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157 一入官場深似海

(近期2群很活躍,大家可以進群看看,群號:206123320)
  中央巡視組抵達銀州第二日,銀州常委會全體成員均被約談。按照常理,中央巡視組主要是針對副省級以上的領導開展“見面會”。而這次是針對銀州這么個地級市開展巡視,信號明確,意義耐人深思,該行動已經牽扯到省委之間的斗爭。
  巡視組的職責是發現問題,而并非辦案,所以約談氛圍,相對要比紀委請喝茶,顯得輕松些許。
  宋文迪與巡視組交流的時間很長,大約談了三個多小時,這種情況十分少見。宋文迪踏出酒店之后,步伐沉重,顯然這次談話,耗費了他大量的精力。
  方志誠一直在大廳等候,見宋文迪出來之后,從他面色瞧出,情況不容樂觀。坐在車上,宋文迪久久不語,直到即將抵達小區時,宋文迪突然問道:“小方,你認為我這一年的工作,功過如何來論?”
  方志誠猜出巡視組定是對宋文迪在銀州的工作不是很認同,在約談諸多常委的過程中,有人對宋文迪作了不客觀的評價。
  方志誠輕聲安慰道:“功過是非,那得群眾來評價,相信巡視組不會親信片面的言論。”
  可惜群眾也用實際行動,表達了對宋文迪的不滿。正好在巡視組調研時,一群人圍堵了市委大門,這是何等破壞印象的事情。
  宋文迪面色黯然地看向窗外,心緒的低落可想而知,在銀州執政一年多的時間里,他可謂盡心盡力,不禁將影響城市發展的泉安幫勢力壓制下去,而且還力推諸多改革,使銀州重燃動力。
  不過,宋文迪外柔內剛,在推進主動工作的過程中,必然侵害到不少人的利益,以至于口碑并不是很好。市委大院內有不少對于宋文迪的負面評價,認為這是一個詭計多端,擅長運用權謀“整人”的一把手,否則怎么會不到一年的時間內,斗垮了扎根許久的夏翔呢?
  所謂三人成虎,謠言經過傳播之后,便將宋文迪塑造成為一個為求私欲,可以不惜一切代價的土皇帝。
  方志誠還是第一次見到宋文迪如此意興闌珊,忍不住感同身受,畢竟他現在是宋文迪的心腹,若是宋文迪真心下了,方志誠的前途自然未卜。
  方志誠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眉間擰成了“川”字,他不在乎省委之間的派系爭斗,只想扭轉現如今宋文迪所處的劣勢。
  線索在哪里呢?
  方志誠梳理了一下思路,最終還得落到羅美珊這個女人身上,既然她與省里的關系脈絡緊密,若是從她的身上找到突破口,或許能起到不錯的效果。
  將宋文迪送入家中,方志誠并沒有讓刑彪送自己回去,而是給鐘揚撥打了個電話,兩人約好在經常見面的那家茶吧見面。
  鐘揚剛從手下那邊取過資料,遞給方志誠,輕聲道:“資料我還沒看。”
  方志誠點點頭,給鐘揚倒了一杯茶,然后翻出資料,盯著上次提及的那個面容清秀的傭人,嘴角露出意思笑意,沉聲道:“你瞧瞧她的簡歷。”
  “洪小幺,原名洪苒?瓊金大學服裝表演系的大三學生?”鐘揚繼續往下面看,張大嘴巴,很是吃驚,“還曾是政府招待所的副經理?”
  方志誠點點頭,輕聲道:“一個副經理竟然在郊區破舊的房子里當女侍,當真是太古怪了。”
  鐘揚很認同方志誠的觀點,問道:“要不,再調查調查?”
  方志誠皺眉道:“現在不能拖時間,既然已經知道她住在何處,我們現在就得去上門調查。”
  中央巡視組對宋文迪的約談,很快就要反饋到中紀委及中組部,一旦到了那個層級,極有可能會對宋文迪的仕途,有種嚴重的打擊。
  方志誠現在必須要搶時間,趕在中央巡視組對宋文迪作出評價之前,找出其他重磅信息,轉移眾人的目光。
  情況緊急,不容多想,方志誠與鐘揚立即驅車行往洪小幺所住的嘉信小區。
  ……
  丁能仁回到家中之后,見王亞琴已經燒好了一桌菜,湊過去在她臉上吧唧了一口。王亞琴長得不算漂亮,但身材保養得倒是極好,沒好氣地剮了丁能仁一眼,笑道:“瞧你高興的,究竟發生什么好事了。”
  丁能仁口中哼著銀州小調,喜滋滋地竊聲說道:“宋文迪要倒了。”
  “啊?”王亞琴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疑惑道,“宋文迪,他不是有省委李書記撐腰嗎,怎么會說倒就倒了?”
