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156 請寧老出馬相助

汽車停在路邊,方志誠拉開車門下去,返身將門關上,司機刑彪立即啟動汽車,拐彎從側門進了市委大院。刑彪是省委書記李思源的親戚,也是宋文迪出了那次事故之后,李思源為他特別作的安排,這充分說明李思源對宋文迪的格外看重。刑彪當過三年兵,性格比較沉穩,駕駛技術過硬,倒是不含糊。
  市委大院被上訪的百姓圍堵,這不常見,但也不是稀奇事,方志誠與宋文迪開完一個會議,折返市委,便遇到了這個情況,所以方志誠先下車了解情況,而宋文迪先回了辦公室。倒不是宋文迪故意躲事,而是在不明真想的前提下出面,只會導致事情朝著惡化的方向發展。
  市委信訪辦門的一位負責人眼睛很尖,遠遠便見到市委書記的車,發現方志誠走過來,連忙迎了上去。負責人名叫馬原,方志誠曾與他打過幾次交道,處理過幾次信訪問題。方志誠皺眉問道:“馬主任,怎么回事啊?”
  馬原嘆氣道:“玉湖生態區的群眾,因為玉湖生態區項目承建方變換,影響到他們的生活,所以過來上訪。玉湖生態區建設多年,一旦更換承建方,勢必有不少人面臨著東家易主,沒有工作的保障,自然要政府做主了。”
  方志誠頓時嗅到了陰謀的味道,更換玉湖生態區項目承建方,與這些普通民眾有什么關系,換了個承建方,用工的話,依舊只會偏向本地人?他們為什么要站出來反對,尤其是集體上訪。按照常理來推測,任何群體性活動,一定有人從中組織,因為大規模的行動,需要成本,即使沒有工作的群眾,也不會耗費時間,與政府進行較量。
  方志誠瞬間便想到這背后的利益訴求是什么?
  方志誠拉著馬原來到稍微偏僻點的地方,遞了一根煙過去,疑惑道:“在市委堵著不是一回事,影響極為惡劣,為什么不把他們引到信訪局呢?”
  馬原苦笑連連,把香煙掛在耳朵上,沒有點燃,嘆氣道:“他們不肯去,覺得我的官太小,沒有話語權,一定要見到市長,甚至市委書記才肯罷休。”
  方志誠托著下巴,思索片刻,沒有抽煙,又問:“丁秘書長沒有出面嗎?”
  丁能仁是市委大管家,出了這種事情,自然他要出面調度才是。
  馬原嘆了一口氣,郁悶道:“丁秘書長給信訪局那邊打了電話,信訪局的工作人員應該還在路上吧。”
  按照丁能仁的性格,絕對不會出現這種差池,他為何自己不出面協調,而是將問題推到信訪局去呢?
  方志誠總覺得哪里有點不對勁。這時不遠處有幾個人沖了過來,圍住了方志誠。其中一個人問,“你是方秘書吧?”
  方志誠有點意外,因為沒想到這些信訪的人員竟然認識自己,點頭道:“是啊,請問你是?”
  這是一名年紀五十來歲的中年男人,“我是玉湖生態區的居民,上次你陪著趙書記視察玉湖生態區的時候見過你一面。我們認為玉湖生態區現在已經建設到三期,如今突然更換承建方,只會令成本變大,這是上訪材料,請方秘書一定轉告宋書記,讓宋書記能夠聽到我們這些老百姓的意見。”
  方志誠有點尷尬,只能被動地接過材料,其他人你一言我一語,紛紛地朝著方志誠表達不滿。方志誠與他們閑聊幾句,找了個理由,閃身沖出了包圍圈。
  持續了半個小時左右,信訪局工作人員終于到場,隨后武警戰士也介入,這群大約五十人組成的上訪群眾被帶去了信訪局。
  回到辦公室之后,方志誠進去給他泡茶,宋文迪見方志誠腋下夾著東西,旋即又低下頭,問道:“究竟是什么情況?”
  方志誠便將事情發生的始末,與宋文迪匯報了一遍。宋文迪放下筆,摘下眼鏡,沉聲問道:“依你來看,他們不是當地的居民?”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我與其中一人聊過,從他的談吐來判別,邏輯很強,不是農民。我仔細觀察過他的手,根本沒有做過粗活,而且從衣著來看,應該是一名有點生活品味的人。”
  宋文迪頓時沉默了,手指在桌面上敲擊了幾下,抬頭看了一眼方志誠,淡淡道:“要不,你去玉湖生態區走訪一下,至于下午的會議,暫時由思晴來頂一下。”
  方志誠暗忖此事極有可能與丁能仁有關聯,連宋文迪也嗅到了硝煙的味道,看來這次現場踩點,那是勢在必行了。
  宋文迪給丁能仁打電話,說方志誠因私事要請假,這說明宋文迪對事情的慎重。因是私人前往,所以便不能用公車,方志誠開著那輛捷達車,往玉湖生態區行去。
  玉湖生態區更換承建方,是宋文迪力推的,這次風波的苗頭,明顯是利用民意在給宋文迪施加壓力,丁能仁作為市委秘書長,根本沒有向宋文迪通報,這也是變相地在表態。以丁能仁八面玲瓏的性格,若是盡力協調,又怎么會等到群體上訪事件發生那么久,才解決問題呢?
