
  錢德琛想要擺手拒絕,但終究還是接過了煙,方志誠遞出打火機,他便點燃吸了一口,然后淡淡地問道:“方局長,你跟李卉怎么過來了?”
  錢德琛知道方志誠原先的身份,盡管方志誠現在名義上屬于招商局,在他管轄的范圍內,但作為市委下派掛職的干部,又是市委書記身邊的大秘,他自然不能以尋常的態度對待。
  在李卉的印象之中,錢德琛態度嚴肅,脾氣很大,極少見到錢德琛如此謙和,不僅對方志誠高看了一眼,暗忖方志誠果然不簡單。
  方志誠看了一眼會議室的門,輕聲道:“我們聽到齊氏集團要在淮南投資的消息,便趕過來,正好碰上專題洽談會,便進來旁聽一下。”
  “態度值得贊賞!”錢德琛點點頭,面色一轉,道,“不過齊氏集團這個項目可不好拿,你也看到了,大家都憋著一股勁呢。”
  方志誠笑了笑道:“狹路相逢勇者勝,錢書記請放心,我們招商局一定會爭取拿下這個項目。”
  錢德琛臉上帶著微笑,心中卻是有些看不起方志誠,暗忖這個年輕人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仗著自己是宋文迪的秘書,便口出狂言。
  不過他性格老辣,城府很深,并沒有明顯地將心里話,表達出來,淡淡道:“年輕人有朝氣是好的,東臺縣現在的招商工作,正需要你這樣有闖進的人,打破現有的格局……”
  方志誠還是瞧出了錢德琛的心思,對于拿下齊氏集團的項目,可能信心不足。
  方志誠暗忖與錢德琛說再多話,也沒有太大的作用,應付了幾句,笑道:“錢書記,不知道會議室能不能進去?”
  錢德琛擺了擺手,苦笑道:“現在這個洽談會規格很高,商議的內容很機密,圍著圓桌的都是正廳級干部,以我的級別,還進不去!”
  錢德琛是正處級縣委書記,若是在銀州或許還有點能量,但在深不可測的省會瓊金,顯得太過渺小了一點。站在小會議室門口守門的兩個工作人員,極有可能也比錢德琛高兩三個級別。
  方志誠臉上露出凝重之色,暗忖若是進不了小會議室,那豈不是白來一場?雖說今天不一定能拿下項目,但是知道一些小道消息,為后面的工作得到第一手資料,也是極為重要的。
  方志誠便吩咐李卉,低聲道:“你在這里陪著錢書記,我過去打聽一下消息。”
  李卉點點頭,方志誠徑直往會議室那邊走了過去。
  錢德琛臉上露出疑惑之色,問道:“小方,這是想做什么?”
  李卉也有點拿不定方志誠的想法,搖頭道:“說是打聽消息去了……”
  錢德琛冷笑了一聲,嘀咕了一句,但還是有意無意地讓李卉聽見了,“還真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嫩頭青……”
  話音剛落,只見小會議室的門打開,從里面走出了一個三十來歲的男子,方志誠似乎很吃驚,隨后拽住了那男子的胳膊,說了幾句話。男子點點頭,便將方志誠帶進了小會議室。
  “方局長跟誰進去了?”李卉疑惑道,望著有些驚訝的錢德琛。
  錢德琛回過神來,臉上露出不可思議之色,低聲道:“好像是李思源書記的大秘書……”
  領著方志誠進會議室的,正是省委書記大秘周康,他出門接聽電話,正好碰見了方志誠。周康與方志誠接觸過幾次,對方志誠印象不錯,見他請自己幫忙,進小會議室旁聽,便將方志誠引了進去。
  周康低聲與方志誠交代道:“齊氏集團的總裁郭培華可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很有智謀,面對方才那么大的專題洽談會,依舊不松口,還擺出一副想去其他省市考察的架勢,所以迫不得已之下,老板才會想起舉辦這個小型洽談會。”
  齊氏集團財大氣粗,作為金主,無論去哪個城市,都會被奉為上賓,這是他們的依仗,也是談判的籌碼。
  但李思源也是老謀深算,所以才會步步緊逼,看似是想與齊氏集團進一步溝通,其實是想“誘惑”齊氏集團早點下定決心,不要再到其他省繼續兜圈子了。
  淮南政府和齊氏集團兩方都有圖謀,一個想尋求更為開放的投資環境,一個想對方早點定下合作意向,誰又不愿意輕易松開談判底線,所以導致會議的氛圍有點乏味。
  郭培華臉上流露出些許疲倦之色,在這么重要的會議上,他露出這種表情,自然是故意使然。表情是信號燈,用以表明自己對這個私下的小心洽談會議并不滿意。十二個地市的政府代表,并沒有說出一些具備吸引力的條件。
  李思源自然發現了這個細節,他淡淡地望了一眼身側的卜一仁。卜一仁目光中透露出些許難堪,因為在整個政商談判的過程中,淮南省一直處于下風,如果拋出實質性的誘餌,很難讓談判繼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