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170 夏光明案有進展

(謝謝書友wuxiandao的打賞,感謝諸多土豪支持本書,讓煙斗倍增動力。本書進入第二卷,小方終于從執行者變成了管理者,他如何轉變身份,大家不妨暢所欲言,給煙斗一些建議。)
  方志誠依然保持著晨練的習慣,五點左右便出門繞著縣委招待所附近的路慢跑一圈。縣委招待所附近有一處林蔭道,道路平整,是一處跑步的極好之地,方志誠深吸兩口氣,加快步伐,往前沖刺了數十米,直到小腿酸脹,才減緩速度。站在旁邊的石欄邊,做了幾個拉伸動作,方志誠眼前一亮,只見一個秀發披肩,身材高挑,步幅不大但步頻極快的女子,從眼前閃過。
  竟然是戚縣長,她昨天下午不是因為高燒住院的嗎?怎么今天一早便回來了,方志誠暗嘆這戚縣長還真夠拼的。
  戚縣長名叫戚蕓,今年二十九歲,是省里下派的掛職干部,分管科教文衛工作。她這個人比較沉默,在招待所住了半年時間,與服務員沒說幾句話,所以方志誠也沒能從那名服務員口中掏出更多的信息。
  戚蕓突然捂著額頭,扶著一棵樹停下腳步。方志誠猶豫片刻,終究還是跟了上去,輕聲問道:“戚縣長,你沒事吧?”
  戚蕓轉過身,疑惑而疲憊地看了一眼方志誠,擺了擺手,道:“我沒事。”戚蕓并不認識身后陌生的方志誠,雖說昨晚戚蕓與他見過面,但那時候處于高燒狀態,幾乎忘了發生的一切。不過,她只走了數步,便身體一晃,幾欲跌倒。
  方志誠連忙扶著戚蕓,擔心道:“你昨天不是剛住院的嗎?怎么身體還沒有康復,便回來了?”
  戚蕓微微一愣,盯著方志誠的臉看了一陣,終于想起昨天下午的事情,虛弱道:“你是新來的招商局長?”
  方志誠點點頭,苦笑道:“昨天下午我們已經見過面了,要不我把你送回醫院吧,你現在狀態很差,若是想要上班,那肯定不合適。”
  戚蕓搖了搖頭,堅持道:“沒事,稍微休息一會,便能好。謝謝你的關心。”
  方志誠見戚蕓如此倔強,不禁覺得無奈,暗忖自己怎么遇見這么一個女強人。轉念一想,終究還是打定主意,不能讓戚蕓強撐下去,方志誠伸手攔住了戚蕓,然后將她往肩上一抗,轉身便往街道上奔跑而去。
  “你這是做什么?”戚蕓沒有反應過來,等方志誠跑了好幾步,才想起要反抗,只是身上軟綿綿無力,根本無法使力。
  “我是在救你!”方志誠不容置疑地說道。
  大約過了二三十分鐘之后,方志誠將戚蕓送回醫院,戚蕓再次進入昏迷狀態,醫生對她進行了初步檢查,認定戚蕓有輕度肺炎的癥狀,若是還強撐著,極有可能更為嚴重。
  等戚蕓進了病房,方志誠暗嘆了一聲,看來這個年代不缺乏焦裕祿式的官員,只是沒有被挖掘出來而已,戚蕓便是一個極好的典型。
  折騰了一陣,已然到了七點多,方志誠回去簡單沖了個澡,然后便趕往辦公室上班。
  方志誠沒有直接進入自己的辦公室,而是在每個科室的外面兜了一圈。雖說昨天他已經與所有人見過面,但還是有幾個人沒有認出方志誠,竟然堂而皇之地在玩游戲,或者吃零食閑聊。
  王崇抖著腿,叼著一根煙,手指如飛的操作著,與旁邊的一位二十三四上下的妙齡女子,玩笑道:“謝萌萌,昨天晚上來接你的車換了,莫非又換老公了?”
  謝萌萌放下草莓牛奶,掏出化妝鏡,用手指理了理柳眉,輕嘆道:“我也想換老公呢,可惜沒那個好福氣。昨天那車是我閨蜜男朋友的,四十多萬的車,我老公才舍不得給我買呢!”
  王崇聳了聳肩,提杯了喝了一口茶,發現身后站著一個年輕人,凝眉道:“請問你找誰?”
  方志誠擺了擺手,淡淡道:“我不找誰,只是隨便看看而已。”
  王崇正準備說,你以為招商局是菜市場呢,想看就看,只見謝萌萌瞧出不對勁,給自己使眼色,連忙調整了個姿勢,將游戲退出。
  方志誠微微一笑,沒有說任何話,轉身出了招商二科,往三科行去。
  “剛才那家伙誰啊?好像有點眼熟。”王崇愣愣地望著謝萌萌道。
  謝萌萌無奈地搖頭,苦笑道:“新來的局長,你也太不注意了吧。”
  “啊?”王崇仰天長嘆了一口氣,“你說我是不是被打入黑名單了?”
  謝萌萌撇了撇嘴,譏笑道:“你王大公子又怎么會在乎這個?”
  王崇嘿嘿笑了兩聲,道:“當然在乎,我有那么沒皮沒臉嗎?”
