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175 談判桌上的智慧

方志誠這一句話,其實也說給自己的聽的,他情不自禁地想起秦玉茗,暗忖自己要好好對待她,雖說秦玉茗與程斌離婚,表面上與他無關,但其實若不是方志誠,秦玉茗又如何能與程斌斷得那么干凈?
  吃完飯之后,鐘揚將方志誠送到招待所樓下方才離開。方志誠上樓之后,正準備開門,隔壁門突然打開,戚蕓提了一個垃圾袋出來,俯身放在門口,因為只穿了一件寬松睡衣,從領口依稀能瞧見幾分風光。
  不得不說,戚蕓的身材不錯,身高約莫有一米七多,兩條纖腿筆直而挺拔,很符合現代人的審美學,屬于骨感美的少婦。
  戚蕓抬頭瞄見了方志誠,微微一怔,點了點頭,輕聲道:“回來了?”
  方志誠撓撓頭,目光漂移不定,笑道:“跟朋友吃了宵夜,戚縣長你身體好些了吧?”
  戚蕓嗯了一聲,柔聲道:“之前多謝你了。”
  方志誠連忙擺手,嘆道:“舉手之勞而已。”
  戚蕓為多說什么,覺得方志誠的眼神直勾勾的,暗忖自己穿得不多,里面內衣更是沒穿,害怕自己的走光,便朝著方志誠禮貌性地笑了笑,然后帶上了門。
  戚蕓還真是一個挺難相處的人。方志誠心中暗自琢磨,用鑰匙插入縮孔,打開了房門。
  東臺縣此前總共有六名副縣長,隨著夏光明案的發生,一下子便少了兩名副縣長,原本戚蕓在副縣長中的位置排名并不是很高,但這次對于她而言,是一個不錯的機會,若是把握得當,很有可能往前面走一大步。
  戚蕓是省下派掛職干部,若是與其他人競爭,有先天的優勢,方志誠有一個預感,她很有可能趁此機會,一躍進入縣委常委班子,并成為招商局的主管領導。
  方志誠先洗了個澡,然后打開筆記本電腦,開始準備與齊氏集團初步洽談的資料。隨著銀州這幾年地區經濟發展全面開花,東臺縣已經沒有絕對的競爭優勢,無論從招商引資的政策扶持、投資環境、整體競爭力,都沒有令人眼前一亮的核心競爭力。
  當下東臺縣最大的難點是,地區的產業不夠專業化。以梅水鄉鎮工業集中區為例,行業比較分散,各種產業都有,但都是小作坊,不具備規模效應,很難形成優勢力量。
  齊氏集團是香都四大家族企業之一,以經營珠寶行起家,七十年代創立東方明珠發展有限公司,以此為核心,收購了東方明珠酒店集團,形成龐大的上市公司集團。齊氏集團目前在南非擁有鉆石加工廠,也是澳都旅游娛樂公司的大股東,近年業務多元發展,包括建筑、航運、貨柜、影院、飲食和傳媒等。
  若是齊氏集團能將投資目光瞄準東臺縣,絕不僅僅是四十億項目那么簡單,很有可能以后吸引更多的資金進入,如此一來,東臺縣必然會迎來新一輪的發展時期。
  “酒店、娛樂、飲食……”方志誠敲下這幾個字之后,腦海中閃出了一個亮點,旋即運指如飛,鍵盤清脆地“啪嗒啪嗒”響起來。
  ……
  從東臺縣至銀州市區需要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周末方志誠乘坐巴士返回銀州。方志誠拖著行李箱,走入小區,清脆悅耳的鈴聲響起,方志誠掏出手機,下意識地往三樓望去,只見陽臺上俏立著動人的身影,一陣清風吹過,秦玉茗一頭烏黑亮麗的秀發飄飛,宛如仙女似的。
  方志誠沒有接通電話,對著樓上倩影搖了搖手,然后加快步伐,上了樓。
  “這才幾天?怎么見你瘦了不少?”秦玉茗從方志誠手中接過行李箱,拖至陽臺,抱怨道。
  方志誠笑笑,“換了個工作環境,壓力變大,自然會瘦一些。人還是瘦一點比較好,精神!”
