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158 狡兔三窟仍被獵

從震耳欲聾的酒吧出來之后,小幺伸手在路邊攔了一輛出租車,時間已經到了凌晨兩點,街道上已經沒有多少行人,小幺今天玩得有點HIGH,只有究竟的麻痹,才能夠讓她緩解現實生活中的苦悶。
  若是換作三年前,小幺無法想象自己現在所過的生活,可以用醉紙迷津來形容吧。嫣紅的唇膏,厚厚的脂粉,墨染的柳眉,已經將她包裝成一個不折不扣的壞女人。
  墮落吧……小幺似乎已經習慣了現在的生活。
  出租車司機四十多歲,看上去比較憨厚,小幺借著酒勁,心中有意捉弄他,伸手摸了摸司機的手背。中年司機被嚇了一跳,扶在檔位的手猛地一縮,顫聲道:“姑娘,你這是做什么呢?”
  小幺對著司機嫵媚一笑,輕聲道:“這位大叔,是這樣的,我今天錢沒帶足,要不陪你玩玩,所做車費?”一邊說著,一邊拉了拉胸口的衣領。
  中年司機整個人的臉都變綠了,粗聲道:“小姑娘,你放尊重一點!”
  小幺往司機所坐的方向,湊了湊,繼續調戲道:“大叔,給你摸摸如何,保證會讓你覺得爽?”
  中年司機開車這么多年,還是第一次遇見這么瘋狂的客人,哪里還敢搭訕,猛地踩了一腳油門,鄭重道:“小姑娘,車費我不要你的了,請你放尊重一點。”
  “沒想到大叔你這么保守……”小幺嘴角浮現出得意的笑容,一只手探出車窗,輕輕地哼起了歌來。
  終于回到自己租住的小區,小幺腳尖才踩地,出租車便呼地躥了出去,然后離小幺所在一百米左右停下,中年司機探身將門重重地關上……
  小幺捂著肚子笑了一陣,然后一只手懸著小挎包的肩帶,一邊往樓棟的方向行去。她正準備上樓,不遠處一輛轎車的燈光突然亮了起來,小幺順著燈光望去,下意識用包遮住了臉。
  從車上走下來一個人,身形很瘦,但個子很高,足有一米九。
  鐘揚與方志誠匆匆趕到嘉信小區,發現小幺竟然還沒歸來,于是一直便在門口等著,直到凌晨才等到了小幺。鐘揚走了過去,輕聲道:“你是洪苒?”
  小幺點點頭,很是詫異,疑惑道:“找我有什么事?”
  鐘揚將工作證朝著小幺展示了一下,自我介紹道:“我是市公安局的警員,想請你協助我調查一些情況。”
  小幺突然眉頭一皺,心中一緊,轉身便開始跑了起來,鐘揚微微一怔,緊緊地跟了上去,大約跑了一兩百米,鐘揚從后面一把抱住了小幺。
  小幺的情緒很激動,掙扎著說道:“我只是個弱女子,你們抓我做什么?”
  “我們并不是抓你,只是希望你能配合我們做一些調查。”鐘揚見小幺的抵觸情緒很大,心中反而放松下來,他敏感地意識到小幺的身后肯定有故事,很有可能找到突破口了。
  鐘揚人高馬大,三兩下便將小幺給控制住,然后帶到了轎車邊,方志誠啟動車子,把車開到了玉湖畔。若是在小區內盤問小幺,她情緒一激動,或許會產生不好的影響,玉湖畔這個時間點沒有什么人,但地理位置也不算偏,能讓她放松警惕之心。
  小幺知道自己被挾持了,上車之后,反而情緒逐漸穩定下來。
  等轎車停穩之后,方志誠與鐘揚換了個位置,坐在小幺的身旁,遞了一瓶礦泉水過去,輕聲道:“喝點水吧。”
  小幺猶豫數秒,打開瓶蓋,飲了一口,輕聲道:“你們要知道什么?”
  方志誠從油皮信封內取出幾張照片,然后遞給了小幺。小幺看了一眼,臉色明顯有變化,語氣緊張地說道:“我不認識他們……”
  方志誠無奈地搖頭苦笑道:“你今天下午剛與他們見過面,竟然說不認識他們?”
