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15 銀州游樂園風波

宋文迪淡淡笑道:“針對銀州重機改制一事,市委準備擬建專門的工作小組,我方才與強東同志商量一下,把你安排進入該小組的名單,你后期的工作要偏重此事,代表我協調完成這個項目。”
  方志誠心中一驚,因為沒想到宋文迪交代的是這件事。銀州重機改制,是宋文迪針對玉湖生態區項目打出的一張牌,對于宋文迪掌控市政府權力而言,事關重要。宋文迪之所以安排自己進入工作小組,定是想對這個項目更為洞徹的了解。
  陽奉陰違,這在官場隨處可見,尤其是宋文迪來銀州時間還短,根基淺薄,若是有人故意欺上瞞下,宋文迪只能慧眼蒙塵。
  宋文迪把自己安排進入銀州重機改制小組,這也說明對方志誠高度重視。
  方志誠點頭沉聲道:“請老板放心,我一定會完成任務,有任何不妥之處,隨時與您上報。”
  宋文迪淡淡一笑,又道:“下面是關于你的級別問題。你才進入市委沒多久,暫時還不好給你申請調整級別,不過,只要你沉下心來,很快便有好消息。雖然公務員想要晉升,必須嚴格按照《干部選拔任用工作條例》,但對于一些特別優秀的干部,還是予以破格選用的。”
  市委書記秘書的級別一般很高,起碼得正科級,若是根基深的市委書記秘書,甚至達到正處級,擔任市委副秘書長職務。而現在方志誠因為資歷淺,現如今級別連副科都不是。
  方才劉強東與宋文迪私下交流,顯然在級別問題上,對方志誠留在市委書記秘書位置上提出質疑,不過被宋文迪輕描淡寫地給擋下了。
  宋文迪這是在給方志誠許下前程似錦的承諾,盡管虛無縹緲,但方志誠還是忍不住,隱隱感到振奮。
  按照正常的公務員,從正副股級走到副科級,起碼要三至五年的時間,由副科級爬到正科級又要三至五年的時間。但因為成為宋文迪的秘書,這其中的跨度顯然縮短了起碼五年。這也是為何許多人想成為市委書記秘書的原因。
  宋文迪如今才四十六歲,已經是市委書記,屬于淮南少壯派,加之省委一把手李書記十分看重他,可謂前途不可限量,極有可能在五到十年內,踏入副部級。
  等方志誠離開辦公室之后,宋文迪捏著鋼筆,沉思起來。
  玉不琢不成器,現在的方志誠初入官場,猶如一塊璞玉,需要施加壓力,小心打磨,才能讓他成為一塊精美的藝術品。宋文迪看人的眼光十分毒辣,盡管方志誠在很多方面還略顯稚嫩,但宋文迪瞧出方志誠是一個具備前途的官員。
  方志誠擁有夯實的知識儲備,靈活的處事計較,不強爭、不做作,識大體、懂進退,更重要的是擁有一顆赤誠之心,若是悉心培養,總有一天能成為閃閃發光的金子。
  轉念一想,對于劉強東,宋文迪自有另外一番考慮。劉強東在市委秘書長的位置上呆了足有五年之久,在這段時間,銀州陸續來了兩任市委書記,劉強東都沒有離開,這充分說明劉強東在市委辦公室的經營之深。
  劉強東之所以拿方志誠開刀,一方面是因為方志誠不是他體系的人馬,另一方面也是與宋文迪略表能力,讓宋文迪意識到劉強東的作用性。
  其實,劉強東此舉可以說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劉強東以大欺小,故意排擠打壓方志誠,這更讓宋文迪確信,方志誠沒有任何身份背*景,而對于弱勢者,人總有一種同情心,此番一來,宋文迪內心反而更加愿意接納方志誠。
  哼……
  宋文迪是外柔內剛的人,面對劉強東的威脅,哪里會輕易將這口氣給咽下去。
  方志誠現在是市委書記的秘書,再寬容大量之人,也有護短之心,何況宋文迪原本就是一個極為注意保護嫡系的人,又怎么能讓自己人吃虧?
  宋文迪皺眉,拿起電話給邱恒德打了個電話。邱恒德聽了微微一驚,低聲道:“為什么要這么做?”
  宋文迪淡淡道:“市委班子適當調整一下,這樣有利于后期工作更加良好的開展嘛。”
  邱恒德沉聲道:“市委分工調整,這影響面很大,不知省委是什么意思?”
