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153 讓程斌徹底死心

羅美珊與丁能仁接觸過多次,知道他是一個小心謹慎的人,外表看上去肥胖臃腫,其實心細如發,否則怎么能在復雜的銀州官場存活呢?之前,劉強東因丁能仁的反水而黯然離開,羅美珊便瞧出丁能仁的大野心。
  羅美珊換了個姿勢,胳膊撐著身體,說不出的妖嬈慵懶,笑道:“丁秘書長應該心知肚明,我想得到的東西。”
  丁能仁面露難色,嘆了一口氣,“玉湖生態區三期項目的進度不順利,現在惹得謝書記非常不高興,幾次表示要撤掉現有的開發商。羅總,你應該知道,至今還沒有發文件,實在是我已經盡力而為了。”
  羅美珊微微一笑,道:“丁秘書長,若是你不盡力而為的話,我怎么可能還來麻煩你呢,現在只是懇請你能繼續努力,而這鼻煙壺送給你也是物有所值了。”
  丁能仁面露苦笑,盯著鼻煙壺看了看,心中極為喜歡,但他知道不能輕易答應,因為羅美珊猶如美女蛇,外表看上去可人,一轉身說不定會被狠狠咬一口,據說夏翔之所以徹底沒有任何機會,便是羅美珊在暗地里捅了夏翔一刀子。
  此前的交易,收受的金額不大,或許能夠用一些特殊的手段遮掩痕跡,但若是將這價值百萬的鼻煙壺收下,那性質可就嚴重了。
  丁能仁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冷聲道:“羅總,我也實話實說了吧,關鍵點不在我這里,而是在宋書記那里。若是搞不定宋書記,玉湖生態區項目更換承建方,那是自然的。你當初與夏翔的關系走得太近,一套班子一套人,人走茶涼的道理,想必你比我更加清楚。”
  羅美珊搖搖頭,露出遺憾之色,伸手將那個盒子重新給蓋上,丁能仁心有不舍,但卻也只能忍痛舍愛,人要量力而行,丁能仁還是十分理智的。
  羅美珊并沒有將盒子收起來,她反而將盒子往丁能仁身前推了推,笑瞇瞇地說道:“丁秘書長,所謂財不外露,既然東西你已經看過,那便是你的了。”
  “這個?”丁能仁心動,猶豫。
  羅美珊微微一笑,解釋道:“丁秘書長,我現在有個計劃,不知你愿不愿意參加?”
  “什么計劃?”丁能仁一臉警惕,他終于知道羅美珊醉翁之意不在酒,其實她最終的目的是下面一個計劃,前面只不過是做鋪墊而已,現在所說才是正兒八經,想要與自己做的交易。
  羅美珊湊到丁能仁耳邊說了幾句,隨即柔聲道:“若是你愿意從旁輔助的話,正廳級職務、鼻煙壺、小幺,都歸你了,如何?”
  丁能仁瞪大雙眼,許久沒反應過來,咋舌道:“羅總,這可是好大一盤棋,你準備要讓銀州換天啊?”
  羅美珊嘴角浮現狠毒之意,“富貴險中求,丁秘書長,你眼中的格局還是太小,若是站在全省的角度,一個小小的銀州算得了什么,至于玉湖生態區,那更是不值一提。若是你現在點頭,那么你一步便踏入全省的格局,那位領導也會格外關照你的。”
  見丁能仁正在天人交戰,羅美珊沉默了一兩分鐘,見他始終下不定主意,便搖了搖銅鈴,未過多久之后,小幺走了過來,羅美珊朝著裝著價值百萬的鼻煙盒努努嘴,小幺會意,俯身準備將之收斂起來。
  這時,一雙豐厚的手掌覆蓋在了小幺肉膩的手掌之上。
  羅美珊見丁能仁眸光中閃出深藏心底的狡詐笑意,緩緩站起身,然后一言不發離開了屋子,順手帶起了房門……
  人心都是貪婪的,再謹慎的人,只要摸準他的底線,總會能成功誘惑,丁能仁再意志堅定,總還是個男人,權力、金錢、美色之中,總能找到他的命門。
  未過多久,從屋內傳來男人粗重的喘息聲與女人**的呻吟聲……
  ……
  夜色朦朧,一輛白色的轎車速度極快,從黑暗中沖出,仿佛瞧見不遠處街道邊一個抽煙的男人,剎車聲刺耳而出,使得原本清寂的黑夜不再幽靜。
  抽煙男人彈掉手指上的煙蒂,坐進副駕駛,鐘揚弓身從后面取出一個文件袋,沉聲道:“誠少,果然不出你所料,今天丁能仁與羅美珊在郊區一間極不起眼的大院見面了。”
  方志誠翻了翻材料,無奈地搖了搖頭,苦笑道:“只是見面而已,不能作為什么憑證。”
  鐘揚摸著下巴想了想,沉聲道:“丁能仁在里面呆了足有兩三個小時,若是尋常見面的話,肯定不用那么久。而且他們使用了極為高超的反偵探手法,若不是我安排的兄弟極有經驗,怕是根本發現不了他們的蹤跡。”
  方志誠徐徐嘆了一口氣,擰眉道:“還有什么其他信息嗎?”