  來到了玉湖生態區,方志誠首先看見的便是宏達集團投資的玉湖灣高級別墅區項目,想了想給趙清雅打了個電話。說明始末之后,趙清雅笑道:“你去售樓處等著,我安排專人陪你在玉湖生態區轉轉,她是當地人,有一定的經驗與人脈。”
  別墅區還沒有建成,售樓處已然立了起來,進入其內,發現裝修得極為奢華,無論是地板還是天花的用料都極為用心,給人一種恍如進入皇宮的感覺。在前臺說明來意之后,從樓上走下一位三十歲不到的女子,她上身是一件白色的低領打底衫,外面是一件鵝黃色的罩衫,下滲是一條窄邊黑色短裙,恰到好處襯托著姣好的身材及白皙光滑的膚質,不禁讓已然品嘗過男女之事的方志誠眼前一亮。
  將方志誠引入樓上的副總經理辦公室,女子自我介紹道:“方秘書你好,我叫唐念一。”
  方志誠笑道:“唐總,不好意思,今天過來打擾了。”
  唐念一輕搖柔夷,笑道:“算不上打擾,趙總鄭重交代過,命令我配合你的工作,只要我力所能及的事情,一定竭盡全力。”
  方志誠暗忖唐念一果然是人才,說話極有分寸,收放自如,一看便是擅長交際的人,現在想來趙清雅放心將玉湖生態區別墅區建設交給她,也是有原因的。羅美珊作為玉湖生態區的承建方,在這里扎根多年,若是沒有點本領,想在這里新起爐灶,顯然不可能。
  方志誠不禁暗自慶幸,自己今天選擇的切入點,是極為正確的。他喝了一口唐念一給自己泡好的茶,輕聲問道:“玉湖生態區今天上午有群眾圍堵市委大院,你知道此事嗎?”
  唐念一笑了笑,不置可否道:“唐秘書,是想知道幕后那只手是誰吧?”
  方志誠暗忖唐念一果然聰慧,自己還沒點破,她便想到了自己的前面,笑道:“其實只是確認而已。”
  唐念一并沒有正面回答,沉聲道:“我把公司在這邊的情況給你說明下吧。玉湖灣高級別墅區項目啟動之后,每個月工程都要中斷幾日,工程進度并沒有想象中那么順利。”
  方志誠疑惑道:“玉湖灣是市委批下的重點項目,難道區里沒有進行保護嗎?”
  唐念一苦笑了一聲,旋即嘆道:“你想要聽聽坊間的一些傳言嗎?”
  方志誠點點頭,唐念一便說起一個頗具傳奇色彩的女人,她邏輯清晰,卻又沒有指名道姓。
  在玉湖生態區,這個女人就是老大,她說一句話,比區委書記還管用,不少人私下稱她為女沙皇,玉湖生態區有任何決策,都需要她點頭同意。因為她的關系不只是在市里,而是在省里,甚至當初市長夏翔也要給她三分薄面,至于現在的市委書記宋文迪,她更是不放在眼里。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苦笑道:“沒想到她的本事那么大。”
  唐念一沉聲道:“她一直將玉湖灣項目看成競爭對手,小動作可以說無所不用其極,若不是集團擁有豐富的經驗,怕是早就打道回府了。”
  方志誠試探道:“她有沒有弱點?”
  唐念一搖了搖頭,沉聲道:“弱點也是優勢,她與玉湖生態區的大小官員,早已成為一個整體,若是想要搬到她,先要對官員進行清洗,而且將會挖出驚天的丑聞。夏翔出事,她都沒有事,現如今再想搬到她,實在太難了。”
  方志誠皺起眉頭,暗忖莫非就要讓這個毒瘤,隱藏在玉湖生態區嗎?
  與唐念一聊了足有兩個小時,方志誠大概摸清楚情況,他遠沒有想到一個女商人,能夠鉆營得如此之深,若是真要對她下手,宋文迪也要承擔一定的風險。
  而且更令人憂慮的是,現在羅美珊已然將陰謀伸向宋文迪,如果不防患于未然,很有可能宋文迪要吃個大虧。
  果然不出所料,下午事態變得嚴重,群眾從信訪局離開后,再度圍堵市委大院,而原本已經離開淮南的中央巡視組打了個回馬槍,悄然進入銀州,“正好”遇上了這次風波。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