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163 大丈夫無拘無束

(感謝帶雨梨花1957的萬賞,另求月票!)
  原本是佟思晴送方志誠回家,現如今方志誠又將佟思晴送回屋內,客廳內李德漢和佟孟遠還在聚精會神地于棋盤上廝殺,見兩人又折回來,只是隨口問了一聲,絲毫沒有注意到佟思晴哭腫了的雙眼。
  佟思晴見到床,撲進了被子里,嗚咽聲不斷,惹得方志誠不知所措,只能站在一邊,靜靜守候,同時下意識在房間里打量起來,床頭的正上方是佟思晴與李明學的婚紗照,佟思晴那時候很年輕,面容比現在清瘦一些,身材不似如今這般豐腴,李明學右手繞在她腰肢上,嘴角的笑容,總覺得有些言不由衷,不夠發自肺腑。
  時間會把無數人雕琢成腐朽,但在佟思晴身上,卻變成了藝術大師手中的刻刀,令她身上散發著迷人的嫵媚風情……
  方志誠忍不住搖了搖頭,暗忖自己真該死,佟思晴在床上悲慟哭泣,而自己卻是在想入非非。
  “思晴姐,你別哭了,等會李大哥怕是要回來了。”方志誠嘆了一口氣,輕聲勸道。
  “回來就回來,我還怕他?”佟思晴坐直身體,粉拳砸在了疊得方方正正的被褥上,發出一聲悶響。
  方志誠坐在床邊,安慰道:“既然你已經決定,不把事情鬧大,那就不要露出一絲破綻,否則還不如開誠布公地說出來。”
  佟思晴目光復雜,顯然猶豫不決,終究還是沒有下定決心。
  方志誠站起身,輕聲道:“有什么事,給我打電話吧,千萬不要沖動,做傷害自己的事情。”
  佟思晴深吸了一口氣,閉上雙眼,一滴淚珠掛在眼角,嘴邊痛苦地擠出笑容,道:“知道了,我不會犯傻的。”
  方志誠總覺得這么走,有點過意不去,便湊過去,在佟思晴的肩膀上拍了一下。他還沒有反應過來,佟思晴卻是如同被拍暈了一般,歪在了方志誠的身上。
  “思晴姐,你這是做什么?”方志誠感覺到佟思晴的手摸到了自己敏感的位置,一把抓住,不讓她繼續動作下去,警惕地問道。
  “他對我不仁,那我就對他不義。”佟思晴咬著紅唇,紅腫的眼眸泛著迷亂之色。
  方志誠搖了搖頭,本能地往后退了退,苦笑道:“思晴姐,你可不能破罐子破摔啊?”
  佟思晴面色一凝,苦澀道:“原來你是嫌棄我‘破’……”
  方志誠急著擺手,暗忖情緒紊亂的女人果然不可理喻,玻璃心脆弱無比,連忙解釋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思晴姐,外面李老和佟老都在下棋,若是咱倆在臥室里……那豈不是大逆不道嗎?”
  “莫非躲在別人家里,暗地里偷歡,那就理所應當了?”佟思晴十分激動,邏輯異常銳利,令方志誠竟然有種難以辯駁之感,“我就是要報復這個家庭,報復那兩個摧毀了我所有青春的人……”
  佟思晴當初嫁給李明學完全不是本義,是父親輩們定下的婚姻,佟思晴在大學談過一個男朋友,最終還是礙于家庭的壓力,最終順從地與李明學結婚。本性木訥,少言寡語的李明學外表看上去是一個好丈夫,好爸爸,其實佟思晴有苦自知,當李明學得知佟思晴不是處子之身之后,便一直嫌棄佟思晴,很少與她同房,偶爾為之,也極不成功。尤其是等孩子出生之后,那種事情便越來越少了。
  “思晴姐,我們這樣做,是不道德的。”方志誠守著腦海中的清明,克制著**,但男性的本能還是忍不住漫溢出來,隨時可能如同大河決堤,一發而不可收拾。
  佟思晴笑了笑,嘴角露出難以言喻的風情,低聲道:“男人不都喜歡這種事情嗎?做這種不道德的事情,莫非不是最爽的嗎?”
  “思晴姐說得還真有道理”,這念頭從方志誠的腦海劃過,他趕忙搖頭將之一掃而空,輕聲勸道:“今天這種環境,不適合,太有挑戰性了。”
  耳邊似乎還能聽見客廳內傳來的爭執聲,兩位老人定是因為棋盤上的交鋒,鬧紅了臉。
  “這樣吧,你躺著,我來弄,如果你忍得住,那今天就當我什么也沒說過……”佟思晴索性豁出去,“當然,若是你不答應的話,我也不知道自己會作出什么事情來。”
  “真的要這樣嗎?”方志誠見佟思晴一把抓住自己的手掌,已然放到了她豐軟的胸口,知道自己已經騎馬難下。
  他從佟思晴的目光中瞧出堅毅,品出些許弦外之音,這佟思晴真是被李明學給氣糊涂了嗎?莫非若是自己不順從佟思晴的意思,她會大喊一聲抓流氓,然后再將自己的衣服撕開些許,自己屆時怕是要跳進黃河洗不清了。
  佟思晴爬到了方志誠的身上,她猶豫了一下,然后輕輕地褪去了外面的罩衫,露出了瑩白的肌膚。佟思晴不止一次細細打量過自己的身體,她對自己的身材很有自信,曲線玲瓏,凹凸有致,豐腴而不失苗條,纖細柔美的腰肢,挺翹彈性的香臀,修長勻稱的**,宛如精美絕倫的藝術品。
  可惜,自己的丈夫李明學卻是視而不見,竟然在外面偷情。齊芳雖說姿色尚可,但與佟思晴相比,顯然差了不止一個層次。
  受到齊芳與李明學的刺激,佟思晴忍不住暗嘆,自己為丈夫守身如玉,那又有何用呢?
