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174 專題招商洽談會

李卉一整天都沒有出門,她在家里把衛生打掃了一遍,見天氣還算不錯,便將箱底的衣服拿出來曬了一陣。中午丈夫陶謙回到家中,發現桌子上擺滿了各種菜肴,露出難以置信之色。因為李卉通常很忙碌,而陶謙在縣內一家國企當會計,平時時間多一些,所以家務事一般都是由陶謙來做。
  “老婆,今天是怎么了?”陶謙覺得有點不對勁,他本性憨厚,向來不多問李卉在工作上的事情。
  “雯雯怎么還沒有下班。”李卉解開圍裙,看了一眼掛在墻壁上的吊鐘,笑道,“最近休長假,家里的飯菜就由我來負責吧。”
  “這么多年,還是第一次聽說,你有年假可休。”陶謙點點頭,轉身進廚房盛了米飯。剛進辦公室,門鈴便響了起來,他轉身一看,李卉走過去開了門,暗忖定是女兒陶雯回來了。
  “媽,這位哥哥說是你的同事。”陶雯今年十四歲,還上初中,扎著一根馬尾辮,眉眼清秀,像極了李卉。
  李卉看了一眼女兒身后的男人,面色有些不自然,嘆了一口氣,道:“方局長,你怎么過來了?”
  方志誠手里提著果籃及塑料袋,笑道:“政府食堂的飯菜太難吃了,所以便厚著臉皮上門拜訪,不知卉姐能否賞頓飯吃。”
  李卉不知方志誠葫蘆里賣得什么藥,見女兒面露狐疑之色,讓開身位,將方志誠放入房內。
  方志誠換了一雙卡其色的棉拖鞋,順便打量了一下李卉家的屋子,與尋常人家的差不多,裝修得十分樸素,家的味道十分濃厚,倒是暗自驚訝,畢竟他是知道李卉與副縣長孔從文之間的私密關系。由此也瞧得出,李卉將自己與孔從文的關系隱藏得很好,家里人根本不知道李卉在外面亂來。
  陶謙從廚房里走出來,從方志誠手中接過袋子,見里面是一些熟食,笑道:“來吃頓飯而已,怎么還帶這么多東西?”
  方志誠笑了笑,道:“雖然知道卉姐休息在家,但我也怕她沒有算到我的人頭,帶著東西上門,總能混個飯吃。”
  陶雯偷偷打量著方志誠,暗忖這哥哥說話真逗,低聲問道:“媽,這是你的下屬嗎?說話真有意思!臉皮也挺厚,上門送禮,調子還挺高的。”
  陶雯見方志誠年輕,把他當成了招商局普通員工,見方志誠帶來許多東西過來,便誤以為方志誠是過來求李卉幫忙的。
  “別胡說。”李卉瞪了陶雯一眼,低聲道,“這是你媽的領導。”
  “啊?領導……”陶雯難以置信,哪里有這么年輕的領導,分明跟剛出學校的大學生沒二樣。
  “這就是你們單位新來的局長?”陶謙見方志誠進衛生間洗手,走到餐廳,也忙問李卉。
  李卉嗯了一聲,擺了擺手,不耐煩地說道:“別大驚小怪的,吃飯吧。”
  方志誠是自來熟,完全將這里當成了家,與陶謙很快熟絡起來,陶雯見這個大哥哥很風趣,也愿意跟他說話。
  李卉滿腹心思,偷偷地打量著方志誠,暗忖他究竟是存著什么心思呢?她心中也有些畏懼,工作上事情,她很少帶到家中來,因此夏光明案,丈夫和女兒根本不知道,她害怕方志誠口中透露情況讓自己的家人知道。
  不過,方志誠并沒有提及與工作相關的任何事情,與陶謙兩人共同喝了一瓶酒。陶謙的酒量不佳,露出了醉態,李卉讓陶雯將他送進了臥室。等陶雯出來之后,李卉又將陶雯趕忙支去上學,因此很快李卉與方志誠兩人坐在客廳內。
  “你究竟想干什么?”李卉倒了一杯茶,遞給方志誠,冷靜地問道。
  “我不想干什么?只是來蹭頓午飯而已。”方志誠吹開浮在水面上的茶葉,然后泯了一口清茶,淡淡道。
  “咱們還是開誠布公的說吧,組織部那邊已經著手調整我的崗位,很快你就不用擔心我了。”李卉語氣有些失落,“如果你想落井下石的話,那么我請求你,希望你不要傷害我的家人。至少有些事情,我希望是由我親自告訴他們。”
  方志誠沉默片刻,嘆了一口氣,臉色因為酒氣的緣故有點紅,但眼神絲毫不亂,他放下手中的茶杯,輕聲道:“李卉同志,我今天過來,并非要落井下石,而是想與你真誠地談一談。是否能拋開成見,以后通力合作,把招商局的工作做好,讓東臺縣的招商引資工作,盡快地步入正軌。”
  李卉很吃驚,她抬眼盯著方志誠看了一陣,見他不似作偽,有些尷尬地說道:“說這些都晚了吧?我現在算是半條腿走出招商局了。”
  方志誠揮了揮手,輕聲道:“夏光明案,我調查過。若是說句難聽的話,他那是咎由自取,若不是夏光明貪圖權力與美色,不僅想將招商局控制在手中,而且企圖占有你,絕不會自尋死路。”
  李卉微微一怔,兩只手纏著衣角,外表再堅強的女人,內心都有脆弱的時候,這段時間她的內心一直在激烈的斗爭,想起那一晚,她經常突然驚醒。
  “那么他……市里那邊會如何處理……”李卉牙齒咬著紅唇,猶豫地問道。
  “具體情況我也不知道,肯定會量刑考慮。畢竟孔從文是出于自保才殺了夏光明。宋書記了解了情況之后,也認為情有可原。孔從文平常為官的名聲很好,有不少群眾也寫了聯名信交到了市委。”方志誠淡淡地說道,“在這次事件之中,你也是個受害者。若是你愿意與我攜手并進,那么我會與組織部門溝通,依舊讓你留在招商局!”
