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155 省委層次的交鋒

(此章前有《番外二:混亂迷情之夜》,可進群:206123320觀看。番外并不影響整體劇情。另,感謝近期打賞支持本書的書友天道為民、迷戀哥、地獄火警、金沐燦塵、仙界浪子、無念傷辰等,另感謝大家的訂閱支持,《步步高升》在大家的支持下,成績尚可,近期煙斗在存稿,后期會爆發,以表感激。)
  也不知過了多久,風雨方歇。
  方志誠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望著嬌羞無比,光彩照人的秦玉茗收拾著狼藉,他下意識從口袋里摸出一盒煙,然后又翻了一陣,發現打火機被遺忘在轎車上,旋即探身在程斌的口袋里搜索一番,找到一盒火柴,刮燃之后,點燃煙卷,**地抽了一口。
  “看你這樣,就跟老江湖一樣。”秦玉茗無奈地看了一眼方志誠,想起方才兩人所做的齷蹉勾當,那陣刺激與荒唐感充斥著全身,又讓她忍不住回味起來。
  方志誠吐了一口煙圈,悠然道:“有些事情是無師自通,尤其是男人與女人之間的事情。”當然,此事也不是絕對的,也真有男人和女人結婚之后,過了三五年發現妻子一直不能懷孕,去婦科醫院檢查了一套之后,發現女人還是處女,原來兩人以為躺在一張床上,便能生小孩了。
  方志誠與秦玉茗糾纏過很多次,但這一次異常的舒服,他發現自己有些變態,竟然在程斌的表現得那么瘋狂,或許是因為剛才那個場景,在自己腦海里幻想過很多次,包括他現在抽煙的姿勢,似乎在夢里也演練過很多次,樣子如同浪跡花叢十多年的老嫖客,惹得秦玉茗忍不住笑出聲。
  秦玉茗感覺腿腳發麻,不過依舊還是迎著頭皮,將地上全部掃干凈,等忙了一陣,發現身上的衣服被汗水完全打濕,見方志誠色瞇瞇地朝著自己身體瞄來瞄去,忍不住在遠處揮了揮拳頭,然后發現裙擺上有團污漬,說了句“要死”,轉身進臥室換衣服。
  等秦玉茗換了一身睡衣出來,見方志誠將程斌架在肩膀上,疑惑道:“你這是要做什么?”
  方志誠拍了拍程斌的右臉,作出一個惡心的表情,嘆道:“當然是他打哪兒來,我送他哪兒去!”
  秦玉茗微微一怔,緩緩低語道:“那你還回來嗎?”
  方志誠嘿嘿一笑,低聲道:“那就看老婆,你歡迎不歡迎我了。”
  “誰是你老婆,胡說八道!”秦玉茗玉臉染了粉色,羞怒地啐了一句,“鑰匙帶上,太累了,等會我說不定睡著,沒法給你開門。”
  方志誠又調笑道:“外面的門你可以鎖上,但臥室的門,可得給我留著。”
  秦玉茗被方志誠這句話說得惱羞成怒,伸手將方志誠推出門外,跺腳道:“不準回來了,這兒沒你睡的地方。”
  關上門后,秦玉茗想著方才發生的一切,回味著唇邊似乎還留有方志誠的體味,忍不住蒙住了臉,暗罵了自己一句。
  秦玉茗畢竟是經歷過男女之事的人,她從方志誠身上多次品嘗到了難以言喻的滋味,一扇大門豁然朝她打開,讓她意外無比,原來這世間還有如此奇妙的事情,讓人欲罷不能,難怪不少人忍不住品嘗禁果,即使在婚姻圍城中,忍不住做那騎墻的紅杏。
  盡管秦玉茗現在是單身女性,但她內心還是沒有從已婚女性轉變過來,所以當程斌找上門來,秦玉茗并沒有做到將他推之門外。
  當著程斌的面,與方志誠糾纏在一起,秦玉茗的反應一開始很冷,但隨即變得超級瘋狂,她現在想來,剛才心中充滿了報復的沖動,所以才會那么放肆吧。
  秦玉茗挪到墻角,白色瓷磚上滴滴水露在燈光的照耀下,顯得尤為曖昧,她渾身又熱了起來,連忙從茶幾上取了一張白紙,輕輕地擦拭了一陣,隨后**交疊干脆坐在了地上,喃喃自責道:“要死,我剛才究竟做了什么!”
