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166 沒有地位的衙門

宋文迪注定會成為銀州歷史上留下名字的人物,秦淮重機在市委諸多部門的協調運作之下,于2005年11月成功登紐交所。上市之后,秦淮重機的股票單日價格飆升百分之九十,募集資金達20億美金。
  因為海量資金注入及上市效應的刺激,秦淮重機生產線被盤活,同時開始涉獵重型機械領域的服務領域。
  秦淮重機成功上市之后的發展重心,已不僅僅滿足于產品制造,開始逐漸往營銷渠道涉獵:其一,全國建立近百家重機營銷服務網點,經營業務涉及重機及配件的銷售、修理、保險、租賃等;其二與國內外數十家一線重機品牌達成戰略合作關系,取得全國經銷權。秦淮重機從一個制造型企業,逐步往服務型方向發展。
  隨著全球經濟結構變化,生產型企業注定從暴利時代轉變為薄利時代,而在這個關鍵的轉折點,營銷平臺一步步走到臺前。秦淮重機名義上是重機制造企業,開始轉型向重機的服務領域轉型,這是一個非常有創意及前瞻性的創舉。
  若能控制了渠道,那么便能將生產企業的資產轉為自己的周轉資金,通過龐大的周轉資金,不僅可以盤活營銷渠道,甚至還可以轉向其他暴利的產業進行投資。
  這個創意源于如今炙手可熱的家電連鎖行業。其實家電連鎖行業本身并不生產家電,它只是利用各大家電生產商的產品,搭建一個豐富的家電集中地,這樣便控制住了家電生產商的銷售渠道,在談判時,通過無形的渠道優勢,獲得豐富的資源。
  按照這種思路,未來的秦淮重機將在全國建造數十個重機產品大市場,但凡有重機需求的企業,便可以在這個大市場內購得自己需求的產品。同時秦淮重機可接受定制服務,按照企業自己的需求,制造特定的重機產品,同時提供售后服務,幫助客戶打消后顧之憂。
  徐鵬因為在上市過程中承擔重任,作出貢獻,展現才華,一舉成為秦淮集團的核心管理層,同時因為上市股權分配,成為身價千萬的富翁。國有企業改制,雖然砸碎了徐鵬的鐵飯碗,但讓他改頭換面,成為了一個成功的商人。
  徐鵬的兒子過十歲生日,在金盛酒店擺了三十多桌,并邀請方志誠參加。方志誠被安排在主桌,在座其他人都是秦淮重機如今的高層,隨便挑一個出來,都是身價千萬的人物。
  原先眾人見方志誠年輕,都不以為意,經過徐鵬介紹之后,頓時對方志誠另眼相看。宋書記的秘書,那可是了不得的人物,紛紛起身給方志誠敬酒。于是生日宴會還沒進行半個小時,方志誠便頭昏眼花,趕忙往廁所跑。
  方志誠在衛生間嘔了一陣,出門洗了一把臉,正準備拿抽紙,卻見徐嬌笑盈盈地站在身邊,手里遞過紙團。方志誠苦笑著接過,輕嘆道:“等會得找個機會悄悄溜走,不然今天得爬走出門了。你等會跟你哥打個招呼吧。”
  徐嬌翻了一個白眼,見方志誠嘴角還有水珠,又撕了抽紙,給方志誠擦拭了一把。方志誠頭腦昏沉,沒反應過來,但是還覺得兩人的動作太過親昵曖昧了一些,訕訕地笑了笑。
  徐嬌輕聲抱怨道:“怎么?難道覺得不好意思?”
  方志誠聳聳肩,輕聲道:“我臉皮雖厚,但也知道分寸,這大庭廣眾的,周圍都是你的親戚,若是看到咱倆那樣,可得壞你名聲了。”
  徐嬌輕哼一聲,不悅道:“你啊,就是怕我纏著你……”言畢,她轉過身,往外走,
  方志誠發現徐嬌身姿輕盈了不少,心中一蕩,便放緩了步子,跟在徐嬌的身后半尺處。
  徐嬌突然停下腳步,兩人差點撞在了一塊,方志誠苦笑道:“你又怎么了?”
  徐嬌眼圈似乎有點紅,垂下眼瞼,輕嘆道:“聽說你要離開銀州了?”
  方志誠微微一怔,撓頭笑道:“玉茗姐告訴你的?不過只是去下面縣城掛職而已,又不是永遠不回銀州了!”
