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151 小方成了捉奸者

方志誠能夠得到中央黨校研究生院學習的機會,并非李思源爭取而來,其實是寧家老爺子看到方志誠在市委黨校培訓的結業論文后,升起愛才之心,才將之推薦給黨校副校長項明藝的。項明藝曾是寧老的老部下,對寧老十分尊重,仔細翻讀了那篇論文之后,認可了方志誠的能力,因此才提出破格將方志誠招收為中央黨校研究生院的建議。
  寧老利用此舉,一方面是想將方志誠培養成自己人,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補償方志誠對自己孫女寧香草的救命之恩。
  方志誠并不知道自己去中央黨校進修,實則與國家元老寧老爺子有關聯。他只是隱隱覺得,自己現階段,還需要安下心來,在市委書記秘書的職位上,踏實作出一番成績才是。
  精彩的履歷,畢竟只是外表精美的包裝殼,官場終究需要實打實的成績,他認為在宋文迪手下工作,遠比在中央黨校可以學到更多的東西,這是個務實的選擇。
  從宋文迪的角度出發,他已經習慣方志誠在身邊輔佐自己,若是放他去中央黨校,自己宛如丟失一臂膀,工作起來也較為不順手。而且,方志誠一日不與寧家算清楚“人情”往來,那么方志誠與寧家的關系便不會徹底斷掉,這無論對于李思源或者宋文迪,都是一個不錯的結果。
  沒想到方志誠竟然拒絕了自己的好意,寧老待李思源說完話之后,笑了笑,嘆道:“這個小方還真有意思,我越來越對他感到好奇了。”
  李思源佯作怒其不爭地說道:“這小子沒有眼力勁,每年想進中央黨校研究生班的人擠破腦袋,他竟然放棄這個機會,當真是太不智了。”
  寧老揮了揮手,淡淡道:“思源啊,你就不要用這種方式,來為小方掩飾了。既然他現在還不想承我寧家的人情,那也沒有關系。這是個好苗子啊,你可要悉心培養才是。”
  李思源點點頭,輕聲笑道:“能讓寧老您重點關注的人,我們自然會保護好。”
  寧老沉吟片刻道:“中紀委這次去淮南的巡視組,可都是一些重量級的人員,氣勢洶洶,你作為一把手,可要小心應付才是。”
  李思源微微一怔,自2003年起,中紀委與中組部成立巡視組,每年不定期都會至省市進行明察暗訪,并非新鮮事,但寧老作為國家重要的領袖之一,中顧委成員,在華夏的地位很高,必然是聽到什么風聲才是。
  李思源擰眉,沉聲道:“謝謝寧老的提醒。”
  有了寧老的提點,李思源開始部署,果然不出所料,自2005年7月中旬,全國迎來一場遠勝過往的反腐風暴,而作為經濟發達地區,中央巡視組對淮南的調查尤為嚴苛……幸好,李思源防范得早,提前一步自查自糾,將負面影響壓到最低,使得淮南官場不至于因此而大傷元氣。
  方志誠并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已然被李思源所關注,也因為他的關系,李思源從寧老那里提前得知信息,李思源未雨綢繆,化解了一場由政敵副書記王國用等人策劃,中央勢力介入,極有可能動搖李思源在淮南地位的陰謀。
  ……
  進入七月下旬,天氣便熱了起來,天氣預報一直報有雨,不過遲遲未下。宋文迪周末回瓊金參加親戚的婚宴,方志誠的這個周末也就清靜下來。葉輕柔那個小妖女離開別墅之后,的確有些冷清,方志誠發現自己有時候忍不住會想起她,不過還是硬起心腸沒有跟葉輕柔打電話。
  葉輕柔估計再過一段時間便要飛往國外,既然以后形同陌路,那也沒必要糾纏不清。
  下午三點左右,方志誠開著捷達車來到玉茗舞蹈學校。途徑保安室,他被釘子喊住,方志誠給釘子遞了一支煙,“事情辦得如何了?”
  釘子熟練地點燃香煙,又給方志誠點燃,笑道:“還在磨著呢,那小子還挺精明,最近學校不是放暑假嗎?神出鬼沒,找不到他的蹤影。”
  方志誠拍了拍釘子的肩膀,笑道:“麻煩你了,等要回了錢,請你吃頓好的。”
  釘子擺了擺手,拍著胸脯,嘆道:“婉瑜妹子的事情,我自然要辦妥。那小子讓我撲了好幾次空,我必須要他連本帶利,加倍償還。”
  方志誠歪著腦袋,疑惑道:“你究竟跟他要了多少錢?”
