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176 扭轉乾坤的手筆

(到月底了,求月票!還有,最近書評區很冷清,求大家看完之后,發點評論,不然太令人失落了。另推薦2群:206123320,煙斗也在群內,期待跟大家聊聊書的內容。)
  在一陣山崩海嘯般的眩暈感中,秦玉茗如同溺水一般,掙扎上岸之后,再也不愿動彈,軟綿綿地躺在床上,嬌軀舒展,玉臉泛著光澤,鼻尖上淺淡的絨毛墜著汗粒,嘴角露出幸福而滿足的笑意。
  方志誠摸了摸枕頭下方,發現有些膈人,伸手探入,發現是一本大約三四百頁的小說,伸手翻了翻,瞄了一眼身側的佳人,疑惑道:“姐,你最近在看這本書?”
  《愛在何時何地?》是一本近期十分暢銷的都市小說,講述的是生活在大都市中的男女,面對權力、金錢、美色等諸多誘惑,發生的一系列愛情糾葛。
  方志誠手指沾了沾吐沫,指著其中一頁的文字,感嘆道:“茗姐,這書挺黃色的。”
  秦玉茗面色潮紅,翻了翻白眼,啐道:“人家這叫做藝術,帶著傷痕的情感宣泄。
  ——“他像一頭受傷的獅子,在被浪中翻滾,把身下的女人,視作草原上的斑馬,口中的獠牙插入她的血管之中,將美味的鮮血,化作治療傷口的養分……”
  方志誠輕聲讀了一段文字,暗忖難怪這書能夠暢銷,看上去是都市感情大戲,其實語言極具刺激與挑逗性,讓人看了會產生原始的**與沖動。
  “姐,現在很多都市感情小說,其實都是在打著傷痛文學的幌子,放肆地寫著**,打個簡單的比方,這獠牙很容易讓人聯想起那個,血管則代表著那個,雖然沒有刻意地寫出具體的器官名稱,但足以撩撥起人的**。這其實是一本大黃書啊。”方志誠感嘆道。
  秦玉茗哭笑不得,從方志誠手中奪過那本小說,用手指點了點方志誠的鼻尖,沒好氣道:“你啊,邏輯太古怪了!可真是,黃色的人擁有一雙黃色的眼睛,永遠只會用它,來尋找黃色的故事。”
  方志誠捉住了秦玉茗纖細白嫩如同玉蔥的手指,哈哈大笑道:“還是茗姐懂得我的心。”說完,一個翻身,再次將秦玉茗壓在身下。
  秦玉茗眸光如水,嬌羞無比,感受著方志誠身上傳來的氣息,整個人如同被水霧了一般。
  “又來?”秦玉茗眨了眨漂亮多情的眼睛,問道。
  “難道不想?”方志誠摸了摸秦玉茗的臉頰,柔聲問道。
  “如果你想的話,那就隨意吧。”秦玉茗下意識捏緊了被單,擺出一副守勢,估摸著方才被方志誠身上的那股狠勁給嚇到了。
  秦玉茗比方志誠年齡要大,所以說方志誠在心理上很多時候認為秦玉茗是自己的依靠,很少見到她如同小貓一樣需要人呵護。
  “這次我會輕一點。”方志誠湊到秦玉茗耳邊,溫柔地說道。
  秦玉茗點了點頭,扣著被單的雙手放松下來,未過多久,隨著一陣酥麻的感覺,她悠悠地吐了一口氣,原本垂落地手指突然摟住方志誠寬厚的腰背,晶瑩如玉的指甲,緩緩地鑿入肌膚,隨著呼吸,深淺地悸動。
  小別勝新婚,兩人不知疲倦,從中午糾纏到凌晨,帶著深深地倦意,方才進入夢鄉。
  七點左右,方志誠從沉睡中醒來,摸了摸身側,發現秦玉茗不知所蹤,他走入廚房,見秦玉茗穿著睡袍在廚房里準備早飯,走過去從背后摟住了她,并在她右側臉頰,深深地吻了一口。秦玉茗轉過身,掃了一眼方志誠,沒好氣道:“死人,也不穿一件衣服,沒想到你這么厚臉皮。”
  方志誠壞笑道:“那是姐你對我不了解,其實我有裸睡癖。”
  “胡說八道!”秦玉茗推了一把方志誠,不再理他。
  方志誠訕訕地撓了撓頭,進浴室沖了澡,然后換了一身干凈的衣服,秦玉茗已經做好早飯,見方志誠將自己收拾得爽利,點點頭,贊賞道:“這才像個樣子。”
  方志誠見秦玉茗煮了面條,上面蓋了一只酥黃的雞蛋,心中有些感動,輕聲道:“茗姐,謝謝你。”
  秦玉茗微微一怔,笑道:“莫名其妙。”然后從廚房取了辣醬,給方志誠澆了一勺。
  五六分鐘之后,方志誠便將一碗面吃得湯汁不剩,用紙巾擦了嘴,笑道:“姐,你的面條真是一絕。”
  秦玉茗收拾碗筷,心中歡喜,嘴上卻是說道:“若是讓你每天都吃味道差不多的面條,總會有膩的一天。”
  方志誠聽出言外之意,連忙安慰道:“怎么會呢?打個簡單的比方,我媽做的飯菜雖然不好吃,但在大學時代,我最想念的便是她的小炒肉。”
  秦玉茗點點頭,笑道:“我可不會做小炒肉。”
  方志誠得意道:“面條是你的代表作。”
  秦玉茗白了方志誠一眼,情緒中滿是幸福。方志誠見時間還早,便幫著秦玉茗洗了碗筷,順便問起玉茗舞蹈學校的事情。秦玉茗一邊擦拭著桌臺,一邊笑著說道:“現在學校的名氣越來越大,生源是不用愁了,現在我們正在準備辦分校,物色不錯的場地。另外,你之前提過要辦藝人學校的事情,我已經與教育局和銀州大學分別接觸過,他們對這種形式還是很感興趣的。現在唯一的缺陷便是,我們需要資金流入。”
  文化項目是一個朝陽產業,前期需要大量的投資,可能多年之后才能出現實際成果,想要成功說服投資商是件并不容易的事情。
  方志誠凝眉點了點頭,輕聲道:“你再嘗試與電視臺那邊多接觸一下,他們擁有銀州最豐富的廣告金主,若是他們愿意鼎立相助的話,可以一解燃眉之急。要不,我幫你問問雨馨?”