  徐嬌抬起眸子盯著方志誠清秀白皙的臉掃了掃,道:“我只是氣你為什么沒有告訴我。”
  方志誠從徐嬌的語氣中聽出滿滿的情意,不敢多想,輕嘆道:“這不是還沒有確定嗎,等通知下來之后,我才打算逐個通知朋友們的。”
  徐嬌哀怨了一聲,勉強擠出笑容,嘆道:“你啊,就沒有把我當做自己人……”
  說完,徐嬌轉過身,快步出了衛生間,留下方志誠呆滯的身影。
  徐嬌不知道自己與秦玉茗的關系嗎?她為何還要對自己表現出如此親昵的態度?方志誠很難猜到徐嬌的心思,不僅連連苦笑。
  感情這回事,誰又能說得明白,方志誠越是對徐嬌拒絕,越讓她感到彌足深陷。徐嬌知道方志誠與秦玉茗的關系,但她還是忍不住在每個夜晚去想方志誠,這源于人內心的本能,即使知道這是一個錯誤的想法,也難以改變。
  方志誠沒有再回到座位上,出了酒店門口,給徐鵬發了一條短信,徐鵬沒有回復,定是在忙,方志誠琢磨著就這么低調地離開吧。
  剛掏出鑰匙,準備打開車門,身側傳來一陣香風,方志誠側臉一看,苦笑道:“你怎么也跟著出來了?”
  徐嬌將鑰匙套在指肚上繞了兩個圈,輕嘆道:“四下找了你一圈,發現你失蹤了,便跟了過來。你喝了那么多酒,可不能開車了,還是我送你回去吧。”
  方志誠歪著腦袋,疑惑道:“你會開車?”
  徐嬌點點頭,笑道:“你也太不關心我了,我上個月拿了駕照,周末便準備去提車。”
  方志誠將車鑰匙塞到徐嬌的手中,頷首笑道:“美女當司機,我的榮幸。”
  徐嬌果然是新手,動作一點也不熟練,方志誠拉開副駕駛位置下方的拉鉤,半躺下來,笑瞇瞇地望著徐嬌操作。
  “你這個車太爛了,一點也沒有教練車好開。”徐嬌終于發動車子,紅著臉抱怨了一句,然后車速以三十碼左右,緩緩駛出。
  “哦?”方志誠沒好氣地輕嘆道:“徐大美女發話了,明天我便去改裝一下,參考教練車那般,把車子從里到外翻新一遍。”
  徐嬌甜甜地笑了一聲,下腳卻是過猛,油門轟了一聲,車速飆到了四五十碼,方志誠觸不及防,被嚇了一聲冷汗,在瞄向徐嬌時,只見她滿臉歉意,吐著舌頭與自己打招呼。
  方志誠無奈地搖了搖頭,暗嘆:“我終于知道這世界上最能醒酒的藥方是什么了!”
  “什么?”徐嬌疑惑道。
  “新手開車,然后讓我這樣膽小的醉鬼坐在副駕駛,被多嚇幾次,保證一會兒便能清醒了!”方志誠聳肩苦笑。
  等徐嬌將自己送至小區樓下,方志誠又將徐嬌送到馬路邊,見她上了出租車,才返身回到家中。
  秦玉茗正躺在沙發上看電視,見方志誠滿身酒氣歸來,皺了皺眉,嘆道:“每次都讓你少喝點,不聽話。”
  方志誠湊到秦玉茗臉邊,“吧唧”了一口氣,嘿嘿笑道:“男人嘛,總得應酬。”
  秦玉茗將方志誠推到沙發上,然后從衛生間里打了一盆溫水,然后將毛巾遞給方志誠,方志誠抹了一把臉,覺得舒服了許多,突然想起,即將而來的調令,暗忖如此悠閑的好日子,卻是不多了。
  “茗姐,我去下面掛職,要不你陪我一起去吧?”方志誠將毛巾放在溫水里擰了一把,然后將之舒展開,搭在臉盆上。
  秦玉茗咬著紅唇,似乎在思考,瞄了一眼方志誠,見他嘴角帶著壞笑,知道他是在故意試探調笑自己,輕哼一聲道:“我巴不得你趕緊滾蛋呢,那樣我一個人自由自在,多么輕松。”
  方志誠露出一副失望的表情,可憐地說道:“茗姐,做人可不能這么沒良心啊。”一邊說著,一邊湊到秦玉茗的身邊。
  秦玉茗輕推了一把方志誠,低聲笑道:“離我遠點,身上一股酒味。”
  方志誠卻是伸手摟住了秦玉茗的腰,故意撅起嘴巴要去親吻,秦玉茗不依從,兩人頓時便糾纏起來。
  “滴滴滴……”一陣急促的電話聲響起,方志誠聽出是辦公電話,便松開了秦玉茗。秦玉茗連忙往后跳了三步,朝方志誠揮了揮粉拳,然后往衛生間去幫方志誠放洗澡水。
  方志誠取出手機,發現是王柯打來的,這么晚定是有什么急事,便踱步走到陽臺,接通電話。
  王柯語氣深沉,凝重道:“志誠,出大事了,夏光明自殺了。”
  “啊?”方志誠擰起眉頭,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夏光明是東臺縣常務副縣長,實權人物,而此次方志誠下去掛職的地點,便是東臺縣。所以王柯得知消息之后,第一時間告訴了方志誠。
  如此看來,東臺縣水深,可不是淺灘,而是龍潭虎穴,方志誠此次前去掛職,怕是沒有想象中那般順利。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