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161 棋盤內外的乾坤

(第一卷即將結束,開始為小方下一個征程布局了。求下月票,感激不盡。另推薦2群:206123320,大家進入可以討論劇情哦。)
  吃完晚飯之后,方志誠將陸婉瑜送下樓,見天空響了幾聲雷,便又跑上樓,取了車鑰匙,然后將陸婉瑜送回學校。
  陸婉瑜一路都很沉默,方志誠說了幾個笑話,都沒法提起她的興趣。直到臨近宿舍的時候,陸婉瑜突然鼓足勇氣問道:“哥,今天那位玉茗姐,是你什么人?”
  方志誠微微一怔,這才意識到陸婉瑜一直悶悶不樂,是因為藏著心思,笑道:“她是我的女朋友!”
  陸婉瑜幽嘆了一口氣,隨即嘴角浮出笑意,柔聲道:“她可真漂亮。”當真的印證那是方志誠的女朋友,陸婉瑜反而釋然了。
  秦玉茗的外貌是萬里挑一的那種,否則也不會讓年輕氣盛的小方暗戀那么多年。漂亮的女人瞧不出年齡,秦玉茗在家中的打扮十分休閑,除了媚眼間偶露的風情之外,很難想象她比方志誠大數歲。
  方志誠嘴角露出幸福的弧度,輕聲笑道:“婉瑜,你也很漂亮。”
  陸婉瑜點點頭,輕聲道:“哥,其實我今天過來還有其他事。”
  方志誠嗯了一聲,笑道:“什么事?我洗耳恭聽。”
  陸婉瑜輕聲道:“雜志社我不想去了。”
  “啊?”方志誠吃了一驚,因為陸婉瑜在雜志社做得挺好,原以為她畢業之后會直接留在那里,擺出一副正經的模樣訓斥道,“婉瑜,你可不能太任性,這份工作雖然薪水不高,但對于女孩子而言,十分穩定。莫非你想著去當女強人,女強人雖然外表光鮮亮麗,但很容易會成為剩女,那樣會嫁不出去的。”
  陸婉瑜知道方志誠故意說得那么嚴重,是在故意逗自己,掩口笑了笑,解釋道:“雜志社那邊雖然穩定,但是對于一個年輕人而言,氛圍太過沉悶。我覺得人生那么長,不能走第一步,便被束縛住腳步。”
  方志誠點點頭,鼓勵道:“繼續說。”
  外面開始下雨,雨刮器在擋風玻璃上發出“嘎滋嘎滋”的聲音,陸婉瑜下意識用手抹了抹右手邊車窗的玻璃,似乎想要把模糊了玻璃的水珠給擦干凈,“即使嫁不出去,我也不想做一個花瓶。爸爸去世對于媽媽的打擊很大,我必須要堅強起來,照顧好她,雖然雜志社的工資不錯,但是想要給媽媽提供更好的生活環境,那還很勉強。所以我準備拼一拼,走出去闖一闖。”
  “你不打算留在銀州?”方志誠頓時愣住了,他沒想到一向溫婉的陸婉瑜,內心竟然藏著這么一個世界。
  陸婉瑜看似很溫和,其實很要強,比方志誠想象中更有想法。
  陸婉瑜點點頭,微笑道:“我準備去云海闖闖,那邊有多外企,我的英語不錯,應該能夠找到合適的工作。云海離銀州這么近,若是想家,很快便能回來。”
  舍棄穩定的雜志社工作,去競爭力很大的外企,這對于普通女孩可是很難的選擇,由此可見,陸婉瑜并非尋常女孩。
  方志誠點點頭,微笑道:“既然你已經做好決定,那就去做吧。青春很短暫,若是不折騰一把,經歷一場,豈不是會后悔?”
  陸婉瑜垂下眼瞼,伸手繞著衣角,之所以想要拼一把,還有更深層次的原因,她并沒有說出口,原本醞釀許久,才鼓足勇氣,沒想到見到秦玉茗,她的內心再度退回原點。
  陸婉瑜總覺得自己不夠好,沒有足夠的吸引力,讓方志誠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多停留一瞬,所以她才會想要努力一把。
  男人為了吸引女人的注意會竭力奮斗,女人為了讓自己心儀的男人關注,也會咬牙努力。其實男人和女人,對于愛情,殊途同歸。
  回去的路上,雷雨越下越大,任方志誠車技不錯,也因為視線模糊,開得心驚肉跳,放緩了速度。手機響了好幾次,方志誠猜測是秦玉茗擔心自己路上安全打來的,便沒去接。
  原本十來分鐘的路程,足足開了四十多分鐘,方志誠剛把車停穩,便見秦玉茗俏然立在樓下,撐著一把雨傘,惶然四顧,心中升起一陣說不出的溫馨。
  自從媽媽去世之后,方志誠孤獨太久了,有人在家里守候,為自己的出行擔驚受怕,令方志誠找到了屬于“家”的感覺。
  秦玉茗瞧見了方志誠的捷達車,撐著傘走過去,遞上另外一把,方志誠沒有接過,矮著身子與秦玉茗共用一把,伸手捏了捏她撐著雨傘的白嫩藕臂。
  “你這個壞家伙,剛才怎么一直不接電話,害得我擔心死了。”秦玉茗原本心中怨怒,但見方志誠安全歸來,又轉為平淡。至于方志誠偷偷地吃自己的豆腐,秦玉茗權當被蚊子咬了一口,總不能在大雨之中,對方志誠爭執起來吧。
  方志誠摟著秦玉茗細腰,與她的身子緊緊地貼合,笑著解釋道:“打雷的天氣,接電話很不安全。我被劈死了沒事,若是茗姐你有個三長兩短,那可就不好了。”
  秦玉茗噗嗤笑出聲,啐道:“真會嚼舌頭,虧你想得出這么荒誕的理由。”
  方志誠湊到秦玉茗耳邊,嗅了一口,細細笑道:“我最擅長的不是嚼舌頭,而是吮舌頭,要不現在試試?”
