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152 弱肉強食的社會

若是換作另外一人這么說,秦玉茗自然嗤之以鼻,但她熟悉方志誠的性格,這可不是一個滿嘴跑火車的男人,既然方志誠這么規劃,那么他便會這么做。秦玉茗玉腿交疊,美眸閃著異樣的光彩,心中觸動不已,都說奮進的男人最有魅力,而方志誠無疑便是這種具有上進心的男人。想想前夫程斌完全是兩類人,秦玉茗不僅暗自悔恨,自己當年可真是鬼迷心竅,竟然喜歡上了程斌。
  人在一生之中會遇見無數的人,當沉浸在愛情的過程中,會將對方的缺點無限弱化,將對方的有點無限強化,現如今秦玉茗將程斌的缺點無限放大,又將方志誠的優點無限強化,源于秦玉茗心中的天秤正在搖擺傾斜,這是人之常情。
  方志誠心中一直有個計劃,想以玉茗舞蹈學校為基礎,打磨出一個文化產業鏈條。學校一則面向社會招生,為大眾提供健身的場所,二則面向一些藝術特長生招生,每年高考畢業都會有不少藝術特長生需要新的平臺,將這批藝術特長生招募至學校之后,悉心培養,再精心包裝,便有機會打造出一個培養藝人的搖籃。
  有了藝人,便可以與一些影視公司合作制作節目。若是藝人大紅大紫之后,學校的名氣也會上升,變相地也在提升學校的品牌與知名度。
  這是一個漸進式的規劃,等學校成長到一定的程度之后,也可以自己成立影視公司,慢慢演變成“培養、包裝、捧紅”一站式制造藝人的集團,成為獨樹一幟的傳媒集團。
  文化產業是一個很賺錢的產業,馬克思預測過,在經濟急速增長的大背*景下,人群的生活水平逐步增高,便需要文化產業來撫平精神需求。現如今華夏的文化產業已經出現上升勢頭,最簡單的是湘南衛視《超級女聲》掀起了第一波全民追星的風潮,只要好好包裝玉茗舞蹈學校,一定能夠借助這波文化產業發展的潮流,賺取不錯的收益。
  方志誠在大學時代學的是經濟學,因此腦子里整天盤算著都與經濟利益掛鉤,雖說身為政府公職人員,但思維邏輯,行事風格,與重利的商人極為相似。
  不過,玉茗舞蹈學校還剛剛建立不到半年,這是一年后甚至兩年后的發展規劃,還不足以操之過急,現在當務之急,是需要將管理搶抓上來,因為現如今方志誠瞧出,玉茗舞蹈學校在管理方面,還存在眾多的漏洞。
  秦玉茗畢竟沒有從商經驗,她現在還沒有從普通的舞蹈教師轉變為一個合格的管理者。方志誠今天便琢磨著要趁機給秦玉茗將學校的管理問題,與她溝通清楚,慢慢地影響她,“茗姐,我認為現在學校的管理模式要重新調整一下。”
  秦玉茗微微一怔,瞧出方志誠今天要說的話不少,疑惑道:“我覺得現在挺好的啊,為什么要調整?”
  方志誠笑了笑,有條不紊地說道:“咱們玉茗舞蹈學校,雖然名義上是學校,但不能用學校的那種方式來管理。想要在兩三年之后,建立一個極有影響力的傳媒集團,當務之急,是要引入先進的管理模式。”
  秦玉茗托著下巴,盯著方志誠那張清秀的臉龐,細細瞧著,饒有趣味地問道:“志誠,我發現今天第一次認識你。”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是不是被我的智慧所征服了?”
  秦玉茗梨渦帶著淺笑,不置可否地說道:“你繼續說吧,我聽著,玉茗舞蹈學校若沒有你的話,規模與速度發展得不會如此順利。”
  方志誠便將一些外企比較流行的管理模式,跟秦玉茗說了一番,最簡單的包括:人事方面的管理制度,比如員工檔案必須要嚴格管理,考勤制度執行必須嚴格,定期要對教師進行培訓等等;復雜一點,便是企業文化的整合,如服裝統一,理念、目標的統一等等;至于財務管理制度,用章管理制度,更加要求嚴格規范,確保無誤。
  秦玉茗的接受能力不錯,能理解方志誠所說的意義,一個企業要變強變大,其管理是關鍵核心,不能有所懈怠。她感慨道:“志誠,你的眼光還是很長遠的,某些問題我也曾想過,但從來沒有想得這么細致。要不,你下海跟我一起經營學校吧?”
