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169 自導自演一場戲

行李早已放在角落里,方志誠先將房間搜查一遍,發現沒有問題之后,然后找到一塊干凈的布,將桌椅柜櫥逐一擦拭,才將行李取出,有條不紊地將衣物擺放好。
  方志誠是一個有潔癖的男人,來到新的地方,若是不整理一番,心情會極其焦躁。看著被疊成方形的衣服,方志誠終于心情舒緩了許多。
  前后大約折騰了一個多小時,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走過去取了電話,發現是秦玉茗打來的,這才想起自己忘記承諾,到了東臺,要給秦玉茗打電話報平安了。
  “志誠,還習慣嗎?”秦玉茗剛剛從教室歸來,總覺得放心不下,于是給方志誠撥打了電話。
  方志誠直挺挺躺在床上,分開腿,吁了口氣,撒謊道:“剛安定下來,正準備給你打電話呢,你這就打過來了,咱倆這是心有靈犀嗎?”
  秦玉茗呸了一聲,啐道:“若是我不給你打電話,怕是你都把我給忘了,真是個沒良心的家伙。”
  方志誠撓撓頭,暗忖秦玉茗還真敏感,自己的心思被她拆穿,竟然不知哪里露出了破綻。人與人相處久了,會形成默契,一個眼神,一個用詞,可能會透露信息,秦玉茗如今算是對方志誠最為了解的人。
  方志誠如實解釋道:“上午被一幫人圍著,中午應酬又費了好長時間,剛剛把房間收拾了一下,忙暈了,所以才沒給姐打電話,還請見諒。”
  秦玉茗“嗯”了一聲,見有人敲門,不能多說些什么,便囑咐道:“出門在外,安全第一。你先休息一下吧,我有事要去忙了。”
  掛斷了秦玉茗的電話之后,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想起自己與佟思晴的糾葛,他內心對秦玉茗還是有著很強烈的愧疚感,兩人沒有對外公開戀人關系,但方志誠早已將秦玉茗視作愛人,但與佟思晴陰差陽錯發生關系,這對于他而言,那是一種致命的誘惑。
  即使知道那是不對的事情,但方志誠還是忍不住與佟思晴保持若即若離的關系。
  正思緒紛飛之間,鐘揚撥打電話過來,他如今也在東臺縣,正調查夏光明自殺案,他知道方志誠今天上任,確定道:“誠少,到東臺了沒有?”
  方志誠踱步走到床邊,望著窗外陌生的風景,笑道:“剛剛安穩下來。怎么?那個案子有進展了?”
  鐘揚嘆了一口氣,滿臉郁悶之色,道:“別提了,線索很多,就是漫無頭緒,不知道從何處下手。市委那邊催得又急,我都快被逼瘋了。”
  方志誠笑了笑,道:“那你還不趕緊去查案,跟我說這么多話,可是會浪費時間的哦。市委給你們的時間不多,若是沒有按照要求,恐怕是要受處罰的。”
  鐘揚擺了擺手,嘆道:“不是想從你這兒來找靈感嘛,你腦袋比較靈活,要不幫我分析分析?”
  方志誠苦笑道:“破案子,那可不是我的專長。”
  鐘揚不失時宜地拍了方志誠一個馬屁,低聲道:“你是天才,比我這個老刑偵專業多了,若不是你,丁能仁那么老奸巨猾的一個家伙,怎么可能會露住狐貍尾巴?要不轉行搞刑偵吧,絕對是個高手。”
  方志誠摸了一會下巴,試探道:“你小子,就別跟我打馬虎眼了,晚上想聚一下,直接說便是,繞這么多彎子做什么?”
