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172 主動拋出橄欖枝

方志誠上任之后,給招商局的眾人狠狠地上了一課,本來辦公室的風氣自由散漫,如今方志誠狠狠地敲打了一番,所有人的精神面貌為之一振。這是方志誠在來東臺縣之前,早就預謀好的,他預料到東臺縣的管理必然存在破綻,屆時上任之后,必須找到突破口,然后樹立自己的威嚴。
  年輕在官場上并非好事,不少老人會欺負你少不經事,尤其是招商局這幫關嚴大都是官油子,若是自己不給他們一點厲害瞧瞧,誰能將你放在眼里。
  仕途之路,大多時候要與人為善,但更多時候要策略性的顯惡,畏懼感是征服人心最直接的利器,而后,再以德服人也不為遲。
  方志誠打開電腦,新建了一個文檔,并署上文檔名《東臺縣招商局發展規劃》,隨后凝眉沉思敲擊鍵盤,兩個小時之后,形成了一篇差不多有三千字的材料。
  對于招商局的發展,方志誠腦海里有一個詳細的計劃,如今用文字梳理出來,顯得更加清晰。
  首先,東臺縣招商局想要發展,需要準備一份極具競爭力的招商材料,材料包括文字、PPT、海報、宣傳片等,這些需要與宣傳部門進行對接,然后進行整合,重新準備一份適合招商部門對外宣傳的資料;其次,招商局要堅定“引進來和走出去”這兩點基本思路,一方面梳理出以前多年沉淀下來的意向性企業,爭取將這部分A類企業引進來,另一方面要往省市跑動,多參加大型洽談會;最后,便是要設立三個重要的辦事處,駐京辦、駐海辦及駐深辦。燕京、云海、深州是全國大型企業的集中地,在這三個總部型城市設立辦事處,可以充分了解招商引資的第一動態,同時搶占先機,抓住優質的企業。
  除此之外,方志誠還想了許多細節方面的問題,比如要搭建東臺招商網,使其成為部門對外宣傳的形象窗口;再比如統一工作人員的形象,從衣著打扮再到言行舉止,都要進行培訓。
  政府招商看似簡單,但其實很難,因為全國有那么多城市,都在努力將資金吸引到地區。競爭對手太多,想要尋求突破,那就要在服務上下功夫。
  “專業、用心;細膩、完美;高效、雙贏。”——這是方志誠苦思許久,才定下的“東臺招商精神”。
  當然,招商引資還有一個重要的關鍵點,那就是獎勵細節的擬定。單靠招商局這十幾桿槍,想要突圍而出,難度太大,需要一個極具誘惑力的獎勵措施,對招商有功的人士給予重獎,這樣才能形成全民招商的氣氛。
  現有的獎勵措施,毫無例外,大都是以不菲的獎金來刺激,但方志誠認為這樣的手段,并沒有絕對的優勢。他皺眉思索了許久,沒有想出更好的方法,便只能作罷。
  方志誠揉了揉眉心,站起身伸了一個懶腰,然后在各部門轉了一圈,發現辦公室的氛圍果然肅清了不少,然后又晃悠悠地坐回了辦公室。
  快下班的時候,桌上的電話鈴聲急促的響了起來,是小余打過來的,未過多久,傳來宋文迪的聲音。宋文迪的聲音凝重而沉穩:“志誠,在東臺那邊如何啊?”
  方志誠暗忖宋文迪能主動來問候自己,這說明了關心,內心一暖,笑道:“才上班第一天,正在適應的過程中。”
  宋文迪點點頭,道:“凡事不要操之過急,現在你所處的角色不一樣,不僅是個執行者,還是個管理者,需要注意方式方法才是。”
  方志誠苦笑道:“不會是有人在你面前說我壞話了吧?”
