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173 一只巨大的怪獸

東臺縣比起其他三四線的縣城而言,要繁華許多,盡管夜幕降臨,但商業街依舊很熱鬧,街道兩邊的各種服裝品牌店及餐飲店生意十分紅火,方志誠買了兩件秋衣,又找了一家快餐店填飽肚子,然后再往回走。無憂中文網爭做首發王
  轉身快到縣委招待所,路邊一串亮著粉色彩燈的廣告牌吸引方志誠的注意力,他見幾個流鶯站在外面朝自己搖手,趕緊加快步伐離開。快到招待所,只見戚蕓的丈夫倚在一顆大樹下抽煙,方志誠走過去,疑惑地問:“沒找到戚縣長嗎?”
  戚蕓的丈夫擺了擺手,苦笑道:“怕她見到我,心情不好,病情更加嚴重。”
  方志誠無奈地搖頭,輕聲道:“要不上去坐一會兒?”
  戚蕓的丈夫怔了怔,點點頭,跟著方志誠上了樓。通過簡單地聊天,大概知道了他的身份,名叫曹彰,跟戚蕓結婚多年,不過兩人一直異地相處。
  曹彰在方志誠房內轉了一圈,嘆道:“戚蕓原本就住在這個房間里?”
  方志誠給曹彰倒了一杯水,疑惑道:“莫非你沒進來過?”
  曹彰點點頭,老臉漲紅,低聲嘆道:“她沒讓我進來過……”
  “呃……”方志誠無奈苦笑,夫妻做到這份上,也是一種悲哀了。
  方志誠從鞋架取了一雙拖鞋,暗示曹彰換上,曹彰擺了擺手,笑道:“我就坐片刻,等會便離開了。”
  方志誠拉住了曹彰,堅持道:“那可不行,你肯定還沒吃晚飯吧?我等會給前臺打電話,讓他們送點東西上來。”
  曹彰肚子的確很餓,見盛情難卻,終究還是點了點頭,然后走到門口去換鞋。他剛剛將皮鞋脫下,一股異味在房間里彌漫開來,方志誠面色大變,捂著鼻子,便跑到窗口,深深地吸了兩口氣。
  曹彰見方志誠反應激烈,訕訕地撓了撓頭,尷尬道:“我還是不換鞋了吧。”
  方志誠暗忖這曹彰腳氣的殺傷力也太兇猛了一點,十分尷尬地笑了笑道:“您隨意。”
  從外表看曹彰,雖說談不上英明神武,但也能算一表人才,沒想到鞋子一脫,周圍的環境頓時大變,空氣被污染,完全是常人無法忍受的。
  曹彰坐在椅子上,輕嘆道:“我的腳氣太大,戚蕓也受不了……我挺對不起她的……”
  方志誠干干地笑了兩聲,提醒道:“現在醫學這么發達,你為什么不去治療一下呢?”
  曹彰擺了擺手,無奈地搖頭道:“大醫院去過不少,還找了很多偏方,效果不太大,我也認命了。”
  方志誠不知怎么第171章浮出水面的真相
  安慰曹彰,站起身給前臺打了電話,未過多久,小瑤送來了酒菜,方志誠便和曹彰有一搭沒一搭吃喝起來。曹彰酒量不錯,半斤酒下肚,只是臉色微微紅了一點,不過情緒倒是興奮了些許,話也多了起來,“你說我郁悶不郁悶,因為這個腳氣的緣故,媳婦跟我鬧了這么多年……唉……”
  方志誠微微一怔,疑惑道:“你和戚縣長莫非都沒有?”
