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154 蓄謀已久的暗局

上了三樓,方志誠發現門沒有被鎖上,他聽著屋內傳來的聲音,只見程斌正在含糊不清地與秦玉茗抱怨著:“玉茗……我現在真的很后悔,若是當初不那么做,現在我們是何其幸福,都是我一手造成了現在的狀況……”
  秦玉茗站在一邊,盯著程斌上下打量,心硬如鐵,眉頭緊緊地鎖著,她不愿意與程斌多搭訕,冷冷地說道:“程斌,我們現在沒有任何關系,從拿到離婚證的那瞬間起,便是陌路人。如果你再發瘋,那我可得報警了。”
  “報警?”程斌自嘲地笑了笑,“你不是那么冷血的女人,玉茗,我想問你一句,若是現在咱倆復合,還有可能嗎?”
  “沒有可能!”秦玉茗不知為何對程斌的反悔卻感到惡心,“你已經有自己的家庭,還有自己的兒子,不要再多想了。人生這么長,我們只是有幸在一個時間點結緣,現如今分手,那就爽快一點,不要再拖泥帶水了。”
  程斌苦笑著,眼淚水從眼眶內漫溢而出,他強撐著身體,從桌上取過酒瓶,又往口中喝了一大口,然后躺在沙發上,再也無力起身,“玉茗……咯……你老實交代,是不是跟……方志誠那小子勾搭上了?因為心中有人了,所以才對我如此無情?“”
  秦玉茗被程斌問得微微一怔,程斌與她結發夫妻多年,對她還是很了解的,她捫心自問,若不是方志誠的話,自己不可能如此果斷地拒絕程斌。
  秦玉茗卻是搖了搖頭,否定道:“你不要胡說八道。”
  程斌晃了晃酒瓶,又將之套在嘴上喝了一大口,醉醺醺地說道:“我可沒有亂說,小方那小子我早就見他對你起了壞心,否則的話,我又怎么能要挾他,跟他借了那么多錢?這小子,人小鬼大,每次見到你,眼睛就放光……我現在后悔了……唉!”
  方志誠躲在門外,聽見程斌這么說,暗罵這個無恥之徒,原以為程斌是傻,現在想來,自己卻是被程斌給利用了。
  世界上怎么有如此無恥之人,竟然利用自己老婆的美色,來誘惑純情少男,然后為自己牟取私利!
  方志誠躲在門外越想越氣,恨不得想沖進去,將程斌按在地上一頓好打。
  秦玉茗搖頭苦笑道:“你知道我跟志誠是不可能的,我比他大那么多,而且我是不潔之人。”
  程斌躺在床上慘然笑了笑,無奈地搖頭,“這小子才不會顧忌這么多呢,只是膽子太小了一點……其實,我撮合你倆,并非是對你沒了感情,而是覺得那樣對于我倆,會找到一個平衡點,也就不會惡劣到分手的地步。”
  秦玉茗有點聽不明白,她思索許久,問道:“你的意思是,讓我跟小方發生關系,那樣對于你而言,就能減輕在外面亂來的罪惡感?”
  程斌無力地揮了揮手,感慨道:“還有,我希望你和他能有個結果,那樣對于我父母,便能有個交代了。”
  事情終于水落石出,方志誠在門外聽得也十分明白,原來程斌之所以好幾次將秦玉茗主動推到自己的嘴邊,一方面是為了平衡他在外面拈花惹草的罪惡心理,因為若是秦玉茗也紅杏出墻,自然對程斌也會有包容之心,另一方面是想接種生子,從方志誠那里竊取到果實,然后減緩父母對秦玉茗一直未孕的壓力。
  程斌也算是絞盡腦汁,可惜這其中的邏輯,太過匪夷所思,與道德背離。
  自己在外面勾三搭四,然后讓自己老婆紅杏出墻,不追究自己的責任,這世界上怕是只有程斌這種窩囊愚蠢的男人,才想得出來。
  秦玉茗搖了搖頭,眸光里滿是悔恨,程斌今天主動上門,只會讓她對以前的付出感到不值。丈夫竟然把老婆往別人嘴里送,這不是天下最荒唐的事情嗎?她冷冷地說道:“程斌,你趕緊離開吧,不然我要給耿虹打電話了。”
  程斌聽到耿虹的名字,情緒突然變得激動起來,他狠狠地將酒瓶一摔,擊中地面,發出“啪”的一聲,玻璃瓶瞬間四分五裂,弄得客廳到處都是碎渣,“別跟我提這個女人嗎,潑辣、自私、善妒……我現在的日子,簡直是生不如死啊……玉茗,你救救我吧,重新回到我身邊……”
  程斌一邊含糊不清地斷續說著,一邊用手蒙住了臉,大老爺們竟然跟娘們似的哽咽起來,如此丑態畢露,他卻不知只會讓秦玉茗更加厭憎程斌。
  秦玉茗幽嘆了一聲,從陽臺上找到掃帚,轉身回到客廳,而程斌似乎剛才情緒太過激動,現如今太累,腦袋一歪,竟然昏昏地睡了過去。
  秦玉茗對于程斌無賴的做法,沒有絲毫對策,她的確如同程斌所了解的,無法狠下心腸,將程斌給轟出門外。她擰著秀美,彎下腰身,掃帚與玻璃渣輕輕撞擊,發出嘩啦啦的聲音,讓她覺得心煩意亂。
  突然腰部多出一股巨大的力量,緊緊地摟住了她,使得她不能動彈,秦玉茗被嚇了一跳,正準備驚呼出聲,嘴邊卻是被一只大手給緊緊地捂住。
  “嫂子,是我!”方志誠摟住秦玉茗柔軟的腰肢,輕聲提醒道。
  秦玉茗聽出是方志誠的聲音,又驚又怒,瞄了一眼躺在沙發上沉睡的程斌,慌亂地推了推腰間的那只大手,羞怒地低聲道:“志誠,你這是做什么,趕緊放開我!”
