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149 舞蹈學校的展望

(上架第一章,求首訂!)
  “篤篤……”方志誠用筆敲了敲陸婉瑜的腦門,陸婉瑜回過神來,眼神很驚慌,如同被驚嚇的小鹿四處掃了掃。方志誠壓低聲音,苦笑道:“你這是怎么了?一點都不認真查資料,莫非準備熬夜嗎?”
  陸婉瑜嘴角浮現澀意,將頭埋了下去,不過始終無法集中注意力,方志誠皺了皺眉,直接拿過她的手機,點亮屏幕,發現短信還沒關閉——“婉瑜,你身邊的那個男人是誰?莫非是你的新男友。哼,真不要臉,竟然帶著進入圖書館,你這是在示威,故意令我難堪嗎?”
  電話號碼沒有備注,是陌生號碼,方志誠將手機遞過去,嘆道:“前男友,那個人渣?”
  陸婉瑜依舊垂著眼瞼,淚水在眼角打轉,點了點頭。方志誠看了竟有些心疼,與陸婉瑜相處這么久,他知道這個女孩外表堅強,內心脆弱無比,心中不禁燃起怒火。他沉聲道:“那個人渣在哪里,我去會會他。”
  陸婉瑜抬起俏臉,梨花帶雨地搖了搖頭,輕聲道:“哥,算了,我不想跟這個人再有任何關系。”
  陸婉瑜的性子也太弱了點,方志誠站起身四顧一番,正好與不遠處一個男人目光交接。方志誠本能地感到,應該是那個家伙,便與陸婉瑜確認,“是不是臨窗坐著,帶著黑框眼鏡,身邊還坐著一名女學生的。”
  陸婉瑜貝齒輕咬紅唇,痛苦地點了點頭,顯然,前男友對她的傷痛依然還在。若是數月之前,方志誠可能不會插手此事,但如今將陸婉瑜視作妹妹,自然起意要為她打抱不平。
  陸婉瑜曾經跟方志誠聊過,前男友名叫宋明宇,學習成績不錯,家境也可以,父母也是銀州重機的管理人員,所以與陸婉瑜也算是熟識,起初陸婉瑜與他談戀愛,宋明宇對他進行了瘋狂的追求,只是后來得知陸婉瑜家中潦倒,在家庭的壓力之下,他便與陸婉瑜分手了。
  男女談戀愛,分分合合,并不奇怪,奇葩的是,宋明宇分手時跟陸婉瑜要了一筆分手費,理由是,在追陸婉瑜的時候,他在陸婉瑜身上花費了不好錢,這無疑給他貼上了人渣的標簽。
  方志誠見陸婉瑜不做聲,估計猜測沒錯,便拿著那本《國富論》站起身,然后往宋明宇方向走了過去。
  宋明宇見方志誠踱步過來,顯然有些意外,方志誠打量著宋明宇,這是一個長相還算清秀的男生,身高一米八左右,只是略微單薄了些,面色白皙,有點營養不良,相比于宋明宇,方志誠則顯得魁梧許多。
  “哥們,有打火機沒?”方志誠一屁股坐在桌子上,笑瞇瞇地盯著宋明宇看。
  宋明宇只是個學生,在象牙塔里久了,稚氣未脫,見方志誠動作很無賴,暗忖這陸婉瑜新認識的男朋友,莫非是個流氓吧?想起之前自己對陸婉瑜所做的種種過分之事,宋明宇頓時忐忑不安,琢磨著方志誠不會是要替陸婉瑜出頭吧?
  宋明宇搖搖頭,面色有些緊張,強作鎮定道:“對不起,我不抽煙,所以沒有打火機,而且這里是圖書館,禁止吸煙。”
  “你騙誰呢?”方志誠揮了揮手,指著不遠處的陸婉瑜笑道,“你前女友,我現在的女朋友,都跟我說了。你煙癮可不小,抽煙的人,怎么可能沒有打火機呢?”
  其實方志誠根本不知道宋明宇抽不抽煙,他只是借此事,故意跟宋明宇挑事而已,只要宋明宇不借打火機,那么方志誠便可以無理取鬧,然后與他發生口角,最終修理一下這個人渣,也就成了理所當然之事。
  宋明宇身邊的女孩長得只能算是清秀,見方志誠一副沒有素質的模樣,凝眉道:“這位同學,請你注意素質,不要在公眾場合鬧事,否則我們可要喊管理人員了!”
  “素質?我素質不高?”方志誠哈哈大笑兩聲,指著宋明宇的鼻子大罵道,“別以為這小子外表看上去正經,骨子里壞透了。專門偽裝成鉆研學習的好學生,整天泡在圖書館,其實根本不是為了學習進步,而是為了泡你們這種幼稚淺薄的少女。我的素質再不高,也比這個玩弄少女感情的人渣要好多了吧?”
  那女孩被氣得臉色煞白,她瞧出方志誠與陸婉瑜是男女朋友,而且說陸婉瑜是宋明宇的前女友,可信度很高,肯定是陸婉瑜暗中告訴方志誠,關于宋明宇的作惡手段,眼神再次瞄向宋明宇時,不禁帶著疑惑,暗忖自己是不是真看走眼了。
  宋明宇身邊這個女孩雖然長相普通,但家境極好,父親是一名小老板,身價好幾百萬,他最近一直苦心孤詣地追求,如今眼見被方志誠要攪黃了,他忍不住勃然大怒,騰地站起身,指著方志誠,怒道:“你他媽的,不要血口噴人!”