  佟思晴伸手到背后,解開胸衣的鈕扣,令方志誠難以把持的風光終于暴露在視野之中。
  方志誠咽了一口吐沫,沉聲道:“思晴姐,你真的不要再逼我了。”
  佟思晴俯下身子,在方志誠的脖頸位置,親了一口,嘆道:“就一次,以后再也不會了。”
  方志誠咬著牙,猶豫不決,許久才道:“這不公平!”
  “那你說怎么才算公平?”佟思晴感到方志誠有了反應,伸手順著他的胸肌滑了下去,探入腰帶位置,輕輕一捏腰帶便被抽出去。
  “這次算你欠我的,下次如果我想了,你得還給我。”一邊說著,方志誠伸手一扭,將佟思晴壓在了身下。
  “沒想到你這么貪心。”佟思晴紅著眼睛說道,“那行吧……反正,一次與兩次也沒什么區別。”言畢,佟思晴腰部使力,翻了個身,又騎在了方志誠的身上,輕嘆道:“但今晚得我做主。”
  方志誠深吸了一口氣,才看似不情愿地,慢悠悠伸手伸了出來……佟思晴把頭向后奮力地仰了過去,同時撕扯著方志誠的襯衣,吧嗒一顆紐扣蹦掉,飛了出去,在地上跳了數次,滾落在床頭柜的右側。
  方志誠看著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被拋出,忍不住蹬直了腿,朝著墻壁上李明學望過去。
  照片上,李明學嘴角的笑意,現如今變得活潑生動了些許,方志誠竟然看出了鼓勵的意思……
  客廳內,李德漢微微一愣,目光瞄向臥室的方向,托著下巴,疑惑道:“老佟,方才是什么動靜?”
  佟孟遠正在絞盡腦汁,應對李德漢的進攻,不耐煩道:“是你耳鳴了吧,哪里有什么聲音?別給我打岔,想要轉移我的注意力,想賺我的失誤,那可沒門。”言畢,佟孟遠眼睛一亮,重重地落下關鍵一子,打通中盤與右路的樞紐。
  李德漢暗呼一聲厲害,連忙把注意力收了回來,專心致志對付棋盤上的風云突變。
  房間內,佟思晴的臉已經因為太過興奮而變形,方志誠怕她叫得太大聲,取了枕頭的一角,塞在了她的嘴中,口水順著嘴邊,濡濕了枕套的大片。
  不知過了多久,一直帶著節奏感晃動的枕頭,終于無力地滑落,砸在了地板上,佟思晴興奮過后,發現方志誠人意猶未盡,推了推他,壓低聲音顫聲道:“好了,好了,快起來了。”
  方志誠含糊不清地說道:“思晴姐,你也太自私了吧,這才多久,我還沒玩夠呢。”
  佟思晴伸手一擰,掐住了方志誠的胳膊上的肉,方志誠痛呼一聲,只能退了出來。佟思晴白了方志誠一眼,低聲啐道:“說好就一次的,你這都幾次了……還有,人家都說,男的那個了之后,就不行了……你怎么還能……”
  方志誠揉著痛處,嘿嘿地笑了兩聲,嘆道:“我也不知道原因,莫非我是超人?”
  “趕緊穿衣服吧,等會被老李看到了,那就不好了。”佟思晴丟了幾張紙巾給方志誠,方才興奮的狀態下,她沒有覺得怎么,現如今突然意識到自己做了件極其羞恥的事情。
  方志誠三兩下便穿好了衣服,佟思晴穿好衣服之后,又照了照鏡子,把凌亂的頭發扎好之后,才跟著方志誠出了臥室。兩位老人還在棋盤上鏖戰,方志誠與佟思晴干脆偷偷地直接溜了出去。
  送走了方志誠之后,正好遇見了李明學。李明學似乎有點做賊心虛,與佟思晴主動打招呼道:“咦,剛才你送志誠離開了嗎?”
  佟思晴“嗯”了一聲,加快步伐將李明學留到了身后。李明學下意識皺了皺眉,暗忖不會被老婆發現了吧?他又趕緊打消這種疑慮,提醒自己不要疑神疑鬼,跟著回到了家中。
  李明學回家之后,便一如既往地把自己鎖在了書房,兩位老人分出勝負,各自回了自己的家。佟思晴躺在床上想起方才發生的事情,耳熱心跳,總覺得不對勁,趕緊在一咕嚕從床上坐起,然后在墻頭墻角,好生一番搜羅。
  許久之后,她在床頭柜旁邊,發現了一粒白色的鈕扣,然后悶悶不樂。
  而方志誠從捷達車內一下車,下意識看了一眼胸口敞開的襯衣,無奈地笑了笑,然后從口袋里掏出了一條粉色的蕾絲內褲,歪著腦袋,開始琢磨要把這個紀念品,藏到哪里才好。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