  秦玉茗連忙揮了揮手,笑道:“還是我去問吧,你問反倒不好。”
  “為什么?”方志誠不能理解秦玉茗意思。
  秦玉茗笑道:“第一我不愿你去求謝雨馨,第二謝雨馨見你為了我求她,她即使愿意,怕也會不高興。你啊,還是不了解女人的心思。”
  方志誠靜靜地想了片刻,知道秦玉茗眼睛銳利,瞧出謝雨馨跟自己的關系不正常,笑道:“還是茗姐,你想得明白。”
  秦玉茗突然嘆了一口氣,情緒復雜地看了一眼方志誠,柔聲道:“謝雨馨是一個不錯的女人,但有過孩子,又是二婚……我不太贊成,你跟她……”
  方志誠連忙打斷秦玉茗,鄭重道:“你亂說什么呢,姐,我一定會娶你……”
  秦玉茗搖頭,尾指撩起劉海,擺了擺手,道:“志誠,我們現在的關系已經足夠好,還是繼續保持下去吧。你不要給我太大的壓力,我承受不了外界的眼光……”
  方志誠還準備說什么,秦玉茗已經轉身進了臥室。他嘆了一口氣,悵然有失,知道秦玉茗很難釋然外界的眼光,若是方志誠真娶了秦玉茗,那么外界會如何看待秦玉茗這個人呢?
  男人若是娶了一個比自己小十多歲的女人,那也合情合理,但女人若是嫁給一個比自己小五歲的男人,這是世俗無法接受的。
  八點左右,方志誠在市委大院門口接到了李卉,然后開著自己的那輛捷達車,趕往省城瓊金,中途在高速服務站匆匆吃了便飯,下午一點多趕到齊氏集團專題招商洽談會的現場。這次洽談會是由淮南省政府與齊氏集團共同組織,省委書記李思源及省長卜一仁均出席了本次洽談會,由此可見省政府的重視程度。
  全省十二個地市,均有代表團出席參加,銀州市由市長張國鑫帶隊,他遠遠地見到了方志誠,微微一愣,未做多言。錢德琛近期在省委開會,因與市長張國鑫關系不錯,所以才能坐在離張國鑫不遠的地方,他自然也瞄見了方志誠與李卉。
  張國鑫被調入銀州之后,錢德琛便一直緊跟張國鑫的步伐,他深知市委一把手與二把手之間的暗處交鋒,所以對市委書記大秘進入東臺縣很敏感。
  方志誠怎么會來到現場,這讓錢德琛暗自皺起眉頭,他下意識看了一眼張國鑫,琢磨著張市長不會因為此事對自己陡生芥蒂吧,畢竟省級的招商洽談會,張國鑫能帶著錢德琛來到現場,已經實屬不易,自己若是帶著招商局一行到來,未免有點太過功利了。
  于是,在錢德琛眼中,方志誠與李卉兩人,便成了來搗亂的。
  省委副書記、省長卜一仁主持本次會議,省委書記李思源代表省委省政府歡迎齊氏集團的到來,首先對淮南省的情況進行了簡單介紹,并對于齊氏集團準備將四十億的項目在淮南落戶,表示深切地期待,同時也希望淮南各地市各展所能,不惜一切代價留住齊氏集團。
  隨后齊氏集團總裁郭培華對集團的情況進行了介紹,并對在淮南省的投資項目重點闡述。
  會場上足有四五百人,李卉雖然參加過不少招商活動,但這么大規模的卻是很少碰及,她心中竟然升起一種緊張的感覺。她偷偷地瞄了一眼方志誠,只見他面色平和,聚精會神地聽著臺上的演講,嘴角露出似有似無的笑容,給人一種勢在必得的自信。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