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162 心安理得的背叛

入秋了,滿是寒意。從捷達車上下來,見不遠處有一棵高大的梧桐,方志誠站在樹下抽了一根煙,盯著略顯單薄的枝椏看了一陣,暗嘆了一聲,隨著南苑老街的重新規劃,這棵擁有三四十年年輪的老樹怕是要走上絕路了。
  佟思晴從不遠處走了過來,見方志誠站在樹下發呆,沒好氣地笑道:“愣著做什么,我爸他們在等著你呢。”
  方志誠隔三差五會來到南苑老街,與塵逸道士,還有國手教父李德漢、海歸院士佟孟遠在一起下棋或練書法。一開始佟思晴覺得奇怪,因為方志誠二十歲出頭,竟然能夠這些老氣橫秋的老者們廝混,久而久之倒也見怪不怪,因為方志誠原本就特立獨行,是一個神秘的人。
  來到佟思晴家中,幾位老者坐在客廳內對著棋盤聚精會神,方志誠走在一邊看了一陣,佟孟遠落在下風,十子之內必敗無疑,果不其然,又走了三子,佟孟遠棄子投降,又見方志誠雙臂抱胸在旁便喜滋滋地看著,笑道:“跟老李下棋,沒意思,走得太平穩,我還是喜歡跟小方下棋,老李你趕緊讓出位置。”
  李德漢撇了撇嘴,不屑地笑道:“佟老頭,現在小方的棋藝一日千里,若是你真要與他對弈,怕是勝負難料呢。”
  佟孟遠瞪了李德漢一眼,怒道:“我喜歡小方在棋盤上的明刀明槍,即使輸了那也心甘情愿,輸給你那些雕蟲小技,我不服!”言畢,他拉著方志誠坐下,準備再來一局。
  這時李明學一邊解開圍裙,一邊笑道:“爸,你們晚點再戰吧,菜都已經準備好了,等涼了,那可就不好了。”
  佟孟遠嗯了一聲,卻是沒起身,方志誠無奈地搖頭苦笑,暗忖果然人越老越想小孩,便拉著佟孟遠上了桌。原本李德漢與佟孟遠兩人在鬧別扭,等上桌之后,三杯酒下肚,便又恢復如初。
  不知怎么提起南苑老街整治開發的情況,李德漢與方志誠笑道:“小方,在這里我不得不感謝你啊,上次我們閑聊時,偶爾提及了一下,南苑老街南片那條臭水溝需要先行疏通清理。沒想到一個星期不到,街道辦那邊便接到通知,協調各個方面的力量開始解決問題。這可是有利于南苑老街百姓的大好事,我們向政府反應過很多次,卻是一次也沒有成功。”
  佟孟遠泯了一口白酒,笑道:“小方是市委書記宋文迪的秘書,他一句話,自然要頂得上你這個老家伙的千言萬語了。”
  方志誠擺了擺手,謙虛笑道:“其實防淤塞排水溝,是政府對南苑老街進行整改的重點工作之一,只不過是現在把時間提前了而已。”
  舊城新建計劃之南苑老街項目已經進入初步階段,因為市委的高度關注,所以一旦有問題通知下去,會引起各級部門的高度關注;何況這次是由市委書記辦公室發出去的指令,下面的相關辦事員更是不敢任何大意。
  南苑老街的規劃已經初步敲定好,采用類似新國的方式,政府注冊公司,主要控股投資,聘用葉明鏡的專業團隊,進行改建、管理及后期的推廣、創收。
  對于南苑老街的改建,基本保持原本樣貌,以修繕為主,同時將風格統一,主要以明清古韻,再配上人工內湖、園林、道觀等獨特的人文風景組成。若是改造成功,將成為銀州又一獨特的城市坐標。
  銀州在歷史上一直是旅游勝地,不過近幾年來因為強調經濟發展,在旅游方面的挖掘,卻是稍微遲緩了許多,還不及與之齊名的浙源省余杭市。宋文迪上任之后,一方面強抓經濟建設,另一方面也關注旅游資源的開發。
  旅游是一個城市的名片,游客是城市能夠走出去,最直接的宣傳者與推廣者。而且城市環境的營造,對于留住人才,吸聚外來人口有著重要的作用。
  現在全國每個政府都在喊招商引資,其實對于企業家,他們深為看重的,不再是城市給予的政策扶持,而是城市能否給他提供一個幸福指數較高的生活環境。
  打個簡單的比方,從國外歸來的高級知識分子,他們閑來無事,想找一個環境不錯的酒吧喝一杯,但若是這個城市連這樣的地方也沒有,便很難滿足他們的精神需求,更難令他們愿意在這個城市投資。
  所以銀州市政府對于南苑老街的定位,將是圍繞這批具有小資精神的高消費人群量身打造,提供娛樂休閑放松之地。
  吃完飯之后,李明學的那位女同事齊芳將之喊了出去,最近這段時間李明學迷上了打麻將,經常半夜才歸來。佟思晴心中雖然有些怨怒,但覺得自己丈夫也就這么一點愛好,于是便聽之任之。
  方志誠在廚房間幫佟思晴洗碗,佟思晴在一旁擦拭灶臺,輕聲問道:“市委辦明天來的那名新人究竟是什么來頭?”