  宋文迪微微一笑,道:“放心吧,李書記那邊,我會與他溝通,相信他一定會支持我的。”
  邱恒德心情略微一松,笑道:“若是省委那邊能順利通過,事情就好辦了。不過,我怕夏市長那邊,會從中阻擾,畢竟如此調整的話,會引起泉安幫的亂斗。”
  “這件事可由不得他,我只是調整一下分工而已,并沒有動他的根本,若是泉安幫那邊因此而內斗,只能說明他們人心不齊,夏翔的控制力還不夠。”宋文迪高深莫測地笑道。
  等宋文迪掛斷電話,邱恒德臉上浮現出笑意,不得不說,宋文迪此舉很是高明,利用省委調令,將市委組織部部長曹紅章調入省委組織部,為自己騰出位置,然后再調整任務分工,提名劉強東成為分管工業的常委副市長,引起泉安幫內部競爭,同時還增設常委,由現在的十二人,調整為十三人,加大自己對市委常委會的控制力。
  宋文迪在人事方面安排布局,視野廣闊而手段隱蔽,令夏翔防不勝防。
  回到自己的辦公桌前,方志誠在互聯網搜索了一下銀州重機的情況,銀州重機總資產約二十五億元,年主營業務收入十二億元,凈利潤虧損九千萬元,以銀州重機的資產規模,可以在全省排到前十位,不過架子大,虧損也十分嚴重。現在的銀州重機進入惡性循環,因為訂單量不足,已經出現人員工資都拖緩的情況。
  隨后,方志誠又熟悉了一下銀州重機的領導班子,他忍不住皺起眉頭,銀州重機的董事長名叫馬向南,行政級別副廳,曾擔任銀州市政府副市長。若是銀州重機進行改制,那意味著馬向南的職務將面臨調整,他愿意迎接波云詭譎的市場變化嗎?
  其實對于馬向南而言,這一個挑戰,同時也是一個機遇,若是銀州重機順利改制,然后再以上市的形式進入金融市場,極有可能讓他成為身價百億的官商。當然,這是一面雙刃劍,其中也要面臨許多挑戰,官場之人,向來求穩,馬向南棱角若是磨平,絕不會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到了下午四點左右,市委辦擬好《關于成立推進銀州重機改制專項小組的通知》,組長為宋文迪,副組長為夏翔、金國定。而方志誠作為小組最后一名成員,赫然在列。方志誠看了一眼其他成員,均為正處級干部,不僅啞然失笑,沒想到自己竟然有機會,與這么多高官“平起平坐”,這也就是市委書記秘書的優勢。
  下午工作小組召開第一次會議,丁能仁作為主要組織者,主持本次工作。市發改委、財政局黨組書記、國資委黨組書記、紀委副書記等均參與本次會議。會議上丁能仁宣讀了工作要求及方案,預計在一周內分批次進入銀州重機調研,在一個月內形成調研報告。
  盡管方志誠的級別不高,但因為是市委書記秘書,所以眾人對他都表現出一定的善意。按照小組要求及方案,紀委副書記魏民與方志誠第二批進入銀州重機調研。
  會議結束之后,方志誠與魏民主動索要聯系方式。魏民是市紀委副書記,監察局局長,是宋文迪重點拉攏的對象,安排方志誠與魏民在一個小組,宋文迪顯然也有深意。
  魏民雖然為人嚴肅,但也聰明,知道這也是宋文迪的試探,不過,他對于是否站隊,顯然還在猶豫。魏民并非泉安幫一員,他身后是省紀委書記趙新強,是否在銀州與宋文迪聯手,還得考慮趙新強的具體部署。
  官場是一座金字塔,上面的人撒豆成兵,下面的小兵如何沖鋒陷陣,還得看塔尖的人如何部署。
  散會之后,已經到五點,方志誠先與宋文迪匯報了下午開會的情況,然后便到下班時間。等宋文迪離開后,方志誠進辦公室打掃衛生,不知不覺天已黑,他又仔細想了想,把明天的工作記錄,方才離開。
  途徑綜合處的時候,方志誠突然聽到辦公室里出現奇怪的聲音。時間已到七點半,綜合辦怎么還有人?方志誠悄悄地站到門口,從門縫往里面望去,突然愣住了。只見邵凌峰虛掩著辦公室的門,抱著一個年輕的女人,笑嘻嘻地看電腦。而電腦里則播放著不堪入目的畫面。
  “這邵凌峰膽子也忒大了吧?竟然把女人帶到辦公室,看不健康的視頻?”方志誠從口袋里掏出手機,不動聲色地拍了幾張照片。
  邵凌峰懷中的那女人長得很不錯,好像是市電視臺一個著名的女主持人。
  雖然手機像素很低,但依稀能看清楚,邵凌峰的模樣。
  方志誠冷笑一聲,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做這種齷蹉的事情,竟然被我逮到,也活該你倒霉了。
  劉強東以周行程表一事,在宋文迪面前,給方志誠穿小鞋,而邵凌峰是執行者,雖然方志誠動不了幕后黑手,但借用此事,讓邵凌峰吃個大虧,那是一報還一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