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164 東臺縣不是淺灘

(番外三:棋盤外戀思晴,可進2群:206123320欣賞,番外不影響全書的情節。另,感謝花兒兒兒兒兒的7張月票支持,感謝眾多書友的訂閱!)
  做完違背道德的事情之后,佟思晴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作為一個八歲小孩的母親,她真的無法接受自己方才經歷的一切,情感如同洪水猛獸一般,沖垮了自己的心靈防線。其實,她轉念一想,自己或許早就對方志誠芳心暗許,所以那一切才會如此水到渠成。
  不知不覺回味起方才的美好,她頓時下意識夾緊雙腿,感覺自己又開始濕潤起來。她在床上輾轉反側,終于還是起身,踱步走到陽臺上。
  月光從天空中灑落,為她略顯暗淡的妝容平添幾分嬌柔,她輕輕地撫平寬松柔軟睡袍上的幾處褶皺,目光從天際慢慢收回,黑亮的發絲隨著夏末初秋的風飄動,蓋住了她脖頸及下方大片雪白的肌膚,使得她宛如從仙界降臨的仙女,任何人看了,不會生氣褻瀆,而是想要保護這個充滿悲情的女子。
  “嗡嗡……”
  擺放在床頭柜上的手機震動了幾下,將佟思晴的思緒拉回現實。佟思晴漫步過去,點亮手機屏保,發現方志誠竟然發了好多字,分為數條短信。
  “不要打著傷痛的幌子,來解釋咱倆之間發生的一切。在我們倆身上發生的事情,歸根結底,還是源于內心深處,對于彼此的渴望。思晴姐,從第一次見面起,或許我就喜歡上了你,沒錯,就是那種男人對女人的喜歡,男人對女人的**。在那之后,我與你每次相處,或許都是朝著今晚發生的一切,潛意識地預謀著,當你撲向了我,我內心忐忑,同時也是喜悅的,因為這不是我內心深處,真正想要的嗎。而我從你的聲音感覺到了你骨子里的自由與奔放,從你身體的每一次緊繃,都能感受到靈魂共振的滋味。”
  “所以請不要用傷痛來作為借口,因為今晚是那么的美好。”
  “志誠,我恨你!”佟思晴回復了一條短信過去。
  “為什么?”方志誠很快的回復了一條短信過來。
  “因為你讓我背叛了婚姻,而且還覺得心安理得。”佟思晴發完之后,幽嘆了一口氣,閉上了眼睛。
  “這不怪你,因為換做任何人恐怕都會一樣。而且不會有人知道,這是我們的秘密。”方志誠安慰道。
  “不管有沒有人知道,我的心里都充滿了罪惡感,甚至害怕明天與你見面,我并非覺得對不起老李,而是覺得愧對孩子,愧對父母。”佟思晴抹了抹眼角,淚水不可遏制地流著。
  “思晴姐,千萬別這樣,那樣會讓我擔心你。”方志誠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跟你無關,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佟思晴拉了拉被褥,緊緊地裹在被子里,仿佛這樣才能減緩她心中的負罪感。
  “能和我無關嗎?以后有什么事情,我會幫你一起承擔。”方志誠很果斷地回復道。
  “睡吧,晚安。”佟思晴將這條短信看了好幾遍,然后默默地將所有的記錄刪除,嘴角終于浮現一絲淡淡的笑痕,也不知是喜悅還是悲涼,旋即很快酣然入夢。
  已婚女人的內心很強大,她沒法放棄自己的家庭和孩子,所以只能將今夜發生的事情,悄無聲息地隱去。
  方志誠坐在捷達車上,心情久久不能平靜,他第一次發現自己的變化太大了,與一年之前剛入職場的小心謹慎相比,如今卻是自信而有大膽了許多。
  自己竟然在佟思晴家中,與她發生了關系,這不僅讓方志誠感到不可思議,同時覺得刺激無比。
  “難怪不少已婚男女都喜歡婚外情,原來個中味道如此美妙。”方志誠回味著佟思晴在床上的百般妖媚,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吐出大片煙霧。
  他原本以為自己是一個意志堅定之人,但沒想到真遇上了那種情況,還是難免墮落了。
  官員的作風問題,是組織會重點考察的,方志誠彈掉了燒到煙尾的香煙,暗忖以后還是要注意,千萬不能敗在了女人的肚皮上。
  正準備推門而出,往家中行去,方志誠突然發現手臂上竟然有點麻癢的感覺,擼起袖子一看,只見一道深紅的血印留于其上,忍不住苦笑了一陣。想了想,他還是留在了車上,撥通了秦玉茗的電話。
  “志誠,怎么這么晚還沒回來?”秦玉茗的聲音充滿了擔憂與怨懟。