  鐘揚點點頭,翻出了一張紙,捻出其中一頁,道:“這是那間屋子的戶主信息。”
  “胡康元?”方志誠不解地看了一眼鐘揚,臉上露出疑惑之色。
  鐘揚繼續說道:“你看看另外一份材料。”
  方志誠眉頭逐步緊鎖起來,胡康元的簡歷:1969年生,臨豐市人,原為瓊金市政府副市長秘書,1999年下海經商,現在為鄧普集團董事長。鄧普集團現在是全省有名的開發型企業,在十二個地市均有項目,而羅美珊的公司隸屬于鄧普集團。
  方志誠繼續往下看,頓時覺得心驚肉跳,胡康元下海之前,省委三把手副書記王國用正是胡康元的領導。也就是說,胡康元的背*景是王國用?
  此前,中紀委巡視組在淮南敲山震虎,鬧出一系列的動靜,明眼人都知道,那是省委一把手與三把手在暗中角力,若是順著這個思路往下推測,丁能仁現在豈不是因為羅美珊的緣故,要搭上王國用這條大船了?
  事情變得越來越復雜了,牽扯到省委級別的較量,銀州極有可能會迎來一陣劇烈的地震,而目標很明確,便是李思源書記的心腹大將宋文迪。
  省委副書記王國用見中央巡視組的外力無法動搖李思源的根基,所以想著轉換方式,從宋文迪的身上尋找突破口?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暗忖希望事情不要如同自己所想,否則那也太麻煩了,只希望羅美珊接觸丁能仁,僅僅是因為玉湖生態區的承建權問題。
  “我有個不好的預感,銀州近期怕是要有大事發生了。”方志誠手指在車窗上敲擊了兩下,語氣沉重地說道。
  鐘揚想得沒有方志誠那么遠,只是隱隱知道丁能仁攀附上一個很厲害的人物,若是以后像要動手,怕是難度要加大。
  “現在該怎么辦?丁能仁這家伙隱藏得太好,根本找不到他的蛛絲馬跡。”鐘揚有點不知所措了。
  方志誠挑出混在材料中的一張照片,眸光閃出一道精光,輕聲道:“既然大人物都把自己保護得很好,那么就從小角色開始調查,照片上這個穿著傭人服侍的女子看上去很漂亮,不像是普通的傭人,她的背后肯定有故事,不如從她下手。”
  鐘揚臉上露出錯愕的表情,對方志誠提出的建議感到很驚訝,旋即想想,又不失一個很好的方法,感嘆道:“還是誠少,你的思路更加開闊。”
  鐘揚也覺得有點怪異,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會在郊區那么偏遠的地方做傭人呢?完全不符合正常邏輯,所謂使出反常必有妖,定然有線索可以順藤摸瓜地調查。
  與鐘揚詳細聊了一陣,沒討論出應對之法,鐘揚緩緩地開著車,不知不覺將方志誠送到別墅區的門口。方志誠下車之后,順著水泥路走了一段,才反應過來,自己的那輛捷達因為送秦玉茗回家的緣故,還停在樓下。因為鐘揚找自己緊急,方志誠便站在街道邊等候,沒想到鐘揚不知不覺將自己送到了別墅,他無奈地搖頭苦笑,轉身回頭攔了一輛出租車,又折回去拿車。
  回到樓下,打開車門之后,方志誠并沒有立即發動車子,而是抬頭看著自己那間屋子,窗簾沒有拉傷,散發著朦朧的燈光。方志誠正準備發動車子,突然一個熟悉的身影搖搖晃晃地從遠處走了過來。
  等確定那人是程斌無疑,方志誠的肺差點沒被氣炸了,這家伙還真是陰魂不散,房子不是都賣出去了嗎,怎么又回來了?
  程斌捏著個酒瓶子,往口中灌了幾口,咳嗽幾聲,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喂,是玉茗嗎……我是你老公……趕緊下來……我在樓下呢……什么?不下來,那我就大聲嚷了啊!”
  遇到程斌這么個潑皮無賴,秦玉茗終究還是沒有太多的辦法,未過多久,套了一件外套,踩著拖鞋下來。
  方志誠坐在車內生悶氣,自然是對秦玉茗恨其不爭,自己對她如此用心,而程斌一嚷嚷,立馬心疼程斌了,如此看來,自己這么長時間的所作所為豈不是犯賤嗎?
  方志誠恨不得狠狠地抽自己兩個耳光!
  也不知,程斌與秦玉茗說了些什么,秦玉茗嘆了一口氣,竟然拉了程斌一把,程斌則搖晃著身子跟著秦玉茗上了樓。
  坐在車上旁觀一切的方志誠痛苦無比,腦海中情不自禁地幻想著程斌與秦玉茗之間可能發生的種種事情,終究按捺不住,從車內走出,大踏步往樓上行去。
  這種感覺十分陌生,又十分熟悉,身份角色在改變,這次是由方志誠來捉程斌與秦玉茗的奸了。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