  “胡鬧!”雖說夜深人靜,外面又下著大雨,但秦玉茗還是怕被左鄰右舍看到,匆忙走了幾步,干脆將方志誠拋在后面,沒了雨傘遮擋,雨柱頓時砸在方志誠的身上,數秒的功夫,讓他衣服濕了大半,狼狽不已。
  回到家中,秦玉茗佯作還在生氣,朝著方志誠美眸圓睜,瞪了他一眼,然后轉身進了浴室,卻給他放了熱水。這時方志誠已經脫掉了濕衣服,只剩下一條短褲,秦玉茗轉身回來,不禁眉頭一皺,啐道:“真不害臊。”
  方志誠沒臉沒皮,不以為忤,踏入衛生間,坐入浴缸之中,突然起了歹念,竟然直接光著身子出了浴室。隨后摸到了臥室,發現秦玉茗正背身坐在梳妝臺前拍乳液,躡手躡腳地穿過她的胳膊,將之摟在懷中。
  秦玉茗被嚇了一跳,驚呼連連,方志誠早已將秦玉茗抗在了肩膀上,三兩步來到了浴室。
  “姐,陪我一起洗澡。”方志誠厚著臉皮說道。
  “壞東西,想什么虎頭心思呢?”秦玉茗粉拳如同雨點落在方志誠的裸肩,意識到方志誠要干什么壞事,滿面羞紅。
  方志誠哈哈大笑,虎臂一揮,將浴簾給拉上,未過多久,水花聲不斷,滿屋全是霧氣。
  不知過了多久,浴簾被一條白生生的**給挑開,精致如同玉錠的腳趾可愛地蜷縮成一團,忽而又吃力地撐開,顫巍巍地露了一半,宛若害羞似的,整條**又縮了回去。
  “志誠,不要在那里……”秦玉茗在迷失之中,突然發現脖頸被蚊子叮咬一般,嚇了一跳,花容失色,顫聲斷續央求道,“我每天要教課……若是被學員發現……可得丟死人了呢。”
  方志誠恍若不知,下口更兇殘,許久之后,嘿嘿道歉:“姐,你那兒太香,實在沒忍住,等會我去找塊橡皮,幫你擦掉那朵梅花如何?”
  秦玉茗俏臉漲紅,秀發散亂,絲綢長裙早已完全被打濕,顯得嬌慵柔弱,見方志誠這般無賴,不知為何心中升起甜蜜。
  她忍不住下意識將方志誠與程斌對比,完全是天與地的差別,程斌面對自己,總是欠缺了信心,更多是帶著交公糧心思,敷衍了事,而與方志誠相擁在一起,卻帶著別樣的浪漫情趣。
  也不知是不是因為方志誠年輕的緣故,她很容易便放松下來,盡管在一個從未嘗試過的陌生環境之中,她心安理得地將自己全部交給方志誠,而任由靈魂票上云巔。
  也不知過了多久,秦玉茗感覺自己身體完全被浴缸內的水給泡散了,動也不想動彈一下,紅著臉要求道:“志誠,我怎么過來的,你得把我怎么送回去。”
  方志誠也有點疲倦,那陣勁頭來時,力大無窮,現在渾身酸疼,恨不得趕緊上床躺著,再抽一根煙最好了。
  挨不過秦玉茗的柔聲央求,方志誠還是撓撓頭,將秦玉茗撈了出來,用干毛巾準備給她擦拭。秦玉茗見方志誠挺聽話,噗嗤笑出聲,一把奪過毛巾,看著渾濁的缸內浴水,嬌媚道:“逗你玩呢。趕緊出去,我還怕你擦不干凈哩。”
  浴室因為剛才那番大戰,到處都是水珠,秦玉茗想起方才發生的事情,暗忖真是太亂來了。打掃好浴室,回到臥室,發現方志誠側身躺下,秦玉茗無奈地笑了笑,剛平躺下來,卻發現方志誠一個轉身,又將她壓在身下。
  “年輕人要懂得節制!”
  “年輕人偶爾得放肆!”
  外面的雷聲不斷轟鳴,將屋內的各種聲音遮掩。
  身下的美人,在過去的日子里,是他日思夜想,夢寐以求的,可無論如何努力,都無法得到的,而她現在徹底地從墻壁的那面,穿越而來,躺在了墻壁的這面。
  過去的日子終于一去不復返了。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