  大約半個小時之后,防盜門咔擦被打開,旋即又被關上,秦玉茗下意識閉上眼睛,然后面朝墻壁,將身體縮成一團。隨后,浴室傳來嘩啦啦的水聲,提醒著秦玉茗,方志誠應該正在洗澡,她忍不住夾緊**,努力地搖頭,將不良的思緒驅逐腦海。
  又等了五分鐘,一陣結實的感覺,從后面襲來,從她的腋窩下方探入,將她抱得極有安全感。
  “程斌,我送回去了,在我車上又吐了兩次,真倒霉,每天要去洗車了。”方志誠湊到秦玉茗的耳邊,溫柔地說道。
  秦玉茗心中滿是感動,嘴中卻是譏諷道:“若是你不招惹我,也不用這么麻煩。”
  方志誠深深地嗅了一口從秦玉茗身上散發出來的香氣,感嘆道:“這哪里算是麻煩,程斌現在才算是遇上大麻煩了。”
  秦玉茗“哦”了一聲,有些驚訝和疑惑。
  方志誠便湊到秦玉茗的耳邊,低聲說了幾句,秦玉茗扭過身子,臉上毫不掩飾笑意,啐道:“這個做得也太缺德了點。”
  方志誠眸光中閃出狡詐之色,笑道:“我這算是很溫和的手段了。”
  秦玉茗伸出玉蔥般地手指在方志誠的鼻梁上,輕輕地點了一下,嘆道:“你又不是沒見過耿虹,知道這事,豈不是要把家給掀了。”
  方志誠撇了撇嘴,不悅道:“既然他敢來我家鬧事,那我自然也要一報還一報,讓他家里也不得安寧。”
  秦玉茗發現腋窩下有點癢,將手指縮了回去,埋頭道:“你越來越壞了。”
  方志誠嘻嘻笑道:“使壞這個奇妙的東西,還不是茗姐,你慢慢教我的?”
  言畢,方志誠伸出手掌,看也不看,在墻壁上拍了一下,隨著啪嗒一聲,床頭的熄滅,頓時又是一陣男呻女吟。
  第二日清早,程斌還在昏睡當中,突然被一記耳光給狠狠地拍醒。他強撐著坐起身,見耿虹叉著腰,嘴角帶著詭異*地笑意,忍不住打了個寒顫,摸摸頭,嘆道:“幾點了,我得去上班了。”
  “班不用上了,我昨晚便幫你請過假了。”耿虹擺了擺手,語氣很沖地說道。
  程斌拍了拍腦袋,逐漸回想起昨晚的情形,自己一人苦悶地喝酒,過量之后,便迷迷糊糊去了秦玉茗家,依稀最后在車上還見到了方志誠。程斌昨晚心頭一熱,準備想跟秦玉茗重燃舊愛,現在因耿虹見自己醉了,還替自己請了病假,心下一暖,頓時有些懊悔。
  酒精不是一個好東西,麻痹人的神經,導致作出一些過分的事情。
  程斌咳嗽了一聲,準備從床上爬起來,訕訕地笑道:“只是喝多了而已,等會我便去上班,今天有一個挺重要的演出,少了我可不行。”
  “先別走,有件事還得跟你聊聊。”耿虹轉過身,從垃圾簍里取一件臟襯衣,上面滿是嫣紅的唇印。
  程斌頓時臉色微變,咳嗽一聲,道:“這是誰的衣服?”
  “還能是誰的,自己做的事情,還想賴?”耿虹把衣服重重地摔在程斌的身上,怒道,“今天咱們直接去離婚,等辦了這件正事,你再去上班吧。”
  程斌沉思不語,努力回想著昨晚發生的一切,但記憶只是片段,零碎而散亂,至于這些口紅是怎么印上的,他怎么也想不起來。
  “老婆,我昨晚喝多了,真的一點也想不起來了。”程斌苦悶地說道。
  耿虹見程斌依舊還是不松口,指著他的鼻尖,怒道:“你這個無恥的家伙,去嫖就算了,竟然嫖資都不帶全,被妓女追上門,鬧得這個小區人盡皆知,我怎么遇上你這么個沒用的家伙。”
  “啊?”程斌瞪大眼睛,終于聽明白什么,他原本以為這些口紅是秦玉茗印上去的,現在聽上去竟然是妓女留下的,頓時有些恍惚,“老婆,你肯定誤會了,我怎么可能去做大保健,分明是去……”
  “去哪里?”耿虹凝眉問道。
  程斌把話給吞了回去,若是讓耿虹知道自己去找秦玉茗,想要吃回頭草,這后果更是不堪設想。程斌咬牙道:“我只是隨便在路邊找了個椅子,躺了一下,什么都沒做過!”
  耿虹見事實擺在面前,耿斌依舊不認錯,頓時氣急敗壞,撲過去伸出手指,在程斌的臉上撓了數下,程斌也不敢還手,只覺得滿臉火辣辣的。
  耿虹折騰了一陣,直到沒了力氣,才掩面嚎啕大哭,出了房門之后,見婆婆抱著兒子,憤然一把搶過,然后頭也不回地沖出家門。
  程斌酒意還未盡消,踉蹌著步子走到門外,見老母臉上充滿了失望之色,他低聲沙啞道:“媽,沒事,過幾天,我再去把她哄回來。”
  程母重重地嘆了一口氣,抹了一把淚,嘆道:“斌啊,你能不能踏實點過日子,兒子都有了,怎么還去尋花問柳呢?那種地方,不能去,太臟了啊。”
  程斌見自己的母親都懷疑自己做完去做了嫖客,啞然苦笑了一聲,搖搖晃晃地走入衛生間,抬頭從鏡子里見到狼狽不堪地自己,忍不住自嘲地笑了笑,嘀咕道:“這也好,讓我徹底死心了。秦玉茗,你這次還真夠狠心的,希望你以后一直這么心狠下去,如此,才不會讓別人欺負。”
  一邊說著,淚水從眼眶留了下來,程斌知道這次自己的流淚,是因為心痛到了極處。
  畜生也有感情,何況一向自詡浪漫多情的程斌?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