  方志誠將瓷碗沖洗了好幾次,笑道:“放心吧,是一個帥哥,保證思晴姐會滿意。”
  “為什么是帥哥我會滿意?”佟思晴撇嘴道,“千萬不要像何陽那樣,肚子里全是壞水,破壞咱們辦公室的團結。”
  方志誠用干抹布將碗擦干凈,堆放在一邊,輕笑道:“別人愿不愿意與我團結一致,我不在乎,關鍵在于思晴姐,你一定要與我團結!”
  佟思晴站起身,抹了一下額頭上的汗珠,嬌媚地瞪著方志誠,道:“你的嘴巴越來越壞了,小心下次我跟宋書記告狀。”
  “請問罪名是什么呢?”方志誠毫不示弱地看了一眼佟思晴,“調戲辦公室女同事?”
  佟思晴哼了一聲,不愿意與方志誠繼續斗嘴,轉身去餐廳,繼續收拾。方志誠訕訕地撓了撓頭,將手擦拭干凈,然后回到客廳,觀戰了片刻,便告辭離開。佟思晴出門送方志誠,途徑三間帶院的青瓦房,道:“這就是齊芳的家。”
  方志誠笑了笑,低聲提議道:“要不進去打個招呼?”
  佟思晴微微一怔,笑道:“行吧,希望老李不要輸慘了。”
  外面的遠門沒有鎖,方志誠一推便開了,佟思晴走在前面,方志誠跟在后面,進入之后,卻發現堂屋的燈黑著,而從右邊那間房子的窗戶中透出淡淡的光束。
  佟思晴面帶疑惑,道:“莫非沒在她家?”
  方志誠停住了腳步,面色古怪道:“思晴姐,好像有點不對勁啊。”言畢,他指了指窗戶的方向,佟思晴滿心好奇,悄然立到窗下,等聽清楚房內的動靜,突然呆住了,捂著嘴巴,不敢發出聲音。
  李明學正蹲在床上,身下正是齊芳。黃色的燈光照在他們兩人的身上,讓一向斯文的李明學顯得有點猙獰。
  李明學一邊動著身體,一邊咬牙切齒地粗聲問:“齊芳,如果你男人現在回來,我該怎么辦?”
  齊芳如同小雞啄米,點著頭,迷迷糊糊地答道:“你就趕緊從窗戶跳出去。”
  “為什么?”李明學干干地笑道,“我覺得躲在床底下,更加安全。”
  齊芳搖頭,瞇著眼睛,嗲聲道:“那可不行,他知道我喜歡偷人,見床上一團糟,肯定要在家里到處翻,一下子就能找到你了。”
  李明學有點不高興了,使了點力氣,弄得齊芳不知痛苦還是幸福的嚎叫了一聲,“齊芳,老實交代,你除了我,還偷了哪些人?”
  齊芳魅聲說道:“李大哥,你都上了我的床,莫非還嫌我臟不成?”
  李明學咕嚕咽了口水下肚,狠聲道:“不是嫌你臟,只是希望你說出來,那樣會讓我更加興奮。”
  “你真是個變態的男人。”“而你是個骯臟的女人。我們都不是什么好東西!”
  也不知過了多久,齊芳被方志誠拉出了大院,然后蹲在地上嗚嗚的哭泣起來。方志誠有些尷尬,不知該怎么說才好,沒想到李明學平時看上去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其實背地里在外面跟女同事偷情,枉他還是一名光榮的人民教師。
  十來分鐘之后,佟思晴抬頭一臉無助地望著方志誠,絕望地問道:“我該怎么辦?”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苦笑道:“生活還得繼續吧?”
  佟思晴咬牙,淚珠從眼角不停地滑落,低聲道:“我是不是應該闖進去,捉住那對奸夫淫婦?”
  方志誠搖搖頭,輕聲道:“你方才沒那個勇氣,現在更沒那個勇氣了吧?”
  佟思晴發現方志誠說出了自己的真實想法,若是她有勇氣,等那對狗男女在床上最興奮的瞬間,自己便應該沖進去。當時沒勇氣沖進去,說明她默認了這一切。
  女人的心思很復雜,佟思晴知道,一旦自己撞破那兩人,自己外表看似幸福完美的婚姻,便化成了泡影。
  佟思晴幽幽地嘆了一聲,像是自嘲地說道:“或許,我還是應該這樣,自我欺騙下去吧。”
  方志誠不知為何感到有種心痛的感覺,他從皮包里掏出了一包紙巾,遞了過去。
  佟思晴甩手擋開,然后撲入了他的懷中,嚶嚶的哭泣起來。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