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168 打哪來便回哪去

方志誠在市委組織部副部長王輝的陪同下,來到東臺縣委組織部報到。按照正常流程,正科級干部下派掛職鍛煉,是由副處級組織干部陪同,而王輝是常委副部長,行政級別為正處級,由此也反映了市委對方志誠的高度重視。
  因為市委組織部的來人規格很高,所以東臺縣接待人員的級別也水漲船高,分管黨群工作的縣委副書記趙和平熱情地接待了方志誠與王輝。
  官場上向來講求職務對等,市委組織部比東臺縣委的級別還要高上一籌,趙和平的級別不過副處級,勉強能夠與王輝搭得上話。等眾人在小會議室內坐定之后,趙和平輕聲解釋道:“錢書記在省里開會,孫縣長去市外考察,所以兩位領導都不在東臺,委托我接待王部長一行。”
  王輝談吐儒雅,氣度從容,吹了吹浮在水面的茶葉,喝了口濃茶,道:“志誠同志是宋書記與邱部長均十分看重的人才,這次他能來到東臺縣,對于東臺是一個大好事,還請東臺縣委班子務必人盡其才。”
  趙和平偷偷地看了一眼方志誠,只見他面帶笑容,不卑不亢,暗忖果然如同資料中所顯示,看似年輕,其實性格沉穩,連忙笑道:“請王部長放心,縣委對于方志誠同志的工作,一定竭力支持。現在東臺招商引資工作處于停滯階段,正希望有這么一個年輕能干的青年干部,來幫東臺的招商引資工作挑起大梁。”
  方志誠微微一笑,輕聲道:“我不太熟悉基層工作,以后若是做得不對的地方,還請趙書記多多指點才是。”
  趙和平暗忖方志誠還挺禮貌,不僅沒有露出傲氣,反而表現出謙和的態度,對他升起了好感。畢竟方志誠是宋文迪身邊的貼身大秘,若是以后借著方志誠搭上宋文迪這條線,對自己的前程,也是一件好事。
  趙和平暗下主意,有空要與方志誠多相處相處,爭取將他發展成自己這邊的人。
  如今東臺縣的局勢頗不明朗,常務副縣長夏光明自殺案發生未多久,正處于謠言滿天飛的時候,以趙和平混跡東臺官場多年的經驗,這是風雨欲來的前兆。
  東臺縣縣委班子一二把手之爭,從暗地較勁轉為明面爭鋒,而自己這個排名第三的人,想要在風暴之中獲得最大的利潤,必須要尋找到強大的靠山。
  銀州市如今最有權力的人物,無疑是市委書記宋文迪,至于宋文迪之下,并非市長張國鑫,而是坐在王輝身邊從容沉穩的年輕人。市委書記大秘方志誠,被人稱為銀州第一大秘,據說與遠在燕京的寧家有著牽扯不斷的關系。若是能與他培養好不錯的關系,那是暫避風波最好的選擇。
  在組織部坐了片刻之后,趙和平便帶著方志誠等人前往招商局。
  東臺縣委與縣政府在一個大院內,前幾年剛剛修繕過,所以整體布局給人一種大氣的感覺。不過,招商局卻是大院內的一個偏僻小樓里,從外表看上去,顯得有些陳舊,由此也可見這個剛剛成立的新部門,在眾多部門的待遇并不是很好。
  趙和平見王輝下意識地皺了皺眉,知道他對招商局的辦公環境不滿意,連忙說道:“招商局今年剛剛成立,大院內暫時騰不出地方,所以只能暫時委屈一下他們了。”
  王輝看了一眼方志誠,嘆道:“方秘書,此行任務不輕啊。”
  王輝下意識還是喊方志誠在市委的職務,同時也是在暗示趙和平,方志誠這個新任的招商局長,不同尋常,是市委書記的秘書,縣委的領導還是得給方志誠幾分面子才是。把他管轄的部門,安排在這么一個不起眼的地方,這不是磕磣人嗎?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條件不夠,那就得創造條件。歡迎王部長再過半年來視察,到時候一定會讓王部長刮目相看。”
  方志誠的言外之意很明顯,部門地位是否過硬,還得自己爭取才是。招商局剛剛成立不到數月,沒有實際的業績做出來,自然很難受到重視。方志誠同時也暗自給王輝立了一個軍令狀,半年之內要讓招商局的作用凸現出來,讓眾人刮目相看。
  王輝滿意地點點頭,他一路行來,與方志誠聊了不少,逐步認識到被稱為市委二號首長的方大秘,絕非浪得虛名。雖然方志誠很年輕,但他言談舉止及內涵修養,均要超出普通官員一大截。做組織工作的人,都有一雙慧眼,他隱隱能感到方志誠身上與眾不同的潛力。