  小幺擰緊眉頭,沉聲道:“我真的不認識,你們找錯人了。”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語重心長地說道:“洪苒,我懇請你說實話,因為你所知道的情況,極有可能會影響到無數人的生活。”
  小幺依舊堅持,搖頭道:“我真的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方志誠見小幺嘴巴很緊,知道若是不與她開誠布公,打開她的心結,恐怕很難獲取她的信任,“洪苒,我坦白跟你說吧,我是市委書記宋文迪的秘書,名叫方志誠。現在宋書記處于一個很艱難的狀況,若是沒有你的幫助,很有可能會被敵人所打倒。你的情況,我們已經調查過,如果你能說出了解的事實,相信對我們有很重要的幫助。”
  小幺咬著嘴唇,低下頭,一言不發。耳濡目染,她自然知道宋文迪是誰,而宋文迪的敵人又是誰。小幺知道的東西,比方志誠想象得還要多,但她經受過嚴苛的訓練,不會輕易吐露那些秘密。
  方志誠覺得這么逼下去,可能適得其反,低聲道:“鐘揚,送她回去吧。”
  鐘揚微微一怔,原本以為方志誠要把小幺關在隱蔽的地方,私下盤查,沒想到方志誠反而要送小幺回去。他知道方志誠肯定有深意,發動車子,駛往嘉信小區。
  半個小時之后,重新回到原處,小幺沒有直接下車,她正在天人交戰。
  方志誠知道小幺內心動搖,輕聲勸道:“我們都知道,其實你是一個受害者,如果你愿意出來指證幕后的黑手,不僅你能夠受益,而且還能組織那些人繼續作惡。”
  小幺咬著紅唇,弱聲道:“你真是市委書記的秘書?”
  方志誠表情凝重地點點頭,輕聲道:“如假包換。”
  鐘揚暗自佩服,沒想到一開始口風很緊的小幺,這么快便轉變了態度。這源于方志誠很懂小幺的內心,從小幺的行為語言,還有鐘揚提供的資料,他分析出,這并非一個出于自己意愿,委身于羅美珊陰影下的人。
  小幺只是一枚棋子,也是一個受害者,她礙于某種原因,不得不聽任羅美珊等人的擺布,方志誠首先告訴小幺,自己是宋文迪的代言人,暗示自己有幫助小幺脫離魔窟的能力,隨后施以種種善意的暗示,慢慢打消了小幺心中的芥蒂。
  而且根據方志誠推測,小幺應該曾與夏翔發生過關系,知道夏翔之所以會折戟沉沙,是因為宋文迪的鐵腕手段緣故,這也加大小幺的信心。
  小幺不愿意說出那些秘密,主要是因為害怕,當方志誠能夠給她提供足夠的安全感,那么小幺便轉變態度,作為重要的證人。
  小幺斷斷續續地說了一陣,方志誠從并不順暢的邏輯中,竟然得知了一個驚天的利益集團,忍不住暗自唏噓。
  “我所知道的,已經說完了,現在只求你們能夠保護我,因為一旦被他們知道我泄密,不僅我,還有我的家人,都會遭到牽連。”小幺捂著臉,痛苦地說道。
  鐘揚也覺得不可思議,抽出一根燕,在口中深深地吸了一口,因為他也無法保證小幺以及家人能夠安全無恙。
  方志誠微微思索片刻,與鐘揚吩咐道:“老鐘,現在把車開往云海。”
  “去云海?”鐘揚不知方志誠葫蘆里賣得什么藥。
  方志誠點點頭,心中暗道現在只有寧家那種參天大樹,才能夠在這件事情上,擁有顛覆性的力量了。
  清晨七點半左右,云海外灘一家早餐店內,方志誠見到了一襲白衣的寧香草,距離上次見面,已經有數月,寧香草也似乎從喪夫的情緒中逐漸走了出來,她那張精致而小巧的臉上未施粉黛,給人一種優雅而內斂的莊重之感。
  寧香草盯著小幺上下打量一番,小幺頓時覺得有種自慚形穢的感覺,因為寧香草身上透露出來的氣質,是大氣淳厚而典雅,而小幺感覺自己活在陰霾下,與她完全是生活在兩個世界的人。
  “這就是你希望我保護的人?”寧香草將目光移至方志誠的臉上,柔聲問道。
  方志誠點點頭,輕聲道:“我還希望你能幫我一次。”
  寧香草有點吃驚,她一直在關注著方志誠,或者說等待著方志誠尋求自己的幫助,那樣才算將救自己的恩情給還上。
  寧香草并沒有直接應諾,因為從方志誠的表情能夠瞧出,這不是一件簡單能夠辦到的事情,“你說說看……”
  方志誠淡淡道:“請寧老能出面,使淮南省重新走上正軌。”
  方志誠沒有說如何讓淮南走上正軌,但提出“寧老”兩字,這便是不簡單的要求了。寧老的地位何等崇高,雖說現在退居二線,但凡是影響社稷的大事,現在的領導班子都會征求他與其他幾位德高望重的老一輩革命家的意見。
  寧香草垂下眼瞼,沉吟片刻,低聲道:“我會幫你轉達這句話,至于老爺子會不會出面,那還得看他的想法……”
  能替方志誠給寧老傳達一句話,這已經是天大的恩情,方志誠嘴角露出笑意,低聲道:“謝謝香草姐,你喜歡吃什么,這頓早餐,我請客。”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