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171 浮出水面的真相

方志誠手段也太狠了一點,上班第一天抓到了幾個典型,隨即便提出要調離這幾人的決定,讓主管人事的李卉措手不及。
  方志誠這是要做什么?他不怕動靜太大,然后引得整個招商局不穩定嗎?
  其實,李卉哪里知道方志誠的想法。方志誠一直跟在宋文迪的身邊,他的眼光極高,根本沒將招商局這些人物放在眼里,調走的五六人,都有自己的靠山,那又如何?方志誠有最大的靠山,那就是宋文迪。只要宋文迪在銀州還當一天市委書記,那么自己的地位就牢不可破。
  不過,方志誠這個動作還是有后患的,新官上任正常要有三把火,但方志誠一下炒掉數人,這把火勢頭也太猛,容易讓上級部門對方志誠的管理方式不能認同。
  李卉鐵青著臉,保持沉默,畢竟方志誠手機中有圖有真相,他指出的問題,并非空穴來風。
  方志誠毫不在意三人的臉色,輕聲道:“雖然縣里今年沒有給咱們下達招商引資任務指標,但是我認為,既然做籌備工作,那就得練兵。縣里沒有給我們任務,那么我們自己要給自己定任務。現在距離元旦還有一個月的時間,咱們通力協作,完成六億的指標如何?”
  六億?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整個東臺縣去年招商引資不過三十二億元,那還是通過整個縣的力量,一個月之內,由招商局獨立完成這個數字,顯然是天方夜譚。
  鄒郁擰起秀眉,也露出怒色,原本以為這是個好對付的小弟弟,還準備親近親近,沒想到方志誠一點也不可愛,眨眼露出獠牙,把自己逼到了懸崖邊上,抱怨道:“方局長,任務是不是有點多啊?”
  方志誠很輕蔑地笑了笑,低聲道:“若是對自己的招商實力不自信,完全可以與組織部門申請調令。”
  李卉終于被方志誠激怒,冷冷道:“方局長,六億不是一個小數字,單靠我們四個人完成,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方志誠微微一笑,起身轉到自己的辦公桌前,從皮包里取出了三份材料,遞到李卉等人的手邊,“我早就已經做好指標分配方案,招商一、二、三科分別由你們三擔任組長,負責一億的任務,而綜合工作科和督查指導科由我擔任組負責三億,如何?”
  方志誠的口氣也太大了一點,帶領兩個職能科室挑戰三個業務科室,以一人之力想要壓住具有豐富招商經驗的李卉、鄒郁、郭鶴三人。
  三人相視一眼,達成了共識。
  李卉沉聲道:“既然方局長這么有魄力,那么我們就只能硬著頭皮上了,不過,若是達不到目標,那又該如何是好?”
  方志誠微微一笑道:“如果今年招商局連六億的指標都完成不了,那么我還有什么臉面繼續在東臺待下去?”
  三人陰沉著連走出局長辦公室,心思復雜無比,原本以為方志誠年輕,只是個過路客,沒想到他一上任,便打出兩張鋒芒畢露的殺招,令他們措手不及。
  不僅要調離幾名上班不認真負責的工作人員,而且還定下不簡單的招商任務,實在太過霸道。
  “卉姐,我們該怎么辦?一億的任務,那可不簡單啊!”鄒郁走到李卉的身邊,柔聲說道。她與李卉的關系不佳,但在方志誠的壓力之下,也轉變態度,想要問清楚李卉的想法。
  李卉輕蔑地瞄了鄒郁一眼,柔聲道:“對于你而言,還不是輕松事?”
  鄒郁見李卉對自己依舊態度惡劣,看著她遠去的身影,忍不住輕哼一聲。
  至于郭鶴搖了搖頭,淡淡道:“既然已經被逼上梁三,大家就各憑手段吧。”
  半個小時之后,王崇接到了被調離的通知,差點從座位上摔下來,憤怒道:“操,我不就是玩了會游戲嘛,他也太狠了點吧。”
  謝萌萌也因為化妝、嗑瓜子受到牽連,經不起這個打擊,泫然欲泣道:“被單位開除,若是被別人知道,當真是要丟死人了。”
  隔壁科室一位即將退休的老江湖,敲門而入,面色更加憤然,道:“什么玩意,一個小年輕,竟然敢攆走我?我明天便要去縣委去鬧,找縣委錢書記討說法。”
  那五個被通知要調離的人,很快聚集到一起,往局長辦公室行去。
  李卉這時已然走出了招商局辦公室,往分管招商的副縣長孔從文處行去,嘴角露出一絲陰冷的笑容。方志誠既然點燃了火把,莫非就不怕火勢太旺,燒得他遍體鱗傷嗎?
