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150 影視集團的雛形

對于宋明宇這種男人,方志誠琢磨著只有用狠毒的手段逼著他低頭,否則再過幾年,難免他不會成為林壑那樣的花花公子。當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方志誠并非無事生非之人,有男人喜歡拈花惹草,玩弄女人,有女人喜歡招蜂引蝶,戲弄男人,這原本與方志誠無關,關鍵是宋明宇惹到了陸婉瑜。
  回到圖書館,陸婉瑜依舊在查資料,黑密的發束被她挽成一縷,別到耳根后側,露出白皙嬌媚的側臉,方志誠沒有過去打擾,而是拿著那本《國富論》找了個角落,緩緩地翻閱。大約過了三個小時左右,圖書館即將關閉,陸婉瑜這才抬起頭,輕輕地吁了一口氣,方志誠笑瞇瞇地走過去,嘆道:“你終于搞定了啊?”
  陸婉瑜點點頭,略顯愧疚道:“哥,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方志誠擺了擺手,微微一笑道:“好久沒在圖書館泡過這么長時間了,謝謝你讓我重溫了下校園生活。”
  陸婉瑜美眸流轉,低聲道:“看來你在大學時代,圖書館里有不少回憶……”
  方志誠苦笑了一聲,唉聲嘆氣道:“我上大學那會,一門心思放在學習上,哪里有空去制造浪漫,所以沒有回憶可言。”
  陸婉瑜抿嘴笑了笑,收拾起身前的書本,然后將書擺放到原來的位置上,方志誠便將《國富論》送回了經濟區,出門之后,卻見陸婉瑜挎著小包,靜靜地等待自己。
  這一瞬間,方志誠頓時有點走神,似乎回到了大學時代,自己和陸婉瑜如同那些小情侶般,彼此在圖書館內同進同退的場景,說實話,方志誠也曾羨慕過那些人,不過他意志力比較堅定,知道自己沒有談戀愛的資格,所以才保持著單身狀態。現在自己,算是挽回了大學時代的遺憾嗎?
  ……
  第二天下午,常委會結束之后,方志誠陪著宋文迪坐在里間喝茶,隨便聊著,談到了華夏的歷史。宋文迪在歷史方面很有造詣,方志誠幸好看書駁雜,所以與他聊天,倒是也能跟得上。
  如果想當一名心腹秘書,與老版保持思想層次的一致性,這也是關鍵點。若是老板跟你聊天時,你驢頭不對馬嘴,難免會掃興,久而久之,老板也就不愿意與你過多溝通。
  宋文迪比較喜歡春秋戰國時代的史書,對那個時代的兵家名著尤為喜歡,國與國之間,皇帝和丞相之間,皇帝與將帥之間,丞相與將帥之間,各種斗爭,錯綜復雜。
  政治斗爭,春秋戰國時代是尤其精彩的,屬于華夏文明百花齊放的時期,經常能看到縱橫家大放異彩。雖說不少縱橫術還很粗糙,但若是悉心研究,華夏后續數千年的斗爭,幾乎都源于此處。簡單的一句話,令君王折腰,看似不可思議,但若是深究其中的內涵,還是能令人觸類旁通。
  宋文迪研究先秦史說時間比較久,而方志誠大學時代讀的書,大多以清代史為主,兩人討論起來,一新一舊,氣氛也就異常熱烈,不過方志誠終究在見識上與宋文迪還是有差距,還是沒有論得過宋文迪。
  清代史中,值得研究的是心術,比較著名的是《帝王起居注》,君臣、臣臣之間的斗爭,大多數時候,都隱藏得很深,講究袖里乾坤,不露聲色。平衡之道,在清代中,已經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如今的政治斗爭大都衍生于此。
  方志誠之所以論不過宋文迪,關鍵在于,宋文迪對縱橫術的研究太深,隨便一個事例,都能用春秋戰國時期的名言來解釋,方志誠看清代史雖說也有研究,還無法做到引經據典的地步。
  不過宋文迪對方志誠深厚的歷史素養另眼相看,畢竟現在的年輕人,能夠靜下心讀書的已然很少,他淡淡地笑道:“小方,沒想到你對縱橫術也有這么深的研究。”
  方志誠嘴角浮出微笑,低聲道:“我只是隨便看了玩玩而已。不像老板,若是寫書的話,比起那些專家怕是要有造詣多了。”
  宋文迪擺了擺手,低聲笑道:“這馬屁拍得不到位。術業有專攻,我能當個好官,但不代表能成為一名好的作家。”
  方志誠點頭笑道:“現在不少領導都喜歡寫書呢,前段時間不是傳出一個縣委書記,寫了一本黨史心得理論,然后熱銷數萬本嗎?”