  丁能仁坐在椅子上,夾了一塊小菜放入口中,嘿嘿笑道:“關鍵問題就出在李思源的身上,這幾年淮南省經濟發展態勢不錯,中央有些派系自然想要把淮南捏在手中,便有意讓李思源交出手中的部分權力。宋文迪這次因為站隊的問題,所以面臨著危機。中央巡視組地位很高,若是宋文迪倒了,李思源也只能吃個暗虧。”
  王亞琴對丁能仁口中的派系斗爭,只能聽個半解,疑惑道:“你一向不是把自己當成宋書記的心腹嗎?若是他垮臺了,你豈不是也要受到影響?”
  丁能仁擺了擺手,笑道:“婦人之見。當初我還是劉強東的心腹呢,他被調走了,我不是還往上提了一級嗎?”
  “那是因為你舉報立功了!”王亞琴終于明白了,“原來你這次也想立功?”
  丁能仁嘿嘿笑了一聲,滋了一口小酒,道:“我已經立功了。省委王書記今天特地給我打了電話,覺得我能力不錯,是否想調動至市委發展。老婆,你現在要開始準備一下,等調令一下,咱們便得去瓊金了。”
  作為市委秘書長,在中央巡視組約談的過程中,他的意見尤其重要,丁能仁對宋文迪褒貶均有,不過更側重地表達了一些負面信息,如此作為佐證,受到了中央巡視組的重視。
  以丁能仁的理解,宋文迪的政治生涯,極有可能在這場風波上要結束了。
  先是群眾集體上訪,讓中央巡視組對宋文迪的印象極差,隨后在約談過程中,丁能仁對宋文迪倒戈一擊。
  任憑宋文迪深受李思源的重要,遇到這樣的局面,仍是只會措手不及。壓住宋文迪,等同于讓李思源一直手臂,無法運轉如常,王國用的手段當真是犀利而狠辣。
  宋文迪雖說只是正廳級干部,但未來三到五年之內,必然會成長為副部級干部,是李思源重點培養的接班人。針對李思源重點培養的心腹出手,王國用琢磨著李思源必然要作出妥協。
  力壓宋文迪并不是他最終尋求的結果,關鍵點在于,李思源必須要付出等值的利益來置換,才能確保宋文迪的前程無礙。
  對于丁能仁而言,宋文迪會不會跌倒再也爬不起來,并不重要,他在乎的是,通過此事攀上了王國用這棵大樹。王國用雖然排名第三,但在淮南的實際權力,實則只屈于李思源之后。
  想起前程美景,丁能仁難免呼出了一口濁氣。
  丁能仁其實有點享受這種感覺,背叛也是一種樂趣,他忍氣吞聲在宋文迪面前賠了那么多笑臉,最終以宋文迪作為自己的踏腳石,這是何其爽快的事情。
  吃完晚飯,丁能仁坐在電視機前看新聞,代市長張國鑫正在主持會議,會議中宋文迪竟然沒有露臉,暗忖宣傳口子的那幫人也太敏感了點,稍微有個風吹草動,便知道了一些。
  不知不覺,三十分鐘的新聞聯播已經看完,老婆王亞琴已經收拾好餐桌,并且進浴室洗了澡。丁能仁見時間還早,便準備在書房看會書,這時王亞琴從臥室里走了出來,喚道:“老丁,今晚早點睡啊。”
  丁能仁見王亞琴只穿了一身網狀情趣內衣,忍不住眉頭微微一皺,道:“你這是做什么?”
  王亞琴挑了挑眉,低聲道:“做什么,當然是做夫妻該做的事情,你算算時間,多久沒碰我了?”
  丁能仁一陣心虛,自從與小幺發生關系之后,他的心思哪里還會再落到自己老婆身上,王亞琴年輕時也算是美女,但畢竟到了四十多歲,皮膚松弛,到處都不給力。
  丁能仁想要拒絕,見王亞琴面露疑惑,嘆了一口氣,道:“唉,你在床上等著我吧,我先去洗個澡。”
  王亞琴這才滿意地點點頭,大約過了半個小時之后,丁能仁摸上床,在老婆身上動了幾下,便沒了其他反應。
  “老王,你這是怎么了?”王亞琴疑惑道。
  “唉,沒什么,工作壓力太大。家里有藥沒?”丁能仁尷尬地起了身,拍了拍肚皮,不好意思地說道。
  “晚上的雞湯那么多藥材熬的,這么沒效果。”王亞琴一邊嘀咕,一邊翻了翻抽屜,掏出一盒藥,取了一粒。
  丁能仁沒有喝水,直接放入口中,片刻之后,小腹有種火燒的感覺,笑道:“再來!”
  未過多久,王亞琴終于感覺到了老公的厲害,一雙手張牙舞爪,略有些沙啞的聲音,聲嘶力竭,丁能仁被王亞琴猙獰的表情嚇了一跳,差點再次回歸原點,他干脆眼睛一閉,幻想著身下是小幺,再加上藥物作用,終究沒有再次呈現頹勢……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