  宋文迪擺了擺手,淡淡笑道:“是啊,銀州誰不知道你是我的兵,一有風吹草動,馬上就到我這邊來告狀了。聽說你上班第一天要調離五名工作人員,這動靜實在有點大。縣委組織部那邊還以為是我的指示,可是給我抱怨了一陣。”
  方志誠揉著太陽穴,愁眉不展道:“老板,你不知道下面的工作風氣有多差,我實在看不過去,所以旨在給他們敲個警鐘。”
  宋文迪見方志誠語氣無奈,寬慰道:“我只是提醒你一句,沒想到你怨氣這么大啊。既然安排你下去,自然希望你放開手腳,大干一場。一方面要注意辦事的方式與方法,另一方面也不能輸了氣勢。縣委組織部那邊,我已經給擋住了,無需給自己太大的壓力。”
  方志誠由衷地笑道:“謝謝老板的提醒。”
  旋即,宋文迪又給方志誠透露了幾個消息,讓方志誠精神一震。香都第一財閥齊氏集團近期在瓊金調研,若是能將之招募到東臺縣,這將是一個重要的實績。
  “老板,你能不能幫我牽個線?”方志誠厚著臉皮請求道。
  宋文迪笑了兩聲,道:“齊氏集團這次的投資項目,前后大約有四十億,淮南這么多地市,大家都在絞盡腦汁,想要把這個項目拿到手。我自然也希望銀州能夠搶到這塊蛋糕,不過能否成功,還得看大家的真實本領。光咱們銀州也有五區三縣,我可要一碗水端平才行。我最多在關鍵時刻,給你加把力氣,現在你已經有優勢了。”
  從宋文迪的話鋒之中,方志誠聽出了幾點意思,第一,齊氏集團的四十億項目極有可能會落戶在銀州;第二,宋文迪準備鼓勵市內縣區進行競爭,而方志誠得到的消息無疑是最快的。
  招商引資有先入為主的說法,先人一步搶到信息來源,與企業接觸,往往能奪取最終的籌碼。
  宋文迪今天這個電話,前面只是作鋪墊,關鍵還是向方志誠透露這么個消息,肥水不流外人田,項目只要落戶在銀州,至于在哪個區哪個縣,對于宋文迪就不那么重要了。
  方志誠看了一眼自己在白紙上記下的聯系方式,托著下巴想了許久,暗忖事不宜遲,明天要去瓊金一趟,力求占取先機。
  掛斷宋文迪的電話,外面傳來一陣嘈雜聲,方志誠走出去,看了一眼,微微一怔,只見鐘揚帶著幾名干警將李卉困在了中間。
  方志誠眉頭一皺,走過去,疑惑道:“鐘隊長,怎么回事?”
  鐘揚笑了笑,見是方志誠,揮了揮手,道:“原來是方秘書啊,還真是巧,怎么在這兒見到你了,你不應該在宋書記的身邊嗎?”
  方志誠暗忖這鐘揚怕是在故意演戲,沒好氣地笑了笑,拉著鐘揚走到一邊,問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鐘揚看了一眼不遠處低頭的李卉,沉聲道:“事情有進展了,我們終于找到第一現場,不是別的地方,正是李卉擁有的一處私人住宅,離原本猜測的那座石橋距離沒多遠。”
  方志誠下意識地皺起眉頭,嘆道:“其中怕是有玄機,李卉不過是一介女流,夏光明人高馬大,怎么可能被她謀害呢?”
  鐘揚點點頭,輕聲道:“具體還在調查,不過李卉的嫌疑很大,畢竟她也有殺人動機。夏光明曾經一度想要調整她的位置……”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拍了拍鐘揚的肩膀,道:“不打擾你查案了。”
  等李卉被送上警車,招商局內部開始沸騰起來,因為看到方志誠跟辦案人鐘揚關系熟絡,猜測李卉被捕,是因為方志誠從旁出手,紛紛對方志誠的能量感到震驚不已。
  方志誠并不覺得這是什么大快人心的事情,李卉雖然對自己沒有什么好感,但她畢竟是招商局的人,若是她出了問題,對于招商局肯定有負面影響。而且從李卉的表情來看,她似乎很冷靜,可能早就預料到這么一天了,但那種冷靜總覺得有些怪異,讓人覺得隱有內情。
  回到招待所的房間,方志誠看到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候在自己的門邊,下意識皺了皺眉,問道:“請問你找誰?”
  “我找戚蕓,我是他的丈夫。”男人大約三十歲不到,給人感覺十分魁梧,比方志誠還要高三四公分,只是眸光略微暗淡,少了一股精氣神。
  “原來是戚縣長的家屬。”方志誠笑了笑,“昨天戚縣長身體不舒服,現在在縣醫院住院呢,病房號是408,你要不去那里找她吧?”
  “戚蕓病了?”男人面色一沉,似乎很擔心,表情卻又猶豫,苦笑道:“謝謝你,那我就不打擾了。”言畢,男人垂頭喪氣地走了。
  方志誠覺得十分奇怪,正好遇見昨天下午的那個服務員,招手道:“小瑤,剛才那個是不是戚縣長的老公?”
  小瑤點了點頭,低聲道:“不過,他和戚縣長的關系似乎不大好。”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低聲道:“看來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啊。”抬頭見小瑤表情復雜地看著自己,方志誠笑著擺了擺手,然后轉身進了自己的房間。
  洗完澡之后,覺得無聊,方志誠便獨自一人,往縣城商業街行去,畢竟是一個要生活一兩年的地方,還是要充分地熟悉熟悉。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