  在縣委書記趙和平的介紹下,方志誠與招商局的成員見了面。招商局一起有二十多人,年齡兩極分化嚴重,第一類人年齡大多超過四十歲,原先是各個部門的官油子,被安排進入招商局,坐等內退;第二類人與方志誠的年齡一般大小,剛踏入社會之后,沒有什么工作經驗,想以招商局作為跳板,再謀發展的人。
  局領導班子成員總共四人,一正三副。黨組副書記、副局長李卉三十一二歲,分管機關財務和招商一科的工作;協管黨務、政務、紀檢、工會、計生、綜治、檔案、人事、老干關協等工作;重點對接、服務東臺經濟技術開發區招商引資工作;協調、服務城郊鄉、雙潭鎮、徐家橋鄉、島津鄉招商引資工作。
  副局長郭鶴,分管外資服務科(招商三科)工作;協管督查指導科工作;重點對接、服務梅水鄉鎮工業集中區和相關鄉鎮、縣直部門招商引資工作。
  副局長:鄒郁,分管招商二科工作;重點對接、服務湖洲新區招商引資工作;協調、服務白鹿橋鄉、四家鋪鄉、張家灣鎮、湖洲鎮招商引資工作。
  而方志誠為黨組書記,局長,主持全面工作。
  方志誠對領導班子的性別比例暗自留心,除了婦聯之外,一般其他機關的領導班子,都以男性為主,主要是因為男性官員在仕途上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而東臺縣招商局的結構比例,充分意識到女性在招商引資過程中的重要作用,所以四名成員,有兩名都為女性。
  不過,女人多了也不盡是好事。女人的心思細膩,感情復雜,若是多了之后,容易導致內斗。方志誠偷偷瞄了一眼李卉和鄒郁,這兩人明顯憋著一股氣,在暗中較勁。
  至于郭鶴,方志誠還瞧不出太多明堂。
  郭鶴身材高大,不像一般中年官員那般臃腫,大肚便便,反而給人一股沉穩干練的感覺。他談吐清晰,字正腔圓,幾句話一說,便能讓人認定,這是個招商引資的人才,不過為何排名會在李卉之下呢?
  這耐人琢磨。
  方志誠浸淫官場一年多,已經摸索出了一套察言觀色的學問,尤其是跟在宋文迪鞍前馬后,從一些細枝末節,便能琢磨出對方的心態與用意。
  中午,縣委招待所早已定下飯局,一方面是為了宴請王輝,另一方面是給方志誠接風洗塵,除了招商局的三位副局長之外,還有縣委組織部的數人。王輝一開始不喝酒,不過挨不住眾人相勸,終究還是喝了不少。
  當初夏光明在組建招商局的時候,有一個硬性規定,想要進招商局,必須要真功夫。白酒不能低于一斤半,紅酒不能少于三瓶。李卉等人雖然是女將,也是巾幗不讓須眉。鄒郁顯然想要攀上方志誠,酒桌上毫不掩飾,對著方志誠又拉又扯,。
  至于方志誠,早就預料這是一場硬仗,喝到一半,找了個借口,偷偷跑到三樓歇息了半個小時,等回到酒桌,已然到了下半場,方志誠再稍微推脫一下,便巧妙過關。
  不過,方志誠如此圓滑老練,絲毫不拉地落入李卉的眼中,她臉上雖未表現出什么,但心中自然是百般不快。
  這頓飯吃到兩點左右,趙和平陪同王輝去五樓泡澡,方志誠便跟著李卉來到縣里給安排的房間。這是一間一室一廳的套房,中等裝修,電視機、洗衣機等一應俱全,唯一的缺陷是少了廚房,若是想要下廚的話,怕是不能夠。
  李卉將方志誠送到門口,沒有跟著進去,輕聲道:“方局,你今天就暫時休息一下吧,下午局里還有工作,我就不陪你了,若是有什么需要,可以給我打電話。”言畢,李卉將名片壓在門口的桌子上。
  方志誠點了點頭,目送李卉離開,只見她輕搖身姿,步態優雅,忍不住嘆了一口氣,若是沒有提前調查到李卉的個人資料,自己或許還真被這個外表從容的女人給欺騙了。
  李卉絕對不簡單,前招商局長黯然離開,常務副縣長夏光明自殺,外界傳言,都與這個女人有著牽扯不清的關系。
  若是李卉真有問題,那么自己無疑現在就得關注她的一舉一動,否則若是被這條美女蛇給咬上一口,當真是追悔莫及。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