  方志誠暗自得意,這小子果然經不起激將,正如他所料,若是他先動手,自己則可以擼起袖子,狠狠地教訓一下這個渣男。他正準備再罵幾句狠的,卻不了宋明宇將身前的書本一合,全部推入藍色挎包,然后拉了拉身邊的女孩,輕聲道:“走吧,有他在這里,我們今晚沒法正常自習了。”
  應該說宋明宇有自知之明,見勢頭不對,主動當起了縮頭烏龜。方志誠主動挑釁,無疑打到了棉花團上。
  那女孩狐疑地望著宋明宇,表情復雜,無疑對他非常失望,面對方志誠如此明顯的挑釁,宋明宇竟然退縮了?
  他還是不是個男人?
  女孩冷笑了一聲,匆匆將桌上的書本整理好,夾在腋下,然后根本不與宋明宇打招呼,便徑直離開。宋明宇見女孩生氣了,連忙追了過去,想要拉住她的手,卻沒想到她反手一甩,跺腳怒道:“宋明宇,我們分手了!”
  宋明宇站在原地發愣片刻,旋即轉過身,狠狠地盯了方志誠一眼,旋即又掃視了一下陸婉瑜所在的方向,目光中露出歹毒之色,隨后黯然離開。
  回到陸婉瑜身前,方志誠咳嗽了一聲,粗聲道:“怎么樣,覺得我扮演壞人如何?”
  陸婉瑜眼角有淚痕,噗嗤笑出聲,低聲嘆道:“圖書館里這么多人,怕是要帶著有色眼鏡看你了。”
  方志誠擺了擺手,無所謂道:“這算什么,反正沒有熟人,以后還不知道什么時候能見到,即使讓他們瞧不起,那也無所謂,關鍵要讓你解氣。”
  陸婉瑜很感動,她知道方志誠為了自己,才不惜與宋明宇正面挑釁,見宋明宇灰溜溜地夾著尾巴溜走,越發確定,自己以前找了個沒種的男人,而那次失敗的戀愛是值得的,更加看清楚了一個人的嘴臉。
  陸婉瑜情緒復雜,覺得解氣,又覺得莫名的委屈,她柔聲道:“謝謝你,哥。”
  方志誠在陸婉瑜的肩膀上按了按,嘆道:“繼續查資料吧,別分心旁騖了。”
  見陸婉瑜安下心,方志誠捏著手機轉身出了圖書室,然后在走廊上撥通了釘子的電話。釘子曾與陸婉瑜見過一面,當時驚為天人,若不是方志誠攔住他,釘子早就撲上去了。
  聽方志誠說了個大概,釘子面色一沉,拍著大腿,咬牙切齒道:“操蛋,竟然還有這種垃圾,我泡妞,那也得花血本的,分手了,自然是我給點錢,做了斷。這小子倒好,竟然跟女人要分手費,實在讓人看不不過去。”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淡淡道:“可惜婉瑜性格太柔弱了,我鼓勵她要回那筆分手費,她卻是不肯。”
  釘子拍著胸脯,打包票道:“誠少,這事兒交給我了,明兒一早,我便去討錢。這小子若敢不給,看我削不死他。”
  方志誠暗忖釘子性格火爆,沉聲勸道:“你手段不能太激烈,他現在是學生,學校會保護他,鬧大了事情,你吃不了兜著走。”
  釘子嘿嘿笑了兩聲,“誠少,我以前放過貸,要過債,自然有妙招。現在高利貸都流行文明要錢,我一不打他,二不罵他,每天安排人去問候他一次,若是他還不買賬,那我就連他家人一起問候。”
  方志誠不禁啞然失笑,嘆道:“都說好漢無好妻,賴漢娶花枝,你這小子以后肯定能找到個如花似玉的媳婦。”
  “誠少……要不把你的這個妹妹介紹給我吧,若是她跟了我,我絕對改頭換面,重新做人!”釘子依舊死心不改地懇求道。
  方志誠沒好氣地笑罵道:“釘子,咱倆是哥們,其他好說,但我這妹妹,你絕對不能動,否則小心我跟你撕破臉皮。”
  釘子嘀咕了兩句,情緒十分低落,顯然心有不甘,許久才嘆氣問道:“那人渣拿了婉瑜多少分手費?”
  方志誠擰眉想了想,記得陸婉瑜從未提起過,便道:“幾千?幾萬?我也沒問清楚,婉瑜她也不好意思說。”
  釘子“嗯”了一聲,道:“得嘞,這事兒,我得讓那小子流點血,否則他不會長記性,怕是還要禍害更多的女孩。”
  方志誠笑了笑,沒多嘴,暗忖這釘子其實禍害的女孩,只比宋明宇多,絕不會少,只是區別在于,釘子處理男女之事,也算有擔當,向來好聚好散,而宋明宇則是太過陰險,又渣又賤