  方志誠連忙擺擺手,低聲道:“我只是你的軍師而已,具體如何來做,還得你來執行才是。”
  秦玉茗笑了笑,知道方志誠現在是市委書記秘書,前途不可限量,佯作遺憾道:“也罷,我就不耽誤你做大官了,還是孤苦伶仃地苦命賺錢吧。”
  方志誠見秦玉茗對自己言聽計從,心中還是很高興的,發展文化產業,這也是宋文迪近期經常提及的,如果不出所料,宣傳部近期便會推出一系列的舉措,大力扶持這一領域的發展,從稅收、政策等方面對從事這一領域的企業進行補貼。
  政府的補貼政策并非輕易能獲得,前提是這個企業具備一定的實力,擁有較強的資質,無論從管理還是潛力,都值得政府進行培育。按照政府三至五年的規劃,會以南苑老街為基礎,建造淮南第一大影視城,一旦影視城成立,對于影視業的促進那是極大的。而玉茗舞蹈學院若是能提供影視人才,這將極具競爭力。
  不得不說方志誠的聯想能力很突出,他從政府的一些宏觀政策,能推演到實際的項目,這種天賦并非人人都能具備。
  當然,有了這么遠大的規劃之后,需要通過具體實施才能得以印證,現如今玉茗舞蹈學校缺乏兩個重要部件,第一,專業的運營團隊,第二,充足的周轉資金。
  ……
  一輛黑色的轎車駛入銀州郊區一棟外表破舊的老院,丁能仁從后排踏出,朝著不遠處站立門邊的羅美珊行去。羅美珊伸出手,與丁能仁握了握,丁能仁上下打量著羅美珊,暗忖女人到了她這個年紀,還能保養得如此好,實屬不易。
  進了屋內,上了二樓之后,環境煥然一變,沒有外表的陳舊,轉而變成了奢侈的意境,原木色地板上,鋪著厚厚的毛毯,踩在腳下柔弱而輕盈,丁能仁整個人放松下來,他坐在了沙發上,輕嘆道:“沒想到銀州還有這種層次分明的地方。”
  羅美珊掩口笑了笑,疊起玉腿,嫵媚地看了一眼丁能仁,淡淡道:“能進入這里的外人,可不超過十個人。”
  丁能仁點點頭,嘆道:“深感榮幸啊。”
  羅美珊轉過身,伸手搖了搖懸掛在手邊的銅鈴,不一會兒,有名穿著傭人服飾的年輕少女,端著一壺茶走了進來。丁能仁忍不住在少女的身上掃了掃,毫不掩飾欣賞之色,感嘆道:“羅總,越發覺得你了不得,隨便屋內一個傭人,都堪稱絕色。”
  羅美珊端起身前的茶杯,做了個“請”的手勢,微笑道:“丁秘書長,你跟夏市長進屋有類似的地方,看到小幺,都感嘆了這一句。”
  “哦?”丁能仁有點尷尬,暗忖自己竟然看上了夏翔的女人,這種感覺還真夠怪異。
  羅美珊揮了揮手,暗示小幺出去,低聲笑道:“如果丁秘書長喜歡的話,晚上可以讓小幺陪陪你,她沒什么特長,唯一的本領便是服侍人。”
  丁能仁眼中的精光一閃而過,他尷尬地擺了擺手,訕訕道:“那就不用了。”
  羅美珊挑逗地笑了笑,沉聲道:“莫非丁秘書長還有潔癖不成?”
  丁能仁見羅美珊問得露骨,清咳一聲道:“不是潔癖,而是夏市長用過的東西,我接著用,這似乎對他大不敬。”
  羅美珊嘴角露出譏諷的笑意,柔聲道:“成王敗寇,夏翔已經成為銀州的過去,現在是丁秘書長你的世界,為何要對一個早已離開之人,耿耿于懷呢?市委大院的首長樓這么多年換了多少人,還不是前者走了,來者繼續使用。”
  丁能仁自認為是一個心志堅定之人,對于羅美珊這種露骨的誘惑,難免還是心動不已,他竭力地控制著心底的欲望,鎮定地笑了笑,“羅總,咱們不妨開門見山點吧,今天約我而來,究竟用意何在?”
  羅美珊微微一笑,側過身子,再次搖了搖鈴鐺,未過多久,小幺捧著一個古色古香的盒子搖曳著纖長的身姿踏入房內。
  羅美珊朝著小幺點點頭,小幺緩緩地拉開了那個盒子,丁能仁眼睛一亮,直起身子,湊過去,認真打量,旋即臉上蒙上了一層灰暗之色,輕哼一聲,再次重新坐在沙發上,“羅總,你用一個贗品來給我鑒賞,莫非覺得我丁某人,是不識貨之人嗎?”
  丁能仁的態度,羅美珊不以為意。她揮了揮手,極為鎮定,絲毫未露驚訝之色,她從盒內取出鑒定證書,然后推到丁能仁的身前,笑道:“丁秘書長,你雖說是收藏古董的名家,但人都有看走眼的時候,你或許是看錯了,我給你看的這個鼻煙壺,又怎么可能是假的呢?”
  丁能仁接過鑒定證書,臉上難以掩飾驚訝之色,嘆道:“這就是去年炒得火熱的銅胎畫琺瑯童子鼻煙壺?”
  羅美珊笑著點頭,“證書是由故宮博物院研究員,著名鼻煙壺專家田埂先生考證,乃是滿朝康熙大帝使用過的珍貴古董,釉質細潤,顏色純美,構圖大方,畫工精準,是難得一見的藝術珍品。”
  古董這一行,真真假假,但若是有著名的鑒賞家佐證,其價值便有了保障。羅美珊拿出這么貴重的物品,要與自己索求什么呢?
  丁能仁原先也不確定這鼻煙壺的真假,故意詐了一下羅美珊。
  眼前這個價值百萬珍稀的鼻煙壺,可不是輕易能拿到手的!rg
  喜歡請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