  曹彰擺了擺手,嘆道:“我這次過來,其實是想跟她談離婚的……”
  別人夫妻之間的事情,方志誠不好多插嘴,便轉移了話題,曹彰雖說身體有些缺陷,不過為人倒是挺豪爽,他是省民政廳某部門的正處級干部,父輩都是官員,在瓊金算得上有權有勢。
  兩人吃完了飯已經到十點,方志誠給曹彰在樓下賓館開了一間房,然后才回到臥室。重新洗了一把澡之后,手機有個未接來電,方志誠回了電話過去,鐘揚在那邊輕嘆了一聲:“夏光明的事情算是結了,李卉全部都招了。當天李卉騙夏光明進入她的隱秘私宅,然后誘騙他吃了迷藥,然后再殺死了他。原因是,夏光明生前多次覬覦她的美色,恐嚇過她,李卉迫于無奈,出于自保,才這么做的。在現場也找到了迷藥痕跡,還有兇器。”
  “兇器上有指紋嗎?”方志誠沉聲問道。
  “沒有發現指紋,李卉稱,她殺了夏光明之后,用布擦干凈了!”鐘揚嘆了一聲道。
  方志誠皺眉道:“疑點很多啊,李卉只是一個女人,她若是要將尸體搬運到那么遠的地方,難度太大了。”
  鐘揚點點頭,沉聲道:“我也考慮過,不過李卉獨自攬在身上,市委那邊催得很緊,案子拖了太久,必須要結案了。”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冷冷道:“那也不能來個葫蘆僧斷案吧?李卉在哪兒,我想跟她見一面。”
  鐘揚便將關押的酒店告訴了方志誠,大約半個小時之后,方志誠乘坐出租車趕到,見到了神色憔悴的李卉。
  “我能跟她單獨說幾句嗎?”方志誠看了一眼鐘揚,問道。
  鐘揚點點頭,笑道:“時間不能長,按照規矩,是不允許外人與嫌疑犯私下交流的。”
  方志誠進入房間之后,沒有直接坐下,而是從口袋里摸了半晌,掏出煙盒,遞給了李卉一支煙。李卉微微一怔,表情復雜地看了一眼方志誠,許久之后,終究接過了香煙,手指微微顫抖,顯然她的內心還在進行著激烈的斗爭。
  “李卉同志,咱們沒有深仇大恨吧?”方志誠先幫著李卉點燃香煙,然后自己叼了一根,打火機是第171章浮出水面的真相
  那種買煙送的,質量不行,打火石似乎失去了作用,滑動數下也沒冒出火星,方志誠只能叼在嘴上。
  李卉抽煙的姿勢很好看,從容而優雅,一看便是有很多年煙齡的,她吐了好幾個煙圈,自嘲地笑道:“當然沒有,你現在對我反而有恩,能在我這么潦倒的時候來看我,我還真是好奇你一個怎么樣的人。”
  說完,李卉把煙遞了過去,方志誠借了一個火,又還了回去,嘆道:“既然你對我沒有敵意,那么我下面就可以坦誠以對了。李卉同志,你為什么那么傻,把罪責全部攬到自己的身上。”
  李卉平靜地笑了笑,道:“原本就是我一個人做的,為何不是我一人承擔,莫非還要拖不相干的人下水?”
  方志誠嘆了一聲道:“替別人背黑鍋,沒想到你這么偉大。”
  李卉皺起眉頭,沉聲道:“你無需多想,這與你也沒有太多的關系。”
  方志誠坐在李卉對面,望著這個憔悴的女人,沉默許久,方道:“李卉,我希望你認清事實,你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不值得的。正常人都能知道,憑你一個弱女子,根本不可能能殺掉夏光明。”
  “他被我用藥迷暈了。”李卉冷冷道。
  方志誠無奈地苦笑,暗嘆了一口氣,“之前尸檢得出結果,迷藥是他死亡之后,灌進去的。你小看了現在的科學。”
  李卉銀牙咬著紅唇不做聲,她知道自己的解釋難以服眾。
  方志誠手指在桌面上輕輕地敲擊兩下,淡淡道:“還是實話實說吧,這樣你還有機會……”
  李卉復雜地看了一眼方志誠,輕聲道:“我不會說的。”
  “殺死夏光明的是不是孔從文?”方志誠改變詢問的風格,試探道。
  “你不要亂說,跟孔縣長有什么關系?”李卉緊張地答道。
  方志誠冷笑道:“即使你不說,別人也會懷疑他,你倆的情人關系在東臺縣原本就不是什么秘密。”
  李卉咬了咬牙,低聲道:“你不要胡說,不要把罪責強加給別人。”
  方志誠嘆氣道:“還是趕緊如實交代吧,不然的話,情況只會變得更加惡劣。”
  李卉依舊緊鎖牙關,保持沉默。
  正在這時,鐘揚推開了房門,將方志誠喊了出去。
  “孔從文剛剛自首了。”鐘揚無奈地苦笑道。
  “啊?”方志誠有點驚訝,疑惑道,“他為什么要自首?莫非認為李卉會出賣他?”
  鐘揚擺了擺手,輕聲道:“殺死夏光明的是孔從文,因為夏光明曾經第171章浮出水面的真相
  撞破孔從文與李卉的,幾次要挾孔從文。所以孔從文最終利用李卉,將夏光明引誘到那間私人住宅,出其不意地殺死了夏光明。”
  方志誠倒吸了一口涼氣,疑惑道:“夏光明為什么要挾孔從文?”
  “兩人陣營不同,夏光明需要孔從文改變立場,倒戈反對孫縣長。”鐘揚也覺得峰回路轉,“事情暫時只了解這么多,李卉只是誘餌而已,并沒有參與謀殺。”
  方志誠無奈地苦笑,暗忖這案情還真是錯綜復雜,嘆氣道:“看來這李卉與孔從文還真有真感情。”
  鐘揚點了點頭,翻了翻腕上的手表,低聲道:“案件終于水落石出了,我等會便跟市委匯報。”
  方志誠拍了拍鐘揚的肩膀,道:“那就不打擾你結案了。”
  當夜,李卉便被放了出來,第二天原本以為她會在家休息,沒想到她依然堅持到崗,只是人如同老了幾歲。
  下午三點左右,縣委那邊發來通知,因為李卉與夏光明案有著牽扯不斷的關系,所以暫時被停職處理。方志誠上任不到三天,常務副局長便被丟到冷板凳,放在眾人的眼中,自然有不少陰謀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