  方志誠良心不安,謙聲道:“姐,今天有點急事,晚上我就不回來睡了,你早點休息吧。”
  秦玉茗嗯了一聲,輕聲道:“注意身體,不要太辛苦。”隨后與方志誠又簡單說了幾句貼心的話,便掛斷了電話。
  望著三樓從客廳飄出的朦朧燈光關上,方志誠自嘲地苦笑,發動車子,行往趙清雅留給自己的那棟別墅。
  人總會因為生活環境的改變,不知不覺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方志誠已經不再是踏出大學社會的學生,已然成為一個精于謀算的老道政客,在權色交織的波云詭譎之中,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否始終堅持自己的本心。
  ……
  九月下旬的一天,方志誠剛下班,便見到了謝上校。謝上校輕聲道:“小方,我是受小姐的命令來接你的。”
  方志誠笑笑,與謝上校握了握手,“香草姐打電話通知過我,我們趕緊走吧,怕是要讓老人家久等了。”
  方志誠沒想到寧家老爺子竟然親口點名要見自己,盡管他臉上表現得異常鎮定,內心還是波瀾不斷,畢竟那可是共和國史上名垂青史的人物,如今華夏的中流砥柱之一。
  軍用吉普車性能極好,從銀州上了高速,再轉入市區之后,又行了一個多小時,最終拐入一個古樸幽深的大院,里面是前朝的建筑風格,青磚綠瓦,長廊如畫,庭院中央有一棵高大的桂花樹,散發著甜膩的芬芳,旁邊不遠處有座葡萄架,上面掛滿了翡翠如同瑪瑙般的葡萄。
  寧香草坐在葡萄架東側的一個石凳上,手持一本書籍,她梳著高高的發髻,穿著銀色布料金色圖案的高開叉旗袍,穿著肉色絲襪的**顯得苗條細長,因為看書的注意力太過集中,以至于并沒有發現院內多了一人。
  方志誠清咳了一聲,寧香草將目光從書本上收回,恬靜地點點頭,低聲道:“你來了啊?”
  方志誠“嗯”了一聲,最近這段時間幾乎每個月都會與寧香草見面,兩人已經有點熟悉,打招呼不再像陌生人見面時那般生澀。
  方志誠對寧香草的性格有點了解,知道這是個還沒從丈夫去世的悲劇中走出來的女人,性格難免孤僻了一點。畢竟喪夫之痛,對一個女人的影響實在太大。
  寧香草走在前面帶路,見方志誠目光聚集在葡萄架上的葡萄上,凄美地笑了笑,“這是當年我跟他一起種下的,以前一直沒有長果兒,沒想到他人走了,卻碩果累累了。”
  方志誠聽得暗自唏噓,輕嘆道:“香草姐,其實你換個角度來看,若是今年也沒長果兒,你會怎么想?”
  寧香草微微一怔,知道方志誠的意思,苦澀地笑道:“你說得沒錯,是我太過偏執,凡事都往他身上去靠了。其實這葡萄樹結不結果,跟他一個已故人沒有任何關聯!”
  方志誠點點頭,輕聲道:“主要你心里還掛念著他,睹物思人,任何事物都會與他產生聯想。”
  寧香草擺了擺手,苦澀道:“我也知道自己的狀態不好,但又不知該如何走出去。”
  方志誠踮起腳尖,探手摘了一小枝葡萄串,從上面取了一枚最大的,然后撕了皮,遞給寧香草,自己隨意含了一枚,淡淡笑道:“時間會沖淡一切,試試吧,味道應該不錯。”
  寧香草猶豫一番,放入口中,發現雖然有點酸,但泛著甜味,柔聲回味道:“原來一直看著,覺得賞心悅目,沒想到味道甘冽,竟然這么好吃。”
  方志誠笑笑,不再多言,暗忖寧香草真是個蕙心蘭質的女子,自己只是一個行動,便被她瞧出了用意,心道聰明如她,應該會很快能走出現在的陰影。
  大約又走了兩三分鐘,走入一件空闊的大廳,陳設談不上奢華,但充滿了拙樸的氣息,家具都由刻著年歲,泛著斑斕之色的紅木材質制作而成。
  穿著白色練功服的老者,正站立于中堂位置,手執一根玉桿狼毫,面色淡然,氣息渾厚,輕輕地抖動手腕,墨灑含香,幾個飄逸雄渾的字跡,便渾然而成。
  方志誠看到可以經常在歷史書內提及的老人,心中忍不住血液沸騰,寧老爺子比想象中要顯得和藹許多,因為在他的印象中,寧老應該是一個性格剛毅,寧折不彎的老人。而現實中,他須發皆白,穿著寬松的練功服,宛如謫仙一般,自有一股飄逸出塵的氣息。
  從他如今的狀態可以瞧出,盡管對華夏軍政兩屆依舊有著難以預計的影響力,但寧老已經幾乎不問世事,沒有俗事的干擾,才會有如此逍遙之姿。
  寧老瞄了方志誠一眼,伸手招了招,方志誠微微一怔,嘴角露出苦笑,沒料到寧老竟然想要自己來寫上一副字。
  都言字若其人,寧老怕是想以字來了解自己。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