  釘子嘿嘿笑了一聲,伸手正反比劃了一下,“不多,五萬。”
  方志誠暗忖難怪宋明宇被嚇跑了,2005年正常的家庭收入不過兩三萬,釘子一下子要五萬塊,那豈不是要了宋明宇的小命。宋明宇知道釘子不是一般人,又不敢硬碰硬,只能趁著暑假時間,跑到外市避風頭了。
  方志誠不做聲,暗忖惡人需要惡人磨,就讓釘子去折磨一下宋明宇吧。他對釘子辦這件事還是很放心的,畢竟也曾是銀州混江湖的老手,收拾一個大學生,自然有一套。
  其實方志誠并非一定要讓釘子討回那筆分手費,只是想替陸婉瑜出一口氣而已。
  人的初戀何其珍貴,陸婉瑜的初戀竟然被這個壞小子給破壞了,實在讓人氣憤無比。方志誠在心理上已經悄然將陸婉瑜視作自己的妹妹,妹子在外面被欺負了,做兄長的自然要替她出頭才是。
  方志誠與釘子又說了兩句,然后上樓往舞蹈室行去。舞蹈室總共有三間,因為進入暑假之后,學員激增,所以從上午開始,幾乎每個時間點,三間舞蹈室內都有人在練舞。而學校老師也有原來的五名,增至現在的十名,每天每名教師上一到兩個課時,薪水與課時掛鉤,每小時不低于一百元,吸引不少銀州大學藝術學院的教師來這里兼職。
  秦玉茗現在很少親自上課,主抓管理,與教師的授課質量。方志誠終于在其中一間見到秦玉茗,她雙手環抱,面色嚴肅地站在一群學員后面,而前方正有瑜伽老師,帶著學員們做一些難度比較高的動作。
  瑜伽課現在已經成為舞蹈學院的特色課程,因為瑜伽可以美體,修身,吸引不少女性紛紛來報名。
  秦玉茗似乎發現某位學院的動作不到位,她緩緩地走過去,動作優雅地幫助她,做了個輔助動作,直到覺得滿意,才再次回到原來的位置,不過多干擾臺上老師的授課。
  秦玉茗將長發梳成了辮子,露出寬闊潔白的額頭,穿著淺紫色的緊身舞蹈服,使得身材高挑勻稱。
  也不知過了多久,秦玉茗抬頭透過那扇玻璃,看見站在門那一邊的方志誠,她微微一笑,然后悄然離開教室。
  “是不是美不勝收?要不再讓你看一會兒?”秦玉茗朝著教室方向努努嘴道。
  方志誠聳聳肩,盯著秦玉茗那張精致圓潤的俏臉瞅著,嘆道:“茗姐,你可別誤會。我一直看著你呢,女人雖然多,但在你身邊,只能算作綠葉。”
  “又逗我!”秦玉茗伸出手指在方志誠的腦門上彈了一下,似笑非笑道。
  方志誠與秦玉茗來到辦公室坐了一會兒,把自己對舞蹈學校后期的發展計劃,跟秦玉茗說了些。秦玉茗原本只是自己想辦個規模不大的培訓班,現如今舞蹈學校能夠這么火,完全是方志誠出謀劃策,從旁協助宣傳的結果。
  “茗姐,你有沒有想過,將玉茗舞蹈學校打造一個優秀全國素質最高的舞蹈類人才的集中地?”方志誠在秦玉茗面前極為放松,翹著二郎腿,悠悠地吐了一口煙圈。
  秦玉茗面露難色,輕聲嘆道:“這可不是輕而易舉能做到的吧?”
  方志誠彈了彈煙灰,自信地說道:“咱們現在主要還是以健身為主,雖說能賺到不少錢,但層次稍微低了一點。若是咱們學校能提供舞蹈類一流的人才,然后面向全國各種娛樂活動提供舞蹈節目,甚至具備包裝舞蹈明星的實力,這才是更為高級的定位。”
  秦玉茗只是聽懂了一半,臉上露出疑惑之色。
  方志誠繼續說道:“打個簡單的比方,趙本山為什么有名?不僅僅是他的演技與才能起了關鍵作用,還是他擅長培養班底。趙家班已經成為北方很有勢力的演藝派系,憑借徒子徒孫,也足以撐起半邊天。”
  秦玉茗終于聽明白方志誠的意思,失聲笑道:“你是希望我打造個‘秦家班’?”
  方志誠咬了咬手指,繼續憧憬道:“我對玉茗舞蹈學校的定位是,涵蓋舞蹈學校、節目策劃、演員培養、影視制作等為一體的超大規模的文化產業集團。”
  秦玉茗張大嘴巴,露出不可思議地表情,搖頭笑道:“你倒是挺敢想的。”
  “改革開放這么多年,不少經濟領域已經趨于成熟,甚至出現飽和的狀態,而我國文化產業這塊還很薄弱,若是從此處入手,極有可能開辟一番新的天地。”方志誠突然挺直脊梁,躊躇滿志地說道,“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茗姐,你就等著成為富婆吧!”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