  鐘揚嘿嘿笑了兩聲,旋即說了地點和包廂號,方志誠記下之后,隨后進浴室沖了個澡,換了一身干凈衣服。洗完澡之后,喉嚨發干,方志誠便提著熱水壺,走到前臺,與服務員問了打熱水的地方。服務員知道住在這層樓上的人,一般都是掛職干部,便帶著方志誠去茶水間沖好了熱水。
  女服務員看年紀不超過二十歲,樣貌清秀,身材纖長,雖說沒有市委招待所服務員那般風情萬種,但多了一層清純的氣息。不過,這只是表象而已,方志誠知道但凡能進入縣委招待所的,都有一定的關系,很多服務員都是想靠著這層關系,抱住大腿,然后飛上枝頭變鳳凰。
  “我們那層樓上,還住著哪些領導?”方志誠順口問道,既然要在東臺縣打持久戰,自然要調查清楚左領右舍的情況。
  女服務員似乎很羞澀,不太敢看方志誠的臉,柔聲道:“政府有兩名副縣長都住在那層,此外,也有工商局與財政局領導的房間,不過他們很少過來住。”
  縣委招待所對外營業,住這層樓的大都是掛職干部,因為是外地人,在東臺沒有地方住,所以由縣委組織部統一安排住宿,這些官員有市委下派掛職的,也有省委下派掛職的,另外,還有下面鄉鎮上調掛職的。一般來說,縣里在安排房間時,會根據對方的職務及級別分配住房,比如方志誠這套一室一廳的套房,若是普通掛職人員,是無法享受這種待遇的。
  方志誠見熱水壺滿了,提醒了一句,女服務員似乎有些走神,連忙用木塞蓋住了水壺,連聲道歉。方志誠從她手中取過熱水壺,搖手感謝,隨后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進門之后,方志誠發現有點不對勁,門口多了一雙棕色的皮靴,右手邊的柜子上擺放著一只乳白色的挎包。他皺了皺眉頭,往臥室行去,只見一個俏麗女子,躺在自己的床上。
  “這是怎么回事?”方志誠微微一怔,下意識往后退了兩步,又見那女子痛苦地輕哼出聲,大致反應過來,這女子很有可能是發高燒,因為神志不清,走錯房間了。
  女子穿著職業裝,黑色的外套解開放在一邊,上半身是一件白色的蕾絲邊襯衣,領口的鈕扣被街開了三枚,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膚,下半身套著一條窄邊黑色短裙,肉身的絲襪將兩條修長的**包裹得緊繃而嫵媚,讓人忍不住流連逡巡。
  人分為三六九等,單憑外貌與氣質,便能大致判斷對方的身份。躺在床上的女人絕對不是俗物,所以方志誠根本不會將她往流鶯那一類人的方向去聯想。
  方志誠湊了過去,發現女子樣貌姣好,皮膚緊繃而有彈性,論年紀比自己大不了兩歲,他伸手在女子的額頭上摸了一把,果然有些燙手,搖了搖那女子,發現她努力睜開眼睛,很快又闔上。方志誠暗忖這女子若是不趕緊急救,怕是要鬧出大事,便喊來了方才在樓下遇見的服務員。
  服務員見到那女子,很是吃驚,嘆道:“這不是戚縣長嗎?”
  方志誠歪著頭,狐疑道:“戚縣長?”
  服務員點頭,介紹道:“去年下派掛職的副縣長,在這棟樓上住了很長時間,平常工作很辛苦,經常加班到深夜,原先你的房間是戚縣長的,后來縣委調整了一下,她現在應該是住在你的隔壁。”
  方志誠恍然大悟,房間的擺設細節之處,應該能瞧出曾經被一個女人長期住過,比如衛生間的浴缸、坐便器,這些常人很難注意的衛生死角,都被處理得極為干凈,即使專業的招待所服務員也無法做到那么細致。
  戚縣長因為勞累過度,上樓之后昏昏沉沉,按照習慣摸進了自己的房間,現在因為高燒太過嚴重,怕是已經失去理智了。
  方志誠便從皮包里摸出了手機,撥通了110,未過多久,縣醫院便有救護車趕來,然后將戚縣長送往醫院急救去了。
  送走了戚縣長之后,時間已經到了五點左右,方志誠手機響起,鐘揚在樓下等待。他下樓之后,發現鐘揚坐在轎車后排,便擠了進去,打趣道:“人生第一次坐警車啊。”
  鐘揚擺了擺手,笑道:“警車還是盡量少坐為妙,經常坐警車的,都不是好人。”
  “包括你嗎?”方志誠笑問。
  鐘揚點點頭,笑答:“我本來就不是好人。”
  隨后鐘揚給方志誠介紹坐在正副駕駛位置上的兩人,都是東臺縣公安局的工作人員,曾經多次與鐘揚合作過案件,交情頗深,一個名叫東方武,一個名叫張東。東方武年紀將近四十多歲,眼角有一個很深的刀疤,而張東身材很瘦,如同吸過毒一般。方志誠擅長與人交談,幾句話便與兩人熟絡了。
  拐進了一個幽深的院子,風騷的老板娘過來招呼,張東在她屁股上摸了兩把,東方武見方志誠面色驚詫,笑道:“那是張東的相好,背著她老公,兩人廝混多年了。”
  方志誠搖頭苦笑,跟著進了二樓雅間,過了片刻,張東的相好帶著兩個穿著開衩旗袍的年輕女子上來給四人斟酒,方志誠看在眼里,暗忖這應該是特別服務,若是一般客人過來,鐵定沒法受到這種待遇。
  坐下喝了幾杯,方志誠不多言,聽三人討論夏光明之死的玄機。
  如同方志誠所料,夏光明絕對不可能自殺,而發現他尸身的那個房間,也不是案發第一現場。當夜有人離賓館不遠的一條石橋,聽到了激烈的爭執聲,不過調查組并未在那里找到蛛絲馬跡。
  想要偵破案件,第一現場非常重要,因為那里可能遺留大量的證據與線索。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