  孔從文正在辦公室與幾位人員商量事情,李卉在外面等了一會,幾人離開之后她方才進入,并順手帶上了門。
  孔從文見是李卉,沉聲道:“你怎么過來了?最近情況特殊,我不是吩咐你,要注意影響嗎?”
  李卉嘆了一口氣,坐在沙發上,疊起**道:“你處理得那么隱蔽,怕什么?若是太露痕跡,反而做賊心虛了。”
  孔從文掏了一根煙點燃,淡淡道:“說吧,究竟什么事?”
  李卉便將方才招商局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道:“作為主管領導,你是不是要表個態?”
  孔從文猶豫道:“表態?那豈不是要站在市委宋書記的對立面去?”
  李卉冷聲道:“莫非你真要把招商局拱手讓出去?”
  孔從文嘆了一聲,站起身拍了拍衣服,道:“也罷,去瞧瞧這出鬧劇吧。”
  招商局局長辦公室內,五人靜靜地坐在沙發上,面色陰晴不定,投向方志誠的目光,自然多是惡意。
  王崇見方志誠一言不發,根本不將自己這些人放在眼里,怒道:“方局長,你一句話便要調走我們,我們無法服氣。”
  方志誠瞄了一眼王崇,冷笑道:“若是不把你們從我的隊伍里清除,我還不服氣呢。”
  王崇被氣瘋了,想要撲向方志誠,卻被謝萌萌一把給攔住了。
  湯建國是老油條,威脅道:“方局長,你們要清退我們,也可以,必須要給我們損失費才行,否則我老湯每天什么事都不做,就在你這邊耗著了。”
  言畢,其他四人都七口八嘴地在旁邊起哄。
  方志誠淡淡地笑了笑,從抽屜里掏出一份名單,然后拋了出去,正好放在王崇的手邊。王崇仔細一看,頓時臉色微變,然后遞給了謝萌萌。
  謝萌萌見自己的名字后面標注了自己的公公的名字,頓時有點難堪,因為自己之所以能進招商局,完全是靠著自己在人事局工作的公公張羅。
  方志誠咳嗽了一聲,淡淡道:“如果你們真要把事情鬧大,那么我會把這份名單交到組織部,讓他們調查一下,你們進入招商局,有沒有經過正常的渠道,以及這些人員在幕后是否動了什么手腳。希望大家冷靜下來,不要讓事情往不好的方向發展。”
  方志誠語氣平淡,其實在**裸地威脅,這些人都靠關系進入招商局,有幾個不牽扯到買官賣官的潛規則?
  “當然,如果你們的認錯態度好,事情還是有轉圜余地的。”方志誠見五人終于安靜下來,話鋒一轉道,“必須要跟我簽軍令狀,第一,從今往后必須要遵守辦公室管理制度,不允許在工作時間,做一些與工作無關的事情;第二,至明年年底,每個人必須要獨立完成五百萬以上的招商引資任務。如果你們不愿意簽軍令狀,現在便收拾包袱走人吧。”
  “我簽!”王崇咬咬牙,沉聲道。畢竟若是真把事情鬧大了,自己可沒法給父親交代。
  “我也簽!”謝萌萌應聲之后,其余幾人也愿意立下軍令狀。
  湯建國很猶豫,見其他四人都認慫,也點點頭,表示默認。
  于是,一場風波以出其不意的形式結束了,而這一切都落入孔從文的眼中,他站在辦公室門外,瞄了一眼表情復雜的李卉,淡淡問道:“看樣子,已經不需要我出場了。”
  李卉原本請動孔從文,想趁著亂局,讓他出面訓示方志誠一番,沒想到方志誠巧妙處理了風波。
  李卉咬著紅唇,怒道:“沒想到這小子竟然是在用計。”
  沒錯,方志誠其實用了個激將法,他根本不打算將這些人給清除出去,只是作出聲勢,嚇唬他們一下,然后逼使他們與自己簽下軍令狀。
  “方志誠可真是個人才,不虧是宋文迪的心腹大將。”孔從文未多說什么,果斷轉身離開了招商局。
  李卉回到辦公室,先提了白瓷杯泯了一大口水,然后怔怔發呆,半晌才回過神來,她終于理清楚前因后果,發現今天自始至終只是方志誠在自編自演一場戲,而自己不知不覺被騙入彀中而不自知。
  方志誠的演技實在太好了,主要還在于,上任之初,別人都不太熟悉他的性格,被他的年齡給迷惑住了,以為方志誠只是在義氣用事而已。未曾想,方志誠希望通過今天的一系列矛盾,只為想要震懾人心,同時提振整個招商局的工作士氣。
  自己要不要跟著方志誠的腳步走呢?李卉陷入沉思之中。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