  聽方志誠說明最終來意,李卉眼中原本暗淡的神采陡然一亮,原本以為自己的政治生涯就這么走上絕路,沒想到現在竟然再次萌發生機。
  方志誠見李卉面部表情陰晴不定,笑著站起身,低聲道:“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人要往前看,如果你愿意接受我的請求,明天就正式上班吧。”
  直到方志誠推門離開,李卉都沒有反應過來,她站起身,感覺雙腿發軟,在臥室門口看了一眼,只見丈夫恬靜地睡著,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自己還是成功地被方志誠給說服了!
  方志誠之所以沒有放棄李卉,原因很簡單,“井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方志誠在危難時刻給了李卉一次重生的機會,這會讓李卉絕對的忠誠。李卉是組建招商局的核心人物,她對整個東臺縣的招商格局也是最為了解,有這么一個重要的助力,對于方志誠快速找到東臺招商的切入點十分重要。
  而且孔從文出事之后,李卉再也沒有靠山,方志誠幫了她一把,李卉無疑會死心塌地地跟著方志誠的腳步走。有了常務副局長李卉的相助,方志誠要控制整個招商局,也就更為水到渠成。
  方志誠入官場比較淺,還沒有人脈關系網,若是李卉被調離,他一時半會還無法找到合適的人選來代替,所以方志誠琢磨了許久,最終還是決定在關鍵時刻幫李卉一次。
  有方志誠這個招商局張在關鍵時刻保住李卉,組織部門也就沒有繼續追究的意義,畢竟李卉在夏光明一案中,沒有直接參與殺害夏光明,反而是一個受害者。唯一問題在于,李卉與孔從文之間存在不正當的關系。但這種不正當的關系,沒有具體是實證,并不能成為處分李卉的直接理由。
  夏光明案件終于水落石出,市公安局專案組很快也要離開東臺縣。鐘揚與方志誠兩人在一間不起眼的大排檔喝酒吃飯。
  “誠少,真是讓人出乎意料,你竟然敢用李卉。”鐘揚夾了一口菜,嘖嘖嘆道。
  “李卉,這個女人雖然有些狡猾,但是挺懂情義,竟然為了孔從文,愿意一人承擔罪責,換做其他人,很難辦到。”方志誠說出了自己看重李卉的關鍵原因。
  鐘揚苦笑道:“那是戀愛中的女人啊,為了感情,可以盲目地不惜犧牲一切。”
  方志誠擺了擺手,淡淡笑道:“那我就跟她談戀愛,讓她愿意為我犧牲一切,那不就成了?”
  鐘揚微微一怔,指著方志誠,嘆道:“誠少,你這個邏輯絕了。不得不說,李卉那女人,雖然年紀大了些,但真心有味道。”
  方志誠笑出聲,罵道:“我只是開個玩笑而已,沒想到你還真琢磨上了。男領導與女下屬之間若是存在不道德的勾當,這可是大忌。”
  鐘揚撇了撇嘴嘴,不屑道:“這算什么大忌,是潛規則才是。”
  方志誠喝了一口酒,慢慢地剝著花生,輕聲問道:“你和文萃怎么樣了?”
  “她還沒畢業,先這樣相處著,只是家里的情況有點復雜……”提及此處,鐘揚臉上露出憂色。鐘揚的家境不錯,而文萃雖說長相可人,但畢竟跟鐘揚的條件相差許多。
  方志誠嘆了一聲道:“千萬不要辜負人啊。”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