  謝萌萌低聲道:“鄒局長,會罩著你的,怕什么。”
  王崇微微一笑,很快將之前發生的事情拋之腦后,然后點開游戲,登陸進去,繼續狂點鼠標。招商局這個新部門,雖然在縣政府的地位不怎么樣,但大多是關系戶,要靠過硬的人脈資源才能進入,王崇的父親是漢云縣組織部部長,這里對于他而言只是個跳板,指不定明天便要換到其他地方去發展,所以王崇的表現,也就如此隨意。
  方志誠進屋喝了一杯茶之后,打電話給綜合工作科,吩咐半個小時之后,召開領導班子會議。十點半,李卉、鄒郁、郭鶴三人進入辦公室,方志誠早已泡好了茶,給每人泡了一杯。
  鄒郁喝了一口,笑道:“方局長,你的茶葉哪兒買的?真好喝。”說完,漂亮的眸子在方志誠的臉上滴溜溜轉了一圈。
  方志誠擺了擺手,淡淡笑道:“等會鄒局長帶點茶葉走,便是。”
  鄒郁咯咯笑了幾聲,嫵媚道:“那多不好意思。”
  見鄒郁如此公然挑逗方志誠,李卉臉色有點不太好,清咳一聲,道:“不知今天會議的議題是什么?”
  郭鶴則坐直身體,眼神飄逸,仿佛沒注意到辦公室內的氛圍變化。
  方志誠暗忖這招商局的三人,還真有意思。鄒郁風騷,李卉冷眼,郭鶴清高,不過,他們都有共同的特點,表面上很尊重自己,其實骨子里都沒有把方志誠看在眼中。
  畢竟方志誠太過年輕了,二十歲出頭,即使是市委書記那又如何?
  方志誠放下茶杯,目光在三人臉上逡巡了一個來回,沉聲道:“召開這個會議,主要是向大家摸摸底,第一,招商局現在的工作進展究竟如何,工作報告中提到每年招商引資八十億元,現如今究竟到位多少?第二,招商局現有的管理模式,是不是存在漏洞,有沒有具體的改進方法?”
  郭鶴皺了皺眉,輕聲道:“招商局今年六月份剛剛成立,八十億是明年的工作量,今天主要做基礎準備工作。”
  方志誠不悅地揮了揮手,淡淡道:“也就是說,今年咱們招商局只是做準備工作,一點實際業績都沒有做出來?”
  李卉見方志誠言語咄咄逼人,緩緩道:“方局長,您才來局里,可能不太了解咱們局里的情況,縣里分管招商的孔副縣長也是認為,今年主要以籌備為主,明年三四月份,再開始甩開膀子放肆干,爭取明年年底作出成績。”
  李卉這幾句話,看似溫柔,其實綿里藏針,第一諷刺方志誠新官乍到,不了解具體的情況瞎指揮;第二搬出分管副縣長來壓方志誠的氣勢,讓他知道一山還有一山高,不要因為自己是局長,便可以隨意折騰人。
  方志誠從李卉的口中也揣摩出幾分意思,暗忖原來李卉的靠山不是別人,怕便是分管副縣長孔家彬。
  方志誠冷笑了兩聲,沉聲道:“那先不提今年的工作實績,那么我再問一句,既然今年大家都在做籌備工作,那么大家備戰的情況如何了呢?”
  言畢,方志誠掏出手機,點開相冊,拋給了鄒郁。鄒郁一瞧,臉上蒙了一層陰霾,原來王崇打游戲,謝萌萌化妝的場景,被拍得清清楚楚。招商二科是她主要負責的科室,上班時間,下面的人游手好閑,她臉上自然要掛不住了。
  方志誠笑了笑,又翻了幾張照片,李卉與郭鶴頓時都說不出話了。
  “同志們,備戰也不是這么備的,現在招商局養了一群懶兵,上班看報紙、打游戲、嗑瓜子……這種行政風氣怎么能凝聚戰斗力,我想若是孔副縣長看到咱們現在招商局的情況,怕是不會容忍吧。”方志誠一邊說著,一邊目光如同刀芒,使辦公室的氛圍變得壓抑起來。
  方志誠一開始提起八十億,主要是露個破綻,讓幾位副局長表達對自己的輕視,其實他的最終目的,要指出現在的招商局管理存在極大的問題。
  這就猶如兩個人對打,故意露出個空門,實際上早已準備好后招,只等你送上門來,給你不經意的重擊。
  方志誠讓李卉三人誤以為自己不熟悉招商局的情況,不了解今年的工作重心,其實只是為了提出辦公室風氣不正做鋪墊。
  方志誠不經意之間,露出了老辣的一面,讓李卉等人頓時意識到這個年輕的招商局長,不是個好惹的人物,他預判準確,早就猜到對方的反應,故意拋出誘餌,然后順勢而上,讓對方落入全套以至于無法下臺,邏輯實在縝密無比。
  鄒郁態度連忙轉變,嘆氣道:“方局長,請放心。我等會便去收拾這幫小崽子,讓他們端正工作態度。”
  方志誠搖了搖手指,淡淡道:“‘收拾’就不用了,讓涉事的幾人,從哪兒來,回哪兒去吧。”
  “……”
  連一向風輕云淡的郭鶴,此刻也忍不住瞪大了眼睛,暗忖這新局長不是來真的吧?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