  “我還是喜歡你胖一點……”秦玉茗嘀咕了一聲,然后轉到廚房去忙活了。
  方志誠提前打電話回來,秦玉茗今日特地請了假,在家里準備了午飯,等到差不多時候,便守在陽臺上,看到方志誠的那瞬間,迫不及待地便給方志誠打了過去。
  方志誠換了一件寬松的衣服,悄悄走到廚房,只見秦玉茗把頭發扎了起來,拿著鍋鏟,踮起腳尖,喉嚨里哼著輕快的歌聲。她身上穿著一件白色的睡袍,腰間多了一件藍色格子圍裙,沒有穿襪子,白膩的腳踝裸露在外,完全是一股鄰家賢妻的風情,令人望而溫暖。
  “嚇死我了,站在門口,不作一聲!”秦玉茗用手指直接捻了一塊香菇,放入口中嘗了咸淡,感覺味道正佳,暗自點點頭,轉身卻見方志誠張著嘴,露出整齊的牙齒,怪異*地朝著自己笑,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
  方志誠笑笑,目光在秦玉茗白皙的臉上,掃了又掃,輕聲嘆道:“茗姐,午飯不用多折騰,你就是最美味的菜肴。”
  “不許胡說八道!”秦玉茗臉色微微一紅,躲開方志誠的身體,將蠔油香菇青菜端上了飯桌。
  等轉過身,發現方志誠已經洗了手,開始往熱鍋里倒油,準備幫著炒下一個菜。
  秦玉茗擰起秀美,笑道:“你還是坐在客廳里看電視呢。廚房里不用你擔心,大約半個小時之后,便可以開飯了。”
  方志誠伸手將姜片拋到油鍋里,姜香味瞬間蔓延開來,他笑道:“只做一個拿手菜——糖醋魚,做完之后,廚房再換給你。”
  秦玉茗倚在門沿邊,見方志誠熟練地操弄著鍋鏟,嫣然一笑,道:“那我擺碗筷去吧。”說完,秦玉茗去拿盤子,不知是不是有心事,手竟然一滑,盤子摔得四分五裂,她有些心急,伸手便去拿盤子,碎片鋒利,頓時劃破了手指,惹得她驚呼一聲。
  方志誠無奈地搖頭苦笑,見秦玉茗手指上鮮血直流,連忙先關了煤氣,然后將秦玉茗的手指放在口中含了一含。
  “也不怕臟!”秦玉茗臉頰發燙,只覺得手指傳來溫熱的感覺,渾身都酥了。
  “我怎么會嫌棄你……”方志誠吐掉了口中的血水,轉身出去取了藥箱,給秦玉茗的手指包上創口貼。
  秦玉茗光榮負傷,方志誠只能承擔起做飯的任務,不過小方那廚藝不容小覷,半個小時候之后,一桌豐盛的菜肴便被端上了桌。
  等秦玉茗坐定之后,方志誠從行李中取出了一瓶東臺黃酒,笑道:“這可是東臺當地的特產,要不要喝一點?”
  秦玉茗遲疑道:“會不會醉人?”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反正是在家里,醉了那也沒事。”
  秦玉茗點點頭,琢磨著下午也不用去上班,索性陪方志誠盡興,便取了兩只小碗出來,柔聲道:“我只喝一碗。”
  這東臺黃酒度數不高,但酒興很烈,半碗酒下肚,秦玉茗便面色酡紅,醉態橫生,她揉了揉太陽穴,低聲道:“不行,我怕是醉了,頭很重……”
  方志誠心中升起歉意,原本準備為這頓午餐多添點情趣,沒想到竟然讓秦玉茗喝醉了,便扶著秦玉茗站起,道:“那我還是送你去床上休息下吧?”
  “熱死了!”秦玉茗躺在床上之后,伸出白嫩的玉手,在面頰兩側扇了扇,方志誠瞄了一眼,暗忖秦玉茗現在的肌膚白里透紅,像抹了胭脂一般。
  平時的秦玉茗十分莊重,舉止言談都十分優雅,而如今舉手投足間多了一股妖嬈的風情,當真是醉態可餐。
  秦玉茗翻滾著無骨般的身體,一邊去撕扯睡袍,領口大片被褪下,方志誠湊過去想幫忙,發現她脖頸下方有一顆棕色的小痣,忍不住伸手去點了點,這一碰猶如干柴被點燃了火,忽忽地燒了起來。
  秦玉茗推了方志誠一把,嬌憨地說道:“傻子看什么呢,我頭太疼了,想要睡覺,你去幫我把門關上。乖!”
  方志誠點了點頭,踱步過去,關上了門,又坐在了床邊,低聲笑道:“茗姐,門關上了。”
  秦玉茗背著身子,整個人蜷縮成一團,低呼道:“那你也怎么不走呢?我現在需要安靜!”
  方志誠低聲湊到秦玉茗的耳邊,壞笑道:“我安靜地躺在你身邊,保證不發出聲音。”
  “討厭!”秦玉茗緊繃著身體,仿佛有些緊張,探手撈了被子,將自己裹成一團,整個人埋了進去。
  “姐,借點被子給我,冷死了。”方志誠嘿嘿笑了兩聲,去跟秦玉茗搶被子。
  秦玉茗也是心慌意亂,她死死地壓住被角,整個身體往床側挪動,似乎害怕被方志誠給沾上。
  方志誠抽了抽被子,發現根本抽不動,急中生智,伸手捉住了秦玉茗雪白的玉足,輕輕一拖。
  “要死啦!再作怪,我就把你踹下床了!”秦玉茗嬌嗔道。她被捉住了玉足,只覺得腳心麻癢無比,又見方志誠根本不放過她,便氣憤地伸手一拋,被子迎面撲向了方志誠。
  方志誠則趁勢將被子蒙在身上,然后如同一只巨大的怪獸,遮天蔽日,撲了過去,將秦玉茗籠罩在身下。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