  宋文迪無奈地搖頭苦笑道:“權力的可怕之處便在于此。有了權力,人不少私心都會轉化成為**。那個縣委書記之所以能成為暢銷作家,憑借并非真材實料,而是利用手中權力,才能夠給轄區內各基層施加壓力,這其實也是一種變相的權力**啊。”
  宋文迪是一個十分睿智的官員,也因為這些原因,方志誠才會對他格外忠誠。宋文迪極有才學,更是練得一手好字,但在外向來低調,經常出去調研時,有人求宋文迪的賜墨寶,都被他婉言謝絕。
  宋文迪對自己的定位很明確,他只是一個官員,不是書法家,不是史學家,也不是作家,對于他而言,能否實現人生價值,在于如何提升執政區的經濟水平及老百姓的生活狀況。
  宋文迪盯著方志誠看了一眼,突然問道:“小方,讓你再出去學習一段時間如何?”
  “啊?老板,我可剛回來沒多久啊。”方志誠很意外,因為離上次黨校培訓結束,不過在兩三個月,宋文迪怎么會想到又讓自己出去學習?
  宋文迪搖了搖頭,微微一笑道:“從我自身工作的角度來看,希望你能在我身邊,但從你的前程來考慮,還是要給你提供更多的學習機會,才能夠讓你在未來大展身手。”
  方志誠自然知道宋文迪此話的言外之意,苦笑道:“老板,理論雖然重要,但必須聯系實際,那才能事半功倍,我剛從大學出來一年,又回籠再讀書,怕讀書讀傻了,成書呆子了。”
  去進修學習雖說可以為方志誠提升資歷,但方志誠在潛意識中認為,還是留在宋文迪身邊,能有更大的發展空間。畢竟他現在已經取得宋文迪的信任,再過個兩三年,不出意外,便能成為正科級干部,五年之后,便能下派到縣區當個副處級干部,這種踏實的感覺,令方志誠更感到心安。
  宋文迪泯了一口茶湯,道:“其實讓你進修深造,并非我的意見。你在市委黨校培訓班的結業論文,影響力超過了預計,甚至擺上了中央黨校副校長項明藝的案頭。項校長批示,認為你這樣具備深厚理論功底的年輕干部,應該重點培養才行。”
  方志誠微微錯愕,他顯然沒想到自己那篇論文,在領導們的眼中,地位竟然這么高。
  宋文迪繼續說道:“當然,這也是思源書記為你積極爭取的,如果沒有他的推薦,項校長也不會能看到那篇論文。小方,這次對你而言,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因為如果進入中央黨校學習,那便意味著你成為國家層級的儲備干部,平臺變高,以后晉升的速度及未來的潛力,將不可預估。”
  去中央黨校學習的話,那意味著自己要離開銀州,方志誠頓時心緒復雜,他琢磨片刻,輕聲嘆道:“老板,我能否拒絕這次機會?”
  宋文迪微微錯愕,認真地盯著方志誠看了一眼,道:“小方,這可是一個好機會啊,如果錯過的話,你可能會后悔一輩子。”
  宋文迪沒想到方志誠會拒絕,方志誠是個聰明人,不可能不知道這是一個鯉魚跳龍門的機會,在中央黨校,可以有機會與同時在校學習的還有眾多省部級、地廳級領導接觸、交流;每周可以聽到中央各部部長、副部長,甚至國家領導人來黨校作的大報告;經常聽到中國訪問的外國領導人在中央黨校作的報告。
  視野決定出路,高度決定未來,這些都是中央黨校獨到的優勢,其他任何地方都無法比擬的。
  方志誠堅定地搖了搖頭,低聲道:“老板,我更希望在你身邊,一步一個腳印,作出一番實際的成績。履歷雖然重要,但現在對我而言,并非是最為迫切需要的東西。”
  宋文迪見方志誠心意已決,眼光中一絲失望之色,一閃而過,他旋即笑道:“小方,我尊重你的意愿,晚點會與思源書記通電話,向他如實匯報你的想法。”
  方志誠坐了片刻之后,便告辭離去,宋文迪拾起電話,給李思源撥打了過去。李思源聽說方志誠拒絕了去中央黨校的機會,也感到十分意外。
  李思源摸著下巴,嘆道:“小方,我見過兩面,是個挺靈活的年輕同志,怎么在這件事情上犯糊涂了?”
  宋文迪琢磨一番,輕聲道:“估計銀州有他放不下的東西吧。”
  李思源嘆了一聲,低聲道:“這可是寧家那邊給他的補償,沒想到他這么拒絕了。也罷,我等會給寧老爺子回個電話過去吧。”
  宋文迪笑了笑,道:“欠下的人情,怎么可能輕易還掉,其實我認為,方志誠現在不要這個人情,對他長遠發展來看,倒也是不錯。”
  李思源沉吟片刻,笑道:“你這個人精。”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