  方志誠心中怒氣難消,依舊不放手,憤然道:“姐,我為什么要放手?難道是怕被程哥看見嗎?即使被他看見,那又如何,難道你現在還與他有關系,我們親熱一下,又何懼之有?”
  秦玉茗猜到方志誠早就站在門外,定是發現了始末,她不再掙扎,任誰遇到程斌這樣的人,怕是很難接受這股怨氣,她柔聲勸道:“志誠,我知道你心里難受,但是也不要這樣,程斌是人渣,可以做不顧及人倫的事情,莫非你要跟他往壞里學?”
  “學壞又怎么樣?”方志誠越想越生氣,為自己曾經愚蠢的善良生氣,為秦玉茗受到的種種不平等的待遇而感到憤怒,他將秦玉茗越摟越緊,同時感覺到體內有股炙熱的氣息,瞬間要爆炸開來。
  秦玉茗感覺到方志誠內心與身體發生的變化,她情緒變得緊張無比,顫抖著聲音,柔聲道:“志誠,千萬不要這樣,否則我真心要生氣了。”
  “姐,允許我自私一次吧。不然的話,我真心太難受了。”方志誠感覺自己的呼吸變得粗重,每吐出一口氣,都蘊藏著對程斌的憤然,身體不自覺地往前送了送。
  秦玉茗沒有了力氣,依舊彎著腰,勉力用掃帚支撐著自己的身體,她感覺如同變成了風中的氣球,被身后的濁浪,突然背后一股沖力襲來,她忍不住嬌哼一聲,往前踉蹌走了數步,用手伏在墻面上,予以反抗。
  “你真要這么做嗎?”秦玉茗無力地扭過俏臉,側身看了一眼方志誠,只見他眼中流露嫉妒、愛慕、怨憤、關心,終究還是心軟下來。
  方志誠這次沒有再猶豫,他重重地點了點頭。
  秦玉茗微微一笑,臉上露出溫柔之色,她一只手扶著墻面,一手伸手撫到腰間,緩緩一撩,白色的睡裙露出了一角,大片雪白的肌膚躍然而出。
  方志誠抬頭盯著躺在沙發上的程斌一眼,冷冷地笑了一聲,旋即放在秦玉茗腰間的大手,一路往上游走,來到那覬覦已久,豐軟滑膩之處……
  外面不知是否起了大風,陽臺上的那扇窗戶,被氣浪打得“嗡嗡”直響,樓下一只老貓從垃圾桶內爬了出來,似是為今晚沒找到合適胃口的食物,“嚶嚶”的抱怨,老槐樹上鳥窩內的一只燕兒,從酣眠中驚醒,低聲“唧唧”幾句,再次合翼而睡……
  “志誠,要不換個地方吧,我剛才見他似乎醒了。”秦玉茗臉上騰起兩抹紅霞,回首望著不遠處的程斌,顫聲求饒道。
  “姐,定是你看錯了,現在就是十個鑼鼓在他耳邊敲,他也不會醒的……”方志誠如同在夢中一般,醉心享受著當下的每刻滋味。
  秦玉茗見拗不過方志誠,干脆將臉貼在了墻上,闔上了眼睛。
  死就死吧,墮落就墮落吧。
  人若是放開了底線,往往會爆發出很難想象的瘋狂。當著自己前夫的面,與方志誠……這是保守的秦玉茗永遠不會想到,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但一切就是這么發生了。
  屋內彌漫著酒精的氣息,似乎變成了一種催化劑,旖旎的風光充斥在客廳內……
  也不知過了多久,程斌嗅到了一股古怪的味道,他喉嚨里咕嚕一聲,然后側過身,吐出了腹中的穢物……
  “志……誠……他是不是醒了?”
  “他敢現在醒,我就一巴掌,把他扇暈過去!”
  “你為什么……要……這么兇?!”
  “男人不兇點,哪里能吃飽肚子。這是個弱肉強食的社會呢!”
  (此章處有番外,可入群一閱,群號:206123320)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